安妮股份上市10年一分钱没挣 大股东套现9亿

安妮股份上市10年一分钱没挣 大股东套现9亿
2019年07月19日 18:44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安妮股份14亿布局“全概念”:上市10年一分钱没挣,大股东套现9亿

  来源: 市值风云 

  作者 | 亦宁

  高新技术、互联网产业向来是众相追捧的香饽饽,往往凭借美好的盈利预期和较复杂的商业模式吸引到大量“无知无畏”的资金。

  于是乎,前脚有实现从服饰到游戏大跨界的凯撒文化,而今天我们来侃侃从造纸行业华丽转型,集数字版权、影视、游戏、区块链等概念于一体的安妮股份(002235.SZ)。

  一、“运筹帷幄”的买卖交易

  安妮股份上市之初是一家主营商务信息纸品制造及销售的老牌民企,实控人为林旭曦、张杰夫妇。公司成立于1998年,于2008年登陆中小板。

  公司的造纸业务覆盖了商业用纸生产到销售的全产业链,涉及的主要环节如下图所示:

  (来源:安妮股份招股说明书)

  上市头两年,安妮股份保持了较稳定的盈利水平。

  然而2009年、2010年随着公司不断举债投资,接连现金收购了北京至美数码防伪印务有限公司(后文简称“至美数码”)、湖南中冶美隆纸业有限公司(后文简称“中冶美隆”)、深圳市绿荫实业有限公司(后文简称“绿荫实业”)三家公司,致使2010年的利息支出骤增,严重压缩利润空间。

  (大幅举债收购致使财务费用率快速上升)

  2010年实际扣非净利润为负。

  (上市两年后业绩变脸)

  最后安妮股份不得不靠政府补助才勉强挽回面子,2010年营业外收入为0.29亿(其中政府补助0.22亿),是当年净利润的四倍多。

  由于造纸行业受原材料价格、供求关系及技术设备的影响较大,且整体具有工艺复杂、资源消耗量大、污染重的特点。2011年在原料价格上涨、工业电价上调和环保管控趋严的背景下,造纸行业产能淘汰形势十分严峻。

  随着收入下滑以及费用率的提高,公司净利润彻底开始一蹶不振。但盈利不行就卖资产!

  尽管在纵向并购、产能投建上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安妮股份痛定思痛,2011年开始逐渐处置一些亏损的纸业资产。

  然而在行业不景气之时,有谁愿意当这接盘的冤大头呢?但是,真有人愿意。

  1、眼花缭乱买卖中冶美隆

  剧情1:

  标的资产:中冶美隆

  交易时间:2010年买入;2011卖出

  交易对手-卖方:张强,安妮股份前十大股东、供应商的实际控制人

  交易对手-买方:周震国,安妮股份的前监事

  不知各位还记得上面提及的中冶美隆否?在2010年被收购成为安妮股份全资子公司之前,中冶美隆一直是安妮股份的战略合作原料供应商。

  (来源:安妮股份2008年年报)

  (来源:安妮股份2009年年报)

  2010年,安妮股份以6500万现金收购其全部股权,对手方为张强(持股95%)、李爱军。

  2014年,张强出现在了安妮股份非限售前十大股东的名单中。

  (来源:安妮股份2014年年报)

  另外,通过天眼查风云君还发现一位也名叫张强的帅哥参与了安妮股份2016年新设子公司北京版全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后文简称“版全家”)的股权更替。

  然而结果并不如意,中冶美隆经历2010年的900多万盈利后,随着行业形势急剧恶化,2011年并表的九个月期间直接亏损300万。

  安妮股份只能果断地处置中冶美隆95%的股权,接盘方为湖北中闽文化和北京柏生万盛投资,作价7077.5万。

  既避免了子公司亏损对合并利润产生负面影响,又带来500万投资收益,贡献了当年的净利润的近70%。

  故事当然未完待续。

  三年后中闽文化和柏生投资陆续退出,紧接着进场者名为董俊。

  何许人也?只是个江苏做烟酒贸易的小商贩,怎么能接下这么大资产?

  果不其然,兜兜转转2017年中冶美隆又回到了安妮股份早期监事周震国手中。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底中冶美隆的负债率已高达96%,大幅高于2009年的66%,这或许也是安妮股份让其快速退场的原因之一。

  2、试买又退货的绿荫实业

  剧情2:

  标的资产:绿荫实业

  交易时间:2010年买入;2014卖出

  交易对手-卖方:陈继岸、黄美娟

  交易对手-买方:陈继岸、黄美娟

  安妮股份2010年收购的纸业资产中,绿荫实业也在持有四年半后再次以卖出收场。

  绿荫实业主要在深圳区域经营商务纸品印刷、批发业务,2010年安妮股份共耗1600万通过购买和增资购入了80%的股权。

  卖家名为陈继岸,此人后来在安妮股份的2012年半年报中出现过一次,同时陈继岸也是深圳市多森纸业有限公司的实控人。

  (来源:安妮股份2012年半年报)

  然而绿荫实业的表现却差强人意,第一年赚了个零头后立即连亏三年。

  受拖累的安妮股份终于在2014年选择退货,将绿荫实业以1169万贱卖给了深圳市中瑞碳资产,最终退货回了陈继岸手中。

  除上面两桩之外,2010年至2015年期间,心灰意冷的安妮股份还陆续处置了多家造纸业子公司,同时于2014年停止了湖南安妮特种涂布纸有限公司(后文简称“安妮特种布”,安妮股份IPO募投的涂布纸产能扩建项目运营主体)的生产。

  至此,安妮股份早年通过产业链收购和产能扩建对造纸主业投入的大量资金几乎白费,只留下账上不断折旧和减值的冰冷的固定资产。

  二、“全概念化”产业布局

  在主业上经营惨淡的安妮股份并没有放弃对“公司价值”和“股东财富”的追求。但盈利不行靠概念!

  从2011年开始,张杰老板仿佛得高人指点,一路收购各种热门概念标的,推高股价后立马减持套现,分分钟实现人生小目标。

  1、概念炒作第一弹:无纸化彩票

  2011年7月,安妮股份忽然宣布收购一家成立于2009年底的互联网公司,北京联移合通科技有限公司(后文简称“联移合通”)。

  该公司原股东名为张铁翼。收购公告称其曾有过科技公司的任职经历,但风云君并未查证到相关履历,反而发现其主业多为五金建材销售。

  (来源:安妮股份购买联移合通的对外投资公告)

  (原股东张铁翼相关资料,来源:天眼查)

  此时的标的资产只是一家暂未有实际业务的空壳。交易价格为1030万,相比注册资产仅溢价30万,相比其他互联网资产可以说是及其便宜了。

  经过两年的开发,联移合通终于在2013年下半年推出了自己的彩票网上销售平台“中大奖”,并成功实现了两年的盈利。

  然而随着政策变化,2015年彩票代购业务全面熄火,联移合通终究成了一颗无用的弃子。

  2、概念炒作第二弹:物联网

  2013年8月份,眼见公司股价坠入谷底,安妮股份又宣布通过1125万增资入股厦门安捷物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文简称“安捷物联”)。

  炒作任务完成后,2016年4月安捷物联就被回售给了原股东,理由是对赌业绩不达标。

  这一段引起风云君注意的是,安捷物联脱手后,安妮股份的有关联的张超(担任过安妮股份多家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安排进了安捷物联旗下子公司厦门芯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同时,回购安捷物联的接盘方胡皓(现持股安捷物联97%),与2016年起为安妮股份提供战略咨询的方略资本关联紧密。

  这一把增资回购的倒腾,胡皓大佬简直功不可没!不过,这位的故事还没完。

  3、概念三连弹:自媒体、AR概念

  安妮股份继续开始了收购步伐,于2015年3月和6月接连收购了深圳市微梦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微梦想”)51%股权和上海桎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后文简称“桎影数码”)10%股权。

  其中微梦想的主业是微信、微博自媒体运营,而桎影数码为一家虚拟现实(AR)技术开发运用的高科技公司。

  随着热门话题的加持,安妮股份的股价一路水涨船高。

  但风云君不解的是,安妮股份一度曾让胡皓(安捷物联的接盘方)参与管理微梦想。

  收购安捷物联时遇上的原股东,居然能坐微梦想董事长的位置,可见地位之高非比寻常。

  进一步查证,风云君才明白了其中奥秘,这一系列动作都与胡皓有关!

  (其中深圳智能时代为微梦想原股东,持股比例达64%)

  尽管2015年的对赌业绩未达标,2016年安妮股份还是慷慨大度地抛出了进一步收购的橄榄枝,于是乎2016年6月安妮股份又通过收购和业绩补偿,共获得了微梦想44%的股权。

  至此以后,微梦想的业绩开始肆无忌惮地展现出断崖式下跌和连续亏损的本来面目。期间安妮股份多次更换了微梦想的CEO,依然回天乏术。

  4、最后登场:数字版权概念

  2015年底,安妮股份继续发力,收购了北京畅元国讯科技有限公司(后文简称“畅元国讯”)全部股权,交易价格高达11.38亿,形成10亿商誉。

  不过实际上张老板仅出了不到十分之一的价钱,剩下的均通过股份支付,使得出让方之一的杨超一举跃升为安妮股份持股超5%的大股东。

  不仅如此,安妮股份还就此并购进行了现金对价募资的配套定增,总共融资超9.7个亿。

  这项收购案中还闹了一个乌龙,在并购之初,畅元国讯还与也有收购意向的日海通讯(002313.SZ)进行了接触。直到安妮股份公告收购完成,本以为稳操胜券的日海通讯才知道一切。

  然而,不知面对今日安妮股份江河日下的股价,出让方的杨超是否为自己的选择后悔过呢?

  三、大股东开始套现

  当然这场精彩纷呈的资本游戏的最大赢家还是张杰老板,不断制造热点、择时减持,2013年以来张老板夫妇已累计套现约9亿。

  (图中减持事件未完全列举)

  然而上面造话题产生的收购商誉已于2017年进行了大额减值,产生减值损失3.6亿,商誉总共减值了约34%,直接导致当年业绩大亏。

  2018年业绩倒是“表现不俗”,凭借理财收益、金融资产增值收益和业绩补偿收入实现上市以来的最高净利润。

  然而好不容易实现的0.76亿的净利润直接被-0.77亿的其他综合收益冲抵。

  这主要来自于安妮股份收购畅元国讯时约定的业绩承诺股份补偿。该项补偿形成的或有对价在2016年计入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而在2018年产生了影响其他综合收益的高额跌价损失。

  此外,由于2008年业绩造假,安妮股份管理层已于2010年吃过一次罚单。

  2014年以来更是连年收年报问询涵,安妮股份的回复不是理直气壮地为子公司业绩亏损开脱,就是拉出会计人员当背锅侠。

  一边凭壳大肆敛财,一边不断挑战市场规则,张杰老板俨然无所畏惧。

  毕竟,凭借着“胆子大”和“脸皮厚”的“优秀”品质,张老板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所以,其他事情都无所谓了,钱不是到手了吗?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志杰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29 柏楚电子 688188 --
  • 07-29 晶晨股份 688099 --
  • 07-25 柯力传感 603662 --
  • 07-24 神马电力 603530 5.94
  • 07-24 小熊电器 002959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