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尔系频频举牌华中数控 高校系A股公司面临重构

卓尔系频频举牌华中数控 高校系A股公司面临重构
2019年07月13日 12:35 中国证券报

  卓尔系频频举牌华中数控或成校企改革风向标,高校系3000亿市值A股公司面临重构

  7月12日晚间,卓尔系掌门人阎志及一致行动人回复深交所问询函,剑指华中科技大学旗下上市公司华中数控控制权,并表示其及一致行动人卓尔智能持续增持华中数控股份核心原因是积极参与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同时,其有意取得华中数控控制权。

  2018年5月11日《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通过以来,从国内最大规模校企——清华控股旗下多家上市公司股权转让开始,全国范围内的高校企业体制改革已经拉开序幕,近期则大有加速之势。A股市场上29家高校企业总市值达3288.23亿元,或受此影响。

  卓尔系四个月内举牌四次

  7月11日晚间,华中数控公告,截至当日收盘,阎志及其控制的卓尔智能有限公司合计已持有公司20%股份,超过华中科技大产业集团的19.06%,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经过中证君梳理,从4月3日第一次披露举牌公告以来,阎志和卓尔智能的增持步伐从未停止,四个月举牌四次,以每个月增持5%左右的数量,最终以20%的持股比例拿下了华中数控第一大股东之位,并且每次在增持公告中阎志及卓尔智能都表明:无减持计划,不排除根据市场的情况择机增持。

  在拿下第一大股东之位后,阎志还在卓尔控股的官方微信发文,认为“华中数控在中国数控系统领域的技术潜力和市场前景将是不可限量”,同时也对华中数控的发端地华中科技大学非常尊敬,未来卓尔将在资金、技术研发、市场营销等方面不遗余力支持华中数控,继续全力支持建设好中国乃至世界一流的国家数控系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面对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阎志也毫不避讳,直言其有意取得华中数控控制权,并表示将积极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友好协商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的问题。同时,他表示,数度增持的原因就在于积极参与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

  而在卓尔系此次增持华中数控的过程中,华中数控原大股东华中科技大产业集团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业内人士分析,这与目前正在推进的高校企业体制改革有关。华中科技大产业集团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也证实了这一点。

  华中科技大产业集团表示,目前集团正在推动高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相关工作,目前暂未确定华中数控的具体改革方案。在后续改革的实施过程中,如果因改革需要对华中数控股票进行减持,产业集团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高校系企业改革呈加速之势

  其实,武汉市针对此次高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早已定下了2020年完成的小目标。

  根据《长江日报》报道,自2018年至今,多场武汉高校校办产业协会年会或理事会上,校企改革成为焦点议题。高校孵化出来的上市公司,即将与创办高校剥离,将企业交给社会,让高校回归教育。武汉部属高校今年5月31日之前完成校企摸底报告,6月31日之前报教育部和财政部审批,下半年拿出整改方案,最终于2020年完成体制改革,而省属高校改革稍晚数月。

  在高校企业改革背景下,7月12日晚,山大华特公告,收到公司第一大股东山东山大产业集团有限公司通知,依据国家关于高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政策要求,山东大学正在筹划校属企业体制改革事宜,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动。目前,山大产业集团持有公司20.72%的股份,山大产业集团是山东大学下属国有独资企业,山东大学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浙大网新7月10日晚公告,根据高校所属企业管理体制改革的要求,公司的控股股东网新集团的股东网新资本、乾鹏科技、图灵计算机、融顺投资日前共同签署《关于解除〈股东共同声明〉的确认函》,浙江大学旗下的圆正集团确认与上述股东解除《股东共同声明》,上述五方之间的一致行动关系相应解除。由此,网新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由浙江大学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因而浙大网新的实际控制人由浙江大学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而在更早之前,国内最大规模校企清华控股旗下的紫光、启迪、同方等已经率先启动股权划转调整。

  6月20日,港股上市公司紫光控股公告,公司控股股东紫光科技与一位潜在买方就紫光科技可能出售由其持有的9.87亿股公司股份订立了一份不具约束力的条款书,而于公告日期,有关股份占公司整体已发行股本约67.82%(可能收购事项)。潜在买方由一組投资者拥有,紫光集团为该潜在买方母公司的控股股东之一,该潜在买方为公司的关联人士。

  同时,上述公告也披露了紫光集团与深投控股权交易的进展,深投控就特定领域对紫光集团的补充尽职调查仍在进行中。2018年10 月 25 日,紫光股份紫光国微等紫光系上市公司一起发布公告,清华控股与深圳国资委员全资子公司深投控及紫光集团共同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拟向深投控转让紫光集团 36%股权。转让后,民营企业健坤集团以其持49%股权将成为紫光集团第一大股东,深圳国资36%位列第二,清华控股余15%股权退居第三。

  4月3日晚,同方股份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清华控股与中核资本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向中核资本转让6.22亿股公司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1%,每股转让价约11.25元,总价款70亿元。若转让完成,清华控股方面合计持有公司7.1%股份;中核资本持有公司21%股份,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公司实控人由教育部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同方股份披露的详权报告显示,本次权益变动是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要求,清华大学正在积极开展校属企业改革工作,聚焦教学科研主业,提升高校治理水平,促进集中精力办学,实现内涵式发展。清华控股转让同方股份的控股权,有助于更好地支持清华大学的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

  3月21日,启迪古汉、启迪桑德分别发布公告,河北雄安新区管委会、中国雄安集团有限公司、清华大学、清华控股及启迪控股五方于3月20日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雄安集团和/或雄安新区管委会控股的基金与清华控股将并列成为启迪控股第一大股东。

  高校企业改革向何处去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国内兴起一波高校兴办企业的潮流,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弥补教学经费不足,二是实施科技成果转化,一些教育管理部门甚至将科技成果转化和高新技术产业化列为大学办学的重要评估指标。

  经过三十余年的发展,高校校办企业已经成为了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高校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中经常可见多头管理以及监督力度缺失的问题。企业领导从业行为监管不够严格,存在无偿占用资产、企业改制行为缺乏规范的问题。一些企业领导没有依法依规履行国有资产报批报备程序,薪酬待遇和兼职任职管理混乱。最终导致出现高校“管资不管人,管人不管事,管事没有权”的局面。

  早在2015年6月,针对教育部直属高等学校所属企业存在的管理问题,教育部便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直属高等学校所属企业国有资产管理的若干意见》,要求高校依法依规管理企业国有资产。

  2018年5月1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坚持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方向,尊重教育规律和市场经济规律,对高校所属企业进行全面清理和规范,理清产权和责任关系,分类实施改革工作,促进高校集中精力办学、实现内涵式发展。

  中国科技管理研究院邵鲁宁在接受中证君采访时表示,高校企业改革的核心是建立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高校企业转移给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是未来相对明确的方向,“高校不应该花过多精力去办企业,现在很多高校企业主营业务跟高校开展教学科研关联小,高校企业并不能有效支撑高校的发展,甚至产生出很多权力寻租、贪污腐败等现象。高校应该集中精力做好教学科研,企业应该由社会相关专业人士去经营管理。”

  此外,邵鲁宁表示,站在企业发展角度,现在很多高校企业发展都并不具有核心竞争力,或者竞争力并不依托于企业自身,而是依托于高校背后的政府关系等资源,便容易产生习惯性寻租。

  数据来源:wind

  中证君(ID:xhszzb)梳理了目前上市公司中的高校企业,其中“清华系”企业数目前最多,共8家,总市值达1558.46亿元,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净资产达891.87亿元。其次是“北大系”4家,“华科系”3家。29家高校企业总市值达3288.23亿元,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净资产总额为1702.22亿元,高校企业已经成为资本市场里的“大块头”。

  部分高校企业业绩表现欠佳?

  中证君梳理了一下高校企业近年来的业绩表现情况,有不少公司依托高校资源,取得了亮眼的业绩。以“清华系”的紫光股份为例,其2017年及2018年营业总收入分别高达390.71亿元、483.0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5.75亿元及17.04亿元。

  但也有部分高校近年来业绩表现一直欠佳。

  同为“清华系”的同方股份2016年-2018年连续三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为负值,分别为-1.35亿元、-0.34亿元及-42.12亿元。对于2018年的巨亏,同方股份的解释是:新产品投放效果不理想使得公司对子公司在期末计提了大额商誉和无形资产减值;公司投资的股票价格的波动,使得其公允价值发生了大幅下跌,并使得公司期末计提了大额长期股权投资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以及公司部分老旧业务的存货出现了减值迹象,并使得公司期末计提了大额的存货减值。

  但2019年同方股份的业绩并没好转,其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4.11亿元,同比下降24.28%;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为-3.19亿元。

  除了“清华系”的同方股份,“北大系”的方正科技(维权)、上海交通大学旗下的昂立教育、天津工业大学旗下的津膜科技的业绩也并不理想。

  方正科技主要从事PCB的产品研发、生产、销售等,其2017年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0.99亿元、57.01亿元及8.9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8.22亿元、0.55亿元及-1.57亿元。

  昂立教育主要以以教育培训业务为核心,并辅以现代制造业、服务业。其2018年及2019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95亿元、5.4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67亿元及0.28亿元。

  津膜科技主要从事超、微滤膜及膜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2017年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33亿元、6.68亿元、0.9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67亿元、0.12亿元及-0.22亿元。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接受中证君采访时表示,高校企业的产权清晰度和资源利用效率一般比纯民营企业低,主要有两个方面导致高校企业业绩不佳:

  第一,高校企业经营目标存在多元化,有的甚至有冲突或者模糊的情况,盈利性并不是企业的唯一追求。在多重经营目标的驱使下,会使得高校企业管理方向不明确,资源的整合运用及资产的回报率会打折扣。

  第二,许多高校企业的职业经理人队伍并没有真正建立起来,高校企业存在高校教师任职的情况,但高校教师对企业的经营管理的经验和能力方面并不是最优的,导致高校企业的治理结构没有达到最优程度。

责任编辑:张恒

华中数控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18 苏州银行 002966 7.86
  • 07-17 科瑞技术 002957 --
  • 07-17 景津环保 603279 --
  • 07-16 丸美股份 603983 20.54
  • 07-16 大胜达 603687 7.35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