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加盟店关店2300家 出资收购销售渠道回归主业

贵人鸟加盟店关店2300家 出资收购销售渠道回归主业
2019年06月04日 07:38 新浪财经综合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当年头顶A股体育第一大品牌光环,在最巅峰时期,市值超过400亿的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贵人鸟”),如今市值仅剩下35亿元,缩水近91%,让人唏嘘不已。

  2014年在A股上市之后,一度从传统运动鞋服向泛体育产业多元发展,看起来贵人鸟在以更加积极的姿态进入到更多的领域,实际却是以更快的速度在被大众遗忘。

  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6.86亿元,同比下滑536.01%,这是近5年来的首次亏损。贵人鸟称,2018年是公司发展史上最备受考验的一年。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里,公司加盟店关停2294家,但相关营业收入却增加了10亿元,近日,贵人鸟因为年报中这一数据,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

  虽然,目前贵人鸟准备回归运动用品主业,但不得不说,在服装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产品和渠道都缺乏竞争力的贵人鸟,要突出重围,保持自身优势,还需面临许多问题。

  净利润同比下滑536%

  创建于1987年的贵人鸟,作为国内最早一批的运动品牌,曾在多年的经营之中获得了“中国十大运动品牌”等荣誉称号,如今却不再“富贵”。

  据其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该公司实现营收28.12亿元,同比下滑13.52%;归母净利润亏损了6.86亿元,同比下滑536.01%。值得关注的是这也是贵人鸟上市后首次出现全年亏损。

  此外,贵人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5.3亿元,与2017年同比下滑34.2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59亿元,与同期相比减少11.66%。

  对此,贵人鸟回应称,2018年业绩出现亏损,主要是受到市场竞争加剧、调整核心品牌业务销售模式、股权投资发生较大损失、期末收购与存货计提准备较高等原因的综合影响。

  资料显示,2014年,贵人鸟登陆上交所,成为A股市场上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运动品牌,市值超过特步和361°。随后2015年牛市来袭,贵人鸟的最高市值飙到了400亿,平稳时也有150亿,稳稳压过李宁。

  也就是在2015年,贵人鸟创始人林天福,超越同城的安踏、特别、恒安等公司的创始人,以190亿身家登上泉州首富。

  上市之后,贵人鸟不甘于只做一个运动品牌,而是要打造一个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甚至还想将公司名称改为“全能体育”。

  但是多元化发展以及到处收购投资,为贵人鸟衰败埋下了一大伏笔,其投资涉及的各个行业并没有回报,反而因为盲目扩张,元气大伤,抛售子公司,如今贵人鸟依旧在大量的关闭门店。

  据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去年贵人鸟品牌直营店由2017年的4家,猛增至1441家,新开1438家,而在加盟代理方面新开515家、关闭 2809家,净关店2294家。

  然而,值得质疑的是,贵人鸟直营店数量的激增,仅仅让公司直营店收入增长不到20%。而另一边,净关停了2294家门店的加盟店,收入却不减反增,营收从2017年的1.2亿元激增至2018年的12.01亿元,增长超9倍。

  “在加盟店数量大幅减少的情况下,贵人鸟加盟店的营业收入如何实现了大幅增长?”在贵人鸟披露业绩没多久,公司便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

  5月25日,贵人鸟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表示,2018 年度加盟店实现的营业收入新增贵人鸟品牌的批发收入,以往年度的加盟店营业收入并未包括批发收入。收入统计口径同以前年度相比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造成贵人鸟品牌加盟店家数大幅度减少的情况下,营业收入大幅增长。

  此外,贵人鸟还公布了按同一统计口径列示的两个年度营业收入及营业成本,更新后的公司2018年直营店实现营收8.65亿元,2017年为7.25亿元,同比增长19.31%,2018年加盟店实现营收12.01亿元,2017年为19.1亿元,同比下降36.9%。

  “2018年加盟店营收较2017年下降,主要是因多数贵人鸟品牌店铺由经销加盟转类直营,导致批发收入较上年有所下降,因此加盟店的收入减少与数量减少的情况基本一致。”贵人鸟在问询函中解释道。

  不得不说,贵人鸟现在已经跌落“神坛”,截至6月3日,这个曾经的国产巨头如今市值仅剩不到35亿元,和巅峰时期的400亿元形成巨大的落差,市值缩水365亿元下跌近91%。

  14个省级区域设立分公司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除了销售渠道调整的问题,报告期内,贵人鸟公司主营运动鞋服行业毛利率同比减少6.58%,各主要品牌的毛利率均有所下降。

  资料显示,贵人鸟公司主营运动鞋服行业包括母公司生产制造的以“贵人鸟”品牌为主的运动鞋服、子公司名鞋库批发、零售的运动鞋服以及原子公司杰之行批发、零售的运动鞋服。

  具体来看,贵人鸟品牌体系、名鞋库与杰之行在2018年的营收与毛利率分别为10.55亿元,3.95亿元和11.16亿元,毛利率分别为30.6%、12.57%和26.22%,而毛利率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1.31%、2.89%和2.11%。

  对于毛利率的下降,贵人鸟表示,主要是由于市场竞争的加剧,以及从部分经销商处购回 2018 年款贵人鸟品牌产品,导致毛利率较高的贵人鸟自主品牌当年度销售收入下降。同时,公司原材料成本上涨,自主品牌产品产量的下降,导致单位产品分摊的固定资产成本上升,单位产品毛利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贵人鸟在回复上交所关于2018年财报问询时还指出,为锁定销售渠道资源,降低经销商模式依赖风险,扩大直营业务收入规模,公司决定出资收购部分经销商的渠道资源。

  报告期内,公司在14个省级区域设立分公司,并与上述区域经销商签订协议,从上述区域经销商处购买市场销售渠道资源(含网络、店铺或商场实体等联营渠道及区域分销渠道等),不含税交易价格共计1.28 亿元。

  对于转型原因,贵人鸟指出,传统贵人鸟品牌业务是公司核心收入来源,贵人鸟品牌产品的销售模式以向经销商批发销售为主。另外,从经销商处购买渠道资源,能帮助公司有效、快速锁定和整合渠道资源,帮助公司快速扩大直营销售收入,具有商业合理性。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此前贵人鸟的销售严重依赖经销商模式,由于全国仅4家公司直营的贵人鸟品牌店铺,批发销售收入常年占单一贵人鸟品牌销售收入98%以上。2015年度—2017年度,贵人鸟品牌的批发销售收入占整体营业收入的99.96%、82.93%、55.23%。

  此外,除了行业环境和能力差距之外,贵人鸟全力发展主业的另一大障碍是紧张的现金流。年报显示,受宏观金融环境影响,2018年贵人鸟全年累计净偿还近18亿元债务,是2017年净利润的11.46倍,导致期末总资产规模减少37.32%。

  但是,截止到2018年末,贵人鸟账面还有短期借款6.99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13.41亿,合计占总资产比例为42.91%。

  多笔债务导致2018年贵人鸟流动比率降至0.77,资产负债率增长至67.81%,由于业绩出现亏损,利息保障倍数为-1.73,长短期偿债能力同时下降。

  对于贵人鸟未来的发展趋势,鞋服行业分析师程伟雄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不少国货品牌也都遭遇过困难,但有的通过转型和新产品走出了困境。虽然以李宁、安踏为首的运动品牌先人一步,但这不代表“后进生”贵人鸟没有机会。就大环境来看,它依然可以“置死地而后生”,关键是看如何回归主业,拿出好的作品,展示自身的突出风格。

责任编辑:马秋菊 SF186

同比下滑 贵人鸟 加盟店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6-11 元利科技 603217 54.96
  • 06-11 松炀资源 603863 9.95
  • 06-05 西麦食品 002956 36.66
  • 06-04 卓胜微 300782 35.29
  • 06-04 国茂股份 603915 10.35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