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库克致电郭台铭 工业富联大涨

老朋友库克致电郭台铭 工业富联大涨
2019年04月19日 08:10 新京报

公募基金的下一个二十年,将围绕着养老、科创、智能投资等展开,对此,“养老与基金高峰论坛”4月23日启幕,多位行业大咖齐聚共议未来,思辨如何更好的建设第三支柱养老金、夯实资产管理、支持科技创新!【详情

  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资料图片/李冬 摄

  昨日,据外媒报道,一位富士康科技集团(又名鸿海精密)工作人员称,苹果CEO蒂姆·库克已于4月16日致电董事长郭台铭。该工作人员称,两人是二三十年的朋友,而且富士康是苹果产品的主要代工厂,来电关切很正常。对此,富士康方面回应记者,涉及客户无法回应。

  4月17日晚,富士康在中国台北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澄清了媒体关于郭台铭疑似辞职,以及参选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对富士康经营可能造成的影响。其发言人邢志平称,有关董事长个人生涯规划,若有具体信息将依规定办理;富士康各事业群独立运作,日常运营皆由专业经理人负责。

  4月18日,富士康和旗下多家上市公司开盘上涨,随后有所回落。鸿海精密收盘价为91.60元新台币,当日微降0.22%,市值为12700亿元新台币;工业富联打开涨停板,收盘价为19.61元人民币,涨幅为9.49%;港交所上市的富智康集团盘中虽然一度冲高超过50%,但收盘时回落至1.5港元,涨幅为6.38%。

  苹果与高通和解或影响富士康安排

  据外媒报道,一位熟知鸿海集团的内部人士透露,苹果CEO库克跟郭台铭的通话非常短暂,而库克主要是想了解郭台铭参选对苹果供应链是否有冲击。郭台铭则向库克承诺,跟苹果的合作不会有任何变动。

  库克是郭台铭相识二十余年的“老朋友”。在苹果与高通大战中,富士康一直站在苹果一方。此前在高通的禁令中,和硕生产的iPhone手机不适用于该禁令,而富士康等生产的iPhone则在禁令范围内。

  在全球多地的一系列起诉中,2017年1月,苹果曾在美国圣迭戈法庭起诉高通,要求法官发布一系列禁令,阻止高通的一些商业行为,包括高昂的专利授权费。富士康等代工厂也参与其中,要求高通退还从2013年开始过度支付的专利费,总计约90亿美元。不仅如此,富士康的高层也被美法庭传唤作证。

  2019年4月17日凌晨,苹果与高通“意外”和解,富士康等代工厂也与高通达成和解协议。这些协议是解决苹果与高通之间所有全球诉讼的一部分。

  对此,第三方机构Gartner分析师吕俊宽告诉记者,旧协议中由富士康付款给高通,但目前新协议并未公布这三家公司之间的交易细节。但可以肯定的是,三方之间已经明确了彼此的定位,高通可以收到钱,而最终支出这笔费用的是苹果。

  随着苹果与高通和解,苹果有望迅速获得高通的5G芯片,从而推出5G新旗舰机,库克可能会为未来的产能而与郭台铭沟通。

  苹果砍单曾导致富士康削减人力成本

  此前iPhone销量下滑影响了富士康的生产安排。

  2018年11月,据媒体报道,富士康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提到,接下来将面临着困难且竞争激烈的一年,因此计划将2019年公司开支削减200亿元人民币,其中的60亿元涉及iPhone代工业务,同时计划裁减10%的非技术人员。削减成本超过富士康全年成本的五分之二。

  业界普遍认为,缺乏创新的苹果iPhone XS和iPhone XR系列的市场需求低于预期。苹果罕见地在假日购物季开启前削减新款产品的订单,而苹果上游的元器件和屏幕供应上也出现了产能闲置和库存积压的情况。

  受此影响,外界传言富士康计划降低人力成本和固定费用以及启动大规模裁员。郭台铭回应称,“人力调整计划是对富士康集团成本的探讨,每年都在做,今年做多了一点”。

  有券商电子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由于苹果自身对供应链管控得极为严格,富士康的成本削减除了订单减少的因素外,更多的是与整个全球电子产业调整有关,以及富士康自身寻求提升毛利的考虑。熄灯工厂和工业机器人引入,间接减少了相应岗位的人工和成本。

  华为选择富士康,苹果或面临产能争夺?

  进入2019年,富士康在春节后启动新一轮招工。有分析认为,这是为新获得的华为旗舰P30系列订单储备人手。有消息称,富士康计划在郑州厂区招募5万人左右,在深圳招募约2万人,此外在太原、杭州、昆山和淮安等地都有招募员工。

  此外据相关媒体报道,华为P30系列手机在今年的备货量已经达到了2000万台,首批备货量有500万台。

  在与高通达成和解前,IDC的数据监测显示,2018年,苹果出货量与2017年相比减少了700万台,而位列其后的中国厂商华为增加了518万台。华为率先在2019年2月发布了5G手机。两家公司在2019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吕俊宽告诉记者,从富士康来看,对每个客户其已经划分很清晰,各个产线之间的分工比较明确,华为不可能动用苹果的产线,但这却是一笔订单生意,而对华为来说,富士康是其选择中最有利的组装厂选项。

  上述电子行业分析师表示,只有富士康可以满足华为快速占领市场的需求。在他看来,随着5G临近,手机厂商为了在第一时间抢占市场,会与工厂保持更为紧密的联系,甚至开出更为优惠的条件。

    看点

  库克与郭台铭相交二十余年

  苹果的崛起与富士康的代工息息相关。1998年,库克开始担任苹果的运营主管,而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整顿苹果的制造和销售网络。当时的苹果面临着Mac销量暴跌,库存激增等问题。库克提出生产外包,郭台铭就在那时结识了库克。

  2000年,富士康开始为苹果代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市值突破1千亿元新台币。苹果开始做iPhone的时候,郭台铭还专门派人去美国,在工程角度协助苹果完成设计。到2007年第一台iPhone问世,双方已合作多年。乔布斯曾向郭台铭演示如何使用iPhone。媒体报道称,郭台铭曾对外界透露,苹果将iPod和iPhone的生产都交给他,因为“只有我能做”。

  2010年,富士康遭遇工人接连跳楼自杀的危机。乔布斯派库克前往协助。在这之后,对供应链要求严格的库克曾到访富士康工厂,屡有其视察工厂的照片传出。不仅如此,富士康想要收购东芝内存业务时,郭台铭曾对媒体说,苹果会为收购出资。

  然而,2018年后半年,苹果宣布砍单。富士康紧随其后每天减少生产10万台iPhone,缩减产量,2018年11月富士康被曝将裁员34万人。

  台湾元大证券顾问公司报告显示,苹果每年售出的iPhone里70%是由富士康负责代工生产,另30%则由富士康的竞争对手和硕与纬创生产。除此之外,富士康还承担了苹果iPad、Mac等多个不同产品的代工生产。

  不过,富士康想要摆脱苹果的痕迹由来已久。郭台铭开始着眼其他业务,希望主动实现去苹果化,除了给小米等手机厂商代工外,富士康还在多个方向有所尝试。

  2013年富士康陆续发布了自有品牌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产品;2015年富士康与阿里巴巴联合投资日本软银旗下的机器人控股子公司;2016年,富士康以约224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夏普。郭台铭派在富士康任职30年的戴正吴担任夏普会长兼社长,试图帮夏普恢复元气。

   相关新闻

  富士康今年将在印度量产iPhone

  4月16日,郭台铭对外表示,印度总理Narendra Modi已经邀请他,希望富士康可以在印度进行生产。该公司决定2019年开始在印度量产iPhone,而这是富士康生产制造的一次重要改变。

  公开资料显示,富士康在印度南部城市金奈市区外有一家工厂,其已经做好了进行新型号iPhone的试产准备。在这之后将正式开始大规模量产。此前几年,苹果旧iPhone产品曾在班加罗尔的一座工厂生产。

  外部环境来看,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增速已经放缓,而印度市场崛起成为全球增速最快市场。苹果此前在印度的表现并不好,原因之一是高昂的售价。因为海外制造的苹果需要向印度政府缴纳20%的进口税。

  不仅如此,这项措施也将对富士康有利。Counterpoint分析师Karn Chauhan对媒体表示,中国人工成本是印度的3倍。此前,富士康在印度南部已建设了两座工厂,用于生产小米和诺基亚两家公司的产品。

  新京报记者 梁辰

责任编辑:常福强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5-10 泉峰汽车 603982 9.79
  • 04-24 日丰股份 002953 --
  • 04-23 有友食品 603697 --
  • 04-17 中创物流 603967 15.32
  • 04-17 运达股份 300772 6.52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