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新造车人才回流传统车企,前蔚来高管朱江加盟福特中国

又一新造车人才回流传统车企,前蔚来高管朱江加盟福特中国
2020年05月26日 16:53 腾讯自选股

基金经理PK:董承非、傅鹏博、朱少醒、刘彦春等,谁更值得托付?】买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什么样的基金经理值得托付?哪些基金经理值得你托付?怎么才能选到好的基金经理呢?2020金麒麟最佳基金经理评选,快给你心仪的基金经理投票吧!【投票

原标题:又一新造车人才回流传统车企,前蔚来高管朱江加盟福特中国

原标题:又一新造车人才回流传统车企,前蔚来高管朱江加盟福特中国 来源:雪球综合

5月18日,福特中国发布官方公告表示,前蔚来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将于2020年6月1日正式加入福特中国,担任纯电MACH-E项目负责人,主要负责MACH-E相关市场、公关、销售、服务及客户体验等业务的运营和管理,并向福特汽车中国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陈安宁汇报。

值得一提的是,近半年来,多位就职于造车新势力的高管先后离职,这也让外界对造车新势力的发展再一次投来了更多并不太认可的关注。一边是新能源市场销量的逐步下滑,另一边是特斯拉对市场的冲击,对造车新势力来说,如今的艰难日子依旧看不到光明的迹象。

重回传统车厂

尽管从造车新势力加盟而来,但朱江是个不折不扣的汽车行业老将。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朱江便就职于北京北星行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算是正式进入到了汽车领域。2003年,朱江加盟华晨宝马,负责经销商市场及活动营销,2008年至2013年,朱江加入宝马中国,任MINI中国品牌管理副总裁。2013年至2014年,朱江曾短暂离开汽车业,加入亚马逊中国,任亚马逊中国Kindle品牌营销副总裁。

2014年7月,朱江重回汽车行业进入雷克萨斯中国并出任公司副总经理。2017年2月,朱江出任蔚来汽车担任用户发展副总裁,主要负责蔚来汽车的用户运营业务至今。

今年3月,有媒体爆出朱江即将离开蔚来的消息,但当时朱江在个人微信朋友圈中否认了该消息,不过据相关人士透露,蔚来汽车4月份已经内部已经宣布“朱江因个人原因将于2020年6月1日离开公司”,并宣布蔚来汽车原杭州区域公司总经理王文轩接替朱江,出任用户发展负责人。

从福特中国发布的官方声明来看,他们非常期待朱江的加盟,并明确在官方声明中表示“朱江拥有丰富的汽车行业及电动车行业的经营管理经验,熟悉中国市场,并且有出色的国际视野。朱江的加盟,将为福特中国带来更多业内领先的理念和经验,加速福特MACH-E在中国的上市推进,从而推动福特中国业务。”

据了解,去年年底长安福特已经启动了生产线改造项目,将投产一款代号为CX727的纯电动车型,而这款车型极大概率将会是Mustang Mach-E。作为福特品牌转型代表之一,Mustang Mach-E有望在明年正式上市。

造车新势力高管离职潮

离开蔚来的朱江还不是近段时间内造车新势力流失的第一位高管,就在5月8日,加盟爱驰汽车一年零五个月后,爱驰汽车原执行副总裁蔡建军在社交媒体上留下一段长文,明确表示将在近期离开爱驰汽车,但并未透露其下一份工作。

更早之前,天际汽车联合创始人向东平正式离职,重回传统车厂加盟现代汽车,出任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北京现代副总经理兼销售本部本部长。向东平和天际汽车CEO张海亮在上汽大众时期便是同事,两人共事多年,在天际汽车首款车型天际ME7上市在即的时候离开公司,不得不说有些遗憾。

与向东平一样,几乎在同期离开造车新势力转投传统车厂的还有原合众汽车公关中心总经理兼营销公司副总裁邓凌,如今的他已经出任上汽大通品牌公关及策略部副总监;近况一团糟的博骏也损失了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如今陈曦已经入职奇瑞旗下的高端品牌星途,接管品牌营销工作。另外,威马汽车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都已经离开了原先的工作岗位,去向未知。

细数一下其实不难发现,这些造车新势力几乎无一例外是核心管理层出现了人员流失的情况,这也很难让人不把“造车新势力”和“危机”这两个词汇重新放到一起。要知道,在造车新势力成为高管,除了高薪之外背后往往还有股权的激励,如果只是为了换个环境还可以理解,那么离开造车新势力但不离开汽车行业,就难免让人心生疑虑。

新造车依旧危机四伏

根据乘联会发布4月全国汽车销售数据,4月新能源汽车销售6.0万辆,同比下降29.9%,累计 销量 16.9万辆,同比下降49.6%。其中,蔚来汽车共交付新车3155台,威马汽车共交付新车1388台,理想汽车共交付新车超过2600辆,虽然无论是同比还是环比都有着一些提升,但考虑到并不大的基数,这样的提升并不足喜。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特斯拉在4月销量仅为3635辆,但今年1-4月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总销量超过2.3万辆,国内新能源市场霸主比亚迪也仅为1.6万辆。而造车新势力中,蔚来、威马、小鹏、理想等车企加在一起才能达到特斯拉的一多半。

加之在疫情的影响之下,中国本土电动汽车初创企业前进道路更加困难重重,除了上文我们提到过的高管大面积流失之外,资本市场对造车新势力的热情也开始回归冷静,曾经野蛮生长的造车新势力们,已经进入到了淘汰阶段。

最起码站在现在的时间节点来看,国内造车新势力的日子几乎都不容乐观,理想深陷质量风波、零跑被大批消费者上门维权、绿驰被河南国投收购、博郡资金告急、前途陷入欠薪风波……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今年3月份曾表示:“上百个新造车企业中,坚持到今天,从不拖欠员工的工资,从不拖欠供应商的货款,这两个最基本最本分的能做到的估计已经不超过五个了。”

对造车新势力们来说,黑暗还将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而且现在还很难看到光明的未来。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朱江 福特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5-29 天合光能 688599 --
  • 05-27 浙江力诺 300838 10.78
  • 05-27 燕麦科技 688312 19.68
  • 05-27 松井股份 688157 34.48
  • 05-26 浙矿股份 300837 17.5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