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被ST,薅秃网贷,看羊毛党这些年的神操作

上市公司被ST,薅秃网贷,看羊毛党这些年的神操作
2019年08月15日 17:00 笨笨话便当

2019“银华基金杯”新浪银行理财师大赛重磅来袭,报名即可领取666元超值好礼,还有机会获得经济学家、高校教授等明星评委专业指导,拿万元奖金,上新浪头条。【点击看详情

原标题:上市公司被ST,薅秃网贷,看羊毛党这些年的神操作 来源:笨笨话便当

1999年央视春晚小品《昨天 今天 明天》中,宋丹丹饰演的白云大妈为了给老伴织一件毛衣,利用给生产队放羊的便利条件,揪羊毛搓毛线,被扣上“薅社会主义羊毛”的罪名。受此启发,人们将平日里以精打细算为乐趣的人戏称为“羊毛党”。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许多人对搜集各大电子商城、银行、实体店等各渠道的优惠促销活动产生出浓厚的兴趣,“羊毛党”便成为了他们的专有称谓。

开始:从“游击队”到“正规军”

职业羊毛党的诞生应该可以追溯到互联网公司开启补贴的时代。套取新用户补贴和优惠券是羊毛党们最简单实用的盈利模式。

比如,很多App在刚推出市场时,新用户注册都有补贴,有的直接返现,更多的是全场通用的优惠券。满20元优惠3元,满50元优惠5元等等。如果用户每次买东西都想要优惠,那么理论上,每次用新手机号注册即可。

而普通人通常只有一个手机号,所以只能注册一次享受一次优惠。但是,有需求,自然就有供给。一条养卡、注册账号、代收短信验证码、薅羊毛的产业链就这样形成了。

产业链的上游是卡商,他们用猫池养着大量的手机卡,猫池是一种可以直接拨号和收发短信的设备,金库君此前在电信诈骗的文章中曾多次提到。处于食物链顶层的卡商就靠着售卖卡号和验证码赚钱。

产业链的中游是卡商平台,又称为验证码平台,这个平台上活跃着两类人,上游卡商和下游羊毛党。卡商平台是连接卡商和羊毛党的纽带,平台还提供软件支持以及结算业务。

产业链的下游是羊毛党。与其它行业一样,羊毛党内部衍生出不同的流派,技术型羊毛党专注于注册返现和投资返现业务。批量采购一些手机黑卡,通过技术手段批量注册,以赚取返现收益。

还有一类是工会型羊毛党,他们运用人海战术,通过微信、QQ作为交流载体,集聚大量羊毛爱好者,内部分工明确,统一行动,涉猎广泛。比如,大家在网上见到的“某某刷单群有意加Q”、“兼职补贴家用稳赚3千”、“只需88元学费包教包会的投资项目”等等都是工会型羊毛党的广告。

发展:一根羊毛也不放过

被薅成ST的上市公司

一支能打硬仗的可靠队伍标准是“招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显然,羊毛党具备了这种素质。让他们“一战封神”的杰作出现在与某知名上市公司的“对决”中。

一开始,大家完全没有想到羊毛党有能力对投入上十亿元的上市公司发动全面攻击。

2016年8月份,有个爆炸性的消息在各种网赚群、羊毛群里传播:某上市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要力推直播软件,只要你注册了这个直播,每天直播10分钟,第一天30元,第二天30元,第三天还是30元,以后每天还有10元,而且第二天即可提现。

过程就不用多说了,大量的羊毛党齐聚于此,直播平台的用户数量呈几何倍数增加。有的羊毛党甚至用单个账号主播,其余小号去刷礼物,一天收入数万元。

根据该上市公司2016年年报显示,该直播软件的活跃用户仅有112万,与其投入的16亿资金极其不成比例,最终导致公司净亏损约17.6亿元,被ST。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直播平台仅主播分成就高达近14亿。据当时的消息人士称,羊毛党薅走的资金保守估计在10亿元以上。也有不少媒体报道称,该上市公司应该报警,毕竟被薅走10亿元,内外勾结的可能性很大。

星巴克等公司被重点“照顾”

据搜狐报道,去年12月,星巴克推出全国性圣诞节促销活动“星巴克APP注册新人礼”,结果遭受黑灰产大规模攻击薅取活动羊毛,黑产利用业务系统逻辑缺陷通过大量手机号批量注册星巴克APP账号,批量领取咖啡兑换券。短时间内获取数十万张的电子兑换券,然后通过网络渠道以便宜价格进行倾销变现,预计损失超过1000万。其实,在这次活动之前,羊毛党早已成为星巴克的“常客”。

大家还记得年初的拼多多事件吧。拼多多被曝出现重大程序错漏,用户可领100元无门槛券,且无门槛领取,优惠券可全场通用(特殊商品除外),有效期一年。在报警后,上海警方已以“网络诈骗”的罪名立案并成立专案组,并依据“财产保全”的相关规定,对涉事订单进行批量冻结。不幸中的万幸是,平台损失不足1000万。

我们再将时间退回到2017年,共享单车的市场争夺战正打得火热,ofo和摩拜都推出了骑行送红包活动。羊毛党们的操作方法如下:先掌握大量非智能锁的ofo车牌号码,再利用修改GPS定位的软件,设置手机所在GPS地址为红包区域。打开ofo软件,手工输入已掌握的ofo车牌号。十分钟后设置手机GPS位置为500米以外,结束行程,红包到手了。以单个账号每天最多刷16次,平均每次红包1元计算,一个账号就是16元,而羊毛党可实现多账户同时操作,且储备的手机号码成千上万。

薅羊毛的重灾区还有银行的信用卡积分。2015年交通银行薅羊毛活动从2015年1月持续到10月,被薅总额近9亿元。送出了联想平板电脑、华硕平板电脑、Specialized山地自行车、德世朗12件套刀具、飞利浦面包机等奖品。单刷卡金一项中,第一名就拿到了超过6万的刷卡金。而边花边赚一项,单人最高薅到的金额超过2.3万元。

蜕变:从天性使然到蓄意欺诈

在金库君看来,薅羊毛其实是消费者和投资者的正常心理,比如每年“双十一”的促销,都把消费者的购买欲调动起来。对于平台来说,正常的营销活动,不仅能够提升短期的交易量,还能达到留存客户的目的。总的来说,“羊毛”就是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润滑剂,没有羊毛可薅的行业必然是一潭死水。

随着网贷行业的暴利期到来,越来越多的资本进入这个低门槛行业。基于做大注册用户数、做大交易规模、上市前冲量等原因考虑,部分平台会选择与羊毛党合作,让渡部分利益换取漂亮的数据。渐渐地,“薅羊毛”的说法被“撸羊毛”所代替,究其原因,“撸”比“薅”的力道更大,主动性更强,更能体现出网贷行业暴利的特点。虽然叫法变了,但羊毛党仍在,他们更加疯狂地追逐利润。

后来,一些准备跑路的平台会利用羊毛党的操作手法,在恰当的时点跑路,对其进行反收割。更有甚者,与一些“羊头”(羊毛党的组织者)合作,收割羊毛党,然后坐地分赃。两三年前,出现了一批人,专门成立跑路网贷平台,收割羊毛党,因手法凶悍,被戏称为“反撸党”。之后,反撸党成了防范被薅羊毛平台的统称。

上文提到了羊毛党薅走上10亿的例子,那次事件引发了互联网行业对羊毛党的抱团打压。2017年10月14日,北京互联网金融协会甚至还成立了“反羊毛联盟”。

至此,羊毛党和反撸党之间的斗争不死不休。羊毛党的手法越来越犀利,或集团作战、迅速凶悍;或化整为零、冒充客户。而反撸党们则通过技术升级、多重甄别、减少优惠力度等方式予以应对。

哪怕是一些网贷平台成为了高利贷平台,依然没有逃出羊毛党的“魔掌”。

在知乎上,有位面临毕业的网友发帖描述了自己的经历:大二时候被骗,欠了网贷两万多。生活费所有的钱全部还,还是无底洞。和家人亲戚坦白,都支持不还款,已经逾期600多天了,亲戚朋友没有笑话我的,都咨询怎么贷的。

现在该网友天天帮亲戚朋友和村里人“撸小贷”,指导他们怎么不还款,收取额度的两个点做酬劳,村里现在逾期小贷的人有500多人。他表示,只要新的借贷平台一出现,全村人都蜂拥而上,生怕晚一分钟就借不到钱。看着村里一栋栋小洋楼拔地而起真的蛮自豪的!

金库君认为,只要不触碰法律,普通人适当薅一下羊毛,有益身心健康,“占便宜”是人类的天性。对于提供“羊毛”的公司来说,首先要制定好规则,其次要量力而行。至于某些本就涉嫌违法的黑产业,只能感叹一声:恶人自有恶人磨!

金库网原创文章,转载需授权!

欢迎给金库君留言

红包 ofo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