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跌、处罚、卖壳,200亿规划特色小镇,莱茵体育换来了什么?

暴跌、处罚、卖壳,200亿规划特色小镇,莱茵体育换来了什么?
2019年12月25日 19:24 野马财经

原标题:暴跌、处罚、卖壳,200亿规划特色小镇,莱茵体育换来了什么?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 |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莱茵体育(000558.SZ)为了剥离低效资产,快速回笼资金,于12月25日公告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开挂牌转让公司债权的议案》,这次的挂牌底价为3547.09万元。

继2018年亏损6112.34万元后,今年仅前三季度就亏损超6000万。亏损难担的莱茵体育决定“甩包袱”,剥离亏损资产。截至2019年12月25日收盘价为3.25元/股,较2015年高点25.92元/股相比,已下跌超87%。

亏损难担,剥离亏损资产

莱茵体育公司于12月8日晚公告称,将其持有的莱茵达西部体育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西部体育”)100%股权、莱茵达体育小镇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茵小镇”)100%股权转让给成都文化旅游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文旅集团”),合计交易价格约3亿元。

对于此次出售两家子公司,莱茵体育称是为了优化资产结构, 突出主营业务,全面加快推进体育产业的转型。

仅在今年前三季度莱茵体育就亏损6011.05万元。与此同时,这两家被转让股权的公司业绩也是十分不争气。

西部体育和莱茵小镇都成立于2017年,是什么境况能让莱茵体育仅2年时间就要将其转让?

莱茵小镇是主营房地产开发经营和体育活动组织等业务的。但从莱茵小镇成立之初就开始亏损,截止2019年10月31日,已累计亏损858.28万元。

最重要的是从2018年到2019年10月莱茵小镇的营业收入竟然为0。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而另一家西部体育仅在成立当年实现盈利5524.38万元,此后就开始走上亏损之路,且总资产也较成立当年减少60.81%。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从西部体育主业来看,公司商户租赁出现亏损是由于租赁物业整体存在返潮、伸缩缝漏水、钢结构漏水等不同程度的工程质量问题,影响到部分商户的正常经营活动,导致商户退租现象。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值得关注的是,莱茵体育此次出售的两标的均尚欠公司超4000万元资金。莱茵体育承诺西部体育及莱茵小镇的欠款分别在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6月之前全部还清。

从此次的接盘方成都文旅集团来看,该公司是莱茵体育的控股股东的控股公司。自2007年3月成立以来,先后打造了宽窄巷子、西岭雪山、“天府古镇”系列等文化旅游品牌项目。但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公司净利亏损2344万元。

看来接盘方此后的压力也不小。

地产转体育,200亿体育小镇难以维持

莱茵体育这个名字有点“迷惑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纯正的体育苗子呢。其实莱茵体育前身为莱茵置业,是杭州最早上市的老牌房企。

不过,在国家宏观调控及行业竞争加剧的背景下,2011年,公司实现归属净利润6162万元,同比大幅下滑63.56%,并且,在此后的数年里,一直未有起色。

基于如此背景,2014年,董事长高继胜提出“中国房地产进入白银时代”,并且,公司也开始了自己的转型步伐。

在当年年报中,莱茵置业提出了“一体两翼”的转型策略,一方面,大力发展文化、体育产业;另一方面,在清洁能源上下游产业链积极布局。

在随后的两年多时间内,拿地动作近乎停止,并且完成了对扬州绿茵广场置业、南通莱茵洲际置业、杭州枫郡置业、杭州莱茵达枫凯置业等核心地产项目股权的全部或部分剥离。2015年8月18日,莱茵置业更名莱茵体育。

体育板块初见规模后,加速扩张旋即被提上日程。高继胜、高靖娜父女以个人名义,斥资2亿英镑拿下英超南安普敦俱乐部80%股权,成为最大股东,而高继胜即为莱茵体育的实际控制人。

你以为莱茵体育搞搞体育就完了?别天真,作为一家以房地产起家的公司,血液里都流着房地产的基因。

华谊兄弟有电影小镇,莱茵体育不甘落后打造各色体育小镇,将赛事、场馆、训练甚至健身全都集结起来,准备干一番大事业。

2017年,莱茵体育相继与彭州、义乌等地达成合作,计划建设符合当地优势的特色小镇,再加上早前与黄山市、桐庐等地达成的合作,5个小镇计划,规划投资超过200亿元。

那么,这一系列的大规模投资行为,莱茵体育真的吃得消吗?全新的板块是否能够快速为莱茵体育带来业绩?

2016年至2018年,分别取得体育业务收入1758万元、6991万元、4304万元、占总收入的0.46%、5.28%、6.13%,均不到主营业务收入的10%,显然体育运营暂未给莱茵体育带来有分量的成绩。且因投入成本过高,毛利率多次为负,2018年和2019上半年,分别为-79.07%和-70.42%。

此外,莱茵体育一直依赖的房地产销售和能源业务的营收近两年也不容乐观。2018年,营业收入总额为7.02亿元,较上年下降46.95%,房地产业务因枫潭置业销售办公楼结转收入导致收入增长,能源及贸易销售营业收入只有2263万元,同比下降97.57%。

今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总额为8322万元,上年同期营业收入总额为6.55亿元,较上期下降87.30%,莱茵体育亏损6011.05万元,亏损扩大405.88%。

自2017年开始,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一直为负值,业绩持续下滑。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业绩惨淡更是给莱茵体育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以至于2018年,莱茵体育未按规定于2019年1月31日前发布业绩预告。莱茵体育董事长高继胜、财务总监高翔和董事会秘书程沧对上述违规事项承担主要责任,浙江证监局对三人分别予以警示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莱茵体育2019年的资金运转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9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71亿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19亿元,经营业绩上入不敷出,筹资渠道也不能带来充足的现金流,势必也会影响投资项目的进展。

在此情况下,我们再来看看体育小镇,2018年到2019年三季度,年报显示,在建体育小镇1个,为桐庐莱茵国际足球小镇,已在实施阶段的小镇1个,为重庆两江莱茵达赛事中心,其他小镇投资后仍没有明显动作。截止目前,体育小镇仍然处于前期规划建设阶段,并没有为莱茵体育带来业绩收入。

实控人父女卖壳

在莱茵体育巨额亏损后,高继胜开始谋求出售手中的股份。他的第一个目前对象是今麦郎食品有限公司法人范现国的二儿子——范明科。

2019年1月24日,莱茵体育公告,称莱茵体育的控股集团与范明科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控股集团将其持有的莱茵体育的总股本的29.00%转让给范明科。且股权变动后,范明科将成为莱茵体育的第一大股东。交易价格为13亿元,并约定1月25日之前范明科要支付股份转让价款。

可这次交易并不顺利,到1月31日控股集团都未收到范明科支付的股份转让价款,这次交易无奈终止。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但高继胜并没有因此而放弃。

2019年3月11日,莱茵体育公告称,控股股东与成都体投集团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控股集团将其持有的莱茵体育总股本的29.90%转让给成都体投集团,交易价格为13.26亿元。

对于莱茵体育谋求主业转型的需求来说成都体投集团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成都体投集团系成都文化旅游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全资子公司,专门从事体育相关产业的平台公司。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股权变更后,莱茵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则成了第二大股东,高继胜父女俩合计持有莱茵达体育股份23.96%。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据了解,截至2019年9月30日,高继胜父女俩所持莱茵体育98.6%的股份处于质押状态。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12月17日,莱茵体育公告,公司的法人将由总经理来担任,也就是说,董事长高继胜将不再担任法人。

持续亏损的莱茵体育为了避免披星戴帽而剥离两大亏损资产,莱茵体育也在公告中称,出售两公司股权完成后,公司的财务指标及经营状况将得到明显改善和提升。

对此,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野马财经表示“我认为莱茵体育转型已经失败,因此决定抛下亏损资产,日后专注房产领域。结合当时莱茵体育的财务情况来看,一个规划投资200亿的体育小镇,可能是为了‘讲故事’赚钱。”

从地产行业转型到体育行业的这几年遇到居多阻碍,卖“子”能否给公司带来新的机遇?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莱茵体育 卖壳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1-02 万德斯 688178 --
  • 01-02 和远气体 002971 10.82
  • 12-25 八亿时空 688181 43.98
  • 12-25 侨银环保 002973 5.74
  • 12-25 易天股份 300812 21.46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