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爱”泸州老窖未果 跨境通改傍广州开发区管委会?

“求爱”泸州老窖未果 跨境通改傍广州开发区管委会?
2019年09月17日 21:05 IPO日报

原标题:“求爱”泸州老窖未果 跨境通改傍广州开发区管委会? 来源:IPO日报

“求爱”泸州老窖未果,跨境通改“傍”广州开发区管委会?

来源: IPO日报

与泸州老窖的合作告吹,这家公司又寻上了新的接盘方。

近日,跨境通宝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跨境通”)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杨建新、樊梅花决定终止与金舵投资的股权转让协议,同时杨建新与新兴基金签署了协议,转让其持有的6.55%股权并委托15.47%股份的表决权。

跨境通在公告中表示,上述转让和委托完成后,跨境通的控制权或将变更。公司或在9月底之前与新兴基金完成相关协议的签署,并争取在10月底前完成股份转让交易过户及股份转让款的支付。

01“联姻”未果

公开数据显示,公司实控人杨建新、樊梅花分别持有跨境通18.19%、2.28%的股份,两人系夫妻关系。

就在今年6月,杨建新夫妇等与金舵投资签订了协议,筹划将部分公司股份转让、并将剩余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金舵投资,这或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天眼查信息显示,金舵投资为中国白酒行业龙头之一——泸州老窖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近年来,在发展酒业的同时,泸州老窖集团也在不断部署贸易、食品、金融、物流、大健康等业务,旗下已有海蛎子电商从事跨境电商业务,并且海蛎子电商已入驻四川自贸试验区川南临港片区。 在外界看来,跨境通从事的跨境电商业务与泸州老窖集团布局的业务存在一定的协同性。

就在市场等待泸州老窖集团入主的消息时,跨境通却发布一纸公告称,“由于交易各方未能对交易方案内容达成一致,经慎重考虑,决定终止本次合作。”这份声明距离上述协议签署仅过去了不到3个月。

至于为何终止了这段“联姻”,IPO日报向泸州老窖一方进行了询问,泸州老窖仅回复道,“我们与金舵投资同属于泸州老窖集团之下,但相互是独立的法人,公司不参与金舵投资的经营决策。”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IPO日报表示,“主要原因或是双方在收购价格方面存在严重分歧”。

02决定“改嫁”?

在终止上述合作的同时,跨境通随即宣布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新兴基金,同样采取转让部分股权和委托其余股份对应表决权的方式,堪称实现了新控制权人选上的 “无缝衔接”。

据悉,新兴基金的控股股东为广州开发区产业基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系广州开发区管委会。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实控人将变更为广州开发区管委会。

跨境通出于何种考虑,此次选择新兴基金作为接盘方?

对此,IPO日报向跨境通发去了采访函并致电其董秘办,相关人员表示“会查收邮件”,但截至发稿前,暂未收到回复。

实际上,此前杨建新夫妇已表现出了“退位让贤”的意愿。

2018年9月,杨建新夫妇曾计划将控制权转让给二股东徐佳东,此次同样采取表决权委托、股份转让的方式,给出的理由为“促进上市公司长期稳健发展,进一步壮大公司跨境电商主营业务,促进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进一步完善”,但此计划最终不了了之。

此外,IPO日报发现,杨建新虽为公司实控人,但仅在公司担任监事会主席的职位,反而是当年收购环球易购引入的二股东徐佳东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

在谋划出让控制权的同时,实控人之一的樊梅花也不忘通过减持股票套现。根据公开披露数据,2018年至2019年年初,樊梅花曾多次在二级市场通过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3.01%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在披露2019年半年度报告前30日内的“敏感期”,樊梅花卖出了32.41万股,涉及交易金额为274万元。对此,深交所还对杨建新下发了监管函,表示杨建新作为公司监事,未能勤勉尽责督促配偶合规买卖公司股票,违反了相关规则。

03“裤装商”到“电商”

据悉,跨境通成立于2003年,前身为百圆裤业,是当时国内最早从事连锁经营的服装销售企业之一,并于2011年成功在深交所上市。然而,好景不长,整个服装市场的低迷导致公司业绩进入停滞状态。

根据财报,从2011年上市至2013年期间,百圆裤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87亿元、4.85亿元、4.46亿元,对应的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6870.73万元、5236.63万元、3149.07万元。

业绩处于“尴尬”境地,站在发展转折点上的百圆裤业作出了转型的决定。

2014年初,公司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斥资10.32亿元收购了国内领先的跨境出口零售电商之一的环球易购,本次交易的增值率为796.98%。通过此次并购,百圆裤业开始了由“服装销售”向“跨境电商”的转型。

收购的效果可谓立竿见影。当年,百圆裤业实现收入8.42亿元,同比增长88.6%。2015年,公司正式由“百圆裤业”更名为“跨境通”,并先后参股前海帕拓逊、广州百伦、通拓科技、跨境翼、易极云商等多家进出口电商企业,进一步强化了跨境电商全领域的战略布局。

完成了业务转型的跨境通也给市场交出了一份较为满意的成绩单。2015年-2018年,公司业绩表现亮眼,在2017年首次突破百亿元,2018年继续保持强劲增长,收入高达215.34亿元。其中,电子商务业务在总收入中占比为97.53%,服装业务占比0.66%。

而在发展较为“乐观”的时候,为何公司决定“易主”?

市场人士表示,此番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或是跨境通为缓解自身资金问题而采取的举措。

今年年初,公司曾在深交所的互动易平台上表示,“2018年末由于资金链紧张,导致公司控制业务发展节奏,以应对短期公司面临的难处,这也是对长期发展负责任的做法。目前公司已在积极解决资金问题,随着融资逐步到位,公司业务也将恢复到合理增速。”

IPO日报翻阅跨境通财报注意到,2018年底,公司留存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有9.41亿元,较此前同期减少了5.76亿元,而减少的部分主要在“支付的其他与投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一项。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仍有大幅增长,但与此同时,资金的减少或给公司周转带来一定的压力。

在此前与金舵投资签署协议时,公司也提到,交易完成后,金舵投资承诺在符合国有资产管理规定及市场操作惯例的前提下,给予上市公司必要的资金和业务支持、保障上市公司稳健发展。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志杰

跨境通 泸州老窖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9-23 渝农商行 601077 --
  • 09-19 传音控股 688036 --
  • 09-18 山石网科 688030 21.06
  • 09-18 热景生物 688068 29.46
  • 09-18 壹网壹创 300792 38.3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