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得新千亿市值“蒸发”9成 金融机构抽身不及忙追诉

康得新千亿市值“蒸发”9成 金融机构抽身不及忙追诉
2019年06月15日 01:25 中国经营报

  庄会

  *ST康得(维权)(002450.SZ,以下简称“康得新”)的现金管理状况愈发成谜。

  6月11日晚,就子公司出借两亿美元给中融国际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国际”)一事,康得新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时任负责人已经失联,公司无法获知和核实子公司发行3亿美元债的真实目的,且暂时无法了解到其通过理财管理将两亿美元出借给中融国际的真实背景原因。

  作为曾经的“白马股”,康得新曾深受机构投资者青睐,券商、基金、信托公司等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其中,期待在白马造富之路中分得一杯羹。

  股权质押或已爆仓

  6月13日,康得新收盘价仅为2.70元\/股,距离其千亿元市值时的26.78元\/股已相去甚远。然而股价的暴跌似乎与大股东再无“关系”。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康得新前五大股东中除证金公司外,股权质押比例均超过98%,甚至达100%。股权质押已经成为大股东们抽身离场的变现工具。

  同时,同花顺信息亦显示,康得新多笔股权质押已超过预计质押结束日,但至今仍未解押,质押权人主要涉及东吴证券(601555.SH)、中原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原信托”)等机构。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了一份东吴证券与康得新第一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的诉前财产保全判决文书。

  判决文书显示,申请人东吴证券于今年1月24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或冻结被申请人康得投资集团、自然人钟玉、康得复合材料有限责任公司、中安信科技有限公司价值2.25亿元的财产。

  此外,还有两则5月13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开庭公告信息,申请人为东吴证券,被告人为上述康得投资集团等四方。

  《中国经营报》记者向东吴证券求证上述诉讼信息是否与股权质押业务有关,东吴证券未正面回复。

  记者梳理发现,东吴证券有多笔对康得新的质押业务预计已到期但尚未解除质押,合计2.1726亿股。其中,质押权人为东吴证券的部分约1.1326亿股。记者向东吴证券了解该部分是否为自营。东吴证券方面表示,“自营部分为1.1326亿股”的情况不属实,东吴证券仅作为资管计划管理人,根据委托人指令,相关投资损益归资管计划委托人。

  除此之外,东吴证券还有多只资管计划涉及康得新的质押业务,且至今仍未解押。其中,涌金119号定向资管计划合计5200万股,东吴汇智33号集合计划合计4200万股,东邮3号合计1000万股。

  康得新股权质押的另一位“大户”是中原信托。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中原信托累计未解除质押股权合计约1.1926亿股。与东吴证券略有不同的是,中原信托大部分质押的股权均在2018年和2019年。其中,2018年12月以后提供了3笔质押,合计6241万股,占总剩余未解除质押股数的52.33%,3笔业务的质押人均为康得新的二股东浙江中泰创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创赢”)。

  事实上,在2018年12月之前,康得新已现困境。同年11月7日,康得新曾发布公告,为了纾解股权高质押率困境,化解上市公司风险,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已与张家港市城市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东吴证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此外,除上述股票高质押率风险之外,康得新还面临着资产重组历时6个月未果、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以及小股东索赔诉讼等等。

  在这种情形下,中原信托仍持续为中泰创赢提供股权质押,且在上述3笔质押后,中泰创赢的质押率达98.27%。记者向中原信托了解个中原因及更多情况,但其董事会办公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记者发送的邮件也未获回复。

  截至目前,在康得新股权质押权人中,除东吴证券外,东兴证券(601198.SH)、招商证券(600999.SH)等多家机构也已因股权质押一事向康得新股东提起诉讼。此外,据同花顺统计,华西证券(002926.SZ)、华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中信建投(601066.SH)等多家机构也有部分股权质押尚未解除。

  公募躺枪 券商起诉忙

  彼时,康得新曾深受机构投资者关注。2018年2月和3月,康得新因筹划收购海外资产停牌。尽管停牌前其市值已较2017年11月顶峰时期回落了25.85%,但仍吸引了90家机构密集前去调研。其中,券商49家、保险7家、公募基金11家、私募基金6家,其他机构10家。

  但在调研之后,公募基金逐渐离场。同花顺统计显示,2017年底,共有218只公募基金及1只社保基金持有康得新。至2018年年中减少至161只,到2018年12月底仅剩下87只。

  不过,在上述持有康得新的基金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指数型基金。指数型基金是被动型基金,基金经理不会主动调仓,只是被动跟踪相关指数。因康得新曾是深证成指、中小板指等的成份股,因此也出现了多只指数型基金被动持有的情况。

  截至2018年底,在所有公募基金中,除被动持有的指数型基金,只有国联安德盛精选混合等少数几只主动管理型基金仍持有康得新。其中,国联安德盛精选混合持有1500万股,为当季持有数量最多的一只基金。

  而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所有基金均从康得新机构持有者名单中消失了。这或与3月7日,康得新被调出深证成指、中小板指有关。此外,记者向国联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确认,国联安德盛精选混合确已不再持有康得新。

  回溯康得新现金管理危局的爆发过程,今年1月是个重要节点。

  1月15日,康得新10亿短融债——“18康得新SCP001”构成实质性违约。1月21日,“18康得新SCP002”也因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5.22亿元,构成实质性违约。

  除此之外,康得新还有两只存量债券,“17康得新MTN001”和“17康得新MTN002”。而持有这些债券的机构,也或多或少存在损失。

  根据太平洋证券(601099.SH)相关公告,2019年1月,太平洋证券因“18康得新SCP001”违约,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康得新立即偿还公司债券本金9000万元及相应利息、违约金等。同时,太平洋证券管理的“红珊瑚 3 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红珊瑚 27 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合计持有3000万元“18 康得新 SCP001”,也同样面临违约无法兑付。2019 年 4 月,太平洋证券作为产品管理人也起诉至法院。

  2019年4月,因康得新未能按照“17康得新MTN001”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的约定履行足额偿付利息义务,太平洋证券再次向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此外,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新华增强债券基金仍持有15万张“18 康得新SCP001”。针对上述情况,新华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在2019年一季报中表示,“公司已积极采取两方面解决措施:一是通过参加债券持有人大会明确要求发行人筹措偿债资金并尽早偿债,二是启动法律程序,通过法律诉讼手段,促使发行人尽早还款。”

  而根据康得新一系列公告,其因多起债券偿还问题已被多家机构起诉。其中,广发基金要求其支付“18康得新SCP001”及“18康得新SCP002”短融债本金 2.5亿元以及相应的利息等;广发证券资产管理(广东)有限公司起诉要求其偿还债券本金 1.1 亿元及应兑付的利息等;华福证券要求其复合兑付债券本息合计5212万元;中银国际证券要求其偿付超短融债券本息合计2.6175亿元;国泰基金要求其支付超短融债券本息1.044亿元等等。

  而以康得新目前的境况,上述机构的“讨债”之路不容乐观。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03 三只松鼠 300783 14.68
  • 06-24 红塔证券 601236 3.46
  • 06-18 宏和科技 603256 --
  • 06-18 中国卫通 601698 --
  • 06-17 新化股份 603867 16.29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