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对冲基金沦落成对坑基金:6亿本金亏完还倒欠8亿

广发对冲基金沦落成对坑基金:6亿本金亏完还倒欠8亿
2019年03月28日 06:42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个人养老投资新时代,40家养老目标基金PK,你会选择哪一家?【寻2019基金业引领者

  仓都加满

  今天本不想写文章,太忙。

  然鹅,今天公布的广发证券一个大瓜又让我有动于心,不得不写。

  这正是: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文章本天成,奈何瓜太多、奈何瓜太多。

  对冲基金做成对坑基金

  TVB热门剧《再创世纪》里,首富继承人方孝聪玩高风险的累计期权,方孝聪打算藉此机会吞并方松荫的天荫集团,最后巨亏100多亿,无法翻身,命运悲惨。

  去年12月,我将这一幕用在中石化期权巨亏百亿的案例分析上,这一次,又戏剧性套用在作为国内券商巨头、市值超千亿的广发证券身上,令人哭笑不得。生活,永远比戏剧来得夸张、匪夷所思。

  与中石化亏损只殃及自身相比,这次广发证券香港公司的亏损更为离奇,公司对冲基金本金9006.77万美元亏光,还存在倒欠,净值做到负数,还被主经纪商通知追加保证金1.29亿美元,可能涉及诉讼。

  不光如此,广发香港对冲基金巨额亏损,使得广发证券年初启动降薪、遭受证监局行政监管,还使得合作伙伴——美国花旗面临1.8亿美元的损失,主经纪商(PB)业务负责人Sanjay Madgavkar被要求辞职,而 Madgavkar已在花旗工作超过20年。

  过去,都是外资机构坑中国客户,这一次,广发香港不但自己亏损,还把经纪商坑惨了。可以说,这已经不是对冲基金,该叫对坑基金了。

  让我们看看,这上10亿人民币离奇亏损坑了多少人,又怎么发生的呢?

  离奇巨亏市场侧目

  根据广发公告,全资子公司广发控股香港的下属全资子公司广发投资香港,在开曼注册成立了一隻以衍生品对冲策略为主的多元策略基金Pandion。

  2018年度,由于外汇剧烈波动和相关市场流动性缺乏等原因,该基金遭受了重大投资损失。

  Pandion基金成立以来,广发投资香港对其共有三次自有资金投资行为,从初始的5000万美元陆续增资,截至2018年12月31日,广发投资香港以自有资金累计投入9006.77万美元,占该基金权益99.90%。

  由于Pandion基金纳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该基金于2018年12月31日的净值-0.44亿美元及2018年度亏损1.39亿美元在公司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中反映,减少公司2018年合并净利润为人民币9.19亿元,已超过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

  同时,Pandion基金收到主经纪商追加保证金的通知,2018年12月31日该金额为1.29亿美元(含初始保证金0.30亿美元)。根据开曼律师事务所Campbells的法律意见,该基金的投资人以其在该基金的投资金额为限承担有限责任;广发控股香港有关子公司后续存在潜在诉讼或潜在被诉讼的可能性,相关诉讼结果具有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广发证券昨天公布,于2018年度,该公司收入228.17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20.26%;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亿元,同比减少49.97%;每股收益0.56元。

  广发证券被采取行政监管

  广发证券同时公布,公司收到监管函,广东证监局指出,广发证券存在对境外子公司管控不到位,未有效督促境外子公司强化合规风险管理及审慎开展业务等问题,依照《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第七十条的规定,决定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同时决定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公司应于2019年6月30日之前予以改正,并向广东局提交书面整改报告。

  具体整改措施包括:

  一是充分履行股东职责,依法参与境外子公司的法人治理,健全对境外子公司的风险管控,形成权责明确、流程清晰、 制衡有效的管理机制。

  二是加强信息系统投入和人员配备,提高合规风控与内部控制管理水平。

  三是建立健全对境外子公司的稽核审计制度,检查和评估境外子公司内部控制的有效性等。

  四是严格追究导致境外子公司出现重大风险的相关责任人员责任,并向广东局书面报告问责结果。公司应切实采取措施建立并持续完 善覆盖境外机构的合规管理、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体系。

  广发全员降薪、涉及近万人

  与这笔巨亏对应得是,广发证券1月25日公告称,公司于1月10日披露了《2018年12月主要财务信息公告》后,鉴于公司经营所涉及的风险事件,公司全面评估后决定整体调减2018年度薪酬费用,并相应调整公司已披露的2018年12月相关财务信息。

  公告显示,广发证券12月和全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40亿元和95.89亿元,调整后12月的净利润由3.25亿元调整为5.15亿元,全年净利润由37.23亿元调整为39.12亿元。

  调整前的12月财务信息

调整后12月财务信息

  调整后12月财务信息

花旗银行面临巨额损失、涉事高管被裁

  花旗银行面临巨额损失、涉事高管被裁

  据报道,因为花旗银行面临高达1.8亿美金的损失,因其亚洲一家对冲基金客户在波动率极高的外汇交易中出现亏损。市场称这家对冲基金是广发证券旗下香港子公司。

  花旗集团董事会已就此事展开讨论,并要求花旗全球外汇主经纪商(PB)业务负责人Sanjay Madgavkar辞职。 Madgavkar已在花旗工作超过20年。

  据报道,广发香港和花旗集团正就外汇交易头寸进行风险评估。目前这些头寸情况不稳定,最终损失还无法确定,也存在损失降低的可能。这些都取决于交易头寸的平仓情况。

  这一事件的讨论已上升到花旗集团董事会。花旗还准备重组其PB业务,主要预计将受到金融冲击。据花旗一份备忘录显示,该银行正在将外汇PB部门从外汇交易部门中撤离,并将其放在金融和证券服务部门之下。

  事实上,早在2018年12月5日,花旗CFO John Gerspach就曾有过模糊暗示。他当时表示,花旗的交易和投行业务收入四季度预计将会下滑,其中一个关键财务指标可能达不到目标。

  在这之前,花旗固收和外汇业务经历了强劲增长的三季度,因而花旗也预计这种情况会延续到四季度。但Gerspach表示,最初的这一期待并未成为现实。

  涉及原华夏基金总经理

广发香港现任总经理为原华夏基金总经理汤晓东。广发香港现任总经理为原华夏基金总经理汤晓东。

  去年5月下旬,广发证券内部发文称,“经研究决定,委派汤晓东先生担任广发香港董事,并推荐其担任广发香港总经理职务”。此前的4月28日凌晨,华夏基金发布公告称,汤晓东因个人原因辞任该公司总经理一职。

  汤晓东履新后,广发香港在当年爆出巨额亏损。广发证券在任命汤晓东的当时,是看中他有丰富的海外工作经验,尤其在衍生品和程序化交易领域,有着丰富的国际经验,又曾执掌华夏基金4年时间。

  但不幸的是,在汤履新后,该对冲基金出现巨额亏损。目前外界不知道,导致该对冲基金亏损,具体的决策者,到底是谁。

  在2017年,广发香港营收还为10.19亿元,净利润为3.2亿元。仅过了一年,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3.59亿元,实现净利润-8.35亿元,亏损严重。

  从汤晓东简历看,在美国取得若干个硕士学位后,他辗转在美国荷兰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等机构,9年海外大型金融机构从业经历,使他在风险管理、金融衍生品开发、资金运作等方面积累了经验。

  2009年1月17日至19日,中国证监会在美国纽约展开了为期3天的招聘活动,面试了约150位华尔街金融高管,由于履历,回国后,汤晓东在引入的20名人才中职位最高,并顺利进入了第三批“千人计划”的行列。

  2013年1月,汤调任证监会国际部担任副主任。

  2014年8月,汤从证监会辞职,应中信集团邀请赴华夏基金担任总经理。

  2018年5月,汤担任广发香港总经理。

  国内机构屡遭血洗

  广发香港外汇对冲巨额亏损,这一事件表明,全球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世界经济表现不一以及美联储持续升息等风险事件,令外汇等高风险资产价格波动剧烈,这也让一些对冲基金出现决策上的失误与意外亏损。

  目前并不知道导致Pandion基金亏光6亿本金、还倒欠8亿的具体操作和合同内容,但是直觉告诉我,这和11年前导致中信泰富186亿的衍生品亏损极其相似,当时的巨亏使得曾经的首富荣智健黯然下课。

  中信泰富当时公告称,其与银行签订的澳元累计目标可赎回远期合约(AUD target redemptionforwardcontracts),因澳元贬值而跌破锁定汇价,按公允价值计,损失约147亿港元。

  公开披露信息显示,中信泰富在08年7月密集签署了16份每月累计外汇远期合约。合约杠杆倍数绝大多数为2.5倍。当价格对中信泰富有利时,每月的购买量为3000万澳元到416万澳元不等。合约规定,中信泰富须以固定汇率(加权汇率0.87美元/澳元),每月买入一定数额的澳元,到期日2010年10月,累计最大买入数额为90.5亿澳元;其中每一份合约都有最大收益终止(KnockOut)条款。

  中信泰富的这个外汇合约可以分解成两种障碍期权组合,一种是向上敲出的看涨期权(Up-and-OutCall);另一种是向上敲出的看跌期权(Up-and-OutPut)。从障碍期权结构看,看涨期权和看跌期权的条款是一样的。通常这种合约在签订之时,双方没有现金支付,相当于在未来两年内的每一个月,中信泰富获得1个向上敲出的看涨期权,同时送给银行2.5个向上敲出的看跌期权作为对价。

  据蒙特卡罗(MonteCarlo)方法定价测算,按汇率历史波动率(约15%)模拟,上述研究者高达十几万次的运算结果表明,中信泰富在签订这单笔外汇合约当时就亏损了667万美元。

  其原因就是中信泰富得到的1个看涨敲出期权的价值远远小于其送给交易对手的2.5个看跌敲出期权的价值。正常情况下,如果一个合约是“公平的”,签订时合约双方没有现金支付,那么在合约签署时,其价值应为零,即合约双方都没有占对方便宜。但这笔合约,投行却占了非常大的便宜。

  中信泰富签订的这些外汇远期合约实质上就是Accumulator(累计期权) ,按谐音,香港称之为“I will kill you later”。

  这种合约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尤其在牛市中。很多投资者认为只要价格不会大幅下跌,就可包赚不赔。在牛市末期,投资者通常比较亢奋,风险意识较低,容易上当。而这种合约时间跨度较长,为市场反转预留了足够空间,这就是为什么这种产品也称作“Iwillkill you later”。 而中信泰富与国际银行签订的合约已经不是我以后杀死你,而是我现在就杀死你(I will not kill you later, Instead, I am killing you center now)。

  中信泰富从这些合约中得到的,除了向上利润有限、向下亏损要加倍无限以外,更可怕的是,一旦每月利润超过一定额度,则交易对手可选择取消合同,导致仅有的利润也化为乌有。

  对冲基金变成高风险游戏

  过去,人们把“金融期货”和“金融期权”称为金融衍生工具,它们通常被利用在金融市场中作为“套期保值”、“规避风险”的手段。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金融市场上,部分基金组织利用金融衍生工具采取多种以盈利为目的投资策略,这些基金组织便被称为对冲基金。

  目前,对冲基金早已失去风险“对冲”的内涵,相反的,现在人们普遍认为对冲基金实际是基于最新的投资理论和极其复杂的金融市场操作技巧,充分利用各种金融衍生产品的杠杆效用,承担高风险、追求高收益的投资模式。

  中国企业进入衍生品市场,进入对冲基金,是近20年发生的事情。

  然而,无论是中信泰富、国储铜、中航油,还是现在的中石化、广发香港,一笔笔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巨亏,触目惊心。

  一个原因在于,国企领导缺乏对金融衍生品的认识,却又盲目自信。欧美的衍生品市场已经发展了百余年,高盛对市场规律的了解程度,对操作策略和工具运用的熟练程度,以及对市场规则的把握程度都是我国央企所不能比拟的。

  第二个原因,国企衍生品投资巨额损失主要来自于投机而不是套期保值,而国企的钱,一旦放在境外,缺乏监管。

  需要指出的是,一些中国公司的境外期权账户往往是公私不分,换句通俗的话说,赚了钱是自己的,亏了钱是企业的。这也正是中国公司在国际期货市场上出手“贼狠”的原因,反正亏了钱是国家的,怕什么?

  先用个人资金建仓,再用公有资金推动大市向自己建仓的方向走,在公有资金的掩护下,安全地赚钱,因做法过于卑劣,故以老鼠仓称之。

  如果不是这样,很多问题是难以理解的。

  比如在1997年的“株冶”事件中,国际期货市场上已从事两年交易的株冶工作人员,在LME大量卖空锌期货合约,卖出多达45万吨锌,而当时株冶全年的总产量也才30万吨。如果是正常的套期保值交易,全年总产量30万吨至少是一个不能逾越的底线!

  最后,由于空单超出株冶全年总产量的50%,中国除了斩仓别无选择。仅三天,中国便损失了1.758亿多美元,折合人民币14.591亿多元!

  而2004年的国储铜事件,国储操盘手刘其兵,据当时披露,光是刘通过在期铜上的投机,就给自己的小金库增加了上亿美元的收益。假如不是此次空单被套,这些重重黑幕,恐怕永远不会进入公众的视野。刘一度意图自杀谢罪,但最后,只判了七年。

  这给中国提出了巨大的警示,不要忘记,2015年股灾的时候,司度等境外公司利用金融衍生品,扰乱中国市场,获取暴利。反过来说明,与境外对手相比,大陆的脆弱,提高金融监管水平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金融衍生品业务涉及期货、期权、远期交易、委托理财等市场,而这些对口的监管部门包括证监会、银保监会、外管局、国资委等多个机构。各监管部门如果不能协调好各自的工作范畴,就无法有效防范风险。

  结语:你拿什么拯救,当MONEY覆水难收

  广发香港对Pandion基金的操作细节目前并不知晓,何人负责、如何负责外界也不知道。但是,该公司起码在三个方面的是显而易见的:

  第一、外汇交易,出现亏损,这说明方向错了。该做多的做空了,该做空的做多了。

  第二、没有止损机制。可以看到,广发香港对Pandion基金共有三次自有资金投资行为,从初始的5000万美元,陆续增资,截至2018年12月31日,广发香港以自有资金累计投入9006.77万美元。这说明出现亏损后,不但没有止损,反而加大本金投入、放大亏损。侥幸心理可见而知。

  第三、监管不力,Pandion基金注册在开曼群岛,广发证券本部对它缺乏监管,导致亏损一步步扩大,不但本金亏完,还被追讨1.29亿美元保证金。

  这使人产生更大的忧思,温室养大的中国券商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大而不强、内在虚弱,而证券业又在对外资一步步放开,如何竞争?优势何在?难道只能成为待宰羔羊?

  无独有偶,3月19日晚间,光大证券公告计提15.21亿元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同时公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原本净利润同比下降55%的业绩预告情况,更正为同比下降96.6%。

  光大证券业绩为何大幅缩水?光大证券在公告里也给出了答案,由公司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光大浸辉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浸鑫基金投资期限于2019年2月25日届满到期,因投资项目出现风险,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经公司进一步认真核查和评估,基于谨慎性原则,计提了相关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

  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和光大浸辉总投资7175万元,(其中6,000.00 万元为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的出资),而劣后级投资者有承担被投资公司亏损的义务,这就导致了光大证券子公司光大资本6000万的投资一项就亏损14.6552亿元。

  6000万的投资,损失竟然高达14亿元,间接杠杆高达20倍以上,比配资的杠杆还高。

  这就是国内券商的水平?今天的许多中国券商虽号称市值千亿、员工近万,但空有其表,外强中干,并没有成长为真正的投行。

  简直是悲哀。

  我喜欢看《原则》,达里奥在30年前,就实现了1000种不同收益来源的资产组合,分散化、低CORREALTION、高ALPHA,对冲、杠杆、外汇,以万物为己用,正是这种大视野的操作和格局,成就了桥水今天世界第一的地位。

  与这些竞争对手相比,中资券商的机会在哪里?难道还沉迷在造概念、割韭菜?包装一个个垃圾公司上市圈钱?留给你们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最后,让我们回顾海恩法则:任何不安全事故都是可以预防的。

  海恩法则指出: 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

  按照海恩法则分析,当一件重大事故发生后,我们在处理事故本身的同时,还要及时对同类问题的“事故征兆”和“事故苗头”进行排查处理,以此防止类似问题的重复发生,及时解决再次发生重大事故的隐患,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为何黑天鹅不断发生,为何中资海外巨亏此起彼伏,为何故事越来越曲折离奇,这一幕幕,值得每个当事者,行业从业者,更多的思考,和自责!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广发证券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4-17 中创物流 603967 15.32
  • 04-03 天味食品 603317 --
  • 04-02 博通集成 603068 --
  • 04-02 迪普科技 300768 --
  • 03-21 三美股份 603379 32.43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