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驳回大智慧对股民索赔再审请求 律师深度解读

最高院驳回大智慧对股民索赔再审请求 律师深度解读
2019年11月05日 16:39 新浪财经

  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法说资本/小新

  新浪财经讯  以6.38亿元索赔金额和3769名股民参与索赔创下国内证券诉讼两项记录的大智慧索赔案件,在经历了一波三折后,近期上海市金融法院将安排对大智慧索赔尚未开庭案件案件开庭审理。

  以处罚事先告知书日期为揭露日

  开创国内证券诉讼先河

  大智慧之所以卷入如此巨大的索赔漩涡,祸起2013年年度报告的财务造假,彼时大智慧正处于迅速扩张期,公司通过承诺“可全额退款”的销售方式提前确认收入,以“打新股”等为名进行营销、延后确认年终奖少计当期成本费用等方式,虚增了1.2亿的利润。

  大智慧的违规行为随后引起了证监会的关注,2015年4月30日,大智慧收到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受此利空消息影响,次日起股票连续三日跌停。同年11月7日,大智慧收到了证监会下达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次年7月26日,证监会下达了正式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确定大智慧的行为已构成虚假陈述。大量受损股民开始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大智慧赔偿相应损失。

  面对众多股民的索赔请求,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对大智慧案进行了一审,判决书中,一中院将大智慧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日期作为揭露日。江苏振泽律师事务所张云律师介绍,大智慧揭露日的裁定可谓开创了国内证券诉讼行业的先河,而这一决定也引起了业内不小的争议,有些主张以立案调查日为揭露日的股民无奈只能撤诉,或被判决败诉。在赔付比方面,一审法院裁定,适格大智慧投资者的赔付率为100%和70%。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在二审时维持了一审的判决,却在赔付比确定上打了折扣,原本100%的赔付比变成了85%,受到影响的股民不得不接受这一结果。

  据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介绍,在二审判决下达后,大智慧陆续支付了9000多万的赔偿款,不过不服判决的大智慧又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了再审。近期,最高院对大智慧的再审请求作出了驳回的判决。

  计提1亿预计负债赔偿股民

  2500名诉讼尚未审理或判决

  驳回再审请求,意味着相关案件将会重新启动,而大智慧将要面临巨额的赔偿。

  对此,大智慧在2019年三季报中公布了诉讼进展。据悉,截至2019年9月30日,大智慧收到应诉通知书及相关法律文书合计3768例,一中院和上海金融法院已受理股民索赔案所涉金额合计为6.38亿元。一审法院已对1120名股民诉公司虚假陈述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驳回99名股民的诉讼请求;判决公司赔偿1021名股民投资差额损失及佣金损失,累计判决驳回金额7689万元,累计判决赔偿金额1.66亿元。

  报告期内,大智慧计提了6287万的应付款以及1.07亿的预计负债,大智慧表示这些费用是用于支付上期期末计提应支付的诉讼赔偿金及本期增加的诉讼金额。

  10月8日,大智慧发布了最新的诉讼情况说明公告,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8月10日至2019年9月30日收到上海金融法院发来的民事诉讼的《应诉通知书》及相关法律文书。法院已受理241名原告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其中103名原告起诉公司,138名原告起诉公司和立信会计师事务所。

  最高院驳回再审请求

  后续执行阶段相对乐观

  10月份最高人民法院便已将再审裁定下发至代理律师手中,赔付比方面,最高院维持了二审的判决结果。而对于尚处一审、二审阶段的案件何时会被恢复审理,新浪财经采访了代理大智慧股民索赔的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目前,上海金融法院、上海高级法院正在分批审理后续案件,大概12月底前,预计两级法院将集中判决大批案件。”而针对大智慧股民受损部分如何测算,厉健律师表示本次是按照买入平均单价采用测算。

  据厉健律师介绍,除了大智慧案索赔金额和索赔股民创下了国内证券诉讼的两大记录外,大智慧还是2003年虚假陈述司法解释至今第一例经最高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的虚假陈述案件,这充分表明最高司法机关对证券投资者权益保护的重视和肯定,也代表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规范治理的决心。

  目前,尚处审理过程中的案件,股民是否处于有利地位?后续执行阶段又是否会遇到困难?厉健律师表示,根据前几批案件生效判决和执行情况,认为后续案件执行情况比较乐观如今,大智慧的诉讼时效已经过期,即便是符合索赔条件的投资者也无法再起诉大智慧。

  揭露日存在较大争议

  大智慧索赔具备典型意义

  针对大智慧索赔的一些争议焦点,上海一中院出具的大智慧判决书认为,立案调查日并没有揭露出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的具体行为,不足以警示风险,而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完整披露了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行为的具体细节,风险彻底曝光,符合司法解释揭露日的定义。张云律师介绍,不过由于司法实践中,几乎各地中院都是以立案调查日为虚假陈述行为的揭露日。上海法院第一次以行政处罚决定事先告知书公告日作为揭露日,与既往的判决截然不同,所以争议很大。

  同时张云律师表示,大智慧揭露日的确定对其他地区中院证券诉讼也产生了影响,合肥中院审理新力金融(维权)案件就是以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告日为揭露日。但是上海金融法院成立后的第一个虚假陈述案件——方正科技(维权)案件,对揭露日的确定又回归到证监会立案调查日。

  “在揭露日的确定方面,原则上,只要交易市场对监管部门立案调查、权威媒体刊载的揭露文章等信息存在着明显的反应,对一方当事人主张市场已经知悉虚假陈述的诉讼理由,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张云律师补充道。

  我国证券诉讼虽然已经有了十多年的历史,不过普及程度和参与程度依然不高,许多案件仅有数百名的投资者参与索赔。因此,作为国内证券诉讼影响力最大的案件之一,张云律师认为,大智慧索赔具备典型意义,甚至某种程度上说,大智慧索赔案件对于国内证券诉讼普及有着一定的推广作用。

责任编辑:公司观察

大智慧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1-06 指南针 300803 6.25
  • 11-06 三达膜 688101 18.26
  • 11-05 贝斯美 300796 14.25
  • 11-05 联瑞新材 688300 27.28
  • 11-05 矩子科技 300802 22.04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