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利集团110亿应收账款被问询 去年计提坏账准备16亿

中利集团110亿应收账款被问询 去年计提坏账准备16亿
2019年06月12日 19:31 新浪财经

  新浪财经讯  6月10日,深交所向中利集团下发年报问询函,对公司账面高达110亿元得应收账款提出问询。要求说明应收账款保持较高水平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大额应收账款账期较长的原因。

  新浪财经注意到,中利集团2009年上市以来应收账款高速增长,并且常年维持高位。2018年计提的坏账准备高达16.33亿元,前一年则为12.39亿元。整体计提比例出现持续攀升的趋势。如果应收账款回款不改善,后期计提坏账将对公司造成巨大压力。

  除此之外,公司还面临负债率过高的问题,截至2018年年末,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应付账款总金额高达117.74亿元。资金压力巨大。每年支付的利息已经远远超过净利润。

  中利集团应收账款占总资产42% 去年计提坏账16亿

  账上巨额应收账款的恶果正在显现。

  2018年,中利集团计提了16.33亿元的坏账准备,较前一年增加32%。整体计提比例较前一年则提高了3.34个百分点。

  巨额的坏账计提加上投资的比克动力股权资产减值,让中利集团2018年亏损2.88亿元,这也是公司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根据Wind数据,截至2018年末,中利集团应收账款加上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已经达到106.66亿元,占总资产的42%。存货高达41.97亿元,应收账款和存货加起来占到总资产的近六成。

  上市以来靠着飙升的应收账款,中利集团实现了业绩规模的扩张。如今应收账款已经成了悬在公司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从中利集团历年的财务报表中可以看出,以2011年为起点,公司的应收账款基本上呈现出每隔三年上一个台阶的状态。

  2011年、2013年、2015年、2017年是四个重要的时间节点,这几个年份相比前一年应收账款均出现大幅增长,次年则基本保持稳定。

  与此相对应,公司的营业收入在2011年、2013年、2015年、2017年分别增长64.41%、27.65%、31.3%、71.94%。次年增幅则分别为31.82%、14.5%、-6.99%、-13.85%。应收账款大幅扩张的年份,营业收入也增长较快。反之亦然。

  而随着应收账款规模的膨胀,中利集团整体坏账计提比例在逐年上升。

  2012年前中利集团的计提比例在3%以下,2013年突破了5%,2016年突破10%,2017年达到11.5%,2018年则进一步增加到14.84%。

  在2018年年报中,公司披露,“由于受光伏行业新政及贫困县光伏扶贫项目不允许贷款等政策变化的影响,导致公司商业电站及扶贫项目的应收款回收不能按期履行,致使公司计提坏帐准备金大幅增加造成当年财报亏损”。

  如果后续应收账款回款不达预期,巨额的坏账计提将给公司带来很大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应收账款中有很大金额账龄已经超过一年。截至2018年年末,半年以内应收账款占比为45.24%,占了绝大部分;超过1年的应收账款金额为43.83亿元,其中占比最大的是1-2年与3-4年的,二者金额分别为23.54亿元和14.58亿元。

  其中令人不解的是,3-4年的应收账款金额远大于2-3年,也大于6个月-1年的应收账款金额。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公司做出具体说明。

  另一个需要注意的点是,中利集团坏账计提比例是偏宽松的。公司对6月以内、6月-1年、1-2年、2-3年、3-4年、4年以上计提比例分别为2%、5%、10%、30%、50%、100%。

  而主营业务为“太阳能组件”的协鑫集成3年以上100%计提,2-3年计提50%。同样主营“光伏发电产品”的亿晶光电(维权)也是3年以上100%计提,2-3年计提70%。

  利息支出远大于净利润 现金流净额长年为负

  在2017年针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中利集团披露了应收账款的形成原因。

  公司应收账款主要来自光伏电站和扶贫光伏电站两种业务。在前一种业务模式下,公司负责从选址、备案到工程施工的全套工程,完工后再将股权转让给业主,原先的工程款等则变成上市公司的应收款。后一种模式中,公司同样负责全套工程,按照完工百分比法确认收入,回款受银行贷款政策影响。

  在这两种模式中,都需要中利集团预先垫付大量工程款,这就是中利集团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常年为负的原因。

  2009年以来,仅有2013年和2018年两个年份经营现金流净额为正,其他年份均为负值。有两个年份现金流出超过10亿元。在这种情况下,要维持运营,自然需要大量融资输血。

  根据Wind数据,上市以来中利集团直接融资金额为133.27亿元,短期借款加长期借款融资金额77.54亿元,合计达210.81亿元。

  截至2018年年末,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应付账款总金额高达117.74亿元。资金压力巨大。

  巨额负债去年产生了7.93亿元的利息支出,利息支出远大于公司净利润。而从上市以来,公司历年利息支出总和达43.22亿元,同期净利润仅17.82亿元。

  一季度末,中利集团账上货币资金为26.97亿元。略高于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金额,低于短期借款。公司面临着不小的资金压力。新浪财经注意到,截至2018年11月26日,中利集团实控人王柏兴已经质押了持股的99.86%。

  2018年3月26日,国家能源局、国务院扶贫办发布了《光伏扶贫电站管理办法》,指出“光伏扶贫电站不得负债建设,企业不得投资入股”。这一政策变动对中利集团元造成了巨大影响。

  在2018年年报中,中利集团披露“公司在2018年发展中经受了去杠杆带来的融资难、光伏产业531政策带来行业减产超过50%、光伏扶贫326政策造成扶贫光伏应收账款激增”。“由于受光伏行业新政及贫困县光伏扶贫项目不允许贷款等政策变化的影响,导致公司商业电站及扶贫项目的应收款回收不能按期履行,致使公司计提坏帐准备金大幅增加造成当年财报亏损”。

责任编辑:公司观察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6-18 中国卫通 601698 --
  • 06-18 宏和科技 603256 --
  • 06-17 新化股份 603867 --
  • 06-14 海油发展 600968 --
  • 06-12 朗进科技 300594 19.02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