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战略遇阻、金融监管承压,汇丰的环球模式将何去何从?

亚洲战略遇阻、金融监管承压,汇丰的环球模式将何去何从?
2022年12月01日 21:16 观察者网独家视频

► 文 陈济深

从外围第三方机构评论到小股东联合喊话,再到大股东与管理层隔空“交流”——关于分拆汇丰控股的争论再度升级。

这背后的背景源自汇丰控股长期业绩表现不佳,且地域发展极不平衡。其中尤为突出的是汇控亚洲业务尽管贡献了公司大部分利润,但这些成绩都被用作反哺欧美市场,导致相当一部分股东认为自身利益受损。

多年来,一直有中小股东发起联盟要求将汇丰一分为二,认为分拆汇丰有利集团的市值和派息策略,长远能让集团避免国际地缘政治风险。尽管汇丰管理层承认业绩欠佳,但却以“分拆或剥离其亚洲业务可能会带来巨大的一次性执行成本、更高的税收和持续的运营成本”为由,始终拒绝分拆。

随着国际局势日渐纷繁复杂,拆分汇丰一事无论是为了汇丰本身释放业绩、维护股东权益,还是维护香港金融安全,都已成为不容回避的话题。今年以来,关于汇丰分拆的呼声日渐强烈,更是获得了大股东平安集团的首次表态和督促。近期平安资管董事长黄勇就在采访中表示,作为汇丰的主要股东之一,平安最关注的是汇丰的业绩、分红与市值表现。然而,近年来,汇丰上述指标表现远不及其可比同业对标行、远低于多数股东期望。黄勇建议汇丰后续可以在三方面积极改善,一是有效配置全球资源,二是降本增效、增收节支,三是重点落实亚洲业务发展。

“作为全球最大的银行之一,曾以“环球金融、世界银行”模式著称的汇丰,现在不管是业绩表现还是站位立场,都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有金融业资深人士如此表示。

业绩持续颓势,战略推进不畅

数据显示,汇丰在今年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9.13亿美元 同比减少46%,表现低于市场预期。三季报糟糕的业绩背后,是汇丰控股在经营业绩上持续性的掉队。

根据市场统计,2021年汇丰在经营上有45%的关键经营指标排名同业后25%,汇丰亚洲则有56%的关键经营指标排名倒数第二或最后一名。其中作为汇丰最重要的利润来源,亚洲的收入已连续两年持续下滑,其它主要同业对标行的收入则持续增长。

在单独披露业绩的8个亚洲地区中,汇丰的贷款业务规模仅在两个地区排名前十(中国香港排名第一、澳大利亚排名第十),其他地区排名普遍位于第20-35名之间,中国排名仅第58位。截至2021年,汇丰在中国大陆的贷款业务市场份额仅占0.15%。

不如人意的经营业绩,也拉低了汇丰的股东回报率。汇丰控股近五年来的回报率为7.0%,远低于同行的12.3%的平均值。

可以看到汇丰遭遇股东层面长期不满的背后,是其在整体业绩层面的颓势。面对汇丰当前的持续颓势,多年以来一直有大量股东建言:中国内地和香港为主的亚太业务,为汇丰贡献了2/3的利润来源,已成为汇丰业绩的压舱石,大力落实亚洲业务对于汇丰管理层来说是责无旁贷的战略选择。

实际上,汇丰管理层也一度从善如流,在2020年2月提出要重返亚洲战略升级;去年,更是进一步宣布将在亚洲市场投资约60亿美元,加大对中国等亚洲重点市场的业务布局。无论是业绩还是汇丰此前的态度,加码亚洲市场都是大势所趋和需要重点落实的战略方向。

同时,汇丰在2021年宣布将有四位高管迁往香港办公。但在18个月后,现状却是汇丰的管理层几乎都不在亚洲——不仅主席杜嘉祺长居纽约,最近又新任命了以伦敦为基地的新财务总监,并视之为行政总裁的继任人选之一。目前汇丰的四位全球业务CEO,其中三位在亚洲的工作经验不足1年,这样的人事安排很难让市场信服汇丰的加码亚洲战略。

市场人士认为,汇丰银行总部在英国,大部分资金在亚洲,而主席却在纽约策划银行转型。不免让外界质疑,一家集团的管理层在核心市场之外生活,远离大多数同事和客户,还存在时区,长此以往会影响到管理。

实际上汇丰管理层也一直意识到自身的业绩不善,这家在60多个国家地区开展业务的银行,近期也动作频频,寻求简化其全球网络。今年7月,汇丰将俄罗斯子公司出售给Expobank;今年10月,汇丰被爆出将出售其加拿大业务,预计价值80-90亿美元;最近,汇丰更是爆出将在法国裁员230人。

“汇丰近年来退出少数规模不大的市场或业务、聚焦核心市场的做法,或能扳回一点业绩,但如果仍坚持过去的环球金融模式,并仅靠这种方式试图从根本上解决跨国系统性风险、地缘政治风险等问题,这种做法在当下时代是行不通的。”金融业资深分析师如此评价。

上述分析师还建言,汇丰现在需要的,是全方位仔细评估环球金融模式的整体价值与业绩贡献,在环球金融模式与跨国系统性风险、地缘政治风险之间取得平衡,实现长期可持续稳定经营。无论短期还是长期来看,拆分都是一条走得通的路。

新监管时代,夺回金融主权势在必行

曾经的汇丰控股,利用其环球金融模式,在全球化时代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坐稳了全球头部金融机构的交椅。很多人认为这是汇丰控股环球金融战略的成功,实际上环球金融只是汇丰成功的一个要素,让汇丰成长为如今地位的核心,依靠的是汇丰在香港的特殊地位。

虽然只是一家私营银行,汇丰长期处于香港金融体系的金字塔尖承担着多种央行职能,既是香港的出纳银行,还是发钞银行,也是香港其他银行的结算银行。汇丰通过和港英政府建立密切关系,形成了行政、金融紧密结合的统治力量。甚至还有一项独特的权力:在发生银行风潮或危机时,担任最后贷款者的角色。

正是这个事实上央行带来的特殊公信力,让汇丰能够多年以来在香港吸纳了巨量的资源,不仅收购了恒生银行,更是怡和、和记黄埔、太古、会德丰四家英资洋行背后最重要的后盾。

但是作为这么一家特殊地位的银行,由于其总部在英国,导致了其金融监管权和决策权均在英国,并接受了美国的长臂管辖,成为了香港金融监管的难点。

有长期研究国际金融监管的学者认为,金融机构属地化管理是金融监管的常态,汇丰作为香港发钞行,如果长期处于英国监管,对于香港事务处于一个超然的地位,不仅很难真正融入香港金融中心的建设,而且由于英国总部拆东墙补西墙的经营策略,对于其自身的发展也是一种重大阻碍。

1965年,香港汇丰总行 图片来源:汇丰1965年,香港汇丰总行 图片来源:汇丰

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江雨也曾在英国金融时报公开撰文表示:“如果汇丰将其亚洲业务进行分拆,并且以独立法人主体在港上市,这样就能有效规避上述矛盾,使其更加适应香港的监管、法律环境,能够更加积极地拥抱新的发展机遇。”

随着国际宏观经济格局的暗流涌动,环球金融模式在上世纪一度主导并塑造全球金融业,如今这一优势已不复存在,其弊端、成本与风险日益突显。尤其是1997年、2008年两次全球金融危机后,金融市场风险、地缘政治风险等跨国传递的负面影响持续加大。加上现在地缘政治、新冠疫情等多重因素影响,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持续增加。

有资深银行业人士认为,无论是基于当下的全球宏观大环境,还是立足汇丰的环球银行模式本身,全球化银行的模式对汇控的实际价值贡献并不高:其一,环球银行或许能带来品牌价值,但这对于汇丰超过150年历史的品牌积淀而言,价值增量有限;其二,是汇丰为少数跨国企业服务带来的价值。但这些跨国企业毕竟是少数,贡献比例不大,且服务这些企业完全可以采取跨国银行之间互为代理合作的方式解决。如此看来,这两点价值与不同地域的叠加监管成本、监管风险、全球化系统性金融风险、地缘政治风险相比,显然弊大于利。

如今旧的环球金融模式已经摇摇欲坠,难以为继,对于汇丰银行而言,近年来其一系列举动更是直接伤害了陪伴自己成长壮大的香港股民。

曾经在港股市场,汇丰控股就相当于一面旗帜,一个信仰。很多家庭都用汇丰股票分红来养老,或者当作传家宝传给孩子。而2020年,汇丰因为英国监管的指示,无视股东层面的反对,取消了年度的分红计划。这个行为无异于打破了港人同胞30年的养老信仰,也激发了香港股东和市民的维权意识。因此,香港的不少中小股东形成联盟,甚至在汇丰业绩会上当面向管理层进行抗议。在他们看来,拆分汇丰,不仅仅是商业的考量,更是维护香港同胞的利益。

作为一家有150年多年历史的银行,汇丰曾经是无人不晓的狮子银行,是一块金字招牌, 令人信赖。而如今全球地缘政治环境瞬息万变、不确定性显著增强,汇丰屡屡承压的业绩表现也迫使它走到了必须变革的十字路口。它将如何抉择,不仅关乎自身的发展走向,也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与它所紧密相连的亚太市场。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汇丰 亚洲 管理层 分拆

VIP课程推荐

加载中...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2-02 康比特 833429 8
  • 12-02 汉维科技 836957 6.5
  • 12-01 特瑞斯 834014 16.18
  • 12-01 柏星龙 833075 11.8
  • 12-01 欧克科技 001223 65.58
  • 产品入口: 新浪财经APP-股票-免费问股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