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十大奇葩上市公司,你碰上了几个?| 告别2020㉑

A股十大奇葩上市公司,你碰上了几个?| 告别2020㉑
2021年01月01日 08:00 界面新闻

原标题:A股十大奇葩上市公司,你碰上了几个?| 告别2020㉑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 |赵阳戈

编辑 |曾福斌

仓库存货凭空消失,管理层拟“贱卖”资产遭投资者现场质疑,庄股先涨3倍再来个14连崩,10亿美元口罩订单现乌龙,股东大会上演全武行......

2020年A股这些奇葩上市公司,你碰上了几个?

仁东控股:先涨3倍再来14个跌停

2020年年末仁东控股(002647.SZ)这14个跌停,硬生生将2020年一年的涨幅给“洗劫”没了。若没有崩盘,仁东控股在2020年里的累计涨幅已接近3倍。“疯狂过山车”的背后,一面是资本击鼓传花的炒作,另一面则是小股东们的心酸和无奈。

回顾历史,仁东控股早在2016年便被牛散景华、资本天津柚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柚子资管)等多方相中,并联手入驻。由于柚子资管的实控人为郝江波,郝江波为山西资本财团德御系的核心人物,其丈夫田文军为德御系创始人。德御系战绩显赫,曾历经8个月时间把一只股票累计涨幅做到4500%,一战成名。A股中*ST北讯(002359.SZ)和顾地科技(002694.SZ)也都是其运作过的对象。

实际上德御系在介入仁东控股之前的2015年12月,就已经开始运作,停牌筹备通过并购转型为金融科技类公司,再加上后续对原业务的剥离,脱胎换骨的仁东控股估值想象空间被打开,股价自然大涨一波。2016年8月8日上市公司复牌之后,大约不到5个月时间,累计涨幅有186%。

德御系操作完后的2018年,内蒙古富二代霍东亮相,接管了仁东控股。新来的霍东,也有自己的手段。2019年年末,霍东找来了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科金集团)来管理公司,也由此仁东控股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沾着点儿“国资”的边。因此,仁东控股2020年来有了上涨的“理由”,全年无休最高累计涨幅逼近300%。

为何最后仁东控股出现崩盘,黑天鹅乱飞?还在于海科金集团的退出。

2020年11月15日,相关方签署了《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海科金集团不再持有公司任何股份,仁东控股实控人变回了霍东。失去了光环之后的仁东控股从疲软到暴跌,直接崩盘。从2020年11月20日至12月28日,仁东控股的累计跌幅超过了81%,其中创出了连续14个跌停的惊悚片段,慌不择路的小股东们,甚至连夺路而逃的机会都没有。从股东户数的变化来看,实际上早在2020年第三季度里,仁东控股的股东户数就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截至9月底,仁东控股的股东户数为13090万户,而6月底时这一数字为6638户,相当于增长了97.2%,也就是说在三季度中,仁东控股的筹码有明显松动的痕迹。

当资本赚得盆满钵满之时,深陷其中的小股东们则怀揣诸多的心酸和无奈,这一切,就仿佛是一场幻梦。

广州浪奇:存货离奇消失牵出贸易黑洞

广州浪奇(000523.SZ)的财务黑洞,是2020年绕不开的话题。

2020年9月,广州浪奇先是有3.95亿元债务逾期,再来就是5.72亿元存货“不翼而飞”。此后数月里,广州浪奇立即展开了自查,发现的贸易“黑洞”不断扩大。

据2020年12月26日最新公告显示,截至当时,广州浪奇已掌握证据表明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商品金额累计达到8.98亿元,鉴于该事项后续由责任人赔偿的金额和可能性暂无法预估,公司已于2020年第三季度对相关第三方仓库相关存货金额8.67亿元转入待处理财产损益,并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后续还将于2020年年末转入3154.55万元,并计提相应减值准备。

不仅如此,截至2020年12月26日,广州浪奇在四川库区结存的35.4万吨磷矿、25.56万吨磷矿粉以及子公司奇化公司在四川库区结存的39.1万吨磷矿、106.28万吨磷矿粉,因受现场条件限制仍未能准确核实数量及确定货物权属,涉及货值合计3.43亿元。公司对该部分贸易业务存货的核查工作仍在进行之中,不排除后续发现该部分贸易业务存货新增账实不符的情形。

广州浪奇的风险绝不仅仅于此,公司还同时身陷诉讼、仲裁,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以及直面债务逾期,截至2020年11月17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7.0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6.88%。

更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广州浪奇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0.66亿元,逾期金额为26.35亿元;同时公司贸易业务预付账款账面余额为16.42亿元,账龄超过90天的金额为9.61亿元。截至2020年9月30日,广州浪奇的负债合计为77.7亿元,非流动负债合计17.28亿元,流动负债合计60.42亿元,短期借款30.79亿元,货币资金7.46亿元。

当然,广州浪奇也迎来过利好,那就是土地收储。据悉,收储的拟收储地块位于天河区黄埔大道东128号,面积约为12万平方米,以2016年9月28日为基准日,经两家资产评估机构评估,该地块总地价约为43.29亿元,协议约定以50%价格作为补偿费,约21.65亿元。据相关协议,若广州浪奇在协议签署后12个月内按要求交付全部土地,广州土发中心将额外支付市场评估价的10%作为奖励,即4.31亿元。合计大约是25.69亿元。

不过,逾25亿元的土地收储款也不足以覆盖广州浪奇的目前的财务黑洞。

广州浪奇的这摊子问题,在2021年能尘埃落地吗?

沃森生物:拟“贱卖”资产致投资者发飙

公众公司的一言一行,要经得起考验。

沃森生物(300142.SZ)的事儿距离现在并不远。2020年12月4日晚,沃森生物公告称,拟以约11.41亿元转让控股子公司上海泽润32.6%股权。由于上海泽润手握沃森生物重磅产品二价与九价HPV疫苗,沃森生物的做法引发“轩然大波”,第二天进行的投资者电话会议录音流出,机构纷纷质问沃森生物管理层,质疑其与“接盘方”存在利益输送。

紧接着,便是来自云南证监局和深交所的问询函。问询函要求沃森生物说明,转让资产的必要性和合理性。

重重压力之下,沃森生物12月7日盘前紧急公告暂不将转让上海泽润股权的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不过发酵的消息还是令愤怒的投资者“用脚投票”,12月7日当天沃森生物暴跌20%,从12月7日至10日4个交易日里,沃森生物的累计跌幅超过了25%。

梳理来看,市场争议的核心是上海泽润的交易时机,其研发的二价HPV疫苗预计2022年上市,九价HPV疫苗也已进入临床阶段,这样一家公司仅作价35亿,被外界质疑有低估嫌疑。事实上,近年来HPV疫苗在国内走红,另一疫苗龙头智飞生物仅是代理默沙东的HPV疫苗就已赚得盆满钵满,投资者无法理解沃森生物这个时点转让上海泽润。

最终,沃森生物的策略发生了改变。12月28日晚间,沃森生物称,基于子公司上海泽润的发展战略和业务需要,由无锡新沃生物医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无锡新沃)和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源昇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其合计持有的上海泽润可转股债权2亿元人民币转为股权的形式认缴上海泽润本次新增的注册资本,增资完成后,沃森生物对上海泽润直接持股变为58.661%,并通过所持有的增资方无锡新沃44.55%的财产份额间接持有上海泽润4.1389%的权益。

未来沃森生物能否通过上海泽润给投资者创造合理的回报,仍有待观察。

金发科技:10亿美元N95口罩订单现乌龙

2020年的金发科技(600143.SH),发生了一件尴尬的事情。

8月9日晚间金发科技披露,公司子公司曾与美国某公司签订《货物买卖合同》。合同约定在货物买卖合同期限内,卖方根据货物买卖合同及买方的具体采购订单,向买方出售KN95口罩,采购订单金额9.75亿美元。当时的采购订单是2020年5月16日收到的,期限为3个月。该消息一度令金发科技的股价收获一个涨停。

按照采购订单的约定,买方收到卖方提供的形式发票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应向卖方支付订单金额40%的前期款项。但截至8月9日,金发科技称并未收到按订单约定支付过来的款项。

尴尬的是,金发科技的业务部门曾一度尝试通过电话或其他方式与买方就合同是否履行事宜进行探讨,买方未予有效回应。公司于2020年8月4日也致函买方,征询其是否仍有意继续履行合同订单,并要求其在2020年8月7日前书面回复卖方,逾期未回复则视为不再履行合同订单。

但截至8月9日金发科技才公告,公司并未收到买方的有效书面回复。也就是说,这家不知名的美国买方,好似人间蒸发了。

最终,金发科技收到广东证监局警示函,金发科技和袁志敏、宁凯军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袁志敏系金发科技的董事长,宁凯军系董秘。

需要指出的是,金发科技主营为化工新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改性塑料、完全生物降解塑料、高性能碳纤维及复合材料、特种工程塑料、轻烃及氢能源、环保高性能再生塑料等。

发生疫情之后,在2020年3月,金发科技子公司广东金发科技有限公司才开始全部生产口罩与熔喷布,规划建设56条全自动口罩生产线,熔喷布的日产量预计可达到15吨。

说起来,金发科技的董事长袁志敏也不是首次被行政处罚了,在2019年的6月份时袁志敏就收到过行政处罚决定书,因袁志敏及其他相关当事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共同交易“金发科技”的行为,构成内幕交易行为,证监会最终决定没收袁志敏及其他相关当事人违法所得32.73万元,并对袁志敏处以58.91万元罚款。

皖通科技:股东大会上演全武行

皖通科技(002331.SZ)内斗了一年也没个结果,期间还为市场呈现了一出武斗场面。

皖通科技的这把火是在2020年3月份被点燃的,入主时间并不长的南方银谷,其实控人周发展遭遇罢免董事长职务。最开始周发展本人可能也没料到,其中投出同意罢免票的甄峰与廖凯,一度是南方银谷的董事,属于周发展的阵营,并且廖凯出任皖通科技总经理也曾是由周发展提名。

内斗的基调,一下变得诡异起来。

突如其来的罢免,直接令周发展愤然反击,除在第一时间将“反叛者”踢出南方银谷董事会之外,还打算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进行一系列的罢免,不过南方银谷的提请被压了下来。随即,南方银谷又在深圳商报刊登了将于5月28日自行召集临时股东大会的信息。皖通科技的全武行时间也随之锁定在5月28日这天,地点锁定在皖通科技办公楼所在地合肥市高新区皖水路589号公司会议室。

综合各方信息可见,5月28日的股东大会现场一片混乱,充满火药味。皖通科技一方描述表示,当天南方银谷指使20余名不明身份的人员聚集公司总部,强行占领公司会议室,公司随后报警调解,对方采用撞击硬物自残等偏激方式拒绝离开,甚至后来到派出所时,对方不明身份人员竟在执法机构门前殴打公司行政部工作人员。

南方银谷的描述则是,5月28日上午南方银谷工作人员是经过保安同意后,才到一楼会议室组织临时股东大会,期间并没有走出会议室以外的任何地方,未对其日常经营产生任何干扰行为,部分中小股东及股东授权代表均在现场。但皖通科技董事长李臻,雇佣两大巴总计四十余人的打手,亲自冲进一楼会议室,强行推开会议室大门,殴打皖通科技多名股东、股东授权代表和南方银谷一众工作人员,现场损坏股东和工作人员笔记本电脑、手机和摄像机等财物。最终南方银谷投资总监何振湘、中小投资者周梦杰、南方银谷总经理周成栋等被殴打致伤甚至导致住院,现场公物遭到严重破坏,部分股东及工作人员的手机摔坏,部分电脑无法开机,一台摄像机无法开机使用。

如此“真刀真枪”的场面,令人震惊。

皖通科技的内斗直到现在,也没有落定。最新情况显示,12月17日的南方银谷再度以书面形式出具了《关于提请召开安徽皖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临时股东大会的函》,要求罢免李臻、甄峰、王辉这3名董事,召开时间为2021年2月10日。

这是否又是另一场“血雨腥风”呢?

中潜股份:频繁跨界“买壳”蹭热点

中潜股份(300526.SZ)在2020年里最大涨幅347%,被市场冠以“妖股”之名,如果从2019年5月算来,中潜股份的累计涨幅更接近20倍。

中潜股份股价之所以节节攀高,明面上的逻辑是利用频繁跨界并购蹭热点。

2019年7月份,中潜股份计划收购有着大数据概念的北海慧玉100%股权,这无疑给主营为潜水服、渔猎服的中潜股份,打开了估值的想象空间。不过北海慧玉实际上刚成立于2019年的4月份,就是一个空壳。

2019年9月,中潜股份紧接着又披露了收购上海招信50%股份的计划,这可以蹭上黄金概念。同样的,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海招信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净资产、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为0元,也是一个空壳。

2020年3月份,中潜股份炮制了最大的泡泡。公司称将通过并购实现直接和间接控制大唐存储超84%的股份。资料显示,大唐存储,成立于2018年6月7日,注册资本21990.297万元,该公司专注于存储控制芯片设计研发,团队由大唐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核心技术成员及固态存储控制芯片设计领域的专家组成,大唐存储致力于固态存储控制芯片开发、安全固件算法研发,并提供技术领先的安全存储产品解决方案。

这一消息如同给市场来了一剂兴奋剂,中潜股份的股价由此一飞冲天。不过,大唐存储2019年亏损810.02万元,2020年前两月净利润亏损250.96万元,市场对中潜股份的质疑也越来越深。

最终,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就在2020年4月3日中潜股份创出历史高位219.48元之后,股价转而掉头向下,且涨势多猛跌势就有多险,几个“一字跌停”立刻将市场砸晕,几个月之后,中潜股份股价早已腰斩。

就在中潜股份打算故技重施在2020年9月28日宣布收购联合创泰100%股份时,公司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原因是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再后来,实控人也收到了《调查通知书》,中潜股份背后的资本大鳄、“海外赌王”仰智慧浮出水面。

仰智慧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缘由是涉嫌操纵证券市场。

游族网络:董事长遭“投毒”去世?

12月23日晚间,游族网络(002174.SZ)发布“自愿性信息披露公告”称,接董事长兼总经理林奇家属的通知,林奇日前因身体不适入院,经治疗目前身体状况稳定并在持续好转。上述事项并未对公司正常运行产生影响。

同在12月23日,上海警方通报称:“2020年12月17日17时许,警方接到报警称,某医院在诊疗时发现病患林某(男,39岁)疑似中毒。接报后,警方立即开展侦查。经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发现林某的同事许某(男,39岁)有重大作案嫌疑。目前,许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相关侦查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中。”

受事件影响,12月24日,游族网络开盘即出现了大幅低开,最终以下跌6.11%收盘。

12月25日晚间,游族网络发布不幸消息:公司董事长暨总经理、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逝世。据称,公司于2020年12月25日收到公司董事长暨总经理、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林奇家属的通知,林奇因病救治无效于2020年12月25日逝世。游族网络表示,林奇作为公司的创始人,为公司的长远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并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公司目前董事会成员减成8人,并未低于《公司法》规定的董事会最低人数。

同时,游族网络推荐了董事许彬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副总经理陈芳代为履行公司总经理职务,并且游族网络增补了许彬为公司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

一切仍待真相大白。

围海股份:减持股东怒怼现任董事会目无法纪

*ST围海(002586.SZ)的风暴,也是时有发生,给市场源源不断提供着话料。

2020年7月17日,*ST围海披露一份股东减持计划。原本股东减持行为是稀松平常之事,但减持的理由却显得信息量巨大。

据公告,当时*ST围海收到上海千年工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千年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仲成荣、王永春向公司提交的《关于股份减持计划的告知函》,千年投资、仲成荣、王永春合计持有公司8513.6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44%,拟计划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共同减持*ST围海的股份,千年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拟减持股份数量不超过2968.6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59%。

其中描述的减持原因系:因围海股份在现任董事会的领导下,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2017年8月24日签署并公告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等一揽子协议中约定的付款、限售股解禁等义务,毫无商业诚信和契约精神,严重漠视中小股东合法权益,相关股东已对围海股份发展丧失信心,对现任董事会目无法纪丧失耐心。

对此,*ST围海的反弹明显。公司称,上述的“减持原因”与事实严重不符,存在严重诽谤上市公司董事会的言论,其行为涉嫌侵害名誉权。并且公司还称自己未对千年投资、仲成荣、王永春等5个交易对手的剩余限售股办理解禁。

*ST围海的独董李罗力、唐建新、李晓龙也对此作出了声明,称千年投资、仲成荣、王永春存在严重诽谤上市公司董事会的言论,其行为涉嫌侵害名誉权,独立董事个人及上市公司董事会均保留起诉千年投资、仲成荣、王永春构成侵权的权利,并要求其承担法律责任。

据悉,仲成荣及其一致行动人此次拟减持的股份为*ST围海收购上海千年时换股所得,根据2019年年度财务数据和2020年一季度财务数据,上海千年存在应收账款账期较长、回款较慢的情况,且应收账款占比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存在较大差异等诸多财务疑点。

如今的*ST围海控股股东正经历着破产重整,上市公司继2019年巨亏14.22亿元之后,2020年前三季度仍然亏损了1.18亿元,看起来 *ST围海这个年并不好过。

宏昌电子:监事超短线交易百次被公开谴责

宏昌电子(603002.SH)的监事叶文钦,算是把短线交易做到“极致”了。

据9月份的一份公开谴责,宏昌电子监事叶文钦,在2019年11月6日至2020年3月3日期间,共计买入公司股票39次,累计买入62.34万股,买入金额累计266.75万元;卖出公司股票61次,累计卖出60.84万股,卖出金额累计260.52万元。

叶文钦于2011年2月18日至2020年5月7日担任宏昌电子监事。截至2019年11月5日,叶文钦未持有公司股份。而经监管层核实,叶文钦已将上述股票交易所得收益3188.98元上缴公司;2020年3月18日叶文钦也披露并承诺未来出售其目前持有的1.5万股的收益归公司所有。

毫无疑问,作为公司监事叶文钦在2019年11月6日至2020年3月3日期间买入又卖出、卖出又买入公司股票的行为,已然构成了短线交易;同时,叶文钦在2019年末卖出其当年所持全部公司股票的行为,也违反了《公司法》关于监事在任职期间每年转让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 25%的相关规定。

进一步深究,叶文钦操作的细节也耐人寻味。比如说宏昌电子于2020年1月17日披露2019年年度业绩预增公告。叶文钦在2020年1月17日前10日内累计买入公司股票10.8万股,累计卖出10.8万股,构成窗口期买卖股票的违规行为;同时,其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卖出股份,均未按规定在15个交易日前预先披露减持计划,直至2020年3月18日才就前述股份买卖情况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甚至,叶文钦也未按规定及时向公司申报其开设的证券账户及持有公司证券的情况。

虽然涉及金额不高,但如此操作无视纪律,最终令叶文钦被处以公开谴责,也算是给各上市公司高管提供了一份生动的反面教材。

兆新股份:董监高集体不能保证年报真实

已经1元股的*ST兆新(002256.SZ),也过了一年“鸡飞狗跳”的日子。公司引起市场一片哗然的时候,正是在2020年4月份抛出一份“都不管”年报之时。

2020年4月24日版本的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杨钦湖先生、董事陈实先生、独立董事王丛先生、独立董事李长霞女士、独立董事肖土盛先生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并不承担任何个人或连带责任;监事黄浩先生、监事蔡利刚先生、监事郭茜女士、财务总监苏正先生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无法保证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不同意承担任何个人或连带责任;常务副总经理郭健、副总经理汤薇东女士、副总经理金红英女士对本报告无法发表意见。”

同时,该份年报还录得了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的一份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以及一份持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鉴证报告》。

这一情形真是“活久见”系列中教科书式的呈现。“都不管”年报一出,就引起了监管层的留意,并要求公司进行重新编制。

*ST兆新的这一情形实则和股东与公司高层之间的矛盾摩擦不无关系。从2020年1月份开始,*ST兆新股东深圳市汇通正源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汇通正源)和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中融信托)方面,就罢免*ST兆新第五届董事会成员一事吵得沸沸扬扬,最终*ST兆新第五届董事会全体董事悉数辞职。继而推出的“奇葩”定期报告,就是集体辞职这一批高层最后的表演。

总之,内耗并没有什么好结果,期间*ST兆新的股价节节溃败,甚至因低于面值拉响了退市倒计时警报。

如今因2018年亏损、2019年亏损、2020年前三季度还亏损的*ST兆新,又在动脑筋解决保壳的问题。

2020年12月,*ST兆新与深圳市联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兆新能源工业园城市更新单元项目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对方将以货币形式对上市公司予以补偿,拆迁补偿款总价人民币2.5亿元。

*ST兆新是否能留得青山在,2021年再看。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仁东控股 A股 广州浪奇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1-07 合兴股份 605005 --
  • 01-07 神通科技 605228 --
  • 01-06 之江生物 688317 --
  • 01-05 天能股份 688819 --
  • 01-04 浩欧博 688656 35.26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