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龙实业连年亏损终披星戴帽:溢价102.08%转让实控权

界龙实业连年亏损终披星戴帽:溢价102.08%转让实控权
2020年04月29日 18:52 华夏时报

  原标题:界龙实业(维权)连年亏损终披星戴帽:溢价102.08%转让实控权 连续多日发布退市风险警示 

  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随着印刷行业的没落,靠印刷厂起家的界龙实业(600836.SH)已亏损多年,不出意外,2019年可能依然录得亏损。

  4月28日,界龙实业称,由于公司2018年和2019年经审计的公司净利润为负值,4月30日起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股票简称由“界龙实业”变更为“*ST界龙”。4月29日,公司股票停牌1天。

  此外,界龙实业近日发布公告显示,公司溢价102.08%转让1.8亿股股份,此后公司实控人将更换。

  《华夏时报》记者针对控股权变更后是否可扭转公司亏损局面等问题向界龙实业发函问询,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上海一家大型券商机构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20年的界龙实业面临的挑战着实不小,首要任务便是能否在投资收益确认后盘活自己,摘掉*ST的帽子。随后,便是新进的实控人及其班底是否能给公司提供新一波的动力。

  连年亏损,多次发布退市风险公告

  据公开资料显示,界龙实业1994年成立于上海浦东,以印刷业起家,房地产也是其部分收入来源,后因上海迪士尼项目落户界龙总部附近,公司一度被资本市场热捧为迪士尼概念龙头股,但根据历年公告,界龙实业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实际已经连续多年为负值。

  4月29日,界龙实业发布2019年年报,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0.9亿,同比下降19.7%;实现归母净利润-9273万,上年同期为-1180.9万元,亏损幅度扩大。

  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2019年包装印刷行业已披露年报个股的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8.74%,包装印刷行业已披露年报个股的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4.20%。

  从业务结构来看,“印刷包装装潢”仍然是企业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此业务营业收入为9.2亿,营收占比为79.8%,毛利率为12.8%。

  事实上,界龙实业近年来的亏损与公司主业的没落不无关系。

  根据贤集网印刷业相关报告显示,从大类来看,印刷业分为出版物印刷、包装印刷、其他印刷品印刷几大类别。出版物的总印张,由图书、期刊、报纸三部分组成。2011—2018年,出版物总印张年均下降6.49%,主要是由报纸拉动,报纸印量年均下降12.01%,期刊也下降5.81%。印量唯一增长的板块是图书,年均增长4.83%。

  上海一家出版印刷行业人士范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对于印刷企业而言,业务上受地域限制其实也是很大的问题,企业规模受到限制。而近年来,各行业数字化大潮之下,存量市场的下滑、逐渐趋化的小批量、个性化订单众多,工艺种类纷杂、标准化程度低,难以实现规模化量产,导致单位成本高价格贵、利润低等等,都是这个行业亟待面对、解决的痛点问题。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界龙实业近年来也确实多次开发项目努力扭转亏损状态,但结果均差强人意。

  2016年,界龙实业投资3亿元新建年产8000万平方米彩印包装产品项目;2017年斥资1.5亿元新建了纸浆模塑包装制品项目;2018年投资1.5亿元建设干压纸模产品项目,最终都未能为公司扭转亏损局面。

  亏损之下,今年1月23日,界龙实业收到退市风险第一次提示公告,公司股票将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4月29日,公司再次发布风险警示暨停牌公告称,因公司2018年度、2019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针对是否可扭转公司亏损局面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也想公司方面问询,但始终未得到回复

  界龙实业表示,为确保 2020 年实现扭亏为盈,消除退市风险,争取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公司董事会正在积极采取的主要措施有:首先,继续推进印刷包装主业的内部资源整合、 专业化运营和精细化管理,务实有序地调整发展环保包装新项目,有效提高主业整体发展质量和盈利水平;其次,公司房地产板块鹏林动迁房项目在 2020年度达到收入确认条件,该项目的结转也将产生较大的经营利润;再次,公司于 2019 年 11 月和上海界龙集团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转让下属部分子公司股权, 截至本公告披露日上海界龙浦东彩印有限公司、上海界龙印铁制罐有限责任公司 以及上海光明信息管理科技有限公司三家子公司的股权转让事宜全部完成,同时上述股权转让会产生较大的投资收益。

  溢价102.08%转让实控权,浙商王爱红接管公司

  如今的界龙实业已成“*ST界龙”,公司实控人也已易主。

  去年8月16日,上海桓冠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与界龙实业第一大股东界龙集团签订《股份转让意向协议》,拟通过协议方式收购界龙集团持有的界龙实业1.8亿股股份,此后不久,桓冠新材又退出收购,杭州西格玛贸易有限公司成为新的受让方,11月15日,界龙实业与西格玛贸易、桓冠新材签订转让协议。

  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西格玛贸易了呢?对此,双方称原拟由上海桓冠及西格玛贸易会同其他投资方共同完成,但上海桓冠出于自身原因拟不再继续参与本次交易,后续由西格玛贸易作为普通合伙人设立合伙企业继续推进本次交易。

  近日,公司公告宣布,公司第一大股东界龙集团与丽水浙发易连商务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相关表决权委托事项已生效,浙发易连在公司中拥有委托表决权的股份数量合计为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23%,浙发易连实控人王爱红成为公司实控人。

  而浙江易连与西格玛贸易又是何关系?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浙发易连于2019年12月13日成立,由新玛(丽水)商务管理有限公司和西格玛贸易出资成立,其中西格玛贸易认缴1亿元占比14.29%,并任执行事务合伙人。新玛公司于2019年12月11日成立,股东也为西格玛贸易,西格玛贸易的实控人则为王爱红。

  最终,界龙集团所持1.8亿股股份对应股权转让对价为14亿元,每股转让价格为7.76元,相较协议签署前一日收盘价3.84元/股溢价102.08%。

  “如此溢价买壳,对于界龙集团来说,或许有新的生机可寻。”一位投行人士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事实上,界龙实业除了业绩不堪重负,公司内部也被市场认为劣迹斑斑。

  据公告显示,2019年5月28日,公司副总经理高祖华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拘留;6月27日,费屹立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有接近公司的市场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内部貌似不到10人上班,人员寥寥。对此,《华夏时报》记者向公司方面问询也没有得到回复。

  但据2019年年报显示,母公司在职员工的数量目前共有61人,主要子公司在职员工的数量1824人,总计1885人。

  令市场人士关注的是,此次易主,新控制人是否能够为公司带来新的生机呢?

  根据官网介绍,西格玛贸易于2008年成立,以国内外销售、批发零售和进出口业务为主,主营竹木制品、炭制品、橡胶制品等,主要出口加拿大、美国、巴西、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据相关媒体报道称,王爱红之兄王正郁为富来森董事长,富来森旗下资产众多,依据此人从前介入*ST中捷(维权)的股权以及当前界龙实业的卖壳中来看,或是计划在A股拼搏一把。

责任编辑:陈志杰

界龙实业 披星戴帽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5-08 浩洋股份 300833 --
  • 05-07 豪美新材 002988 --
  • 05-06 吉贝尔 688566 --
  • 05-06 晶科科技 601778 --
  • 05-06 金博股份 688598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