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动力负债百亿仍募资扩张 现金流趋紧承压

绿色动力负债百亿仍募资扩张 现金流趋紧承压
2020年04月11日 04:48 中国经营报

  绿色动力“负重前行” 负债百亿仍募资扩张

  本报实习记者/茹阳阳/记者/吴可仲/北京报道

  在沪港两地上市的绿色动力(601330.SH、1330.HK),频频资本腾挪,募资扩张。

  4月10日,绿色动力公告披露,延期回复非公开发行股票反馈意见。这源于2019年10月的一起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彼时,绿色动力拟通过非公开发行A股股份融资23.9亿元用于垃圾焚烧项目、偿还银行贷款。

  绿色动力证券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2014年,公司运营的项目7个,到2019年超过20个,期间规模翻了差不多两三倍。

  然而,在项目数量激增的同时,绿色动力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常年为负。光大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管理部高管张华(化名)告诉记者,“垃圾焚烧发电是重资产行业,扩张是靠投资来驱动的。”

  资本助力

  绿色动力前身成立于2000年,最早由郑维先、郑道斌兄弟创立。2005年,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国资公司”)入股,对绿色动力增资3000万元,取得后者61.16%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

  目前,绿色动力主要以BOT(建设-经营-转让)等特许经营的方式,从事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投资、建设、运营等业务。

  BOT的具体操作流程为,政府部门通过招标等方式选择服务商,公司在拿到项目后,与当地政府签订特许经营协议,成立项目公司筹集资金、建设及运营垃圾焚烧发电厂。特许经营期通常为25至30年,期满后垃圾焚烧发电移交给政府;期间,公司向政府收取垃圾处理费,向电网公司出售焚烧垃圾产生的电力。

  近年来,在财税政策鼓励下,垃圾焚烧发电行业高速发展。2008年国内生活垃圾焚烧厂尚不足百座,但到了2019年4月,在运行的垃圾焚烧厂已突破400座。业内人士表示,2015年之后,是垃圾焚烧行业发展的高峰期。有分析称,到2023年前后,国内县一级的地方,基本都会有垃圾焚烧厂。

  在此期间,绿色动力迎来大发展。2014~2019年,其营收由4亿元增至逾17亿元;净利由0.46亿元增至逾4亿元。该公司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2014年,绿色动力运营的项目只有7个,到2019年超过了20个,这期间公司的规模翻了差不多两三倍。

  在此背景下,绿色动力频频圈地拿项目,离不开资本的助力。

  从2005年开始,一位出身于湖北财政系统的财务人士乔德卫,开始进入绿色动力,历任财务总监、代总经理、总经理和董事等职务。2012年,时任北京国资公司总裁的直军成为绿色动力非执行董事。直军同样有着资深财务背景,其目前担任绿色动力董事长。

  乔德卫曾多次表示,资本是企业的血液,是企业进行生产经营活动的必要条件,没有足够的资金源,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就没有保障。特别是资金密集型的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资本支持是首要解决的问题。

  2014年,绿色动力赴港上市,募资5.58亿元用于旗下3个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建设。2018年绿色动力在A股上市,募资3.82亿元用于3个相关项目建设等。为此,绿色动力成为垃圾焚烧领域首家A/H股上市企业。

  目前,绿色动力股本结构为:总股本11.61亿股,其中A股7.57亿股,H股4.04亿股。北京国资公司共计持有A/H股份5.26亿股,其中的5.01亿股A股股份,尚为限售股,将于2021年6月解禁。

  高增长隐忧

  在资本助推之下,3月末,绿色动力年报传来喜讯。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绿色动力实现营收17.52亿元,同比增长53.71%;实现净利润4.17亿元,同比增长14%。

  2019年,绿色动力先后有15个项目开工,创历史新高。截至2019年底,绿色动力有运营项目22个,在建8个,筹建14个,业务覆盖20个省(市)。

  与此同时,绿色动力的资产也快速膨胀,由2013~2014年的30亿~40亿元的规模,增长至2019年的逾130亿元。

  不过,与高速增长相伴的还有不断垒高的债务。

  2013~2015年,绿色动力债务规模处在20亿元~30亿元之间;2015年后,其债务快速增长,在2019年达到101亿元。期间,绿色动力的负债率也逐步抬升,由60%的水平,升高至74%左右,同样创出历史新高。

  不过,绿色动力方面向记者表示,“公司在建项目一般在开工前,即已落实融资方案。”

  张华告诉记者,垃圾焚烧发电是个重资产行业,扩张是靠投资来驱动的,这是个大背景。行业内公司的收入大体是两块,一部分是运营性的收入,也就是垃圾处理费和上网电费,这与负债没关系;另一部分是建设性的工程收入,是由负债驱动的。

  在绿色动力债务的具体构成上,其流动负债占比近年不断升高。以2019年为例,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46%,高出2018年近10%;2019年流动负债中,短期借款达24.33亿元,较2018年的8.54亿元剧增超15亿元。

  债务规模增加和结构变化,也使财务成本不断上升。2019年,绿色动力财务费用为3.28亿元,同比大涨57%;其中利息费用高达3.31亿元,与净利之比为79%。对此,绿色动力方面表示,主要是因项目建设需要,向北京国资公司及银行借款增加所致。

  值得注意的还有绿色动力的对外担保情况。2019年年报中,“或有负债”专项显示,目前绿色动力对外担保总额约为47亿元,占净资产的143%。张华表示,如果被担保公司还不上贷款,(对外担保)就会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负债。

  对此,绿色动力方面向记者表示,被担保对象是其下属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公司,贷款均用于项目建设,项目投产后即贡献营收和现金流入。绿色动力也会依据担保合同,承担相应责任。

  现金流趋紧

  由于垃圾焚烧发电是资金密集型行业。项目所需前期投入大,建设资金一般按30%的资本金、70%的银行贷款来筹集。绿色动力在2019年财报中表示,一个日处理能力1000吨的垃圾焚烧发电厂,一般需要投入资金4亿~6亿元。同时,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投资回收周期较长,一般在8~12年。

  高增长、高负债的发展路径,导致绿色动力现金流承压。

  对于企业而言,现金流像是一条弹绳,拉力越大,张力就越大,断裂风险也越大。绿色动力现金流的一端,是现金需求巨大的在建项目;另一端,是缺乏造血能力的主营业务,以及不断被消耗的融资空间。

  由于垃圾焚烧行业重资产、长回收周期的特点,叠加绿色动力拓展力度不减,处于扩张期。2013年以来,绿色动力投资活动现金流出逐年增加,7年间流出近53亿元。仅2019年就流出近23亿元,其中20亿元用于海宁、惠州等多地的项目建设,2.6亿元用于收购项目及相关标的公司。

  在投资现金大笔流出的同时,绿色动力经营活动现金流常年为负,2013~2019年共计流出约10亿元。对此,绿色动力方面向记者表示,其经营活动现金流为负,主要是由于BOT项目会计科目分类所致。

  除此之外,绿色动力还出现了回款不畅。由于新投运的汕头、佳木斯等项目,及部分项目公司的垃圾处理费、电费,结算周期延长,2019年,绿色动力应收账款增至4.53亿元,同比几近翻倍,且已计提2500万元坏账准备。

  投资和经营的现金流出,只能依靠筹资来平衡。近7年间,绿色动力通过A/H股上市、金融机构和北京国资公司借款等,以多种筹资方式筹集现金逾64亿元。不过,这也带来了债务和财务成本的攀升,并反过来继续吞噬现金。

  随着现金流“两端”的拉力渐增,公司流动性也趋紧。

  2019年末,绿色动力账面货币资金4.32亿元,较上年减少2.79亿元,为2013年以来的新低。净流动负债逾30亿元,反映偿债能力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连续三年下降,现金到期债务比也多年为负。

  另外,绿色动力从北京国资公司申请约23亿元短期借款中,已有7.1亿元于2019年12月到期后未能归还,而展期6个月。

  绿色动力方面表示,虽然存在一定流动性风险,不过通过可用的银行授信额度(51亿元),和北京国资公司提供的贷款剩余额度(10亿元),以及新投运项目的稳定现金流入,将能够获取足够的营运资金,实现持续经营。

  目前,绿色动力正在筹划非公开发行A股股份融资事宜,拟募资23.9亿元。其中,北京国资公司拟认购比例不低于发行数量的40%。记者注意到,此次募集资金除用于垃圾焚烧项目建设外,还将会有5.4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绿色动力方面向记者表示,此次再融资是为了降低资产负债率,减少财务费用,增强抗风险能力。且无论顺利与否,都不影响在建项目建设和公司正常经营。

责任编辑:覃肄灵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4-16 贵州三力 603439 --
  • 04-15 湘佳股份 002982 --
  • 04-15 万泰生物 603392 --
  • 04-15 财富趋势 688318 --
  • 04-13 金丹科技 300829 22.53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