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谈全球疫情下四重已知和未知:金融风险已超2008年

朱民谈全球疫情下四重已知和未知:金融风险已超2008年
2020年04月10日 22:36 《财经》杂志

安装新浪财经客户端第一时间接收最全面的市场资讯→【下载地址

  原标题:朱民谈全球疫情下四重已知和未知:金融市场风险已超2008年

  4月10日,《财经》杂志、《财经智库》、沙特基础工业公司联合发布“2020全球经济信心指数”调查。针对全球与中国经济面临的风险与应对之策,八位相关领域专家与企业代表共同参与探讨。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原副总裁朱民以“疫情下的四重已知和未知”为主题发表演讲时提出,我们知道疫情会大爆发,但不知道爆发的峰值与拐点;我们知道经济会走向衰退,但不知道是否会大萧条;我们知道市场会继续动荡,但不知道会不会发生金融危机;全球政治生态也成为下一个已知、未知。

  关于第一重疫情会大爆发但不确定拐点的已知和未知,朱民列举数据指出,疫情会呈现指数级与波浪型发展,且不排除第二波疫情发生的可能。从增速来看,中国疫情出现高峰,之后通过集中资源将发展曲线压低;意大利疫情发展出现“长缓坡”,目前有所下降;法国疫情发展出现高峰后有所下降,而现在开始反弹;美国疫情以日均百分之十几的增速上升,后期存在更大的疫情爆发可能。

  另外,疫情可能呈现波浪型发展,欧洲第一波出现在意大利和西班牙,逐渐发展到德国、法国,英国和北欧成为第三波。美国从纽约到加州再到佛罗里达。在此过程,可能产生更大的疫情波峰,而这是目前最为担心的事情。例如,印度疫情向拉美等医疗系统更为薄弱的地区转移,则第二波疫情爆发会非常严重。从历史来看,1918年,第二波疫情死亡人数远远超过第一波。

  由病毒本性决定,疫情发展会出现急剧上升,然后下降。其中,最大的风险是突破医疗体系、资源,产生大量死亡、系统崩溃与社会危机。应该努力通过控制平缓疫情发展曲线,成本是时间和对经济造成巨大压力。朱民指出,在将曲线下压的同时存在五大变量:一、病毒的自我变异;二、防控措施是否严格,包括检测、隔离、医疗物资、食品供应、交通管制等;三、医疗资源能否有效动用,如扩张重症病室床位降低死亡率等;四、居民的理解和配合程度;五、专项药和疫苗的研制,一般而言需要至少12个月时间。

  关于第二重经济衰退但不确定是否将现大萧条的已知和未知,朱民表示,与2008年金融危机不同,此次疫情对总需求与总供给的冲击影响巨大。例如,两个月疫情发展对意大利的需求影响大约在4个百分点;美国失业人数从680万迅速增至1000万;东京封城一个月静态GDP损失一个百分点。他直言,“需要系列政策支持,包括货币政策确保流动性,财政政策支持企业营运、居民消费等,让供给方产能不受到永久性损伤”。

  具体来看,目前财政政策空间较小,按照2007年发达国家财政维持100不变,今天,发达国家财政赤字增长50%,新兴国家债务增长30%,发展中国家债务增长25%。同时,货币政策空间也很小,由于每个国家政策不一致,导致效率高低差别也很大,全球需要进行金融合作。朱民称,如果以9个月的时间来看,此次疫情冲击会远远大于2008年,因为2008年是金融冲击总需求,现在同时冲击需求与总供。

  “经济出现衰退,但讲大萧条还为时过早,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全力阻止经济从衰退滑向大萧条,维护民众和维护中小企业变得特别重要。”朱民称,3个月以后50%的中小企业可能处于破产境地,而新的中小企业将重新进入产业链,供给能力会受到损伤,出现重组。全球合作推进贸易反弹和产业链恢复,在今天看来是特别重要事情,已超过各国维持自身内需。

  关于第三重市场会继续动荡但是否将发生金融危机的已知和未知,朱民表示,今年市场动荡基于理性判断,此次股市下跌是对2008年以来全球市场大发展泡沫和估值过高的挤压和调整。市场调整与三大因素相关,一是中国及亚洲的疫情发展、二是能源价格调整、三是疫情全球蔓延发展,特别是美国疫情滞后发展,以及由此引发的流动性调整。

  “目前市场反弹是基于流动性反弹,并未改变市场根本的估值问题,以及未来的不确定性问题。”他分析,今天市场发展曲线类似1929年市场发展曲线,市场跟随疫情发展调整,随着疫情的发展,市场将不可避免地还会出现调整。

  而市场调整是否会引发危机需要看金融面:一是、高债务成为巨大的潜在风险,2008年,G20整体债务80万亿美元,今天达到146万亿美元;二是、企业债务和主权债务的上升成为风险点,这不同于2008年的银行红线风险、保险行业风险和居民信贷风险。

  用加权平均分析,今天金融市场风险已经超过2008年,且政策空间缩小,整体风险提升。朱民称,如果疫情再维持9个月,“公司债务市场”和“非银行债务机构的流动性”两个最弱的变量就变得很危险,这成为衡量市场会不会走向金融危机,引发大规模破产的重要指标。相对来说,主权债危机较小。

  谈到第四重已知和未知——全球政治生态,30年代出现的十大特征,央行大规模货币化、利率接近零、金融市场恢复快于实体经济恢复、平民百姓没有得到资本收益、政府资本运作效益低等现象,今天仍然存在。朱民表示,疫情是全球性的,唯有全球合作才能有效抗疫,但民粹主义持续上升,在抗击疫情过程中,各国会把自身稳定性放在首位,加速全球经济生态的恶化。

  如果把民粹主义作为指数,今天的情况与1930年几乎不相上下,民粹主义上升不利于全球政治经济合作,加大经济波动。而民粹主义变化的重要原因是由于收入分配变化,例如,美国从60年代开始,底层50%人的收入从21%跌到12%,而顶层1%的收入从10%上升到20%。另外,如果就业持续恶化,民粹主义也会强化。

  朱民认为,观察今天的形势存在四个“未知”,有如黑箱,而且黑箱瞬息变动,因为疫情瞬息变动,经济瞬息变动,金融瞬息变动,所以,未来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而疫情的发展情况是讨论经济和金融必须高度关注的事情。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在全球经济负增长时,中国经济增长也面临很大挑战。”朱民提出,要盯住5到5.5%的增长速度,还需要做出很多努力,要把促进基础设施投资、消费、贸易三方面落实。而从2003年经验来看需求反弹不容易,另外,现在企业开工率很高但没有订单,产能利用率低,固定成本上升。所以,中国经济增长的主政策战场转移到贸易,打通内外贸,走好内需大循环。

责任编辑:陈永乐

朱民 疫情 新冠肺炎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4-16 贵州三力 603439 --
  • 04-15 万泰生物 603392 --
  • 04-15 财富趋势 688318 --
  • 04-15 湘佳股份 002982 --
  • 04-13 金丹科技 300829 22.53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