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迪禾邦陷欠薪风波 重庆项目曾因资金问题已停工一年

中迪禾邦陷欠薪风波 重庆项目曾因资金问题已停工一年
2020年03月07日 05:42 中国经营报

  中迪禾邦陷欠薪风波 重庆项目此前因资金问题已停工一年

  本报记者/庄灵辉/卢志坤/重庆报道

  一则欠薪消息近日将成都房企中迪禾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迪禾邦”)资金链问题推向公众视野。

  这份广为流传的中迪禾邦人力行政中心发布的通知截图显示,因中迪禾邦资金困难叠加疫情影响,员工按照之前与公司的协商方案主动离职的,可延期领到1、2月份工资,如果在2月27日前还不主动离职,只发放1月份的工资,且根据公司资金情况迟发或缓发。

  该消息此后经中迪禾邦内部员工证实。

  《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期走访发现,中迪禾邦在重庆杨家坪商圈开发建设的中迪广场以及两江新区开发建设的两江中迪广场目前都处于停工状态,两项目施工方均称目前停工是因为受疫情影响,正在走复工程序。

  而杨家坪中迪广场施工方则透露:“2018年至2019年确实因为资金问题停工了一年时间,但随着酒店和办公楼的出售,项目在2019年底已经复工过一段时间,春节时因疫情停工到现在,目前也在积极走复工流程。”

  多次曝出资金问题

  上述通知指出,因公司目前资金困难,加上疫情影响,无力支付2020年1月以及2月工资,经公司研究,若员工按照之前与公司的协商方案于2020年2月27日前主动离职,可于3月31日前领取1月和2月份工资并正常缴纳1月和2月份社保和公积金;若2月27日前不愿主动离职,则只能领到1月份工资,且会根据公司资金情况迟发或缓发。

  天眼查信息显示,中迪禾邦成立于2006年,实际控制人李勤持股97%。李勤发迹于达州,被业内公认为资本派系“达州帮”的核心成员,2015年至2016年,“达州帮”曾斥巨资举牌成都路桥(002628.SZ)、首控集团(01269.HK)等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引发巨大关注。

  据记者查询了解,此次欠薪风波前,中迪禾邦就因巨额信托产品逾期暴露出资金问题。

  2019年5月,安信信托旗下“安赢11号”和“安赢25号”两款信托产品先后被曝出无法按期兑付,两个产品发行规模分别为16.5亿元和32亿元;同年11月,同为安信信托旗下的信托产品“安赢42号”也被曝逾期,该项目总融资规模更是达240亿元,实收信托规模为172亿元。

  其中“安赢11号”融资方为上海阆富实业有限公司,“安赢25号”融资方为重庆逸合实业有限公司,两者均为中迪禾邦旗下公司。

  而“安赢42号”信托资金用于支付中民外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低于45%、不超过50%股权的受让价款。信托资金在支付项目公司股权受让款后仍有剩余的,可用于上海董家渡金融城项目的开发建设。

  信托公司曾发布澄清公告,称董家渡项目销售情况良好,由于优先确保基建工程建设,导致暂时无法支付信托利益。而中迪禾邦下属公司上海逸合为该产品劣后出资方,而非项目融资方。

  但该信托计划发布时,上海逸合被列为了融资方。从该信托计划风险措施来看,上海逸合也是该信托计划最大的受益者及承担方。

  照此计算,中迪禾邦至少要为上述三款逾期的信托产品本金及收益兜底,涉及金额达220.5亿元。

  重庆项目此前已停工1年

  作为一家根植于川渝的房企,中迪禾邦曾于2015年豪掷23.2亿元在重庆杨家坪商圈获地,此后该地块上建设的中迪广场曾因招商结构不善以及商铺低价甩卖饱受争议,开发建设期内更是因资金问题一度陷入停工。

  近日记者走访发现,杨家坪商圈的中迪广场于3月4日仍未开业,仅地下一层一家商超为营业状态,值守保安告诉记者,因为疫情影响,中迪广场于春节暂停营业至今,3月4日刚刚接受完当地商圈办的调查,可能于3月5日起逐渐开业。

  资料显示,中迪广场总规划建筑面积近80万平方米,商业经营建筑面积约20万平方米,集群商务面积35万平方米,由2栋258米超高层地标5A写字楼、3栋150米超高层商务楼宇、1栋100米五星级酒店组成。

  记者近日走访发现,中迪广场招商入驻情况并不乐观,目前商场1层开放区域有大量未装修商铺门前贴有中迪广场物业或私人的招商招租广告,视线所及的商场其余楼层以及写字楼都可见明显空置房屋及大量招商转租广告。

  紧邻中迪广场的二期工地目前则为停工状态,施工机械和建筑材料在工地内随处放置,楼栋上的“封顶”条幅也脱落大半,似闲置已久。

  记者拨打建设方中建一局一位项目负责人电话了解情况,其表示项目于2018年至2019年曾停工过一整年的时间,“确实是因为资金问题,不过2019年年底解决问题后已经复工一段时间了,春节期间因疫情才停工的,一直停到现在,我们也一直在积极走复工流程,疫情过去肯定会复工的。”

  该负责人介绍,项目因资金和疫情停工两次,会对完工时间造成一定影响,“至少会延迟完工三个月。”

  该负责人似乎也知道传闻的中迪禾邦资金问题,不过他向记者表示很多都是“瞎传的”,“没事,这个地方有钱。”而为消除记者顾虑,该负责人还反问记者,“这么好的地段,哪能停工呢?”

  而去年年底复工一说,也得到多位房产中介人士验证。链家两位房产中介介绍,去年11月,中迪广场二期已复工一段时间,春节期间因疫情再度停工,“不过最近二期售楼部就快营业了,这次开发商引入了新的运营团队,对业态规划重新优化了,二期的消费更加平民化。”

  大股东割肉成都路桥

  与中迪禾邦目前面临的危机类似,中迪禾邦实际控制人李勤也一直以“割肉”方式撤资成都路桥。

  2015年至2016年,李勤曾耗费11.8亿元入主成都路桥。2016年1月初,成都路桥一则股东权益变动公告显示,截至2015年12月29日,李勤通过二级市场增持成都路桥股份达到5%,构成举牌。此后仅仅2个月时间,李勤通过二级市场增持成都路桥股份,截至2016年2月17日,持股一度达20.06%,成为成都路桥第一大股东。

  当时,李勤通过不断增持股份问鼎成都路桥人事权意图明显,2016年3月1日成都路桥披露公告显示,李勤回复深交所的问询明确表示:“本人拟通过成都路桥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向成都路桥推荐合格的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候选人”。

  不料,刘峙宏通过宏义嘉华举牌成都路桥,加上原实控人郑渝力、股东道诚力等向宏义嘉华转入股权,最终,刘峙宏成为成都路桥实控人,李勤入主成都路桥以失败告终。

  2018年年初开始,李勤筹划向刘峙宏转让股权退出,但因二级市场股价下跌,虽三次更改转让协议,但仍未能顺利转让。此后,李勤开始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套现,“割肉”撤资成都路桥。

  成都路桥多份股东权益变动公告显示,从2018年6月至9月中旬,李勤通过二级市场减持约3687万股,占总股本的5%,套现约1.65亿元;2018年9月27日至2019年12月17日,其又通过二级市场减持约3437.70万股,约占总股本的5%,套现约1.77亿元。

  今年3月2日,成都路桥又发布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称,李勤及其一致行动人恒康中迪于2019年12月19日至2020年2月28日通过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共计减持公司股份3811.08万股,减持公司股份总数累计达到公司总股本的5%,套现约1.66亿元。

  至此,李勤在成都路桥的持股已由高峰时的20.06%降至5.06%。

  而以成都路桥3月4日4.62元每股的收盘价计算,目前李勤所持约3853.33万股份额约为1.78亿元,加之三次套现金额,相比当初11.8亿元的举牌成本,李勤账面已经亏损近5亿元。

  就上述情况,记者多次致电中迪禾邦采访,但电话均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张国帅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3-17 开普云 688228 --
  • 03-16 南新制药 688189 --
  • 03-11 爱丽家居 603221 --
  • 03-10 建科机械 300823 --
  • 03-10 佳华科技 688051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