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称中国家庭债务风险可控,但需警惕结构性风险

报告称中国家庭债务风险可控,但需警惕结构性风险
2019年10月18日 20:36 界面

原标题:报告称中国家庭债务风险可控,但需警惕结构性风险 来源:财联社

姜樊|财联社

今年以来,中国居民杠杆率上升过快的观点甚嚣尘上,过度借贷的担忧在金融行业以及消费行业内不断扩散。不过,中国居民杠杆率真的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近日,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联合蚂蚁金服发布《中国居民杠杆率和消费信贷问题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家庭债务风险仍然处于可控状态,但其结构需要警惕。

中国家庭杠杆率没有想象中高

有分析认为,中国以家庭杠杆率近年来高企,甚至超越了美国。但是,从报告给出的数据来看,中国人的负债情况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数据表明,中国家庭债务占GDP比重为49.2%,远低于美国77.1%的水平。同时,在信贷参与程度上,中国的信贷参与率只有28.7%,也低于美国的78.0%的水平。其中家庭消费信贷的参与率更低,2019年只有13.7%的水平,更是不到美国的四分之一。

收入的低估是造成是消费信贷的占比过高误读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人们出于避税、保护隐私和记账成本等多方面原因,家庭入户调查可支配收入存在被低估的可能性。而收入低估,导致家庭债务风险状况被高估。”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过测算,国家统计局的资金流量表中的可支配收入更贴近现实中的经济情况,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被低估了约18万亿,相当于每个中国人的人均年收入低估了1.3万元。

报告认为,从债务收入比和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两个方面分析中国家庭的债务风险,发现我国家庭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不过,中国家庭债务风险却出现了与其他国家债务风险相悖的走势。数据显示,到2017年,我国家庭债务收入比比2016年增长12.4%。同期相比,韩国增长率为3%,治理增长率为5.1%,日本、法国增幅均不超过2%。而德国无增长,美国、加拿大略微下降。综上表明,我国家庭债务风险上涨速度较快。

中国家庭过一半债务在房贷上

“虽然中国家庭债务风险可控,但近6成债务集中在房贷上,结构性问题突出。”甘犁表示,在2013年到2018年,人们因为买房而负债,住房贷款占家庭债务比重高达55.6%。

央行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8年,住户部门贷款增长总额达31.76万亿,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增长17.56万亿,占比高达55.58%。这意味着个人住房贷款贡献了主要的增长,且其年均增速超过总体。

更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显示,因为多套房负债的占比逐年递增,以2017年到2018年为例,多套房的住房贷款占比从62.9%上升至65.9%,超过了首套房贷款,贡献了60.0%的住户部门消费贷款增量。其中,有47.1%的存量房贷在空置房中,造成大量的信贷资源浪费。

“目前我国信贷主要集中在住房贷款领域,尤其是多套房贷款,而且近几年杠杆上升过快。”甘犁表示,多套房房贷市场的进一步扩张,不仅会增大风险,浪费信贷资源,也会进一步抑制消费,因此有必要适当控制多套房贷款杠杆率,建议进一步提高多套房首付比例。

报告数据显示,近年来,分布在多套房的住房贷款有逐年递增的趋势,仅2017至2018年,家庭多套房上的住房贷款占比从62.9%上升至65.9%,超过首套房的住房贷款。

低收入家庭债务问题值得警惕

除了住房贷款以外,甘犁认为,低收入家庭债务问题也值得警惕。

报告的调查数据显示,城镇地区的负债家庭中,收入最低20%的家庭负债收入比高达1140.5%,其中,正规负债收入比291%、民间负债收入比849.6%。这意味着这部分家庭收入难以覆盖其债务,随时可能造成逾期。与此同时,收入最低20%至40%负债家庭的负债收入比也高达279%。

实际上,近年来,低收入人群负债问题也得到各界重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银行研究室副主任王刚曾公开表示,消费观念变化是推动居民杠杆率上升的重要因素,而新型消费金融行业的快速生长,为居民加杠杆推波助澜。在此背景下,要关注居民部门杠杆率提升背后的潜在风险,要重视银行向信用等级较低的次级客户发放贷款,导致信用卡和消费金融领域不良率快速攀升的问题。

甘犁则表示,低收入负债家庭的债务收入比过高,尤其是通过民间借贷渠道的债务收入比较高,这部分群体主要是因为买房而负债。

“民间借贷通常因为信息不对称风控较差,借贷期限一般只有两年左右,因此这部分群体的债务风险值得高度关注。”甘犁认为,但另一方面看,尽管低收入群体的债务收入比较高,由于其借贷购买的房子的资产价值也较高,所以资产负债比相对可控。

我国消费信贷仍有发展空间

从结构上看,我国消费信贷结构值得关注,但金融信贷渗透率仅为28.7%,相比美国依然不高,且资产负债率也处于较低水平。报告认为,我国金融信贷市场仍有发展空间。

“家庭消费信贷需求旺盛。”报告显示,家庭收入水平与家庭的消费信贷需求率呈现“U型”,收入最低20%组和收入最高20%组家庭的消费信贷需求相对更旺盛。

甘犁认为,分人群来看,非银行消费贷是银行消费贷的有益补充。非银行消费贷补充了低教育群体的消费信贷参与率,也补充了非一二线群体的消费信贷参与率,同时还补充了低收入及低资产家庭的消费参与率。

报告建议,在深入了解客户需求的基础上,促进消费信贷适度发展,重点支持场景类、小额类的普惠型消费信贷健康发展,发挥消费信贷对良性支持作用。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0-22 杰普特 688025 --
  • 10-22 锦鸡股份 300798 --
  • 10-21 昊海生科 688366 89.23
  • 10-21 致远互联 688369 49.39
  • 10-18 赛诺医疗 688108 6.99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