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寻亏损股科蓝软件暴涨逻辑 蚂蚁金服概念冲抵财务危机?

搜寻亏损股科蓝软件暴涨逻辑 蚂蚁金服概念冲抵财务危机?
2019年09月20日 23:34 华夏时报

原标题:搜寻亏损股科蓝软件暴涨逻辑 蚂蚁金服概念冲抵财务危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在软件行业,科蓝软件(300663.SZ)体量不大,市值刚过100亿元,处于应用软件的中部位置,但其今年来的股价涨幅却排在头部。9月19日收盘,科蓝软件报收34.6元/股,比年初上涨275%。《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长期以来,公司股价每次上涨,背后都与阿里系的蚂蚁金服有关。

年初,科蓝软件与蚂蚁金服旗下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虽然未明确约定具体的协议金额和有效期限,也因客户市场存在不确定性合作存在风险,但仍无法浇弱市场的热情,走出11个涨停板和上市来最高股价。

高涨的做多情绪下,无法忽视公司业绩的中庸。中报显示,公司上半年亏损3600万元。尽管软件公司大多存在回款慢的行业问题,但其自2017年上市,连续两年年报披露的净利润也都只是刚过4000万元。

与此同时,公司应收账款还有逐渐增加的趋势,这导致公司现金流持续为负、短期借款居高不下,并带来较大的经营风险。

科蓝软件董秘兼财务总监周旭红告诉记者,公司的客户主要为银行,项目周期较长易导致应收账款增加,但增幅与相应期间营收增幅基本匹配。2019年上半年公司经营情况同比向好。至于现金流持续为负是为加大公司在科技创新领域的竞争力投入的研发费用较高所致。公司后续或将通过再融资,缓解资金压力。

与蚂蚁金服合作

1月17日上午,科蓝软件与蚂蚁金服曾宣布联合推出移动平台技术“移动金融逸平台方案”,通过提供包括一站式开发框架、移动体验设计、业务和数据运营到移动端场景构建、移动端安全等功能,帮助金融机构将移动银行等打造成为服务统一部署、流量统一引入、资源统一分配的全零售移动端产品。

午后公司股价闻风而动,直线拉升,涨4.38%,公司市值达31.1亿元。之后公司股价便开启了长达2个月的慢牛。

3月底,科蓝软件连续收获了5个涨停板,这与3月20日早上的一则公告有关。公司公告称前一天与蚂蚁金融云签署了《业务合作协议》,双方将借助各自的优势,共同研发移动互联网金融平台方案及金融核心系统项目。蚂蚁金融云正是蚂蚁金服的子公司。

当天晚上,科蓝软件再次发布增持公告,上海云鑫通过大宗交易买进公司股票684.9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40%。上海云鑫也是蚂蚁金服的全资子公司。同时,公司另一持股5%以上股东恒生电子则受蚂蚁金服实际控制。此次增持之后,蚂蚁金服已成为公司第二大控股方。

受此消息影响,从3月18日到4月11日的18个交易日中,科蓝软件收获了11个涨停板,长期占据交易所龙虎榜。4月12日盘中创下公司上市来最高价格43.37元,以及今年最大涨幅380%。

6月时,Facebook发布了加密货币项目Libra白皮书,比特币震荡攀升,区块链板块也集体狂欢,科蓝软件因在2018年收购大陆云盾,跻身区块链概念股。7月时,其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安京公开表示,公司在区块链方面与蚂蚁金服已有合作。

应收账款高企 现金流吃紧

软件行业有许多细分领域,科蓝软件属于“金融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主要是向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提供金融软件产品、技术开发和技术服务的一体化IT解决方案。简而言之,就是为银行提供软件外包服务。

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1亿元,同比增长31.63%;净利润亏损3609万元,同比下降9.10%。

尽管回款慢是软件行业的共性,利润多在年底才能确认,但纵观公司2017年上市以来的财报发现,两年净利润分别盈利4008万元和4028万元。从财务数据来看,公司业绩只能说中规中矩。

据其中报,电子银行类和科技金融类产品占据了公司营业收入的9成以上。

电子银行类产品主要包括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微信银行等;互联网金融类产品主要包括直销银行、金融开放平台、互联网核心体系等。

《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到科蓝软件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表示,与蚂蚁金融云合作的移动互联网金融平台方案及金融核心系统是支付类产品,也属于电子银行类和科技金融类。至于目前双方的合作进展到哪一步、该系统将来会带来多大的经营收益,她称,要以公告披露的内容为准。

值得注意的是,中报提道,公司的客户主要为银行、金融机构等,项目执行与验收周期较长,应收账款有逐渐增加的趋势。

截至2019 年6 月30 日,科蓝软件应收账款6.77亿元,占总资产的46.34%。其中1.31亿元是这半年来的新增款项,占营收的46.62%。

较多的应收账款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公司的现金流吃紧。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方面,自公司上市以来持续为负。今年年中,公司净现金流的流出超2.02亿元,占营收7成以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保持公司账面上有充足的流动资金,科蓝软件只能举债,这进而导致公司的短期借款增加。截至6月30日,公司短期借款达到4.13亿元,是货币资金的2.9倍。

周旭红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公司下游客户主要为银行,其对IT系统验收和付款的审核周期通常在8个月以上,有些大项目的收款周期甚至超过1年。因此在业务规模增长时,必然会形成应收账款的增长。呈现在半年报中的应收账款较多,但增幅与相应期间营业收入的增幅基本匹配,这是公司历年年中均呈现出的规律。

她进一步解释,2019年上半年业务规模大幅增长,经营回款增长同比超过收入增长,应收帐款同比反而呈下降趋势。“由此可以看出,公司2019年上半年经营情况较去年同期是向好的。”

周旭红指出,金融软件供应商属于科技创新领域,资金投入量大,行业内普遍存在现金流为负流出的特点。2017和2018年科蓝软件研发投入分别为8500万元和1亿元,扣除后经营现金流均为正数。今年初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4.07亿元,足以偿还上半年到期的债务;按照经验,每年第四季度公司业务大量回款,足以偿还2019年9-12月到期的债务。

不过,她还提出,公司为保持业务规模不断增长及产品和技术创新的资金需要,科蓝软件将通过再融资等上市公司融资途径缓解资金压力,例如公司已于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案,且在积极向中国证监会申报材料中。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科蓝软件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0-14 渝农商行 601077 7.36
  • 10-09 交建股份 603815 5.14
  • 09-25 晶丰明源 688368 --
  • 09-25 科博达 603786 26.89
  • 09-25 豪尔赛 002963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