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及电影总监制王芸:叶修是明星,我不是

【专访】《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及电影总监制王芸:叶修是明星,我不是
2019年08月18日 09:00 界面

原标题:【专访】《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及电影总监制王芸:叶修是明星,我不是 来源:界面新闻

蝴蝶蓝与王芸,受访者提供

8月是《全职高手》的。除剧版正在热播外,该IP的动画电影《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也已于8月16日上映。

此前,阅文集团曾于2017年和2018年分别推出动画番剧版《全职高手》第一季和特别篇。而电影版则把时间线调回十年前,讲述年少时期的叶修在“成神”之前克服重重困难,带领草根战队“嘉世”走上荣耀巅峰的故事。

初代嘉世战队

对于《全职高手》的粉丝来说,电影的内容并不陌生,它改编自《全职高手》的番外小说。粉丝们可以在其中看到“嘉世”战队的初代队员,了解叶修与苏沐秋兄妹俩相识相知的过程。但与原著不同的是,电影更多讲述的是叶修在登上巅峰之前的故事。少年的他,在面临选择时也会有的犹豫和迷惘。

蝴蝶蓝告诉界面文娱,在写作《全职高手》正文时,他参考了“无敌流”的写法,展现的是成熟阶段的叶修。但人必然会经历成长的过程,如果没有这些思考,就没有叶修后来对于荣耀的热爱和执着。

《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剧照

“这个人物其实和我本人的经历是有关系的。”蝴蝶蓝坦言。在《全职高手》之前,他还写过两部游戏题材的小说。写第一部时,他刚好在读大四。那时他找好了工作,毕业论文又简单,就尝试在网上写小说。“写小说(对于我来说)就跟打游戏一样。那时我们几个同学在网吧,他们旁边打游戏,看电影,我就在旁边写东西。”

所以少年的叶修,也最贴近写第二部游戏小说时他的状态。“我会想我已经写了两三年了,我接下来怎么办,能不能一直专注这个?”直到想通这些问题,才有了《全职高手》。“别看那时候叶修25岁,其实对于我来说,那个状态他的心理年龄已经是三十多岁了。”

《全职高手》第一季中的叶修 

而对于36岁,手握几个待影视化IP的蝴蝶蓝来说,他更贴近一个“后全职高手”的状态。不再那么中二和热血,创作重心也转移到了日常生活中来。如果要选一部作品,《王者时刻》会更加贴近他现在的状态。

电影《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不仅代表着蝴蝶蓝作品的进一步开发,对于阅文集团也有非凡的意义。

8月12日,阅文集团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阅文集团上半年总收入达到29.7亿元,同比增长30.1%;毛利为16.2亿元,同比增长35.5%。在收入增长的同时,阅文旗下签约作品数量和质量也持续领跑。在2019年6月公布的百度小说风云榜中前20名中,阅文占据了17席。总榜搜索指数排名第一的就是阅文运营8年的IP——《全职高手》。

阅文集团版权开发总经理、《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的总监制王芸表示,如今阅文集团旗下有1170万部作品。在2016年提出“IP共营合伙人”制度后,除了版权销售之外,阅文还希望与作家、影视、游戏、资本、各类合作方共创IP生态。在运作《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时,他们首先邀请原著作者蝴蝶蓝参与,以完善前传故事的整体世界观,再把其余的部分交给如彩色铅笔一类的专业公司。

王芸,受访者提供

“就像蝴蝶蓝叫我老板,我有时候开玩笑叫他老板,因为我们是彼此共同合作的关系,”她这样形容,“对于我们来说,不是我们有很多作者,而是我们跟作者共有阅文这样的平台。”

除《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这个项目外,其他作品也可以借鉴其中的过程和经验,实现“一鱼多吃”。从小说变成电影、动画、游戏,单一的文字作品将不断成长为立体的IP形象,利用不同的载体,IP的影响力还有望继续大幅增长。

蝴蝶蓝,受访者提供

界面文娱对话《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及电影版制片人王芸

“不是说位置高了就没有成长”

界面文娱:为什么会想要以《全职高手》的前传作为大电影的开篇呢?

蝴蝶蓝:因为正传的故事有动画番剧有影视剧,我们都做过了,所以想做一点没有做过的内容。我们觉得前传比较合适,可以补充主线故事,也有一种前情提要的感觉。

电影里最后一场写了一个赛季,写他们怎么走上这个道路,然后怎么取得了成就和第一个冠军,走向荣耀巅峰,所以叫《巅峰荣耀》,第一次巅峰。

《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剧照

界面文娱:电影里面是不是有一些成长线?

蝴蝶蓝:成长肯定有,因为那时候他不是已经经历了十年的叶修。刚刚从家里以一种,他后面才认识到很幼稚的方式逃出来,生怕被家里发现把他拖回去。另外他还有生活、生存的问题。所以他怎么找到信念,怎么决定成为职业选手、拿冠军,肯定有一个过程,我们大电影表现的就是这个过程。

界面文娱:但叶修在小说里出现时就已经是个成长完全体了,在荣耀里属于技术断层的存在。

蝴蝶蓝:作为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成长呢?怎么可能一生下来就是一个完整体?因为小说是十年后,《全职高手》又是无敌流的作品,就是叶修一出场就是这样的,甚至回忆第一赛季的时候就是冠军,所以说他一出来就站在一个很高的位置,所以你会觉得他好像没有成长。

但是成长不是说位置高了就没有成长,他如果不成长的话,正文写到赛季的时候是不可能击败那些对手的。你没有成长,一直停滞不前,不是等着被别人超越吗?所以说在技术上,他一直在成长,这个成长是贯穿始终的。

大家在意的可能是性格成长,但是性格也会有一个成型的过程。一开始我们看到的小叶修可能还处在萌芽的状态,我们会让你看到他游戏的核心理念是怎么形成的。他不可能刚出生,或者几岁的时候,就脱口而出说“荣耀”,那时候还没有荣耀,就没有这种理念。这个肯定也有一个过程的。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他比较彷徨的状态。出来玩游戏,我将来要怎么样,这个也是有一个思考过程的。比如原文里,陈果问他当时出来是为什么?叶修说就是为了玩游戏。什么冠军、理想、梦想,当时还没有关系。这种东西在是他出来以后,在三年的生活里跟苏沐秋这些伙伴们一起慢慢确立的。进入到职业圈之后,他的目标才是冠军。之前跟苏沐秋只是在游戏里挣点钱养活自己,然后思考下一步要去做什么,该怎么样。

苏沐秋和苏沐橙

因为我写这个人物,其实是跟我本人的生活历程是有关系的。我前后写了三部游戏,第一部写的时候22岁,写一个大学生怎么玩游戏,就是纯玩游戏。然后我写第二本游戏小说的时候,就相当于是叶修刚离家的那个状态。那个时候我应该已经有25岁了,写作这个路怎么走?我能不能一直往下写?我会想这些问题。

《全职高手》对于我来说,就相当于我到达了他27、28那个状态,因为我知道我就要做(写作)这个事。我们正文里看不到他的成长过程,是因为他的成长已经相对完成了。别看那时候叶修可能是25岁,但对我来说,那个状态他的心理年龄已经是三十多岁了。因为他是从15岁就进入社会,18岁进入职业圈的人,他的心理年龄是远超越正常人的水平的。

片中有大量打斗场面

王芸:他其实在电影里面已经是很巅峰的状态,你想很少有人第一次比赛就直接拿到冠军的。

蝴蝶蓝:他技术是处于技术巅峰的,我们为了剧情需要,总不能把他的对手做得太弱。

王芸:因为对手太弱,就变成了叶修吊打,观众看起来没有意思。说实话,我是觉得在叶修那样的一个状态下,就有能力作为一个队长去管理这些人,并且实现战术配合,我觉得是非常厉害的。

界面文娱:苏沐秋这个人物在电影里起到了什么作用?

影片交代了苏沐秋去世的前因后果

蝴蝶蓝:对于我来说,少年叶修和少年苏沐秋放在一起,苏沐秋是更加成熟的人。因为他带着妹妹在生活,那种经历是叶修没有的。等到他们相识,叶修进入了苏沐秋的生活步调,才开始用游戏来生存。在那个时段里,苏沐秋是他的一个参照。一个人为了打游戏离家会是什么样的状态?就是苏沐秋的状态。

所以苏沐秋是他离家以后很重要的伙伴。我觉得他很幸运,他碰到了这样一个人让他参照,也可能是我特意塑造一个人物在他身边。这个状态怎么继续下去,两个人一起思考,然后这时候出现了“荣耀”这个游戏,给了一个契机。陶轩其实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如果没有陶轩出来挑个头,可能嘉世战队的成立不会那么早,也可能叶修会接受别的战队的邀请,说不定还会是皇风的一员。

在我们的剧情设计里,皇风其实是一个职业俱乐部。因为我们的世界背景不可能只有“荣耀”这一个游戏,特别它还是一个新游戏。电子竞技行业不是“荣耀”带给我们的,它是一直存在的,所以肯定有这种职业俱乐部看到“荣耀”这么一个热门游戏后,要成立这个战队。

嘉世和皇风

就好像我们生活中以前LOL(英雄联盟)的俱乐部,在《王者荣耀》起来之后,也会成立《王者荣耀》的战队,或者《刺激战场》的战队。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设计,也正好让大家看到有草根的战队嘉世,也有王牌的队伍,你看它(皇风)的名字就显得很了不起的样子。这样形成一种对比,也能给大家描述一下电竞的职业生态。

但是我们假定叶修身边没有这些伙伴,皇风过来邀请他加入成为一个职业选手,你认为他会拒绝吗?他没有理由拒绝。这些大家从内容里去了解就行了。   

界面文娱:“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是一句很经典的台词。这句话到底是出自叶修还是苏沐秋?

叶修苏沐秋背影

蝴蝶蓝:这个肯定是出自叶修。电影中放在苏沐秋的本子里,只是想加强一下这个朋友的作用。我们希望通过大电影,让大家看到这句话是怎么成为叶修的精神信仰的。我们开始设想的方式就是,他可能无意间说了这样一句话,电影可能没有呈现太完整,但我的设想是这样的。

王芸:对,电影时间太短,我们其实是有做这些镜头的。但是毕竟是电影,片长有限只有98分钟,没有办法把所有的细节都一一呈现出来。但是这句话肯定是(叶修说的)。而且其实可以看到他翻的本子里记了很多,一些有心的网友会截图,比如写了很多他们一起去参加小游戏,赢了两千块钱,诸如此类的。那个本子里什么都记,所以记他这句话是很正常的状态。

界面文娱:在电影能呈现的东西比较有限的情况下,舍弃的大概是什么内容?保留的主线大概是什么内容?

一叶之秋

王芸:你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精彩的人物,但叶修是一个主角,可能更多的东西是要放在叶修身上的,其他人物的描绘篇幅就只能进行取舍。然后主线的剧情,从头到尾我们一直在讲叶修他是怎么样走到巅峰的。因为从小说里面,叶修一开始就是巅峰的状态,从一个巅峰走到另外一个巅峰。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26岁打电竞职业联赛是一个几乎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为什么能叫“叶神”,就是因为他在这个年纪展现出来的东西跟他的年龄完全不符。但是他是有一个过程的,他不是从一开始就比同龄人成熟很多。这个成熟的过程,还有第一个巅峰,其实是很多人都想看到的,这个主旨是从来都不变的。

界面文娱:会担心观众很难接受初代成员吗?

初代成员大多是正文里没有出现的新面孔

蝴蝶蓝:那我不知道了,可能他们要提高自己吧。动画当时也是因为时间有限,可能对内容有大量的取舍。如果有看不太懂的,就看一下小说。

十年前的内容,在小说里是没有情节的,只是一种文字或者对话的叙述。这种动画里没有做进去,可能会觉得前面有缺失。但是事实上我们做的前传里的大量人物,除了吴雪峰,其他都是原作里没有提到的,也是我写小说没有考虑到的。但是观众可以看到十年前的嘉世战队,看到职业上的传承。一叶之秋也好,元素法师这个职业也好,包括刘浩用的魔剑士,那都是嘉世后来接手的。在前传里,你可以看到以前的魔剑士是谁,以前的治疗是谁。

王芸:初代账号卡,因为有很多账号卡没有讲清楚,这些账号卡原来是谁。

蝴蝶蓝:对,这个我们在前传里做了一些补充。其实我们也不想补这么多人物,但是没有办法,这个游戏设定就是这样的,每个队必须有六个人物。其实哪怕你看正文的时候,除了兴欣这种主角队,其他的队里你能叫上名字的可能就两三个,写法是这样,都有主次。

叶修、韩文清

但是事实上,其他人是必须存在的。但是这个真的就是,做的时候得有取舍。哪怕写小说也好,你没有办法让每个人、每场比赛都有鲜活的表现,难度太大了,也可能我们能力不够。我们只能努力,以我们现有的能力做到最好。我觉得你可以质疑我们的能力不足,但是不要质疑我们的创作动机,我们一定是想把这个东西,以我们力所能及的程度呈现给大家。

有时候没有钱,这个很要命。这个不像写小说,小说就是一个人写,电影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还有时间、成本很多东西要考虑。所以有些时候要做一些取舍。

王芸:真的是做了很多取舍。因为不仅仅是成本,还有就是没有人愿意在电影里坐两个小时、三个小时,除非是大片。在目前这个阶段,观众看到三个小时的动画电影就劝退了,因为标准时长是100分钟以内。说实话我们当时分镜的时候做了两个多小时,然后不断地剪,当时我们剧本也做了很长。

蝴蝶蓝:对,剧本其实远比大家看到的内容要多。

弟弟叶秋也来电影露了个脸

“写完《全职高手》之后,我觉得游戏没什么可写的了”

界面文娱:我看到片子里面有说蝴蝶蓝书香门第,这个设计当时是怎么提出来的?

王芸:我们想植入一下作者,让作者也在里面出现一下。

蝴蝶蓝:我觉得是一个小彩蛋的性质。

界面文娱:您当初进入网文界的契机是什么呢?

蝴蝶蓝:没有事儿干。

界面文娱:当时是有工作吗?

蝴蝶蓝:没有,大四,工作找好了,在做毕业论文。论文又简单,空余时间比较多,然后也没有什么事儿可做。当时我看了一本书,他只写了一半没有写完,我就想自己试着玩一玩。那时候对于我来说,写小说就跟玩游戏一样。我们几个同学在网吧,他们在旁边打游戏、看电影,我就在旁边写东西。就跟他们一样,我在娱乐自己,后来我就把写的东西发上来,发在起点上。

界面文娱:当时写完之后就已经有一定收入了,所以就决定脱产写作了吗?

蝴蝶蓝:没有,开始是发在公众版。因为当时我是自己玩,所以也没有太像现在的作者一样每天更新,就是没事儿了就去玩一下。我当时有收入的时候,已经写了60-80万字了,那本书其实已经都快写完了。而且那时候我有工作,然后起点跟我说可以签约,我就签了。签了以后,第二个月发现有稿费,还可以。(界面文娱:就立马辞职?)没有,又过了半年才辞职的。没有那么冲动,很冷静。

蝴蝶蓝早期的作品《网游之近战法师》也传来影视化的消息

界面文娱:您是在2005年左右进入网文界的。在您看来,如今的网文模式和网文环境和当初有什么不同?

蝴蝶蓝:早期可能相对空白一点,所以那时候真的你看到每个东西都是新鲜的,都觉得特别有创意。现在对比以前,我觉得就是这种有新意的作品,不论是自己写也好,或者说看别人写也好,相对可能少了一点。就好像是我们在这个桌子上摆水一样,现在已经摆了很多,我们还想摆一个新的你没有喝过的水,真的还蛮难的。但我觉得越是很难创新的时候,越需要创新,越需要加入一些以前大家没有看过的东西。

而且现在大家对小说的审美也越来越细化了,以前我们就是风格很粗的类型,玄幻类或者是什么类的。现在又分为很多小类,写作风格也越来越精细了。我们那时候讲流派,用无敌流和升级流这种力量体系划分作品的类型。现在的话,每个作者的个人风格越来越明显,我觉得这是一种向好的趋势。如果把网文当作是海,中间已经开始出现与海不同的颜色。未来,我觉得大家不会再把网络文学认为是快餐文化。可以留存很久,值得反复看的这种作品,我觉得会越来越多。

蝴蝶蓝从2005至2014年的作品(图源:起点中文网截图)

界面文娱:2005年的时候是游戏类型的文章比较多。

蝴蝶蓝:挺多的。(记者:所以就顺其自然地开始写网游?)

是因为我当时看的那本书是网游,然后它没有(后续)了,我就自己写网游。其实我当时没有看过多少书,我第一个写的是武侠类的。当时我以为只有我写,还觉得自己很有性格,后来发现到处都是。

界面文娱:那你平常一部作品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哪里?

蝴蝶蓝:这种灵感我觉得没有明确的指向。就是你之前的阅读也好,你的经历也好,是一种积累,它会在你写作的时候无意识地出现在你的脑海里,以你需求的方式出现。

界面文娱:您现在也在尝试写玄幻类的作品,像《天醒之路》。那您现在的心理状态跟十几年前相比,会更加关注怎样的人物和故事?

《天醒之路》电视剧目前也在筹备中

蝴蝶蓝:现在对于我来说,因为随着我自己的年龄增长,我关注的东西可能会越来越写实一些,不像以前那么热血、中二。中二这种属性,其实在《全职高手》里会有一些,但是在我后面几部作品里我觉得逐渐在减少。

因为《天醒之路》这本书我写了很长时间了,一开始还有一点(中二),但到后面以后,我觉得看问题的视角都会不一样。但是起码,就从我那三个游戏来说的话,你可以看出来其中的写作态度也相当于(我的)人生态度。第一本的时候就是玩,写不好也无所谓。第二本开始有一点思考,探讨能不能这样玩下去。第三本觉得可以玩下去了,就坚持下去。我觉得是有这样一个过程,从书里每个主角身上可以看到自己。

界面文娱:相较起来,《天醒之路》更能反映您现在的心理状态吗?

《王者时刻》目前仍在连载

蝴蝶蓝:现在的话,可能《王者时刻》多一点。其实写完《全职高手》以后,我觉得游戏已经没有什么可写的了,然后再到后面,我才又觉得有一点可以写。像我写《王者时刻》这本书的时候,可能也是要往职业的道路上走,但是我想写的已经不是什么理想或者是奋斗了。

我觉得像《全职高手》里面写的东西,环境会把他的追求无限地扩大。但是在我现在这个年龄段看,他追求夺冠,其实和我们追求升职加薪没有太大的区别。大家因为故事觉得很热血,但是理想也没有什么贵贱,它只是一份职业。叶修在他的职业要做到最后,那就是去当冠军。在我们的职业里要做到最好,可能就是要做出最好的动画片,写出最好的小说,追求是一样的。

在《王者时刻》里,我就想写它(游戏)对我们日常的影响,尤其是积极一面的,是不是对我们生活有一些帮助。我不想让大家觉得,其他日常玩游戏就是浪费时间。因为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游戏是在文娱行业里最先进的产品,是在影视这个东西之上的。包括我们写小说,或者做影视的,老讲代入感。代入感游戏就做到了,游戏代入感太天然了。我看到现在影视剧推出互动剧的形式,我觉得他们已经开始把游戏元素加入进去了。未来大趋势是属于游戏的,尤其是5G时代来了以后。

《全职高手》第一季

界面文娱:《全职高手》这个IP非常成功,您刚才提到写完《全职高手》之后不想写游戏了,为什么呢?

蝴蝶蓝:能写的我写了三本了,三本之后我觉得没什么可写的了。好多人让我去写《全职高手2》,或者是写世界赛之类的,那些其实很好写,就沿着这个写就好了。不用这些主角,只要“荣耀”还在就可以写,因为世界观在那里,主线也很清楚。但是我不想写写过的东西,当时剩下的只有一种类型没有写过,就是穿越类的,人物穿越类的游戏,这种没有写过。这种我觉得就是一种玄幻类小说,没有什么区别,那我就直接写玄幻小说。

界面文娱:我看您刚才说话特别幽默,网友也说您是人形弹幕。在生活中,您是一个表达欲比较旺盛的人吗?

蝴蝶蓝:没有,我挺内向的。我和陌生人一般话很少,和熟人可能相对好一点。

小说《全职高手》中有不少幽默的桥段

界面文娱:那您写作的时候会有意识地构思一些比较诙谐的情节吗?

蝴蝶蓝:以前有,现在不会了。我觉得那是我以前写作时候的误区,尤其是头两本书的时候,第二本的时候最重。当时我觉得每章都要有一个笑点,或者一个搞笑的段子。然后写到第三本的时候,我意识到这个不对,搞笑不应该是一本小说的主题。把这些内容作为幽默穿插进去,自然而然地调剂一下就可以了,不需要在每章里刻意写一个搞笑的桥段。一个是很累,再一个反而把故事带偏了,有一种本末倒置的感觉。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从开始写作到现在,我发现的一个最大的,也是自己觉得最好的改变。

界面文娱:您写作的时候会写草稿和大纲吗?还是想好了开头结尾,中间再补充?

蝴蝶蓝:开头,结尾,我是这种。有开头,但结尾要明确。我写每一本都是这样,包括我现在在写的,我都知道结尾在哪里。有时候开头甚至没有,我也知道结尾在哪里。可能先有结尾,然后开始去想开头怎么进入。结尾是我每一本小说最先想好了(的部分)。

界面文娱:您的写作模式不是特别有逻辑性,可以这么说吗?

蝴蝶蓝:因为我逻辑性太强了,所以不需要大纲。开玩笑的,其实还好,因为我觉得这种方式适合我。我的书里不太会有逻辑上的错误,也许会有bug(漏洞),那就是写忘了,因为(写得)太长了,去年写的东西,可能今年忘掉了。比如说名字搞错了之类的,会有这种。情节逻辑上我觉得我控制得蛮好的。(界面文娱:您会花很多心思保持内容逻辑吗?)

逻辑我觉得主要是要完整,能自圆其说,小说就是追求这个。也许你那个逻辑大家不认同,但是小说里解释得通的话,我觉得那就是合适的逻辑。我其实蛮追求这个的,就是情节合理,逻辑性,挺追求这个的。

界面文娱:现在《全职高手》这个IP深度开发之后,您觉得自己的身份转化成商人了吗。

《全职高手》特别篇剧照

蝴蝶蓝:没有,我是作家,不是商人,没有转化。

界面文娱:那您觉得自己是明星吗?

蝴蝶蓝:更不是,叶修是,我不是,我是他爸爸。我首先是一个幕后的,不太希望大家关注我,关注作品就可以了。经常有采访问我有什么想跟读者说的,我觉得我想跟读者说的都在作品里,能说的都说完了。包括最近因为我们大电影要上,有一些争议。但其实在《全职高手》这本小说里有大量的粉丝跟选手、战队关系的描写,大家可以好好看看,我的观点都在那里面。

“不管是作者还是这家公司,你得养活他们”

界面文娱:之前阅文提出了IP共营合伙人制度,在《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这部大电影里面,双方是怎样的合作模式?分工情况大致是怎样的?

王芸:对于我们来说,IP共营合伙人就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很多人都说阅文有很多作者,但不是我们有很多作者,而是我们跟作者共有阅文这样的平台。

他(蝴蝶蓝)就经常开玩笑叫我老板,我有时候开玩笑叫他老板,因为我们是共同合作的关系。在整个电影里面,我们需要他帮助我们补完前传的一些内容,毕竟《巅峰荣耀》里面只写了一小部分,我们需要补完这个过程。彩色铅笔,就是我们的制作公司,因为专业做动画,所以我们就放心地把这部分交给他们去做。其实我们对于其他项目也是这样的,我们不会说阅文大包大揽,所有的事情自己做。我觉得我们的核心是作为一个平台、一个内容方,剩下的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在场景上,彩色铅笔借用了杭州的部分地标

界面文娱:从成本上看,《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这部作品的时间成本和制作成本是比较紧张的吗?

蝴蝶蓝:我觉得也不是说这个,大家要知道,我们做这么一个东西其实有很多方面的原因要考虑进去,真的不像写小说那么简单。写小说一个人就能掌控所有的局面,只要花你自己的时间和你的才华就可以了。但是做电影这种东西,真的方方面面都会影响到。首先原作的质量是基础,然后时间、成本、画手、音乐、后期,方方面面真的太多了。而且我们作为一个2D动漫,其实比现在市面上3D是要慢的。因为要手绘,不像3D,建模了以后,越到后面越好做。我们这个,包括现在马上做第二部又要绘一遍,这都是很辛苦的事情。

《全职高手2》目前还未定档

界面文娱:刚才蝴蝶蓝提到现在作家风格、作品内容变多了,那么阅文在IP开发的时候,会觉得能够影视化的内容也变多了吗?

王芸:大家真正看到的,能被影视化的作品,其实是很少很少的。因为阅文整个平台有一千多万部作品,每一部能被呈现在大家眼前的,已经是在你不知道的时候经历过无数的挑选和淘汰、挣扎选出来的一个作品,始终还是少数派。

界面文娱:阅文也开发过《斗破苍穹》、《择天记》之类的IP,开发这种男频作品的难点是什么?

《斗破苍穹》动画版第三季刚于7月21日开播

王芸:讲实话,现在更新换代速度非常快。以前电视机前的观众跟看小说的读者是有时间差的。比如说一本书写出来,到影视化呈现,电视机前观众的接受度其实是低于看小说的。

但是现在网络时代太发达了,他们都是在网上看小说、看视频,两者之间其实是无缝衔接的。所以你说男频这块儿,我觉得大家是非常想要高度还原的,但是大家忘了有一些作品是几年前,甚至十年前的。人在不断成长,你想要高度还原,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因为你不可能让自己倒退。

所以其实我是觉得,我们在做这些作品的时候,还是要不断地往里面加一些现在人的习惯和特点。再加上你刚才说的那些开发出来的男频,其实人家开发挺久了,但是也是一直拖着,没有办法上。这个其实是一个很正常的状态,不是每一部作品都能开发成功。

相比动画,《择天记》的真人版评分稍低,仅有4.1分

界面文娱:那为什么动画版的一般会比真人版的评分高一点?

王芸:这个很正常,我跟你说就是这样的。真人呈现在你眼前的时候,你会觉得是长这样的嘛?还要让他演出这个人来,多难。但是动画的话,是因为它还是一个纸片人,本身就是符合你的幻想,纸片人你想画得怎么好看就怎么好看。

界面文娱:我们看到阅文在版权开发这块已经做得很好了,未来会不会成立电影公司,或者是经纪企划公司,有这样的打算吗?

王芸:影视公司我们有在做,主要还是服务于我们的IP本身。至于像经纪公司,或者是其他的,我还是觉得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我们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保持和作者之间的合作,开发好我们的内容,至于剩下其他的事情,我们还是希望交给专业的公司来做。

界面文娱:除了《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其实小说也出了番外篇《那时花开》《请君入瓮》,这些有做剧场版的计划吗?

王芸:你可以关注一下我们的发布的IP开发计划,现在在制作的动画已经有十几、二十部了,所以可能需要再等一等。

界面文娱:您觉得目前国产动画和海外动画的差距是什么?

王芸:说实话,我觉得技术层面上没有太大差距。因为大家可能不是很了解动画行业的技术,尤其在2D动画领域,其实都是用人工手绘加技术堆出来的,技术层面上问题不是特别大。事实上是在想象力这块儿,还有其他专业人才的培养上,有一块儿非常缺失的部分。讲老实话,(中国)在动漫这块儿已经落后其他国家很长时间了,我们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弥补。

王芸 叶修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8-21 南华期货 603093 --
  • 08-15 日辰股份 603755 15.7
  • 08-14 小熊电器 002959 34.25
  • 08-14 唐源电气 300789 35.58
  • 08-14 松霖科技 603992 13.54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