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TV前员工:赢了讨薪仲裁遭上诉 微信被CEO删好友

暴风TV前员工:赢了讨薪仲裁遭上诉 微信被CEO删好友
2019年07月31日 22:07 澎湃新闻

  来源:澎湃新闻

  因为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屡次被传解散的暴风TV员工的近况也引发外界关注。

  近日,暴风TV前员工谢一(化名)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4月,被拖欠工资员工纷纷找主管问发工资。然而,没有任何公告表示此事何时会解决。至今公司方面没有人给个说法。

  谢一是在2018年4月入职暴风TV的。据他讲述,从2018年12月直到2019年5月公司解散,被迫辞职,他都没有收到工资。

  可见的是,谢一入职的时机也不算太好。

  2015年,暴风集团(300431)以1.3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暴风智能,暴风TV)的前身——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暴风统帅),当时的持股比例为30.37%。

  但接下来的一年,家电行业出现洗牌,乐视也出现资金危机。在互联网电视行业效仿乐视的暴风TV,也逐渐开始感受资金压力。

  据谢一的观察,当时,冯鑫觉得做电视是一个机会,就开始布局整个电视生态链。但是,高管们看着乐视照这个路子却倒闭了,并不打算干实事。

  暴风TV从2016年起年年巨亏,其运营主体暴风智能从2016至2018年分别亏损3.58亿元、3.20亿元和11.91亿元。

  据谢一讲述,暴风TV在2018年10月进行了一次裁员,各个部门的领导让部门员工签订《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裁掉了20%-30%的员工,但这部分员工并没有被拖欠工资。

  这种情况在今年4、5月份再次重演,前戏则是讨工资。

  “2019年4月,被拖欠工资员工的不满情绪进入了爆发期,纷纷找主管问发工资。然而,没有任何公告表示此事何时会解决。”谢一说道,“我们很心寒,去年618和双11都很尽力在帮公司卖货,但至今公司方面没有人给个说法。”

  员工们开始维权。

  据暴风TV前员工曾帆(化名)讲述,4月17日,被拖欠工资的员工进行了集体仲裁,要求公司发放拖欠的工资179.09万元,以及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12.76万元。6月13日,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公布仲裁结果,暴风应付给员工140.54万元工资和10.89万元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

  曾帆说,仲裁委产生的这个结果是因为公司效益不好,所以工资打八折。

  对于仲裁结果,谢一表示接受。然而,仲裁结果里面提到:此仲裁裁决非为终局裁决,双方当事人若不服本仲裁裁决,可在十五日内向法院起诉。

  暴风智能果然上诉了。

  曾帆及其同事在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上查询到,自己做为被告人被暴风智能起诉了,但目前还没有收到正式开庭通知。曾帆表示,如果暴风不上诉,仲裁结果公示后的15天,他们可以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仲裁结果,“现在暴风上诉,也就意味着在审限届满日期2019年10月8日之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法院通知我们,作为被告人去应诉。”

  有法律从业人员对澎湃新闻记者分析,暴风TV上诉应该是对仲裁结果不服,所以告员工民事欺诈,其实本质上就是不想支付八折后的工资。

  就在员工们进行了集体仲裁并等待仲裁结果期间,今年5月,暴风TV的员工开始被要求协议解约。

  据受访员工介绍,当时,暴风智能各部门的领导让员工签订《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协议中提到,收到本协议第 2、3 条所述的全部款项后,乙方自愿放弃其他一切权益,甲乙双方再无任何争议和纠纷。

  来源:暴风TV前员工

  也就是说,签订协议后,员工应在三日内办理完工作移交手续。收到应收工资后,员工与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就终止了。但是,协议中并未提到具体发放薪资日期。

  在被要求签上述协议后,曾帆称,暴风TV的一名高管在微信群发了一条消息:“通知,由于融资进度,公司决定所有人遣散,后续问题公司统一回复。请通知到每个同事。有事可与耀平总沟通,收到请回复。”

  对此,曾帆表示:“拖欠工资几个月来,公司没有人联系我,也没有一点表示。最近,刘耀平(暴风TV CEO)删了我微信,财务也没有任何表示。目前工作很难找,我还是待业状态,我要不是信用卡就是找家中会接济,很丢脸。”

  根据前员工发来的截图,刘耀平曾在朋友圈提及删除了一批所谓的好友。

  来源:暴风TV 前员工

  当时,关于暴风TV解散的风声不断。

  不过,5月23日,暴风集团发布声明称:暴风智能系公司控制子公司,公司持有暴风智能 22.60%的股权,暴风智能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暴风智能业务仍在正常经营,为优化结构、控制成本,暴风智能对行政、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但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

  至于暴风智能搬离原办公地址的问题,暴风集团当时的说法是,原来办公地址的租赁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暴风智能已经搬离该地址,暴风智能新的办公地址已经投入使用。暴风智能不会放弃市场前景广阔的互联网电视行业,未来将通过精细化运营 改善经营状况。目前暴风智能的融资事项仍在加紧推进中。

  不过,谢一的说法是,新的办公地点——中国高科(维权)大厦,并没有暴风TV员工上班。而且,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的员工也已遣散。

  对于这一说法,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暴风集团方面进一步置评。

  可见的是,仅仅两个月之后,为摆脱暴风智能对业绩的拖累,在公告披露实际控制人冯鑫被拘的同一天,暴风集团已经宣布“撇清”与暴风智能的关系。

  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关于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将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称,该公司的控制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澎湃新闻记者在暴风TV官网看到,目前列出的多款产品均处于“暂时缺货”状态。谢一称,暴风TV的官网目前没有在正常运营中,暴风的电视已经停止生产。2019年年初就已经不生产了,后面卖的都是存货。

  谈及暴风集团的崩塌,谢一认为,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对暴风TV高管的把控不够。他表示,许多高管都想捞钱,哪的广告返点高投哪。暴风其实没有什么实业,没有自己的产业链、产业基地和研发基地。

  7月31日,澎湃新闻记者曾拨通过暴风TV CMO卢胜波电话,但他表示,目前不清楚冯鑫和刘耀平的近况,自己也未收到工资。

责任编辑:覃肄灵

暴风集团 冯鑫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8-14 小熊电器 002959 34.25
  • 08-12 中国广核 003816 --
  • 08-06 海能实业 300787 --
  • 07-31 海星股份 603115 10.18
  • 07-31 微芯生物 688321 20.43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