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的男生,有自己的小红书

95后的男生,有自己的小红书
2019年07月21日 11:11 封面新闻

原标题:95后的男生,有自己的小红书 来源:36氪

从球鞋开始。

今年以来,二手球鞋交易忽然成为消费领域的一个“怪”风口。

这先从一家公司的“起死回生”,窥见整个市场的火爆。曾经历长期低迷的图片社区 nice,在 2018 年转型为“潮人社区+ 交易平台”。今年 6 月,nice 宣布完成数千万美金的 D 轮融资。nice 曾在 2014 年一年间完成了 3 轮融资,总金额超过 6000万 美元。这次是他们时隔 4 年拿下了新一轮融资。

此外,从虎扑孵化出来的二手球鞋交易平台“毒”,也于4月29日宣布获得金额不详的A+轮融资。在毒 App 上,一双42码、售价 1299 元人民币的球鞋 Travis Scott x Air Jordan 1 High OG,最高售 11779 元,比原价翻了 9 倍!其他多数二手球鞋,成交价格翻2~3倍也很寻常。

球鞋价格的上涨逻辑除了收藏价值外,还受明星同款、合作球星赢球等因素的影响,此外,球鞋二道贩子的坐庄喊价也让鞋价水涨船高。

总之,这一市场的急速发展让更多人关注这背后的消费群体—— 95 后男性。

根据“毒”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至 2019 年 6 月,其平台上男性用户占 60.06%,女性为 39.94%,而 18-25 岁用户占到了总用户的一半以上,达到 58.00%。可以说,人们关注毒,除了球鞋的二手交易,还有他背后的这群年轻的男性用户。

在过去,男性消费能力长期被忽视。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男性多是不在意自己的穿着打扮,在消费中保持着极度理性和克制,他们似乎和球鞋、穿搭、潮流文化这样的故事相去甚远,但是球鞋市场的火热,从一个侧面凸显出这个群体的消费能力。

崛起与危机

球鞋转卖生意是从球鞋限量版开始,因为限量发售导致供需不平衡,球鞋价格高涨,这就有了中间商或个人卖家做起了转卖生意。

球鞋数量出现了供不应求现象,自然会有人来钻空子“解决”。林超管理着一家假鞋生产商,他们生产的球鞋会给到有自有渠道的销售方去向下分发。他告诉 PingWest 品玩,每双假球鞋成本在 50 块以内。一双原价 1299 元的真球鞋,他们会比原价便宜 500 块,“如果你卖得特别便宜,反而别人会觉得质量不行。”

假鞋生产商每拿到一个鞋款模具也会做市场预估,基本每个鞋款每次生产 5000 双以上,几乎每一双鞋会做二次生产,甚至三次生产。“生产 5000 双大概需要 15 天时间。”

在林超眼中,假鞋其实跟真鞋质量其实差不多。这背后,很多厂商是为大牌球鞋的代3工方。

由于存在大量假鞋、仿冒鞋,让消费者难以分辨真假,这就让球鞋鉴定服务随之应运而生。毒能得到快速发展,就与其抓住了二手球鞋交易的核心问题、设计了“球鞋鉴定”环节相关。目前毒的盈利模式是抽取卖方成交价的 7.5%-9.5% 作为佣金,以及收球鞋鉴定费。

毒 App 脱胎自虎扑。据天眼查显示,毒 App 的主体公司为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公司第一大股东为虎扑联合创始人杨冰,持股 55%,而虎扑持股 15%。毒 App 于 2015 年开始运营,起初是以社区起步,在 2017 年正式上线交易功能。

毒 App 对外沟通主管昭阳告诉 PingWest 品玩,目前有数百人的球鞋鉴定师团队。在毒 App还没有交易功能时,平台上就聚集了一批球鞋鉴定师。他们在80 年代就开始消费球鞋,有长时间的关注和大量的经验积累。毒 App先向这个群体发出邀请,让他们参与到鉴定师团队。

毒 App的交易在流程方面,球鞋需邮寄到操作中心,在中心统一鉴定。先质检查瑕疵,再到真假鉴定。 昭阳表示,现在有些假鞋仿得很真,团队甚至会先切开它,来研究它的制造工艺,完成研究具备该商品鉴定能力后,商品页面才会在平台上架。

现在,其他同类型的球鞋交易平台都试图在球鞋鉴定上投入更多资源,以证明其平台上交易的二手鞋都为真鞋。

二手交易平台转转于今年 5 月上线的潮品交易平台“切克”,就与另一个同类公产品“get”合作,提供双重鉴定:切克与 get 同时鉴别为真才为真,一方真一方假则视为假,以此来提高鉴别准确率。与此同时,切克还与国内球鞋鉴定专家“995”签约,后者将全职加入切克并任首席鉴定师。

昭阳告诉 PingWest 品玩,目前在毒 App 上显示的在线鉴别师主要处理在线图片鉴定业务,日均鉴别指的也是图片鉴定业务量。图片鉴别的准确性到底有多少?他举了个例子,“就跟女生看包一样,你可能看一眼就知道这个包是假的,很多上传图片来说鉴定师来说可以很快鉴定完的。”当然,这需要鉴定师有很丰富的经验。

咨询公司 Grand View Research 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 年全球球鞋市场的估值达 643 亿美元,到 2025 年,全球二手球鞋转售市场的市值约 60 亿美元。

现在国外的球鞋转卖巨头已初现规模,美国球鞋转卖平台 StockX 在 2018 年完成 4000 万美金的 B 轮融资,估值近 10 亿美金,平台上各类球鞋价格会随着市场供需情况波动。所以,与其说它是一个交易平台,倒不如说是一个股票交易所。

正等待男人的小红书

蹭着球鞋热度,毒 App 不止想做一个球鞋交易所,他们的定位是“潮流生活方式平台”,现在,平台上除了球鞋外,还有衣服、配饰,玩具等潮流产品,用昭阳的话来说,“还处于挖掘用户需求,扩大品类的时期”。

现在,毒 App除了交易服务,还有社区,这意味着用户可以在这里发布内容和阅读内容,用户可以通过阅读内容完成购买,买完了又回到社区去晒和分享。这套逻辑跟 30 亿估值的“女性种草社区”小红书相似,最大的区别在于“毒 App不会考虑做自营电商。”

此前,小红书合伙人曾秀莲告诉腾讯《一线》,仅 2018 年一年,小红书平台的男性用户占比从 10% 就急剧增加至接近 20%,但平台此前并未特意针对男性用户进行优化。这个数据也意味着有越来越多的男性正在关注和分享生活,他们也参与到探讨健身、美食、穿搭等话题。

看来,男性消费群体也在呼唤属于自己的“小红书”,而CHAO更接近于这个方向。

今年2月,定位于“潮流男生种草社区”的 CHAO 开始内测。天眼查显示,CHAO 的主体公司为北京视说新语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大股东为知乎 CEO 周源,持股 90%。

背靠知乎的用户和内容,CHAO 自然有可以做好社区的天然属性。

CHAO 的产品展示逻辑跟小红书很相似,最主要的内容都是用图片和用户分享。话题涉及咖啡、球鞋、衣物等生活内容,以及电脑、单反器材等。

据 CHAO 官方信息,在性别分布上,CHAO 男性用户占比为 75.14%,女性用户占比为 24.86%,男女比例为约为 7:3。CHAO 用户主要集中在 20-35 岁之间,占比约达 88%。

CHAO 官方告诉 PingWest 品玩,他们发现潮流商品已经从小众乐趣走向大众化。目前,产品的首要任务是挖掘社区的用户价值和内容价值,在规模和质量上寻求突破。产品不排斥商业化,会在适当的时机踏出这一步。

从内容分享到促成交易,还存在距离。左右着男性做消费决策的因素里,投资价值已远远超出使用价值了。接受 PingWest 品玩采访的多位球鞋爱好者都表示,他们不仅会看球鞋的外形和功能,更会关注球鞋的价格涨幅,估量球鞋的增值空间。

男性固然也有讨论产品、分享生活的需求,但能影响到他们的消费决策还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毒 App 、nice、识货等产品的爆发让人看到男性经济的可能性,但它们不是男人的小红书,也不代表年轻男性更愿意把钱花在穿搭上了,它们还是一个与投资有关的交易所。

也就是说,目前看来并不是年轻男性越来越爱买,才让球鞋变成一个新增长点,而是因为球鞋越来越具有高收藏价值,才让男性越来越爱买。男人总是需要自己的“小红书”,但假如这本“书里指向的产品没有极高的投资价值,或许依旧动摇不了男人。

小红书 PingWest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29 柏楚电子 688188 --
  • 07-29 晶晨股份 688099 --
  • 07-25 柯力传感 603662 --
  • 07-24 神马电力 603530 5.94
  • 07-24 小熊电器 002959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