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拓生物成立12年股权转让价仍为1元

科拓生物成立12年股权转让价仍为1元
2019年05月06日 06:31 新浪财经综合

  科拓生物成立12年股权转让价仍为1元   伊利蹊跷退出第二大客户八成销售靠蒙牛

  长江商报  记者 魏度

  诸多风险点暗存,持续盈利能力存疑,北京科拓恒通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科拓生物”)IPO之路有荆棘。

  科拓生物长期专注于食品和复配食品添加剂配方及相应工艺技术的研发,拥有包括蒙牛、光明、新希望乳业等知名企业客户。

  不过,公司经营业绩高度依赖第一大客户蒙牛,报告期(2015年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向蒙牛乳业销售金额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接近80%。公司还与蒙牛乳业签订了为期三年战略合作协议,后者每年向公司采购份额不低于70%。风险在于,这一协议明年底将到期,一旦合作不再,将对公司业绩产生巨大冲击。

  值得关注的是,国内乳业巨头伊利也曾是科拓生物第二大客户,不知为何从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

  科拓生物只是一家仅有112名员工的小公司,却以跨国巨头为竞争对手,此次IPO,公司拟募资4.57亿元进行产能大扩张。猛然扩大的产能能否预期消化也将是未知数。

  科拓生物还有诡异之处。公司成立于2003年,到2014年,其股权转让单价及增资,对应的出资额仍然为1元。长达12年,难道公司根本就没什么发展吗?

  此外,公司股东关联关系密集,2017年应收账款增速超过营业收入,IPO前现金分红1.24亿元。这些,也将是影响公司IPO的瑕疵之处。

  诡异的股权转让及增资价格

  科拓生物实控人并非公司创始人,IPO之前,公司密集股权转让颇为蹊跷。根据科拓生物披露的公司股权演变情况,2016年股改之前,公司经历了10次股权转让、5次增资。

  2003年9月1日,科拓有限成立,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由王占永、梁久亮、贾士杰、李洁冰、郑宏旺、王晓宙、潘丽洁和赵志新等八名自然人出资设立。

  2008年5月,成立5年,郑宏旺将其持有的5万元出资额转让予马杰。2个月后,潘丽洁将其持有的5万元出资额转让予其木格苏都。2010年2月,科拓有限实施第三次股权转让,李洁冰将其持有的8万元出资额转让予梁钧。3个月后,赵志新也将其持有的5万元出资额转让予梁钧。上述股权转让,转让价为1元/出资额。

  2010年9月,在科拓有限成立7周年之际,公司现任实控人孙天松出场,一口气受让了王占永、梁久亮、贾士杰、梁钧所持全部出资额,同时,王晓宙将其持有的5万元出资额转让予刘晓军。转让单价,依然是1元/出资额。

  到此时,原有8名创始人股东全部退出。公司股东变为孙天松、梁钧、马杰、刘晓军、其木格苏都5名自然人,持股比分别为75%、10%、5%、5%、5%。

  此后,公司又进行了多次股权转让及增资,单价依然是1元/出资额。

  直到科拓有限第九次股权转让,转让价格才有所变化。2016年3月,为实现经营管理团队持股,引入了科融达、科汇达两个持股平台,孙天松、其木格苏都、马杰、刘晓军实施了股权转让。同时,公司实施增资。这一次,股权转让和增资价格为2.87元/出资额。

  半年后,科拓有限进行第五次增资,私募北京顺禧、益阳万德进入。此次,增资价格猛增至20.48元/出资额。

  2016年12月,公司实施股改,2017年7月,科拓生物增资至6107.34万元,科汇达参与认缴,增资价格为10.83元/股。2个月后再次实施增资,增资价格猛增至24.56元/股,外部股东凯泰创裕和凯泰成德参与认购。

  短短2个月增资价格翻倍,公司解释称,科汇达系员工持股平台。当年,公司计提股份支付费用4400多万元。

  创始股东蹊跷全部退出,孙天松作为内蒙古农业大学教授突然接盘,是否存在股份代持行为,公司并未对此进行解释。

  伊利从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

  患上蒙牛依赖症将是科拓生物持续盈利能力的严峻考验。

  科拓生物在招股书中称,公司长期从事复配食品添加剂生产和销售,与蒙牛乳业、光明乳业、完达山乳业、新希望乳业等知名乳制品企业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

  2015年、2016年,公司完成对内蒙和美、金华银河、青岛九和等公司并购重组,并收购和美科盛持有的与益生菌相关的商标、专利和非专利技术。或源于此,公司经营业绩稳步上升。

  报告期,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5亿元、2.61亿元、2.84亿元、1.49亿元,净利润为3501.80万元、1153.53万元、7134.77万元、4277.66万元。

  目前,公司产能利用率超过100%。此次IPO,公司拟募资4.57亿元,除了2500万元补充流动资金、6000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外,其余资金全部投向实体项目,进行产能扩张。

  问题在于,大肆扩张的产能能否造成消化不良,值得关注。

  科拓生物实现的上述经营业绩,与蒙牛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密切相关。2017年10月,科拓生物与蒙牛乳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书》,约定2018年至2020年,公司为蒙牛乳业复配增稠剂等相关益生菌的合作供应商,蒙牛乳业在合作期采购公司相关产品份额不低于70%,而公司相关产品每年降价依次为3%、3%、3%。

  战略合作协议下,蒙牛乳业成为科拓生物当之无愧的大客户。报告期,蒙牛乳业稳居公司第一大客户,公司向其销售金额分别为1.42亿元、1.82亿元、2.32亿元、1.15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76.81%、69.91%、81.90%、77.49%,公司对蒙牛乳业存在十分明显的依赖。

  近八成营业收入来自蒙牛乳业,一旦合作期满不再合作,谁能替代蒙牛成为公司大客户?届时,公司或将面临巨大冲击。

  值得一提的是,伊利也曾是科拓生物重要客户。2015年,公司向其销售金额为1908.34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10.29%。但是,从2016年开始,伊利股份就从其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这是否意味着,科拓生物产品并不具有碾压市场的竞争力。

  左手增资右手分红

  科拓生物还存在应收账款居高不下、经营违规行为未披露的瑕疵。

  经营业绩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科拓生物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6028.18万元、7970.80万元、9509.95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32.51%、30.58%、33.51%。2016年、2017年同比增福为32.23%、19.31%,同期,营业收人增幅为40.56%、8.88%。

  2017年,应收账款增幅明显超过同期营业收入增长速度。对此,公司解释称,公司给予蒙牛乳业的账期较其他客户的平均值略长。

  同期,公司存货余额为3190.71万元、3850.28万元、2995.03万元。

  总体而言,应收账款和存货占比虽然有些高,但从以往及目前财务现状来看,并不会大幅产生坏账及存货跌价损失,但会影响公司现金流。

  报告期,公司货币资金为4758.81万元、3084.93万元、1.22亿元、4008.91万元,2017年货币资金大幅增长,主要是外部股东参与增资,而在去年6月底,货币资金较年初锐减8000多万元。虽然公司没有任何债务无偿债压力,但存在一定的流动性压力。

  备受质疑的是,报告期,科拓生物左手增资右手分红,这也是公司货币资金锐减的直接原因。报告期,公司分别实施2982.60万元、2300万元、4022.70万元、3094.38万元,合计现金分红1.24亿元。去年上半年,现金分红未实施,一旦实施,流动性更为紧张。

  对于科拓生物一系列的诡异表现,长江商报记者将保持长期密切关注。

 

责任编辑:万露

科拓 蒙牛 伊利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6-11 元利科技 603217 54.96
  • 06-11 松炀资源 603863 9.95
  • 06-04 国茂股份 603915 --
  • 06-04 卓胜微 300782 --
  • 06-03 红塔证券 601236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