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药业“擦掉”的300亿究竟去哪儿了?

康美药业“擦掉”的300亿究竟去哪儿了?
2019年05月01日 09:30 第一财经

  康美药业“擦掉”的300亿究竟去哪儿了?

  近300亿元货币资金,像魔术一般变成了会计差错中少记的存货、在建工程、应收款项。康美药业4月29日晚间披露的会计差错更正,震惊了整个A股市场。

  根据康美药业4月29日披露,2017年公司财务报表中,年末货币资金多计入299.44亿元,营业收入多计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76.62亿元。同时,经营性现金流多计入102.99亿元。而多记货币资金的同时,少记存货超过195亿元,少记在建工程、应收账款近13亿元。

  账面常年拥有大量现金、流动性充裕,却频繁巨额融资,导致财务成本居高不下,这种颇为矛盾的状况,让康美药业的财务数据备受市场质疑。4月30日,康美药业在网站发布致股东的公开信,声称上述会计差错,是内控不严、外部环境改变所致。

  “多计300亿简直骇人听闻,这哪里是什么内控不严的问题。”有业内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披露不充分,截至2018年末康美药业342亿元的存货,真实性、目前价值几何,尚无法确认; 而少记的195亿元存货对应的资金,是不是真的用于“买货”,也还待进一步核实。

  包括少记的存货在内,超过200亿元的巨额资金,究竟流向何处?

  虚增300亿货币资金

  尽管对2016年、2017年的经营数据进行了大幅调整,不仅营业收入,康美药业2018年的利润指标同样出现大幅下滑。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康美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93.56亿元,净利润11.35亿元,扣非净利润10.2亿元,除了营收同比增长10.11%,后两项指标同比分别大幅下降47.2%、50.84%。

  4月29日晚间披露的这份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了有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这是自康美药业2001年上市以来,第一次年报被出具有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其年报审计机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下称“正中珠江所”)称,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包括康美药业2018年12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关联方资金往来、公司下属子公司部分在建工程项目财务资料不完整三方面的原因。

  同时,康美药业披露更正了前期出现的会计差错。更正后,康美药业2016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6.93亿元、175.78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8.41亿元、21.49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8.15亿元、20.76亿元。

  调整前,康美药业2016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6.42亿元、264.7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3.4亿元、41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3.13亿元、40.27亿元。

  经过重述,康美药业年报资产、负债出现显著年化。重述前,该公司2016年、2017年年末的总资产分别为548.23亿元、687.22亿元,重述后分别为532.51亿元、652.92亿元;同期净资产分别为291.15元、320.32亿元,调整后为277.14亿元、284.13亿元。

  作为A股曾经的“大白马”,账面常年拥有大量现金、流动性充裕,却频繁巨额融资,导致财务成本居高不下,让其财务数据备受市场质疑。

  2018年年报中,康美药业的资金状况出现了更为惊人的巨变。根据披露数据,截至2018年末,康美药业货币资金余额为183.92亿元,而2018年9月底,公司该项目余额为377.88亿元。仅仅过了一个季度,该科目余额就大幅减少了194.68亿元。

  更为惊人的是,调整之后的2017年底的货币资金余额。更正公告显示,经过调整,截至2017年底,康美药业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42.07亿元,仅为调整前的341.51亿元的13%。

  公司最新披露的2018年年报,初步揭开了隐藏多年的秘密—少记存货、在建工程、应收款,多记货币资金,形成“虚增”的结果。

  此前,2018年12月28 日,康美药业收到调查通知书,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对此进行自查、必要核查。公开资料还显示,2018年之前,康美药业营业收入,营业成本,费用及款项收付方面存在账实不符。

  康美药业承认,由于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确认业务款项会计处理错误,造成应收账款、在建工程少记存货分别少计6.41亿、6.31亿元,存货少记195.46亿元。而由于核算账户资金错误,多记货币资金达299.44亿元。

  营业收入、利润同样存在类似情形。按照康美药业的说法,公司在确认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以及核算销售、财务费用存在错误,营业收入多计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 76.62亿元;销售、财务费用分别少计4.97亿元、2.28亿元。

  巨额存货真实性待查

  货币资金多记近300亿元,是由于存货、在建工程、采购款少记形成的,而存货少记195亿元,又是导致货币资金多记主要原因。

  一位资深前投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康美药业只是把190多亿元的存货问题暴露出来了,但存货是不是还在、价值多少,这些存货究竟是在途,还是钱已经付了而货还没到,还是存货已经在库,康美药业并未解释清楚。

  而对比2017年、2018年财报中的预付款,以及购买商品等经营性支出数据,让康美药业的重述报表仍疑窦丛生。

  康美药业披露,截至2017年、2018年底,公司存货中的库存商品账面余额为281.5亿元、266.4亿元,同期原材料账面余额分别为4.48亿元、2.53亿元,在产品分别为3.21亿元、1.25亿元,自制半成品则为百余万元。

  合并报表数据显示,2017年,康美药业购买商品、接受劳务等,共计支付现金201.45亿元。此次年报重述之后,2017年该项支出金额变更为170.23亿元,调减金额近31亿元;2018年为169.77亿元。

  这一支出金额,与同期存货存在巨额差异。截至2017年底,康美药业存货余额为157亿元,比2016年底增加约31亿元。重述后,公司存货余额增加至352.46亿元,与调整后同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出金额,存在182亿元的巨额差距。

  2018年的情况同样如此。截至2018年底,康美药业存货余额为342.09亿元,同比减少10.37亿元,购买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出现金169.77亿元,与存货余额存在超过172亿元的缺口。

  而最近两年来,该公司的预付款金额,变化并不明显。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康美药业预付款余额仅为11.3亿元,同比增加约 4.1亿元。调整后的2018年,预付款余额也仅为12.46亿元,且2017年末的预付款金额也并未作调整。

  在相关公告中,康美药业已经列明,是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少记,以及确认业务款项会计处理错误、核算账户资金错误, 导致货币资金多记。

  除了存货,康美药业2017年的在建工程、采购款等,也存在少记的情形,金额分别为6.41亿、6.31亿元。

  计入少记的应收账款,2017年康美药业少记的三项资产,金额合计为208亿元左右,与多记的货币资金之间,仍存在至少91亿元的缺口。

  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表示,康美药业下属子公司部分在建工程项目存在财务资料不完整 的情况,子公司部分在建工程项目建设实施过程中,存在部分工程项目财务管理不规范,财务资料不齐全等情况,截至2018年12月31日,通过自查已补计入工程款金额为36.05亿元。

  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称,补记的在建工程,包括固定资产11.88亿元,投资性房地产20.15亿元,在建工程约4亿元。由于工程项目财务资料收集不充分,无法实施恰当的审计程序,以获取充分、有效的审计证据,证明该等交易的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对财务报表列报的影响。

  被两家“小公司”借走的88亿

  预付款、购买商品等支付款项并未调整,但存货却大幅增加的195亿元资金,实际究竟流向何处?

  从财务报表等公开信息看,康美药业关联交易、资金占用虽然存在,但金额却并不大,相对于资产、资金规模,历年的关联交易、资金占用金额,占比较小。

  根据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专项说明,2016年,康美药业子公司、关联自然人及其控制的法人,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累计发生额仅约6.1亿元,累计偿还2.66亿元,占用余额3.67亿元。

  公开数据还显示,2017年,关联方累计占用康美药业的资金发生额为8.27亿元,累计偿还金额为5.74亿元,占用余额合计也只有 6.21亿元。

  情况果真如此? 从康美药业巨额其他应收款来看,这种说法有些站不住脚。

  截至2017年底,康美药业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为78.74亿元,其中应收股内部子公司款项78.47亿元,但该公司未披露这些款项应收对象的具体信息。

  2018年年报中,康美药业其他应收款余额较上年出现重大变化。数据显示,2018年期初,该公司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达160.23亿元,比原披露规模骤增81亿元以上,2019年一季度末更是高达211.17亿元。

  根据披露,康美药业2018年期末其他应收款中,单项金额重大并未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款,金额高达88.79亿元,其中对普宁康都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普宁康都”)应收金额56.29亿元,对普宁市康淳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普宁康淳”)应收32.5亿元。康美药业公司称,这两公司均为康美药业的关联公司,但关联关系性质并未提及。

  启信宝信息显示,普宁康都成立于2000年1月,注册资金为500万元,张尔波、马南坚分别出资250万元。其中,张尔波、马南坚还是普宁汇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普宁汇金小贷”)分别出资10%的股东;普宁康淳成立于2003年,为自然独资企业,由王如妹全额出资。

  公开信息显示,普宁汇金小贷、康美药业,都由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康美控股”)控制的企业,与康美药业构成关联关系。

  而康美控股为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所控制的企业。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康美控股持有康美药业16.37亿股,持股比例为31.91%;康美控股则由马兴田出资99.68%,许冬瑾出资0.32%;许冬瑾为马兴田的妻子,康美药业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并担任普宁汇金小贷董事长。

  虽然普宁康都、普宁康淳规模极小,注册资金只有百万元级别,却从康美药业借走了近88亿元巨额资金。

  在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中,审计机构明确表示,前述其他应收款,为关联方资金往来。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称,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上述自查的向关联方提供的88.79亿元其他应收款,资金余额坏账准备为0元,虽然实施了分析、检查、函证等审计程序,仍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导致无法确定康美药业在财报中对关联方提供资金发生额及余额的准确性,以及对关联方资金往来的可回收性作出合理估计。

  巨额融资流向何处

  2018年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期末,康美药业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其他应收款中,金额共计126.3亿元,除了上述两家关联企业,剩余近40亿元,均为公司内部子公司款项。

  康美药业以何种方式、名义,形成对关联方的巨额其他应收款,以及资金究竟用于何处,目前仍然是谜。但最近几年来,康美药业频繁对外投资、收购,却是不争的事实。

  第一财经此前2019年1月30日的报道“康美药业成‘海面下的冰山’:大股东借质押遁身”一文曾指出,2001年上市以来,不计算直接贷款,康美药业股权、债券累计融资额接近690亿元。不过,康美药业历次融资,几乎无一披露资金用途,也很少直接与具体项目挂钩。

  如,2015年4月,康美药业与广西玉林市政府签订协议,在当地投资医院、中药材交易所等多个项目,投资金额合计10亿元。当年4月底,康美药业又公布了18亿元的林下参、3亿元的保健品投资计划。随后,又与青海省政府签订协议,在当地投资不低于20亿元,建设中药材现货及期货交易所、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设立保险公司等项目。此外,该公司还在与云南普洱、深圳宝安政府,签订了合计35亿元的投资协议。

  再如,2016年9月,康美药业与重庆市政府签订协议,就中医药创新研究平台建设、药材种苗培育、公立医院改革、公立医院药品耗材采购配送、中药材大宗现货交易中心等项目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康美药业承诺投资总额不低于50亿元。当年,康美药业还出资10亿元,参与设立产业基金。

  根据康美药业2014年优先股募集说明书,总额30亿元的融资中,除了部分偿还银行贷款,剩余20亿元募集资金,康美药业并未列出对应的具体项目、用途,却列出了一份2014年至2016年可预见的重大资本性支出计划。

  巨额融资持续流入,但是否真实用于项目建设,外界不得而知。公开信息显示,2010年以来,康美药业先后3次通过配股、增发、优先股直接融资,融资共计145.7亿元,资金用途均为补充运营、流动资金,以及偿还银行贷款,没有任何项目、投资,与募集资金与之对应。

  2013年以来,康美药业通过中票、短融、超短融等债务融资工具,融资规模高达367.5亿元。但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募集说明书发现,这些资金没有一项直接对应具体项目,用途基本上被表述为“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补充流动资金、偿还前期债券融资”。

  “再融资偿还贷款、补充流动资金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如果在建工程项目数量持续增加,真实性存疑,资金的真正流向就有待核实了。”上述前券商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

  在4月29日披露的前期会计差错更正中,对于如此惊人的资金、经营问题,康美药业将原因全部归咎为会计处理差错,没有提及其他原因。公司称,是内部控制不健全、财务管理不完善造成的。

  不过,业界并不这么认为,多位受访人士认为,康美药业的资金、财务谜团,有待监管部门介入调查,方能水落石出。

  责编:黄向东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白仲平

康美药业 存货 普宁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6-11 元利科技 603217 54.96
  • 06-11 松炀资源 603863 9.95
  • 06-04 国茂股份 603915 --
  • 06-04 卓胜微 300782 --
  • 06-03 红塔证券 601236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