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6月03日12:04 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刘东 上海报道

  2016-06-03 11:55

  6月3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全文发布了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针对城市建设用地,《规划》中多出提到,要严控特大城市和大城市的建设用地规模,上海则要实现建设用地规模减量化。

  《规划》指出,目前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城市建设无序蔓延,空间利用效率不高。

  2013 年长三角城市群建设用地总规模达到36153平方公里,国土开发强度达到17.1%,高于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15%的水平,后续建设空间潜力不足。上海开发强度高达36%。

  因此,《规划》提出,到2020年,集约紧凑、疏密有致的空间格局基本形成。空间开发管制和环境分区控制制度全面建立,建设用地蔓延趋势得到有效遏制,开发强度得到有效控制,划入生态保护红线的区域面积占比稳定在15%以上,基本形成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的总体格局。城市开发边界、永久基本农田和生态保护红线制度得到有效实施,特大城市和大城市建设用地实现由增量扩张向存量挖潜转变。上海建设用地规模实现减量化。

  此前,上海市“十三五”规划中就提出,要严格控制建设用地规模,到2020年,全市规划建设用地总量实现负增长,建设用地总量控制在3185平方公里以内,现状低效建设用地减量50平方公里。

  为此,上海采取大力推进建设用地转型增效,并创新土地利用方式,逐年减少新增建设用地规模,优先保障城乡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和民生项目用地。实施新增建设用地计划与减量化指标挂钩,加强地下空间利用等措施。

  不过,尽管建设用地将实现减量化,在工业方面,上海仍将保障重点项目合理的用地需求,上海提出,对工业用地,尤其先进制造业用地仍是予以充分保障。

  据悉,上海正在编制的2040年城市总体规划中提出,上海中心城区保留少量的工业用地,郊区工业用地占建设用地的比重不低于15-20%,郊区建设用地留给工业用地的空间比重不低于15-20%,如果产业需求量比较大,则保留20%的比例。

  (编辑:耿雁冰)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

相关阅读

离开廉价劳动力怎么发展制造业

很多人将中国制造竞争力下跌归咎于劳动力成本走高。如果这个逻辑正确,那德国和瑞士这种劳动力成本奇高的国家早就不应该有大规模工业生产了,这两个国家劳动力成本比美国都高出20%到30%,但恰恰是他们在制造业的金字塔顶端游刃有余。

营改增后银行业税负降了吗

“营改增”的实施对于银行业系统和流程改造带来较大挑战,给银行业的财力、人力等方面都提出较高要求。因此,后续相关政策应对于银行业加以一定扶持,并给予适当优惠。

股市大方向:选股不选市的一年

这是选股不选市的一年。今年以来的A股几乎又是“熊冠全球”,目前的沪深300指数基本上已经接近花旗对于今年沪深300的目标价格,下半年上涨的空间还是非常有限的。

以泡沫攻泡沫方能解房价困局

如此纠结的困局究竟该怎么破?去除房地产的抵押物属性是治本之策,即大力发展信用融资逐步置换房地产抵押贷款。不过,这是个长期政策,需缓缓图之。短期内想破局,可能要再制造一个泡沫,资金自然会离开房地产领域。下一个泡沫也许是股权市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