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与芒格:谈经济护城河与城堡︱投资道

巴菲特与芒格:谈经济护城河与城堡︱投资道
2020年09月23日 15:30 重阳资产

编者按

1998年巴菲特在佛罗里达大学商学院做了一场演讲,之后被评价为他最经典的演讲,没有之一。

这次演讲中,他提到了护城河和城堡,说了那句金句:我不喜欢很容易的生意,生意很容易,会招来竞争对手。我喜欢有护城河的生意。我希望拥有一座价值连城的城堡,守护城堡的公爵德才兼备。

巴菲特眼中的“好生意”一定是有护城河的。

他说的“生意”并不是行业趋势,而是我们通常说的商业模式。区别在于商业模式是这个行业独特的护城河,是长期不变的;而行业趋势是阶段性的产品、技术、供求关系的重大变革。

他总是千方百计寻找具有安全边际的投资对象,看它是否有这样一条经济护城河——这条经济护城河的河面越宽、安全边际就越大,投资这样的股票就越安全。

我们常常说,好的投资就是做时间的朋友。时间是频率的一部分,而复利就是在高概率下,不断让频率构建你的护城河。

以下,祝开卷有得。

图文来源/节选自1995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1999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2000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口述/巴菲特、芒格

01

经济护城河与城堡

股东:迈克·阿赛尔,来自纽约。

在年报的《今年特色:错误回顾》章节中,你说到你忽视了一个基本的经济规则。我很想知道你最重要的两个或三个基本经济规则是什么。因为你通常是对的。

换句话说,你用来为伯克希尔赚钱的经济学基本规则是什么?我这里说的不是本·格雷厄姆的原则,而是经济学教科书里的经济学规则。谢谢你!

巴菲特:在投资和并购企业的态度方面,我们努力遵循格雷厄姆的原则。

我们努力的方向是寻找具有以下特征的企业:有宽阔而且持久护城河、有保护性的雄伟的经济城堡、而且还有一位诚实的领主负责管理城堡。

本质上,这三个要素就是商业的全部。有些时候,你自己可能想成为城堡的主人。在这种情况下,你就不用担心最后一个因素。

我们寻找一家公司,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有一条护城河环绕自己的公司——比如说,因为是某个领域的低成本制造商、因为服务能力而拥有天然的特许经营权、因为在顾客的心目中占据了一定地位、因为有技术优势等等。关键是它周围有护城河。

不过在资本主义体系中,所有的护城河都会遭到进攻。只要有大城堡在那里,那么别人就会想方设法攻克它。

在资本主义社会,大多数护城河其实都一钱不值。这就是资本主义的本质,而且这是建设性的现象。

我们努力弄明白为什么有些城堡还没倒下?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些城堡继续存在?有什么东西在五年、十年或二十年后能叫这些城堡灰飞烟灭?关键因素是什么?永久性有多永久?城堡的存在有多大程度上是依靠领主的天才?

假如我们对护城河满意,我们就要琢磨领主是不是有意独占所有财富,或者会不会用城堡的财富做蠢事等等问题。这就是观察企业的方法。

查理,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吗?

芒格:我来把他的话翻译成经济术语吧。诚实的领主具有低代理成本。代理成本,这是经济学中的一个词。

微观经济的商业优势,总的来说,就是规模优势——市场主导地位的规模优势,它可以成为一个在每平方英尺购买更便宜,享受更高销售额方面拥有巨大优势的零售商。

所以,总的来说,你说的是规模经济。另外再加上智力因素。换句话说,你要找一个比别人更聪明而且更有优势的领主。一般而言,这就是说有规模优势而且代理成本低。

巴菲特:在某种程度上,查理和我努力区别哪些企业只要聪明一次就行,哪些企业得持之以恒地聪明。

例如,在零售行业,就是得持之以恒地聪明的好例子。

零售行业无论何时都在被进攻。假如你的某个业务很成功,那么竞争对手就会马上去你的店里,研究你的成功秘诀,他们能够把你的成功秘诀学了去,可能还能有所创新。所以零售行业不可能高枕无忧。

有一种企业,你只要聪明一次就行了,至少能享福很久很久。例如,有一家美国南方的报纸发行商业绩非常好,有一次别人问他秘诀,他说:“垄断并且任人唯亲。”(笑声)

这个人并不笨,他对自己的情况很清醒。

假如在三十年前,你有一家大型有线电视网,优秀的管理层和拙劣的管理层的业绩虽然有不同,但是就算拙劣的管理层在当时基本上也能大赚特赚。因为在当时,买进有线电视网这个决定的光芒,就足以掩盖所有缺憾。

但如果你是第一个想到零售业之类的概念的人,那结果就不是这样。你必须每天都去捍卫你的城堡。

最理想的情况是,你能在一家出色的公司里同时有出色的管理人。这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

但正如我们过去所指出的,如果你必须在这两者之间做出选择,你应该选择一个很棒的生意。

02

管理、护城河、以及未来收益的确定性

股东:你好。我叫大卫·泽尔克,目前住在华盛顿州雷德蒙德市,我在那里为你的一个好朋友工作。所以,如果我因为星期一请了一天假而惹上麻烦,也许我给你打个电话,你可以替我说句话。

巴菲特:如果你的请假我们无须付报酬,那我们不会抱怨。(笑声)

股东:没错,那是我的假期。

我的问题是,你们两个是如何给某些无形资产赋值的?我知道你们在评价公司的时候会看这些无形资产。

任何读过你文章的人都知道,你在寻找伟大的管理和经济护城河。正如你所说的,这些能让公司能够提高价格和利润。

我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深入探讨,告诉我们,对你来说,什么是伟大的管理和经济护城河的标志。

此外,当你评估公司的价值时,你是否试图为这些管理、护城河和其他无形资产以具体数字进行估值?如果是这样,你能给我们说说你的想法吗?

最后,我对如何选择折现率很感兴趣。我是你商学院的校友,我也学了一堆关于beta的垃圾。

我听你刚刚说,将折现率定为国债利率。我不确定我的理解这是否正确,我想请你谈谈你们的折现率。

我真的很感激你能给我们尽可能多的关于你想法的细节。

巴菲特:我们认为,就国债利率而言——就像我之前说的,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认为:一旦我们在国债利率上折现了一些东西,得到了一个价格,这个价格就是正确的。我们使用国债利率只是为了获得跨时间和跨公司的可比性。

但从马蹄铁公司赚到的一美元,与从互联网公司赚到的一美元是一样的。一美元的价格不会因为它是来自于一家互联网公司或来自一家马蹄铁公司,而有任何不同。一美元就是一美元。

而我们的贴现率,反映了对未来现金流的不同预期,但它们并没有反映出任何差异——无论是来自于市场所热衷的东西还是其他东西。

护城河和管理层是价值估值过程的一部分,因为他们进入我们的思维,即我们对未来预期的现金流的数量有多大的确定性。

你知道,就商业价值评估而言,这是一门艺术。最后公式反而变得简单了。

但如果你和我都在研究口香糖业务——我们没有箭牌,所以我经常在课堂上使用箭牌——选择一个你认为口香糖销量增长的数字——这很可能在未来10年或20年都将会增长。

请告诉我,你对箭牌的定价灵活性有多大的预期?箭牌市场份额大幅下降的风险有多大?你可以思考所有这些。这就是我们所一直在做的。

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评估护城河。我们要评估价格弹性,因为它与护城河以某种方式相互作用;我们要评估未来单位需求变化的可能性;我们要评估管理层要么非常聪明地使用他们开发的现金,要么非常愚蠢地使用现金的可能性。

所有这些都进入了我们对未来现金流的评估。

投资的效果将取决于未来10年或20年这家公司的现金流的发展状况。

今天早些时候有个问题,对伯克希尔可能会发生什么做出了某些假设。这个估值公式完全正确,而使用什么数字是另一个问题,但公式是正确的。而护城河就在其中。如果你有一个足够大的护城河,你就不需要那么多的管理。

你知道,这又回到了彼得·林奇(Peter Lynch)的那句话:他喜欢收购一家好到连傻瓜都能经营的公司,因为迟早会有人经营它。——(笑声)

他和我说的是一回事。他说他真正喜欢的是一个有很棒护城河的公司,在那里,护城河不会发生任何变化。这样的企业并不多。所以你要参与评估所有的潜在因素。

这(巴菲特指着一罐可口可乐)不是樱桃味的,而是普通版的——这小小的一罐可乐,周围有一条很棒的护城河。甚至在这个容器里也有护城河。

可口可乐做了一些研究表明,有多少人仅仅通过抓住容器就能识别出被蒙住眼睛的产品。在这方面,没有多少公司能像可口可乐那样做得好。

在这种情况下,你的产品是有思想的。如果世界上有60亿人——我不知道他们中有多少人认为可口可乐是好的,但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问题是,10年后,销量数字会更大吗?对那些已经是客户的数十亿人来说,可口可乐在他们心中的印象会不会稍微好一点?这就是商业的全部。

如果这样发展下去,你就有了一个伟大的事业。我认为它很可能会以这种方式发展,但这是我自己的判断。

我认为这是可口可乐的一条巨大护城河。我认为世界各地的情况都不一样。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它有一个很棒的管理。

但是没有公式能精确地告诉你,护城河有28英尺宽16英尺深,等等。你必须了解业务。

这让学者们抓狂,因为他们知道如何计算标准差,但这并不能告诉他们什么。真正有意义的是,你是否知道护城河有多宽,它未来是否会进一步扩大或缩小。

查理?

芒格:你对学术方法的批评不够。(笑声)

投资组合管理,公司财务等等的学术方法,非常有趣。这很像长期资本管理。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做这种傻事呢?然而,事情就是这样。

巴菲特:你知道,为什么聪明人会做傻事吗?

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有很多聪明的人与我们一起工作。如果我们能避免做所有愚蠢的事情,那结果会出人意料的好。

在某种程度上,伯克希尔的业绩是很不错的,这不是因为我们做了很多杰出的事情,而是我们做的愚蠢的事情可能比大多数人要少。

但是为什么聪明的人会做违背他们自身利益的事情,这确实令人费解。查理,告诉我为什么。(笑)

芒格:你可以说,最糟糕的学术废话发生在大学的文科学院。

在那里,如果你问这个问题,“哪一种心态最可能对一个人的幸福、对他人的贡献造成损害——哪一种心态最糟糕?”

答案是某种偏执的自怜。没有比这个答案更让人无语的了。现在那的整个部门,都想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而你正花钱送孩子去他们教这些玩意儿的地方。(讽刺口气)

令人惊讶的是,这些非理性的想法是如何潜入这些显赫的地方的。

我喜欢伯克希尔哈撒韦会议的原因之一是,我发现那些愚蠢的人越来越少了。(笑声和掌声)

巴菲特:芒格把我排除在外。(笑声)

03

护城河是评估企业风险的一部分

巴菲特:接下来是你们之前可能听我介绍过的——企业的周围拥有怎样的“护城河”。

我们把任何一家企业看作一个经济的城堡。而城堡会受到掠夺者的攻击。在资本主义环境下,你应该预期到甚至希望资本主义体系以如下方式运作:任一城堡(如剃须刀、软饮料等等)的外部有数以百万计的拥有资本的人,在想方设法从你手中夺去城堡并占为己用。问题是, “你的城堡外有什么样的护城河来保护自己?”

喜诗糖果在它的城堡外有很坚固的护城河,Chuck Huggins从1972年起负责守护它的护城河,并且每年都在加宽它的护城河。他在护城河中投放了鳄鱼、鲨鱼、水虎鱼,这使得人们要游过它的护城河并攻击它变得越来越难。这样人们干脆就不去攻击它了。

所以,我们根据“护城河”、它加宽“护城河”的能力以及其不可攻击性作为判断一家伟大企业的主要标准。

而且我们告诉企业的管理层,我们希望企业的护城河每年都能不断加宽。这并不是非要企业的利润要一年比一年多,因为有时做不到。然而,如果企业的“护城河”每年不断地加宽,这家企业会经营得很好。

当我们看到一家企业的护城河非常薄弱时——回到你的问题——这个企业的风险是很大的。我们不知道该如何评估它,因此就干脆不去管它了。

我们认为,我们的所有企业都拥有很坚固的护城河,而且我们的管理层还在不断地加宽护城河。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稳抓牛股回调良机!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巴菲特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9-24 中岩大地 003001 30.16
  • 09-24 宏力达 688330 88.23
  • 09-24 帅丰电器 605336 24.29
  • 09-23 巴比食品 605338 12.72
  • 09-23 上海凯鑫 300899 24.43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