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或将宣布破产

蛋壳公寓或将宣布破产
2020年11月16日 10:23 博望财经

  文|老吴

  来源|博望财经

  《博望财经》从蛋壳新离职员工处获悉,蛋壳公寓或将宣布破产。

  信息显示,截止2020年11月15日上午8点50分,蛋壳公寓母公司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仍处于“在业”状态。目前蛋壳公寓官微仍保持每日更新。

  目前杭州蛋壳公寓已经出现租户被断网现象,深圳蛋壳公寓已经有房东开始驱赶租客,武汉蛋壳公寓已经有房东开始直接联系租客缴纳房租。

  在蛋壳公寓此次危机中,租客和房东均是受害者。双方面对的共同问题是,无法联系上蛋壳公寓的客服和在职管家解决问题。

  曾经认为“蛋壳公寓是大公司,已经在纽约上市,并且获得了蚂蚁金服投资,因此值得信赖”的房东和租客们被现实狠狠的上了一课。

  如今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天气都已经开始变冷,目前租住蛋壳公寓的许多小伙伴们,不得不顶着寒冷趁着周末重新找房,以免被突然退租,无处可住。他们大多是刚刚毕业一年或几年,为了梦想或是生计来陌生城市奋斗的年轻人。

  权益受到侵害的不仅是房东和租客。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11月9日,数百人聚集北京蛋壳公寓总部进行维权。其中包括供应商、维修人员、装修工人和保洁人员。供应商表示,蛋壳拖欠了大笔工程款,苏州某承包商表示,蛋壳拖欠其工程款近160万,7、8月份已经完全不支付款项。一位来自武汉的保洁阿姨称,自己已经有5个月没领到工资。

  对于供应商、保洁人员、维修人员和装修工人的诉求,11月10日,蛋壳公司工作人员只给出了一句话,“公司没钱,请回家等待。”在维权过程中,双方甚至发生了肢体冲突。

  不过太平洋彼岸的投资者们似乎没有感受到蛋壳公寓所处的危机,截至2020年11月13日(美东时间)收盘,蛋壳公寓收涨4.86%,最新市值2.76亿美元,为2020年1月17日上市纽交所时估值的十分之一。

  01

  蛋壳怎么了

  《博望财经》在之前的文章中,曾对蛋壳公寓做过基本介绍——长租公寓蛋壳公寓成立于2015年1月21日,隶属于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蛋壳公寓前CEO高靖,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自2015年成立至今,蛋壳公寓共获得了八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蚂蚁金服、开物华登、优客工场、愉悦资本、华人文化、高榕资本、酉金资本、元璟资本、CMC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春华资本等。

  目前,蛋壳公寓已经在国内13城市,提供长租服务,运营公寓数量约40万间。

  蛋壳公寓于2020年1月17日在纽交所上市,是继青客公寓,我国第二家赴美上市的长租公寓品牌,一时风光无二。上市当天市值27.4亿美元。但到了2020年6月23日,蛋壳公寓市值缩水至16.24亿美元,如今市值不到3亿美元。

  从表面上看,蛋壳公寓的危机始于公司前CEO高靖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事件。

  6月18日,蛋壳公寓通过官网发布公告宣布其董事会和高管的人事调整:公司CEO高靖被调查,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已被董事会任命为公司临时CEO,立即生效。

  当时有传言称高靖被捕与深圳住建局有关,今年6月,深圳住建局表示,将介入调查蛋壳公寓存在的金融、安全以及违建等问题,一旦查实,严格处理。

  也有人认为,高靖被带走是因为他之前曾参与了非法集资项目,非法集资资金大部分投进了蛋壳公寓。《南方周末》报道称,高靖被带走或涉6亿国资。不过蛋壳公寓随后否定了以上传言。称高靖被带走调查是出于其个人原因,与蛋壳公寓无关。

  随着高靖被调查,蛋壳公寓的问题开始被逐一揭露和曝光出来。

  首先是亏损严重:根据蛋壳公寓此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和2020年Q1财报(2020年Q2、Q3财报暂未发布)可知,蛋壳公寓2017年、2018年、2019年前9个月净亏损分别为2.72亿元、13.69亿元、25.16亿元。营收收入分别为6.57亿元、26.75亿元、50.00亿元。蛋壳公寓在2020年Q1营收为19.4亿元,净亏损为9.789亿元。

  粗略估算一下,蛋壳公寓从成立到2020年第一季度,共计净亏损约51亿元。并且亏损逐渐扩大,并没有盈利迹象。

  其次是蛋壳公寓服务问题:比如不退押金。有租客给《博望财经》爆料,蛋壳公寓的押金要在自己退租后,有新的租客继续租住,才会给退回来。更有租客退在租数月后,仍未收到押金。

  比如强行让房东免疫情期间的房租,以及降租。有房东给《博望财经》留言称,曾接到过多个蛋壳公寓方的电话,强制要求房东降租金,如果租金不降,就强行解约。

  再有就是蛋壳公寓的模式问题:蛋壳公寓玩的是现金贷游戏,租客租住蛋壳公寓后,会与微众银行等金融机构签订一份贷款合同,租客每个月交的房租相当于分期还贷款。贷款来的钱谁花了呢?当然是蛋壳公寓。每当租客签订合同后,蛋壳公寓就将得到为期一年的贷款。

  理想情况下,蛋壳公寓不需要用自有资金来运营,只需要拆了东墙补西墙,花未来的钱,解决今天的问题——即用租客的贷款支付房东房租和覆盖运营成本。只要不断有新的租客,就会有新的贷款进账,未来的钱就可以一直花下去。

  但空壳公司哪有那么好做?一旦市场拓展的速度过快,贷款不够花了,或者现金贷模式被政府叫停,蛋壳公寓的资金链会迅速断裂。

  为了避免资金链断裂的事情发生,蛋壳公寓做过一些努力。比如,今年蛋壳公寓推出了免租2.5月活动——首月免租,住满一年返0.5月房租,免10个月管理服务费,以吸引新租户入住,让老租户继续续约,但效果并不明显。由于倒闭传闻缠身,许多年轻人不敢冒险租住蛋壳公寓,尽管它的租价比自如更低。

  02

  租户的未来

  蛋壳公寓的问题不仅是蛋壳公寓的问题,是所有玩现金贷游戏的长租公寓品牌的问题。

  蛋壳公寓出现的服务问题,也发生在了其它玩现金贷游戏的长租公寓品牌身上。

  2020年4月12日新京报官微报道:青客公寓陷投诉漩涡,租客房东质疑其“两头骗”。 其将租金收拢后不付给房东,租户退租押金扣留多月不付给租户。向租户收取相关的保洁费用,但多月不提供服务。全国多地发生类似事件。

  从2017年至今,我国已经有数十家长租公寓倒闭,其中大部分倒闭的原因是资金链断裂。

  鲁迅先生说:“这世间的悲喜并不相通。”

  如果不是蛋壳公寓的租客、供应商、维修工、房东,以及被拖欠了数月工资的保洁人员,或者是被长租公寓坑过的年轻人,此刻,可能无法体会到交织在他们心里的无助与不满。

  大家都是身居城市的打工人,每个人赚的钱,都是用时间、汗水、体力和脑力换来的血汗钱。

  如若情况真如《博望财经》得到的消息那样,蛋壳公寓将于周一破产,那租客、供应商、维修工,以及房东的权益恐怕难以得到保障。

  毕竟,在过往长租公寓倒闭清算的案例中,并没有出现被欠款方得到全部赔偿的例子。

  古人讲,安居乐业。

  租房是所有来到大城市工作的年轻人首先要解决的问题,而黑中介、长租公寓倒闭、公寓甲醛超标等租房领域乱象却屡见不鲜,致使租客深受其害。

  打工人何时能安心租房?

  不安居,何以乐业?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译文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1-19 协和电子 605258 --
  • 11-19 健之佳 605266 72.89
  • 11-18 瑞丰新材 300910 --
  • 11-17 声迅股份 003004 20.26
  • 11-16 东亚药业 605177 31.13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