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尔班原油期货 挑战布伦特还是挑战欧佩克+?

穆尔班原油期货 挑战布伦特还是挑战欧佩克+?
2021年08月24日 18:05 财经自媒体

下载新浪财经APP,查看更多资讯和大V观点

  来源:全说能源 

  穆尔班原油期货上市,阿联酋的目的是希望打造中东原油价格新的标杆,但其挑战的可能不是布伦特和WTI,而是欧佩克+的团结和存在。

  王能全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尤其是迪拜,是中东财富的象征。2021年3月29日,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推出了穆尔班原油期货,有评论称此举是为了与布伦特和WTI原油期货相抗衡,打造一个影响全球五分之一以上原油的中东定价基准。从上市以来的实际运营情况看,穆尔班原油要挑战布伦特和WTI,任重而道远。不过,原定于2021年7月1日举行的欧佩克+第18届部长级会议的取消和第19届部长级会议一再延期,其背后主要原因是阿联酋石油政策的改变,穆尔班原油期货合约的上市,更多挑战的可能是欧佩克+的团结和存在。

  中东的瑞士和财富的象征

  谈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很多国人可能并不清楚,但谈起世界上唯一一个七星级酒店帆船酒店、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和棕榈岛地产,很多人就会想到这是中东的迪拜。迪拜是组成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七个酋长国之一,除了迪拜之外,还有阿布扎比、沙迦、阿治曼、乌姆盖万、拉斯海马和富查伊拉六个酋长国。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阿联酋,位于阿拉伯半岛东部,北濒波斯湾,首都是阿布扎比,迪拜是它最大的和最著名的城市,某种程度上在世人的面前,代表着的就是阿联酋和中东的石油财富。

  阿联酋是世界主要石油天然气生产和资源大国。2020年,阿联酋的石油产量为每天365.7万桶,排名美国、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加拿大、伊拉克和中国之后,是世界第七大石油生产国,占比世界石油生产总量的4.1%。阿联酋70%以上的石油产量,用于出口,其中90%以上出口到日本等亚洲地区国家。

  2021年1月1日,阿联酋的剩余探明石油储量为978亿桶,排名委内瑞拉、沙特阿拉伯、加拿大、伊朗、伊拉克、俄罗斯和科威特之后,是世界第八大石油资源国,占比世界石油总储量的5.6%。

  与石油相比,阿联酋是天然气生产小国,2020年的天然气产量仅为554亿立方米,排名世界第15位,并且从2008年开始就成为天然气的净进口国。但是,阿联酋拥有较丰富的天然气资源。2021年1月1日,阿联酋的剩余探明天然气储量为5.9万亿立方米,排名俄罗斯、伊朗、卡塔尔、土库曼斯坦、美国、中国和委内瑞拉之后,是世界第八大天然气资源国,占比世界天然气总储量的3.2%。

  正是由于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中东地区国家给人们普遍留下了非常富有的印象,其中迪拜最为知名和最具有代表性。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20年,阿联酋的人口约1100万,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19万美元,排名世界第26位。

  阿曼原油之后阿联酋第二次发起了原油期货交易

  石油是世界经济的血液,是大宗商品之王,国际石油价格的变化无不影响当下世界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而谈起国际石油价格,新闻媒体报道的,主要是伦敦的洲际交易所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和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的美国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期货价格,虽然包括我国上海在内世界各地成立并正常运转着众多的石油交易机构和交易品种,但布伦特和WTI期货价格,代表的就是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走势,也是全球石油行业、大宗商品市场和世界经济的风向标。

  2020年,由沙特阿拉伯、伊拉克、伊朗、科威特、阿联酋和卡塔尔等组成的中东产油国,合计石油产量为每天2766.4万桶,占世界石油总产量的31.3%,是世界石油产量最大的地区。更为重要的是,2020年,来自以上中东石油生产国的石油出口数量高达每天2194.2万桶,占全球石油贸易量的33.73%,超过三分之一以上。正因为如此,中东地区的任何重大事件,无不对国际石油市场产生重大的影响,直接带来国际石油价格的大幅度波动。

  20世纪70年代,沙特阿拉伯腊斯塔努拉出口的34度阿拉伯轻油价格,是欧佩克确认的官价,也是国际石油市场最主要的价格标杆。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由于国际石油市场供大于求,欧佩克官价体系瓦解,WTI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应运而生,并逐渐成为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标杆。

  虽然拥有巨大的产量和出口量,除通过欧佩克和后来的欧佩克+实施产量控制外,中东地区石油生产国在国际石油价格的形成中没有多大的影响力,即使像沙特阿拉伯这样的石油生产和出口大国,也只能被动地参考布伦特和WTI来决定自己出口石油的价格。此外,长期以来,中东石油生产和出口国销往亚洲地区的原油,主要基于由普氏能源评估的阿曼与迪拜原油现货均价。相对于布伦特和WTI的公开市场交易,市场参与者普遍认为,普氏能源有关阿曼和迪拜原油现货价格的计算方法存在缺陷,缺少公开、透明和公正。

  2007年6月1日,由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阿曼政府、迪拜控股和华尔街大型投资银行、世界主要石油期货现货交易商等发起的迪拜商品交易所,推出了阿曼原油期货合约,即DME Oman,作为阿曼原油和迪拜原油官方售价的唯一标杆。2018年10月1日,作为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宣布,将对亚洲原油出口的作价公式修改为,基于阿曼原油期货月均价格,以及普氏能源提供的迪拜原油平均现货价格,参考比例为50∶50。2019年12月25日,科威特国家石油公司宣布,从2020年2月1日开始,采用阿曼原油期货价格,作为自己向亚洲市场出口原油的价格标杆。至此,阿曼原油期货基本上被确立为苏伊士运河以东原油价格的标杆,是中东主要石油生产国向亚洲市场出口原油的价格参考之一。

  2019年11月4日,阿布扎比最高石油委员会宣布,授权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取消穆尔班原油销售目的地限制,为穆尔班原油执行新的定价机制,从有追溯力的官方售价转向以市场为导向的远期定价。

  2019年11月13日,洲际交易所集团(ICE)宣布,将推出一家新交易所,即洲际阿布扎比期货交易所(ICE Futures Abu Dhabi,IFAD),开展穆尔班原油(Murban crude oil)期货合约交易。洲际阿布扎比期货交易所,位于国际金融中心阿布扎比全球市场(ADGM)。洲际交易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斯普雷彻表示,“穆尔班原油期货将与全球最重要的石油基准并驾齐驱,首次为更多的参与者提供机会,在一个规范、透明和可达的场所进行交易和对冲穆尔班原油”。阿联酋国务大臣兼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贾比尔认为,洲际交易所在阿布扎比推出新交易所,标志着穆尔班原油定价和交易方式的历史性变化。穆尔班原油的定价将首次基于期货的前瞻性、市场驱动特点,为市场提供更高的透明度和确定性。洲际阿布扎比期货交易所的推出,将进一步巩固阿布扎比作为全球能源枢纽的地位,并支持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不断转型为一个更加现代化、更先进的能源公司。

  为了配合穆尔班原油期货合约的上市,2021年3月初,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宣布,从2021年6月起,穆尔班、上扎库姆(Upper Zakum)、达斯(Das)和Umm Lulu等品级的原油出售都将不受目的地限制,从而使阿联酋生产的原油成为自由交易的大宗商品。

  经过数次推迟之后,2021年3月29日,洲际阿布扎比期货交易所的穆尔班原油期货合约正式上市交易。除洲际交易所集团和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外,还有9家全球最大的能源公司和交易商也作为创始合伙人,加入穆尔班原油期货合约的交易,具体包括BP、GS加德士、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帝石公司、新日本石油株式会社、中石油、泰国石油管理局、壳牌、道达尔和维多。

  阿曼原油产自中东地区的国家阿曼,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就生产石油。2016年,阿曼石油产量为100.4万桶/天,达到历史最高纪录,2020年下降到95.1万桶/天,其中约80%用于出口。阿曼原油期货的标准品是中质含硫原油,API为31度,硫含量为1.5%,交割地点为阿曼费赫勒港,该港口位于霍尔木兹海峡外。

  穆尔班原油由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生产,目前日产量约为200万桶,约占该国原油总产量的一半。阿联酋计划,到2030年将穆尔班原油产量提高到250万桶/天。穆尔班原油的实物交货地点位于阿联酋的富查伊拉港,交货价格是离岸价。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承诺,穆尔班原油产量的一半通过富查伊拉港出口。

  目前,富查伊拉港拥有近6300万桶的石油储存能力,预计2021年底将增加到近7000万桶。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宣布,从目前至2024年将继续扩大富查伊拉港的石油储存容量。

  2020年12月1日,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宣布,从2021年6月1日起,增加穆尔班原油为原油期货可交割油种,装船港设定为富查伊拉港或者杰贝尔丹那港,并且明确穆尔班原油的品质为API度最小35度、最大硫含量1.5%,升贴水标准为升水5元/桶。此举说明,我国的原油期货交易认可了穆尔班原油。

  迪拜商品交易所虽然位于阿联酋,但所交易的原油主要产于阿曼而非阿联酋自身,洲际阿布扎比期货交易所不但位于阿联酋,交易的更是阿联酋主要生产的原油品种。因此,通过与世界上两个最著名和最有影响力的石油交易所,即芝商所集团和洲际交易所集团的合作,经过前期阿曼原油期货交易的探索之后,阿联酋终于以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国家的身份,正式参与了国际石油价格决定的活动,除了谋求市场化的利益之外,还希望努力提升自己在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力。

  对布伦特和WTI的撼动还需时日但已挑战了欧佩克+的团结

  从上市以来的交易数据看,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穆尔班原油期货合约可能都很难撼动布伦特和WTI期货交易的地位,其所说明的是阿联酋石油政策的改变,已经挑战了欧佩克+的团结和存在。

  (一)穆尔班等四个原油期货合约的交易表现

  原油期货交易的主要作用在于,期货合约允许市场参与者,在未来实际交割日之前买卖原油,有助于管理买卖合约和接受原油交割之间价格变动的金融风险。自2021年6月以来,阿曼原油近月合约的未平仓数量,一直低于穆尔班原油。截至2021年8月17日的8月份,穆尔班原油期货近月合约,平均每天未平仓的合约数约为1.8万份,阿曼原油近月期货合约8月平均每天未平仓合约数约为7000份。

  穆尔班原油的未平仓合约,高于阿曼原油,而后者几乎所有的未平仓合约都在近月。2021年7月份,不到0.5%的阿曼原油未平仓合约是远期合约,穆尔班原油中近65%的未平仓合约是远期合约。2021年7月,穆尔班原油第2个月的平均每天未平仓合约数约为2万份,高于近月的1.8万份未平仓合约。

  阿曼原油的未平仓合约几乎完全集中在近月,说明积极参与交易以进行长期风险管理的阿曼原油期货市场参与者较少。阿曼原油的较长期未平仓合约数量较低,说明使用该合约的买家和卖家数量有限,这可能会降低市场参与者以较低的交易成本(即市场流动性)与对手方结算交易的能力。相比之下,布伦特原油约80%的未平仓合约和WTI约83%的未平仓合约期限,都长于近月。

  穆尔班原油和阿曼原油未平仓合约,都低于布伦特原油和WTI。到目前为止,自穆尔班原油期货合约开始交易以来的每个月里,布伦特原油近月未平仓的合约数量,是穆尔班原油的20多倍。

  (二)穆尔班等四个原油期货合约的价格关系

  自今年3月底开始交易以来,穆尔班原油的近月平均交易价格,低于布伦特原油,但高于WTI库欣和阿曼原油。与阿曼原油相比,相对较高的价格可能是穆尔班原油的质量相对较高,而对于WTI的价格溢价可能反映的是穆尔班原油期货水上交货的特点。自2021年4月1日以来,与布伦特原油相比,穆尔班原油的平均折扣为每桶1.13美元,但阿曼原油和WTI与穆尔班原油的平均折扣,分别为每桶1.65美元和2.57美元。

  国际石油市场中,API比重度较高(密度较低)和硫含量较低(较甜)原油的价格,通常高于API比重度较低(密度较高)和硫含量较高(较酸)的原油。穆尔班原油的API度略高于40,硫含量为0.79%,这使得它比布伦特或WTI等其他主要基准原油更轻,但也略酸,而阿曼原油比穆尔班原油更重,也更酸。

  除了原油质量外,交货点也是影响原油基准定价的另一个主要因素。尽管WTI略轻于布伦特,但该合约通常比布伦特便宜,因为其定价在美国内陆的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如果买家打算从那里将原油运往海外市场,就必须支付将其运至沿海地区的费用,而布伦特原油不需要额外的运输成本。因此,为了保持与布伦特原油的竞争力,WTI合约的价格略低。

  穆尔班原油实物交货地点为富查伊拉港,位于霍尔木兹海峡东侧的阿联酋海岸线上,面对着阿曼湾。驶向富查伊拉港的船只,不需要通过霍尔木兹海峡,霍尔木兹海峡存在着航运可能受到限制的风险,这使得富查伊拉港成为比波斯湾其他主要石油港口,例如达兰或阿布扎比,是更有吸引力的航运目的地。阿曼原油合约,在阿曼马斯喀特附近的费赫勒港交付,也是一个与富查伊拉港有类似吸引力的港口。

  如果阿联酋2030年大幅度提高穆尔班原油产量的目标能够实现,它将确保穆尔班原油期货合约有强劲的供应增长的支撑。近年来,中国、印度和韩国等亚洲国家对原油的需求不断增长,这些国家已经成为波斯湾原油生产商的主要出口市场,这对于该合约作为金融基准的整体可行性非常重要。2020年,80%的阿曼原油出口到了中国,这可能对阿曼原油的基本面构成了风险,因为该合约的定价不成比例地仅反映一个消费国的政策,而穆尔班原油则出口到更多的亚洲国家。

  (三)穆尔班原油期货合约上市说明的是阿联酋石油政策的改变

  穆尔班原油期货合约的推出,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它说明了阿联酋这样的中东产油国或者是欧佩克成员国石油政策的根本性改变。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随着欧佩克官价体系的瓦解,欧佩克和后来的欧佩克+对于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更多体现在通过控制产量、平衡供求而达到,不再宣布价格目标。阿曼原油期货交易的推出,可以视为阿联酋通过阿曼这个中东地区唯一非欧佩克石油生产国,介入国际石油价格决定的首次尝试,因为阿曼的石油政策不受欧佩克的控制,仅于2017年1月1日参与了欧佩克+的联合减产行动。

  不同于阿曼的是,早在1967年,阿布扎比就参加了欧佩克,是第8个加入欧佩克的国家。在欧佩克成员国中,阿联酋是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的第三大石油生产国;在欧佩克+中,阿联酋是仅于次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伊拉克的第四大石油生产国。因此,无论在欧佩克、欧佩克+或是国际石油市场,阿联酋的影响力都不可小视。

  作为欧佩克石油生产大国,多年来,阿联酋基本上唯沙特阿拉伯马首是瞻。穆尔班原油期货的推出,标志着阿联酋石油政策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一是通过穆尔班原油期货,直接登场参与国际石油价格的决定,寻求在国际石油市场上更大的影响力;二是取消穆尔班等原油的销售目的地限制,使得阿联酋生产的原油可以在世界各地自由销售,争取更大的国际石油市场份额。其最直接后果,就是因为阿联酋不满足2021年4月27日欧佩克+第16届部长级会议上给它定下的316.8万桶/天石油产量限额基数,要求将产量限额基数增加到380万桶/天,从而使得原定于2021年7月1日举行的欧佩克+第18届部长级会议被取消,第19届部长级会议一再推迟后于7月18日举行。

  阿联酋采取上述举动背后的主要原因,是面对气候等问题对全球油气行业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近年来积极推动经济转型,努力打造竞争型知识经济,油气产业是经济多元化主要的资金来源。为此,2020年,阿联酋宣布投资1220亿美元,计划到2030年前将石油产量提高到500万桶/天。受2017年1月1日以来减产的限制,阿联酋称,其三分之一的石油生产能力闲置,对此表示严重的不满。

  此外,不同于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的石油生产向国际资本开放,其中负责穆尔班油田生产的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陆上子公司,除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拥有60%的股份外,BP和道达尔各拥有10%、中石油拥有8%、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帝石公司拥有5%、振华石油拥有4%和GS加德士拥有3%的股份,产量受控严重影响了这些合作者的利益。

  通过多轮谈判和相互妥协之后,第19届欧佩克+部级长会议终于就产量限额达成阶段性协议,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如同穆尔班原油期货上市所表明的那样,阿联酋的石油政策将越来越市场化,正在努力不断寻求自身在国际石油市场更大的利益,越来越不受沙特阿拉伯等国的影响和控制。因此,我们认为,穆尔班原油期货的上市,虽然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很难对布伦特和WTI期货交易构成实质性的威胁,但对于欧佩克+的团结和存在,将会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和挑战。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修龙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8-26 千味央厨 001215 --
  • 08-26 时代电气 688187 --
  • 08-26 卓然股份 688121 --
  • 08-25 森赫股份 301056 3.93
  • 08-24 张小泉 301055 6.9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