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出狱:“私募一哥”归来 江湖已不再?

徐翔出狱:“私募一哥”归来 江湖已不再?
2021年07月09日 18:51 21世纪经济报道

【超级重磅】1.8亿股民请注意!大盘3500点是强弱分界线?大白马还要跌多久?新能源车、芯片股还能上车吗?大神秘籍速速领取→

  原标题:徐翔出狱,“私募一哥”归来,江湖已不再?

  按青岛中院的判决结果,徐翔将于今日(7月9日)出狱。

  2020年9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独家专访徐翔之妻应莹,她也提及,判决书上徐翔出狱的时间,明确为2021年7月9日。

  对于是否会去青岛监狱接徐翔,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应莹方面得到回复,“我没有安排,应该他朋友会去接。”

  此外,记者了解到,关于徐翔资产甄别案和离婚案目前没有新的进展。

  彼时,泽熙投资负责人徐翔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获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并没收非法所得90亿元。

  对应的是“泽熙系”及徐翔夫妻、父母等持有的约210亿资产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和冻结。

  从A股市场来看,目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泽熙系”控股或持股比例较高的有5家上市公司,涉及宁波中百(600857.SH)、大恒科技(600288.SH)、康强电子(002119.SZ)、文峰股份(601010.SH)、华丽家族(600503.SH),这些上市公司现状如何,再次牵动资本市场的神经。

  宁波中百正努力化解“担保案”影响

  主营商业零售的宁波中百,目前总市值25亿元,截至7月9日记者发稿时为止,下跌5.11%,报11.51元/股,就在徐翔出狱消息前夕,宁波中百7月6日跌停,距离其最近一年股价高位15元/股,仍有不少差距。

  从持股来看,截至2021年一季报,宁波中百第一大股东为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15.78%,第二大股东为自然人竺仁宝,持股8.42%,此外,第五大股东为徐翔之母郑素贞的姐妹郑素娥,持股3.57%。

  根据2020年12月29日的一份公告,尽管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送达了《协助解除冻结财产通知书》(青公(经)解冻财字【2020】1206 号),对西藏泽添投资所持3540.5252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15.78%)和竺仁宝所持1888.4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8.42%)进行了解冻,不过,这部分股份目前仍然被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20年12月24日,冻结期限为2年。

  2021年第一季度,宁波中百实现营收2.25亿元,同比增长127.97%,净利润773.44万元,核心百货资产为“宁波二百”。

  今年4月底,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从相关人士获悉,“目前宁波中百主要还是传统百货业务,保证平稳经营,现在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该人士认为,“公司被市场关注,一定程度上是好事,不过也不希望是被动受到关注”。

  如果要追溯宁波中百在A股市场的往事,这家带着徐翔“光环”的公司,曾在三年前以一场对方的要约收购进入公众视野。

  彼时的2018年4月23日-24日停牌后,4月24日晚间,当年3月刚刚成立的投资公司宁波鹏渤投资有限公司称,拟在30个自然日内部分收购宁波中百股份,不低于5304万股,不高于6202万股,要约价12.77元/股,收购成本6.77亿元-7.9亿元。

  与此同时,宁波鹏渤的股东方浮出水面:背后不仅有宁波另一家上市公司太平鸟(603877.SH)控股股东太平鸟集团,还有地方AMC平台宁波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市海曙区国有资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等国资背景公司。

  不过,经历了一番较量之后,双方握手言和。

  2018年6月,宁波鹏渤投资有限公司对外披露了修改后的要约书摘要,拟将收购股份比例由27.65%大幅下调为5.65%,与此同时,鹏渤投资承诺,放弃成为宁波中百第一大股东的计划。

  目前,宁波鹏渤投资有限公司为宁波中百第三大股东,持股5.65%。

  对宁波中百而言,目前亟待解决的仍然是努力化解“担保案”的影响。

  早在2016年4月12日,宁波中百收到二中建四局邮寄的律师函,敦促第三人中建四局与天津九策于2013年4月16日签署的《工程款债务偿还协议书》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至此,宁波中百才知道时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龚东升在第三人不知晓且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的审议并通过的情况下,偷盖公章,擅自出具《担保函》,为其关联公司天津九策承担担保责任。

  2016年,中建四局向广州仲裁委提起仲裁,2017年9月广州仲裁委裁定要求宁波中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对此,宁波中百并不认可上述结果,仍然在努力寻求各种途径解决“担保案”困境。

  大恒科技如何摆脱经营隐忧?

  千里之外,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的大恒科技,也是“泽熙系”控股的一家A股上市平台。

  目前,大恒科技总市值50亿元左右,不过鲜有机构关注。

  不过,与宁波中百类似,7月6日,大恒科技曾遭遇跌停。

  2021年一季报显示,徐翔之母郑素贞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9.75%,不过其所有持股仍被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100%冻结。

  “因为大股东股权冻结,像配股、增发,这些融资渠道,公司都没有,也就银行贷款还正常。机构投资者也有股票池,哪些能作为投资标的,大股东有问题就被排除在这之外了。”此前,大恒科技原董事长、现任名誉董事长张家林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这是大恒科技最首要的问题。

  仅从公开数据来看,在2011年至2014年净利润同比连续减少后,2015年至2019年,大恒科技的境况逐年转好,分别实现净利润为2759万元、2937万元、3485万元、5064万元和7309万元。

  不过,2020年,大恒科技的净利润有所下滑,为5723万元,同比下滑21%。

  2020年年报指出,受全球疫情影响,公司控股子公司中国大恒上半年订单萎缩,虽下半年逐步恢复但因项目进度推迟等不可抗力原因,中国大恒2020年度营业收入较2019年度减少40.30%。

  此外,公司控股子公司中国大恒代理销售苹果产品业务因涉及合同纠纷目前处于仲裁受理尚未开庭阶段,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对该业务涉及应收账款50%进行单项计提,影响上市公司净利润约1753.02万元。

  不过,大恒科技的隐忧也不容忽视。

  事实上,在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所持大恒科技29.75%股份被冻结的这几年,这家公司一直摘不掉徐翔概念股“这顶帽子”。

  据此前大恒科技高管透露,“因为以前基础好,这些年业绩没有新的增长点,靠‘吃老本’还可以维持,但几年下来,大恒原核心骨干多数已经陆续离场,公司在发展上没有什么投入,业务上也没有什么拓展,又没办法获得大银行的资金支持,老本终究会被吃光,一旦市场发生变化,就不好应对。”

  此外,大恒科技还布局了金融领域,不仅参股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的股份,旗下控股子公司中国大恒还持有上海大陆期货有限公司49%的股份。

  2020年,诺安基金实现净利润5476.70万元,较2019年的3792.73万元增长44.40%。 

  2020年,上海大陆期货有限公司实现投资收益911.44万元,较2019年同期增加153.07%。

  “泽熙系”其他持股公司发展各异

  相比两家控股公司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泽熙系”其他持股公司,受到徐翔之事牵连的影响相对较小。

  在文峰股份的股权结构中,徐翔之母郑素贞持有2.75亿股,持股比例14.88%,位列公司第二大股东。控股股东为江苏文峰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9.48%。

  主要从事百货、超市、电器销售专业店以及购物中心的文峰股份,目前总市值接近60亿元。

  2021年第一季度,文峰股份实现营收约7.66亿元,同比增长55%;净利润约8428万元,同比增长276.28%。

  7月7日,就在徐翔出狱的消息前夕,文峰股份曾封涨停板。

  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华丽家族的股东名单中,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位列第二大股东,持股9000万股,持股比例为5.62%。

  此外,“泽熙系”的身影还出现在康强电子的股东名单中。

  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泽熙系”相关的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计划持有康强电子1876.43万股,持股比例为5%。

  不过由于股权结构分散,目前,康强电子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作为宁波首批通过认证的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康强电子主要从事各类半导体封装材料引线框架、键合丝等半导体封装材料的开发、生产、销售。

  2021年第一季度,康强电子实现营收4.74亿元,归母净利润2272万元,均保持双位数增长。

  截至7月9日发稿,康强电子上涨5.46%,报16.99元/股,总市值63亿元。

  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曾经的“徐翔”概念股东方金钰,于今年3月退市离席。

  曾经市值逼近300亿元的“翡翠第一股”名号不再,只留下了虚构翡翠原石销售交易、多年财务造假等种种不好的形象……

  徐翔出狱,剩余约120亿财产待处理

  作为曾经的“私募一哥”徐翔,股市战绩骄人,不过随着2015年被捕,仿佛一切灰飞烟灭。这几年,徐翔在狱中,但其财产甄别案一直备受市场关注。

  今年3月,市场曾传出徐翔被提前释放的消息,徐翔概念股闻风大涨,不过后来被证实为假消息。今年以来,徐翔概念股整体涨多跌少,走势并无一致性,走出分化行情。

  对于徐翔出狱,多数市场人士反应平静,认为即使他回来,市场也不再是当初的市场,相比此前更加规范。

  此外,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已于2017年对徐翔、徐峻、郑素贞3人和泽熙投资加入黑名单并予以公开谴责。加入黑名单后,相关机构不得重新登记,相关人员不得在基金行业从业。

  2015年,徐翔身穿“白大褂”被捕的照片在网络疯传,随后,约210亿家庭财产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和冻结。

  2017年1月22日,徐翔被青岛中院判决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而在法院追缴违法所得后,徐翔家庭剩余约120亿财产待处理,此外,徐翔本人尚有110亿罚金待缴纳。

  截至目前120亿财产的处理与110亿罚金的缴纳均尚未执行。2019年3月,徐翔妻子应莹向法院提出离婚,并主张孩子抚养权和夫妻财产依法处理。离婚案件于2019年8月在关押徐翔的青岛监狱内开庭,徐翔庭上表示同意离婚。如今,离婚案宣判已多次延期,但暂未有结果。

  在财产分割方面,应莹曾表达愿意接受大恒科技和宁波中百的股权。

  应莹之前表示,归属其个人的家庭合法资产有几十亿。“如果给我现金,那是最好,但如果大恒科技和宁波中百的股权划归我,我也有自信能保持上市公司的稳定发展,并做好管理层的股权激励。”

  7只概念股只有2只浮盈

  目前全部A股中,前十大股东包含“徐翔家族”(含郑素贞、徐柏良、泽熙投资或泽添投资等)仍然持有7家公司,包括ST星源、康强电子、大恒科技、华丽家族、宁波中百、文峰股份和金龙汽车,持股市值合计36亿,其中大恒科技、宁波中百的第一大股东均隶属于徐翔家族,前者第一大股东郑素贞,后者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为徐柏良,据悉上述两人为徐翔父母。

  从二级市场来看,对于徐翔出狱市场反应不一,今日宁波中百下跌超过6%,大恒科技跌3.7%,华丽家族下跌2.5%,康强电子则是涨停,金龙汽车上涨3.6%。文峰股份和ST星源的跌幅则在1%之内。

  2015年徐翔被抓之际,概念股就出现巨大波动,以2015年11月1日为起点,截至后5个交易日,大恒科技累计下跌超20%,康强电子及华丽家族累计跌9%以上。

  而截至目前,算上现金分红,有两只个股的股价高于2015年11月1日的股价,分别是康强电子及宁波中百,相比当时的股价,上涨18%和25%,其他5只个股则出现不同程度下跌,其中ST星源下跌超过7成,金龙汽车下跌66%,华丽家族下跌22%,大恒科技和文峰股份则是微跌状态。粗略统计,这7股近6年来浮动亏损1.5亿。

  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一直是个神话,根据其年报,2014年公司净利润接近6900万元,同比增长65%以上。

  而在徐翔被抓之后,公司选择不公示企业利润情况。私募排排网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0月5日,泽熙3期和泽熙1期2015年以来分别以302.57%和302.57%的收益率名列中国私募基金收益率排行榜冠亚军。

  此前曾有泽熙投资员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徐翔行事一直低调,虽然彼时股票市场表现不尽如人意,但是泽熙的产品则是能够保持年年正收益,买到泽熙的基金就是赚到钱。“我们的产品不对外开放,公司对员工最好的奖励就是让其买一份公司的产品。”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书瑗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13 迈普医学 301033 --
  • 07-12 瑞可达 688800 15.02
  • 07-12 浙版传媒 601921 10.28
  • 07-12 怡合达 301029 14.14
  • 07-09 咸亨国际 605056 13.65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