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基金投研老将张延鹏离职在即 总经理亲自下场担任基金经理

朱雀基金投研老将张延鹏离职在即 总经理亲自下场担任基金经理
2020年06月30日 17:50 新浪财经综合

大讨论:近期,爆款基金频现引起各方关注,爆款基金是否有利于行业发展?是否有利于基金投资者?

  原标题:朱雀基金投研老将张延鹏离职在即,总经理亲自下场担任基金经理,能否有效突破?

  来源:财联社

  记者 韩理

  6月30日,朱雀基金旗下朱雀产业臻选、朱雀产业智选和朱雀企业优胜等多只基金同时发布了基金经理变更的公告,宣布张延鹏不将再担任上述基金的基金经理职位。

  6月初,朱雀基金发布公告称,增聘梁跃军为朱雀企业优胜的基金经理,与张延鹏共同管理该基金。彼时,有媒体称张延鹏即将从朱雀离职。而此次这则公告,似乎将其离职的事情透露得更加明确。财联社记者了解到,张延鹏确实即将离职,只不过下一站还未确定。

  总经理担任基金经理

  在张延鹏离任之前,与其共同管理基金的基金经理中,梁跃军备受业内关注。梁跃军目前担任朱雀基金的总经理,5月20日,朱雀基金发布了一则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公告显示,公司原董事长梁跃军任职公司总经理,而公司原总经理王欢则任职公司董事长。

  这一对调颇具戏剧性,朱雀基金曾解释称,调岗是应对行管规定的要求,基金公司董事长不能担任基金经理。财联社记者了解到,梁跃军将不止于担任朱雀企业优胜的基金经理,未来也会担任新发基金的基金经理。

  公开资料显示,梁跃军曾就职于招商银行北京分行,随后进入券商行业从事投研工作,曾就职于西南证券、大通证券、西部证券等公司。2007年与李华轮联合创立了朱雀投资,2019年1月加入朱雀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他现持有朱雀投资5.72%的股份。

  此次离任的基金经理张延鹏是朱雀基金的投研核心人物之一。公开资料显示,张延鹏2009年加入朱雀,任职于投资研究部,担任公司董事、投资研究部投资副总监等职;朱雀私转公后,张延鹏转任朱雀基金公募投资部权益投资总监。

  总经理亲自下场担任基金经理在业内并不多见,但部分投研出身的总经理会同时担任基金经理,比如鹏扬基金的总经理杨爱斌、睿远基金的陈光明任专户投资经理等。

  而对于梁跃军来说,此番回归投研一线,不仅是因为其投研出身,随着张延鹏的离任,朱雀基金的投研团队压力也逐渐显露出来。除了张延鹏和梁跃军,朱雀基金的基金经理仅有3位,分别是翟羽佳、何之渊、柳雯青。其中翟羽佳和何之渊均是在朱雀私募时期就已经在公司的老员工,仅柳雯青一人有公募基金固收专户任职经历。

  不过,在朱雀基金看来,基金经理的变更影响并不大。因为朱雀基金的投研模式与其他基金公司并不一样。对于朱雀基金的投研模式,梁跃军将其总结为“七子剑阵”,即不强调明星基金经理的个人能力,而是希望依靠朱雀整体的投研力量去支撑产品的业绩,依靠团队和体系去做产品。

  梁跃军认为,这种模式会比明星基金经理模式的持续性和稳定性更好。“市场上比较牛的明星基金经理数量很少,而且明星基金经理也有退出的时候。”

  与此同时,记者也看到朱雀基金仍在积极招揽各类投研人才,以填补目前“人丁稀少”的现状。

  “私转公”后仍在适应期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张延鹏离职的一部分原因,是从私募转至公募后感到不太适应。事实上,从“私转公”一年多的发展来看,朱雀基金也仍处于适应期。

  朱雀投资成立于2007年,私募时期的朱雀曾取得过出众的成绩,在转公募之前,规模一度接近200亿。2016年朱雀投资开始申请公募基金的牌照,并于2018年9月获得公募牌照,2019年1月朱雀基金正式成立。

  在成立6个月之后,朱雀基金发行了第一只公募产品——朱雀产业臻选。截至6月30日,该基金自成立以来的回报率为33.12%,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21.22%,这一业绩在全行业处于中游水平。

  此外,在基金发行上,朱雀基金的节奏并不快。目前一共发行了4只产品,包括3只权益类基金和1只债券基金。根据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朱雀基金管理的规模为29.46亿元。在同为“私转公”的基金公司中,这一规模远低于鹏扬基金和博道基金。但也高于同期成立的同泰基金和东财基金。

  私募系基金公司,不少都具有鲜明特色。比如,在投研上朱雀基金就强调产业链研究,打破过去研究员的行业界限。此外,朱雀还建立了基于产业研究小组之上的产业研究模型,通过数据的积累动态跟踪关键因素变化的影响,从而形成投资判断。

  但有业内人士表示,从私募到公募,如何在相对收益的确定性和绝对收益的风险性之间平衡,如何锻炼自己大类资产配置的能力等方面仍需要适应期。

  格上财富投研部总监付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对于一家公募基金来说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是在于规模,所以如果公募基金想要过得舒服,其实需要有一定的管理规模。公募牌照虽然有效地降低了投资者投资的门槛,但是反而降低了投资者的单笔投入量,在私募阶段积累下来的投资人,如果再继续投入同一管理人的公募产品,并不一定会投相同的量。对于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募基金来说,要搭建相似的投研体系,客户的维护成本反而更高,需要维护更多的客户,才能够达到合适的规模。

  “此外,公募基金已经进入了‘流量时代’,个人投资者在买公募基金的时候,常常并不会像买私募一样进行非常深入的研究,常常是看一些基础信息,看看业绩,就会投资一些。在这样的背景上,让投资者“在哪里”看到自己的产品其实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也就是选择在哪些渠道上线产品其实至关重要。那么,作为一家公募基金,如果没有获取到足够的暴露和流量,也会比较难获得个人投资者的资金。”付饶还表示。

  而在总经理任职基金经理后,能否重塑朱雀基金的成绩,实现版图的突破还有待时间来验证。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03 埃夫特 688165 --
  • 07-03 恒誉环保 688309 --
  • 07-02 君实生物 688180 --
  • 07-02 新强联 300850 --
  • 07-01 云涌科技 688060 44.4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