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弘基金:沉重的标签 天弘余额宝收益率下滑是事实

天弘基金:沉重的标签 天弘余额宝收益率下滑是事实
2019年06月17日 15:43 证券市场周刊

  天弘基金:沉重的标签

  无论是规模不经济,还是平台垄断优势的丧失,抑或是管理人的求稳策略,总之天弘余额宝的收益率下滑是不争的事实。

  本刊记者  易强/文

  对天弘基金来说,余额宝可能是一座甜蜜的大山,在不断产出金矿的同时,也压得它难以翻身,以至于“货币型基金公司”的标签在短期内恐怕难以摆脱,尽管它并未放弃努力。

  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截至6月11日,天弘基金正在申报的产品共有14只,除了6只债券型基金,还包括1只养老目标基金、5只股票指数基金、1只QDII-FOF基金以及1只混合型基金。

  不过,要赢得权益类资本的认可,天弘基金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例如,2019年4月,天弘基金成立的混合型基金天弘港股通精选(006752.OF)仅募集到0.73亿份,而其上一只偏股型基金天弘策略精选(004694.OF)还是2017年6月才得以成立,发行规模也仅有0.15亿份,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也仅有0.34亿份。

  事实上,即便是要继续保持在货币型基金上的优势,也并非易事。作为天弘基金的标志,天弘余额宝(000198.OF)的收益率及业绩排名都在显著下滑。

  天弘余额宝业绩下滑

  收益率方面,截至6月11日,天弘余额宝2019年以来的区间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仅有2.4311%,相较于2018年的3.4687%,下降了1.0376个百分点;在万份基金单位收益均值一项上,2019年以来为0.6536元,相较于2018年的0.9295元,下降了29.68%。

  自2014年至2017年,在区间7日年化收益率方面,天弘余额宝依次为4.8341%、3.6768%、2.4993%及3.9135%;同期万份基金单位收益均值则依次为1.2908元、0.9871元、0.6770元及1.0531元。

  不难看出,天弘余额宝2019年以来的收益率已经下滑至历史最低水平。

  在同类产品中的业绩排名上,天弘余额宝也处于下滑态势。

  所谓同类产品,主要指与互联网平台对接的货币基金,这类产品主要兴起于2018年,在Wind资讯基金板块中,被归类为“互联网金融产品”。截至6月11日,这类平台共有75个,对接的货币基金共计115只。

  作为最大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之一,阿里余额宝在2018年5月之前只对接了天弘余额宝,其后对接的产品不断增加,目前已达到20只,包括中欧滚钱宝A(001211.OF)、博时现金收益A(050003.OF)、银华货币A(180008.OF)、景顺长城景益货币A(000380.OF)、大成现金增利A(090022.OF)等。

  数据显示,截至6月11日,在115只同类产品中,天弘余额宝2019年以来的区间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以及万份基金单位收益均值皆排在第97位,比2018年(第82位)下滑了15位。

  若不计较“互联网金融产品”兴起的时间,对上述115只产品自2014年至2017年的收益情况做考察,天弘余额宝的业绩排名依次是第42位、第64位、第76位及第36位,总体呈现下滑态势。

  事实上,即便在阿里余额宝对接的20只产品中,天弘余额宝的收益率排名也下滑明显。

  根据Wind资讯,截至6月11日,2019年以来的区间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排在首位的是兴全添利宝(000575.OF),为2.8960%;排在最后一位的是交银货币A(519588.OF),为2.2018%;天弘余额宝排在倒数第4位(顺数第17位),为2.4311%。

  在同期万份基金单位收益均值方面,上述三只基金依次为0.7775元、0.5939元及0.6536元;天弘余额宝与首位差距甚远。

  至于2018年,天弘余额宝的区间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为3.4687%,区间万份基金单位收益均值为0.9295元,皆排在第11位。排在首位的仍是兴全添利宝,分别为3.9167%和1.0497元。

  平台优势

  在天弘余额宝2018年年报中,基金经理王登峰对这只基金的收益水平用一句话做了总结:“本基金在报告期内,为持有人创造了与风险相匹配的收益。”

  这句话的背后,是一种选择的结果:既然天弘余额宝的投资目标是在保持基金资产低风险和高流动性的前提下,实现超越同期七天通知存款利率(税后)的投资回报,那么,基金经理必然在资产配置上受到极大约束,例如,银行存款和短期融资工具的比重可能会很高,同时不得不舍弃风险较高融资工具带来的投资机会,收益率不高在所难免;而对投资者来说,既然购买余额宝主要是为了追求理财的便利,那么,对收益率抱有过高期待显然不太现实。

  定期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在天弘余额宝的投资组合中,银行存款和清算备付金达到5899.85亿元,买入返售证券合计3182.53亿元,两项合计达到9082.38亿元,占到资产净值的87.69%,在115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1位;与此同时,投资组合剩余期限在30天以内的资产占到资产净值的50.57%,排在第20位。

  至于平台垄断优势的丧失,在何种程度上影响到天弘余额宝的收益率及业绩排名,目前尚无定论。

  不过,既然如上文所述,阿里余额宝对接的产品达到20只,那么,该20只产品提供的便利性——至少在理论上如此——对投资者来说已并无差异,因此,随着投资者对同类产品的认知逐渐深入,收益水平将成为决胜因素。

  因此,平台垄断优势丧失后,如何让天弘余额宝的投资者保持黏性,将越来越成为天弘基金的挑战。至少从目前看,相较于同一平台上的其他竞争者,其在投资水平上的优势并不大。

  反过来说,相较于天弘余额宝,其他对接阿里余额宝的货币基金则的确存在一个劣势,即沉重的客户维护费用。例如,在客户维护费/收入一项上,博时现金收益A在2017年为0.42%,2018年增至5.30%,同期中欧滚钱宝A由0.03%增至4.70%。

  上述两只基金是最早对接阿里余额宝的货币基金,因此,在其大幅增加的客户维护费中,可能有相当一部分是支付给阿里余额宝的平台使用费。不过,因为平台间竞争的加剧,这种负担未来或会有所减轻。

  “货币型基金公司”的标签

  余额宝烙印的存在,几乎让投资者忘了天弘基金最初的样子。这家基金公司成立于2004年11月,是国内出现的第41家基金公司,同时是在天津注册的唯一一家基金公司,初始注册资本1亿元,创始股东天津信托投资公司、兵器财务公司及山西漳泽电力股份公司分别持股48%、26%和26%。

  2005年10月,天弘成功发行了第一只基金,即混合型基金天弘精选(420001.OF),发行规模3.39亿份。截至同年年底,天弘基金份额规模为2.55亿份,资产净值合计2.55亿元,在48家基金公司中排在最后一位。

  直至2008年4月,天弘才成立第二只基金,即天弘永利债券(420002.OF),并于同年12月成立了第三只基金,即偏股混合型基金天弘永定成长(420003.OF)。截至2008年年底,公司以33.92亿元的公募管理规模,在59家基金公司中排在第53位。

  直至2012年年底,天弘基金公募管理规模一直未能突破百亿大关。

  在产品结构上,自成立至2010年年底,天弘基金一直以混合型基金为主,自2005年至2010年,占比依次为100%、100%、100%、92.76%、98.58%及55.61%。2010年之后,债券型基金的比重明显增加:2010年至2012年占比依次为42.54%、57.04%和63.74%。

  直至2012年6月,天弘基金才成立其第一只货币基金天弘现金管家(420006.OF)。但是,自2013年6月天弘基金与阿里巴巴合作推出余额宝之后,天弘基金乃至整个基金行业的生态都迅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同年9月,天弘增利宝(000198.OF)的规模由5月底成立时的2亿份暴增至556.53亿份,至年底增至1853.42亿份,一举将天弘基金的公募规模由年初的第50位拔高至第2位。在扬眉吐气的同时,天弘基金也被贴上“货币型基金公司”的标签。数据显示,同期天弘基金公募规模为1943.62亿元,货币基金占到95.80%。

  2014年,天弘基金引入了新的股东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公司(后来更名为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公司),后者持股比例达到51%,不仅一举取代了天津信托投资公司控股股东的地位,还让公司的产品结构及实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结果是,自2014年以来,天弘基金的管理规模连续6年蝉联榜首。但与此同时,其“货币型基金公司”的形象日益根深蒂固:2014-2018年,其货币基金规模占公募规模的比重依次为98.37%、95.04%、97.06%、98.64%和97.32%。

  2015年5月,天弘增利宝更名为天弘余额宝。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其资产净值为10352.12亿元,占到同期国内货币基金整体规模(78613.83亿元,中基协数据)的13.17%。

责任编辑:陈志杰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6-25 大胜达 603687 --
  • 06-25 丸美股份 603983 --
  • 06-24 红塔证券 601236 3.46
  • 06-18 中国卫通 601698 2.72
  • 06-17 新化股份 603867 16.29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