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决定脑袋

屁股决定脑袋
2019年04月23日 06:52 投资聚义厅

公募基金的下一个二十年,将围绕着养老、科创、智能投资等展开,对此,“养老与基金高峰论坛”4月23日启幕,多位行业大咖齐聚共议未来,思辨如何更好的建设第三支柱养老金、夯实资产管理、支持科技创新!【详情

来源:投基家

1

“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而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

——卡尔·马克思

在达里奥的《原则》一书中,特别强调了BeingTruthful这条原则。

BeingTruthful如果翻译过来,就是: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可谓投资世界中的第一生产力,是正确思考与行动的根基。然而在投资中有各种各样的障碍,妨碍我们进行正常的认知,导致无法做到实事求是。

今天讲的就是第一个,屁股和脑袋的问题。

2

“领导,一只创业板股票今年有50%增长,通信类行业,现在跌到20x了,我们建议配一点。”

“现在才1月份你业绩就已经晓得啦?是不是忽悠我啊?”

“哦哟这种苦活行业长期看就是20倍合理~”

“股价好像还在跌嘛,算了算了~”

“有没有现金流好的公司推荐?”

两个月后……

“王总,上次推荐的那支股票,一季报预告了50%-70%增长,现在也才26x,要不要配一点?”


”景气度能持续伐啦,是不是就好这一年啊?”

”行业格局来赛伐啦?我看好像明年吃不准嘛~”

”哪能已经反弹30%了?涨得有点快要回调的~”

两个星期后,创业板大涨4%,通信概念5G概念普涨狂飙。

”小刘你上次推荐的那个拥有软件,最近怎么样?”

”我们还是推荐啊领导,就是最近涨的有点快,不过大部分机构也刚开始关注,下周我们组织了调研,领导感兴趣的话可以一起去:)”

”好的好的,那我先搞一点。”

两天后……

”老王,最近有搞什么牛股吗?”

”搞了点拥有软件,空间很大啊。”

”是伐怎么说?”

”今年有70%增长啊,现在才三十倍出头,明年四五十增长问题也不大。”

”最近好像涨蛮多了啊?”

”你看他以前都是四五十倍的,现在创业板估值才是历史均值的多少,修复才刚开始啊,那么性感的行业。”

”业绩靠谱伐啦?”

”没问题的,下周去见一下老板,赶紧上车啊兄弟!”

老王作为基金经理,一开始百般不看好拥有软件,可能是被熊市教育搞怕了。当他手里没有这只股票的时候,看到的是种种缺点。

然而不到三个月后,市场风云突变,老王买入了拥有软件。使他干这件事的,并不是他看到了拥有软件的优点,是“我要跟上市场”这个需要,驱使他挪动了屁股。

老王挪动翘臀后,这个时候他已经可以自行脑补拥有软件的种种优点,原来觉得今年业绩不确定,现在觉得明年业绩也很确定。

所以当和无数老王这样的同行交流时,务必要先弄清楚他们的屁股在哪里,以及他们的屁股是怎么过来的。

3

小刘的屁股决定脑袋问题,比老王更甚。

20x的时候他推荐拥有软件,涨到50x的时候你再去看,他一样还是在推荐。

一只股票如果不是他首推的,这公司就算涨得再好,他照样要邹起眉头来几句冷哼式点评:市场只是在YY。

一只股票如果他推的早,那所有的上涨都是他提示的基本面变化的驱动,所有的下跌都是市场的问题——我们称之为“受情绪影响的基本面无变化式下跌”。

究其原因,这是一份激励非对称的职业:上涨时名利双收出名,推错了被人骂几句,时间久了也就没人记得。所以推荐/看好是他们天然的需要和冲动。

我们要搞清楚一点的是:卖方分析师既不是来给你送钱的朋友,也不是存了心要坑你钱的敌人。他们与你更像是一种做生意的博弈关系,你要学会在接受这种关系的前提下,去审视他们的观点和逻辑。

4

上面的这个案例是比较常见的屁股和脑袋问题,由实际仓位决定了屁股。

伤害更大的是第二种,我称之为虚拟仓位。

首先你有了一个观点,这可能是你通过分析思考所得的,你根据这个思考去行动建仓,或多或空,从而有了一次脑袋决定屁股的行为,这是完全OK的。

但有些朋友喜欢建仓后,跑去在公开的社交网络上发帖猛吹一番立Flag,加个嘴炮杠杆。

这种单边吹或者黑的贴,除了给你点赞叫好的小伙伴们,总有跟你不同方向的人来跟你互怼:他怼你,你反怼他,他再反怼你,一来二去后,引起众多吃瓜群众围观。

但你也已经被观点绑架下不来台了。此后所见所想的论据,都只能继续用来强化你的观点,凡是不支持的,都会自动降权重或者无视。

从心理学角度,人有一种“避免不一致的倾向”,这是底层代码决定的,再牛的投机者都不免要受到这个弱点的影响,比如索罗斯。

索罗斯后期在交易上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就是他成名后对社会事业的热衷。这种双重人格,使得他需要经常寻求投机事业中的道德感,并热衷在公共平台上以这种道德领袖榜样自居。

这让他在97年以后的一些新兴市场的交易中,丧失了判断的纯粹性。无论对苏哈托的印尼大为赞赏下注10亿美元,还是对叶利钦的俄罗斯持续投资改造,都有一种劝小姐从良的既视感。

结果是被人狠狠宰了一刀,把在泰铢上的盈利连本带利吐干净。

如果吃的是卖观点这碗饭,那当然无可厚非。因为盈利模式本来就跟娱乐圈相似,太平世道都应该找点架来炒一炒。

但和分析师不同,资产管理人应该是敢于承认自己看不懂,在种种不确定性中平衡潜在收益和风险的角色。如果在屁股上加重一层虚拟仓位,万一看错,只会让自己更来不及转身。

5

屁股和脑袋的问题还存在最后一种境界,我觉得比较有意思。

芒格曾说,微观是我们有所作为的尺度,而宏观是我们需要承受的尺度。巴菲特也曾无数次说过,投资者不应该基于宏观经济预期买卖股票。

在我看来,老巴和老芒的话至少应该加上一个定语。

当我们生在美国时,宏观是我们需要承受的尺度,投资者不应该基于宏观经济预期而买卖股票。

加上定语后的隐含意思是:

灯塔国已经是全世界武力最强大、科技最创新、消费能力最强、最具资本主义活力的土壤了。如果灯塔国药丸了,那么全世界其他地方也药丸了。

既然这样,我的屁股就应该长久坐在这里。每次看起来天下大乱时,我赌它能穿越过去就好。

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核战风险一触即发,期间道琼斯指数曾出现大跌。这时候作为美国投资人,你不晓得苏联人会不会认怂,总统肯尼迪都不晓得。

但是你可以采用这么一个粗暴的逻辑:

如果美苏核战爆发,那么大家一起翘辫子,不管你是满仓还是空仓,都是要完的;

如果危机平复,没有发生大战,那你在恐慌中买入就挣钱了。

在这种环境里,【危机平复+美国继续发展】可能并不是一个【最优估计】,你也没有足够的信息去做出这种最优估计。

但是,下注【危机平复+美国继续发展】可能是一个【最优决策】。

这是屁股决定脑袋吗?

是啊,这就是屁股决定脑袋。

6

屁股和脑袋这对矛盾往深了聊,可以上升到存在与意识的哲学问题。

我们讲的第一种情况,屁股位置来自于短期欲望的迸发,这个时候让屁股决定脑袋,意味着让动物性来决定交易。

我们讲的第二种情况,屁股来自于前一次的脑袋判断,但通过立FLAG强化了自己的观点。这时让屁股决定交易,一旦判断出错,容易缺乏纠错能力。

以上这两种,都不应该让屁股决定脑袋。

但有些时候,在N-4/N-5这种极大维度上,屁股生下来就在某个位置:

不是完全不能动,但真要挪动的话,伤筋动骨,撕心裂肺,一旦错了开弓没有回头箭。

但那个时候我们认清了屁股的位置,想清楚了可行集是什么,然后去找约束条件下的最优解。而不是去想全局最优解,每天忧心忡忡中国的出路在哪里。

退无可退的时候,你赌它没有不一样,就是最优决策。

大多数人是反过来的,在小尺度上用屁股胡说八道,在大尺度上用脑袋胡思乱想。

基金产品缭乱复杂,如何挑选好基金?关注投基家后,投基君带你拨开云雾,研究分析合适你的基金,筛选出有道德的专业管理人,为你的基金投资组合保驾护航。

投基家

 实战分析,客观中立


风险揭示:本公众号的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不应以该内容取代其独立判断或根据该内容作出决策。我们力求本公众号的内容准确可靠,但对于这些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不作保证,同样不对因使用该信息而引发或可能引发的损失承担任何责任。

屁股 脑袋 尺度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4-30 宝丰能源 600989 --
  • 04-30 鸿远电子 603267 --
  • 04-25 新城市 300778 27.33
  • 04-24 日丰股份 002953 10.52
  • 04-23 有友食品 603697 7.8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