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上演造富神话 九鼎大佬财富缩水八成

区块链上演造富神话 九鼎大佬财富缩水八成
2018年10月23日 10:01 时代周报

  区块链上演造富神话 九鼎大佬财富缩水八成

  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

  从近期发布的胡润百富榜来看,区块链成为一个新的“造富”热点。比特大陆的创始人詹克团与吴忌寒均进入富豪榜。不仅如此,币安的赵长鹏、OKCoin的徐明星、火币的李林以及比特基金的李笑来均新晋富豪榜单。

  不过,几家欢乐几家愁,财富大幅缩水的故事亦在同时上演。时代周报记者比照近年来的胡润百富榜发现,九鼎集团董事长吴刚的财富缩水幅度高达85%,九鼎投资总裁黄晓捷的财富缩水幅度亦高达84%。

  时代周报记者还发现,今年史玉柱父女的财富缩水34%,中植系解直锟家族财富缩水幅度亦高达21%,新理益的刘益谦家族财富缩水19%,复星郭广昌的财富缩水17%。

  “黑马”詹克团

  有个在投资界流传甚广的故事:无论是哪场淘金热,最有可能赚钱的就是那些卖工具给矿工的公司。在虚拟货币领域,这个故事似乎又在被验证。在10月10日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中,比特大陆詹克团以 295 亿元的身家进入前百,位列95位。

  比特币最早于2009年由匿名人士“中本聪”创立,是最早的加密数字货币。在过去9年间,其价格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涨幅和波动。自2017年12月中旬比特币收盘价达到历史最高点接近2万美元之后,接下来两个月又先后经历了超过60%的跌幅和接近50%的涨幅。

  9月26日,比特大陆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比特大陆作为中国内地区块链领域的独角兽公司,此举引发了市场的强烈关注。如若成功,比特大陆将成为继小米、美团点评之后第三家在港交所上市的同股不同权的公司。

  伴随着比特大陆赴港IPO,矿机企业的盈利模式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值得注意的是,投资虚拟币能否挣钱仍不得而知,但矿机企业却已展现出强大的盈利能力,2018年,三大矿机企业先后在香港联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三家矿机公司垄断了比特币矿机市场上近88%的份额,其中比特大陆旗下的蚂蚁矿机以超过60%的市场份额成为该市场上的领导者。

  天风证券研报指出,在研发能力上,三家公司并驱争先,各有优劣。其中,比特大陆的研发经费远远高于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的研发经费。但从研发支出占营收比重来看,比特大陆的研发支出占营收比重相对偏低,常年维持在5%以下的水平,而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的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此外,迫于转型的压力,比特大陆将大量资源用于AI领域的研发,在矿机芯片上持续的低投入给比特大陆的业务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

  不过,三大公司的IPO能否成功仍存在很多变数。在监管风险方面,全球各国对数字货币的态度都是趋于完善监管,但目前我国政府尚未正式出台关于虚拟货币的法律法规。这种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对企业业务运营及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持有公司36%股份,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另外一位创始人吴忌寒通过持有公司20.25%股份,为第二大股东。

  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中,詹克团以295亿元的身家进入百强,吴忌寒则以165亿元位列204位,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亦有多位创始人进入榜单。此外,币安交易所创始人赵长鹏以150亿元位列第 230位,OKCoin徐明星以10亿元位列354位,火币的李林以及比特基金的李笑来均新晋富豪榜单。

  从数据来看,区块链领域的富豪们普遍年纪相对较轻。譬如,詹克团39岁,吴忌寒32岁,赵长鹏41岁,徐明星33岁,李林36岁。

  受加密货币波动困扰

  区块链行业目前的发展比较吊诡,整体来看行业仍缺乏较为普及的底层应用。值得注意的是,该行业的上榜富豪其产业均与虚拟货币高度相关。考虑到监管对于虚拟货币的态度,区块链的“造富”神话究竟能持续多久尚是未知数。

  天风证券分析师沈海滨指出,目前国内对于区块链行业的监管尚不明晰,给企业未来的经营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此外,数字货币市场目前具有高投机、高波动性的特征,给企业的经营带来高风险,以上风险均可导致企业未能成功上市。

  从数据来看,比特大陆等公司获得了巨大的收益。招股书显示,2017 年和2018 年上半年,比特大陆的营收分别为25.17亿美元、28.45亿美元;2017年和 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的净利润分别为7.01亿美元、7.42亿美元,调整后净利润均为9.52亿美元。

  在会计风险方面,加密数字货币被确定为一种可使用年期不确定的无形资产,并采用加权平均成本法而非公允价值计价。这带来的影响是,当加密数字货币价格大跌时,企业的资产规模和净利润面临大幅下降的风险,但该风险却不能反映在资产负债表中;此外,企业的营业收入多为加密货币,但这部分收入无法计入企业的现金流量表中,使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在报表中反映可能持续为负,无法正确反映企业的经营情况和短期生存能力。

  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持有的加密货币资产从2015年的1200万美元迅速增长至 2018年6月的8.8亿美元左右,并且在2016年比特大陆加密货币资产规模超过了现金及等价物的资产规模,其占总资产的比例也从2015年的9.92%增长至2018年6月的28.03%。因此,加密货币资产在比特大陆的公司运营中占据重要地位。但加密货币价格的高风险性也给企业带来了高风险。

  矿机公司的营业收入形式多为加密数字货币,矿机的销售情况也跟数字货币价格密切相关,因此加密数字货币价格高波动风险对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十分巨大。

  而在过去四年中,比特大陆仅仅做过一次1.02亿美元的减值准备。比特币在今年的价格已经从1月的1.7万美元高点,跌至当前的6000美元左右,跌幅超过50%。

  在公允价值与使用价值孰高原则下,确定使用价值时的预期现金流现值高于当前的公允价值,仅仅计提减值了约 10%的减值准备,而如果按照公允价值对加密货币进行重估,公司的加密货币资产将出现大幅度缩水。从这个角度看,比特大陆在财报中所反映的高盈利能力是不准确的。

  加速转型

  实际上,上述区块链企业都在加速转型。

  在加密货币的熊市背景下,比特大陆开展了AI业务,将芯片开发与AI技术相结合,其他两大矿机企业也对于AI业务寄予了较高期望值。

  跟区块链一样,AI 的基础同样是算力,高速算力及数据处理是AI的基本要素。因此,经验丰富的 ASIC 芯片设计公司亦同时掌握 AI 领域相关的专业知识。

  以比特大陆为例,2017年二季度推出了首款AI芯片BM1690,并于 2018 年第一季度推出第二代 AI 芯片 BM1682,主要应用于图像识别、人脸识别及大数据分析。

  币安作为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同样面临转型。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币安 2018 年上半年的营收约3亿美元,全年净利润预计为 5亿–10亿美元。10月8日,币安发布公告,将启用全新的上币费用政策—全面透明化&悉数捐给慈善机构。公告中称,项目方仍按照之前Binance上币规则提交上币申请,并按照项目方预算填写他们认为合理的“上币费”额度,从今天起更适合称为“捐款额”,Binance过去没有指定上币费数字,未来也不会给出最低的“捐款额”要求。

  国盛证券分析师丁琼指出,一直以来,加密货币交易所的高额利润为人所艳羡嫉恨。而如此丰厚的回报来自交易费用和项目方的上币费。5月末,FCoin的冷启动成功,可以归因于其将交易费用与用户共享;而币安透明化并捐出上币费的行为,或将提升用户对于币安品牌的好感度,从而为币安在熊市之中争取一波存量用户,其他交易所大概率将跟风以应对此举。

  火币网则在资本市场上有所行动。10月5日,根据港交所公告,火币的交易所运营主体已经完成对桐城控股的收购。该笔交易可以追溯到一个多月前,8月27日晚,港交所披露易显示,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大股东分别向火币集团董事长李林和裂变资本董事长滕荣松转让73.73%和6.8%的股权。其中李林所购买股份数量约为2.22亿股,腾荣松所购买股份数量约为2045万股。

  有业内人士认为,火币网或在尝试借壳上市。经历过ICO禁令风暴之后,李林为规避政策风险,努力尝试在国内“去交易所化”。

  48位富豪财富缩水过半

  在有人财富水涨船高的同时,也有人财富急剧缩水。

  投资界的涨跌最为司空见惯。红杉资本沈南鹏的财富增长44%,高瓴资本张磊则增长18%。通过对于科技类企业的成功投资,这两位创投界大佬的身家亦持续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有48位富豪(或家族)财富缩水过半,其中九鼎集团董事长吴刚财富缩水幅度高达85%,九鼎投资总裁黄晓捷的财富缩水幅度亦高达84%。此外,在排名靠前的富豪中,中植系的解直锟家族,财富缩水的幅度亦高达21%。

  2014年,九鼎集团成为首家挂牌新三板的私募机构,市值一度超千亿元。此后,九鼎通过大手笔定向增发获得资金,再反向收购上市公司或金融牌照,迅速成为全牌照资管平台。2016年,九鼎集团营收103亿元,净利润亦高达21亿元。

  不过,九鼎集团近期可谓流年不利。3月下旬,九鼎集团公告称该公司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4月23日,九鼎集团及公司董事长吴刚、董秘王亮被全国股转系统采取了自律监管措施。

  被立案调查或影响了其投资主业。9月30日,证监会披露了60条有关拟IPO企业车头制药的反馈意见,其中针对九鼎投资一事被详细追问。九鼎集团中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九鼎营收为47亿元,净利为5.99亿元。

  除了吴刚以外,还有其他投资大佬时运不佳。譬如高天国财富缩水幅度高达41%,史玉柱父女的财富缩水幅度高达34%,新理益的刘益谦家族财富缩水19%,复星郭广昌的财富缩水幅度为17%。

  高天国的财富主要来自安信信托。天眼查数据显示,高天国为上海国之杰的法人与董事长。据财汇金融大数据终端数据,上海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28.68万股,占比为52.44%,为安信信托第一大股东。

  安信信托近一年内股价持续走低。安信信托发布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上半年业绩下滑有两大原因:一方面,本期公司转让金融资产,受二级市场股价下跌影响,出现投资亏损,投资收益较去年同期下降120.94%;另一方面,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12.91%,主要原因为受宏观经济形势及监管政策影响,公司信托报酬有所下降。

  史玉柱的财富缩水亦与资本市场息息相关,其实际控制的巨人网络过去一年股价持续走低,其所期待的并购也并不顺利。9月14日,巨人网络公告说由于资产重组历时较长,市场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交易对方提出解除原协议,要求对重组方案进行调整,公司将与各方面进行协调,股票宣布从9月17日开始停牌。

  “法人股大王”刘益谦的烦恼则主要来自长江证券,入手三年以内产生了大量浮亏。2015年上半年,刘益谦通过旗下新理益集团,斥100亿元以14.33元/股的价格受让青岛海尔持有的14.72%长江证券股权,成为长江证券的第一大股东。此后,刘益谦又通过旗下国华人寿继续增持长江证券。

  2018年半年报显示,长江证券的第一大股东为刘益谦控制的新理益集团,持股比例为12.89%,刘益谦控制的国华人寿持有长江证券4.28%的股份,两者合计持有长江证券17.17%的股份。即便考虑到2016年的分红,按照目前的股价推算,该项投资或已亏损过半。

责任编辑:赵子牛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1-01 新农股份 002942 --
  • 10-25 新疆交建 002941 --
  • 10-24 宇信科技 300674 8.36
  • 10-17 长城证券 002939 6.31
  • 10-11 昂利康 002940 23.0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