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一样的票据:LPR变革与票据定价机制

不太一样的票据:LPR变革与票据定价机制
2019年11月15日 10:28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来源:中国货币市场

  作者:肖小和 王成涛

  内容提要

  LPR新规并不能直接作用于票据,而是需要依赖“信贷调节与流动性管理”间接传导。考虑到LPR变革的目的、国际经验等,本文对“票据基准地位”与“票据利率走廊”等问题进行了设想。

  一、LPR新形成机制

  (一)LPR变革:新机制

  8月17日,央行决定改革LPR形成机制。调整了LPR报价频率、参考基准、报价行类型、期限品种等,明确提出将加强对贷款报价利率的监督管理,对报价质量进行考核,督促各银行运用LPR定价,严肃处理设定贷款利率隐性下限等违规行为。

  针对LPR应用,设定了三个考核时点和“358”目标,强调不得通过协同设定贷款利率隐性下限,否则在MPA考核中实行“一票否决”。

  (二)新旧LPR的标的:信贷资产

  需要明确的是,LPR变革针对的是“信贷资产定价”。因此,对“信贷资产”范围的严格界定意义重大,这决定了哪些资产需要满足监管要求。

  普遍认为,有关信贷资产的最初界定源自于《贷款通则》。但该文件颁布于90年代,很快脱离市场实际,不断被发起修订或废除讨论,多项内容已经被其他法律、部门规章、交易规则等所替代。

  实务中,1104报表将贷款分为企业单位贷款、私营及个体经营贷款、个人消费贷款、银团贷款、信用卡透支、票据融资(含贴现)、贸易融资、融资租赁、各项垫款(承兑垫款、贴现垫款、担保垫款、信用证垫款、其他垫款)、从企事业单位买入返售资产等。

  考虑属性的变化,本文下述“贷款”均不包括票据。

  二、不太一样的票据

  除《贷款通则》外,票据信贷属性主要源自各类统计规则。

  根据银发〔1997〕216号文,贴现人应当将贴现、转贴现纳入其信贷总量。1104报表中,该口径贷款被进一步明确,贴现、转贴现和再贴现业务款项均被纳入。非回购式的转贴现和再贴现业务,买入方应在本项目增进。银发〔2014〕127号文也规定,卖出回购方不得将业务项下的金融资产从资产负债表转出。

  (一)票据信贷属性:争议不断

  早在2001年,人民银行就下发了银发〔2001〕236号文,要求将票据贴现与转贴现实行单独考核,“票据融资”不再计入存贷比。但基于种种原因,实务中两者仍然被计入贷款规模,不断引发商业银行进行“创新”。

  《贷款通则》上,2004年,央行等发布修订征求意见稿,删除了“贴现”字眼。2018年初,人民银行对2017年前的“规章、规范性文件”进行清理,《贷款通则》被移出有效规章目录,形成事实上的废除。

  从趋势看,票据的信贷属性正在被弱化。随着存贷比变成监测指标,广义信贷被引入,传统信贷约束意义越来越小。票交所成立后,非银及非法人产品更是直接被准入。标准化票据创设后,票据被转化成“受益凭证”。

  1104报表中,票据、债券、贷款常并列存在,资管统计中票据被划入“债务证券”,基金业协会备案系统也将承兑票据单列出信贷资产。

  (二)资金属性:资金化趋势越来越明显

  目前,票据转贴现主导着整个市场,月发生额在2万亿-4万亿之间,其余品种相对较少,加总额区间在0.6万亿-1.2万亿。

  从趋势看,票据回购地位提升明显。回购/转贴现比值先是徘徊在20%左右,2019年后飙升至40%附近。质押式回购发生额同比增速一度接近100%,远远高于承兑、贴现、转贴现发生额同比增速。

  利率走势上,票据利率与货币市场利率呈现出高度相关性,且期限越长,相关性越大。日常决策中,票据回购更加资金化,银行间债券回购利率已成了其主要报价基准,两者的关联性可能更高。

  标准化票据推出后,产品可以在银行间市场流通。随着产品类型、规模、参与者的不断扩容,票债两市实现自由流动,利率联动水平或会进一步提高。

  三、票据与贷款定价差异

  (一)贷款定价:LPR将成为定价基准

  实践中,贷款定价多采用基准加点或成本加点模式。前者以国有大行为主,以基准利率为基础,然后结合定价对象分别确定不同定价标准。成本加点法往往有赖于行内成熟的FTP体系,先制定商业银行内部资金价格,然后,再结合监管要求倒推基准加点值。

  定价的关键在于基准的选择。此轮变革之前,利率双轨长期存在,货币市场利率波动频繁,LPR未能有效发挥中枢作用,贷款定价的主要依据仍然是基准利率。

  根据新要求,新发放贷款须参考LPR定价,LPR应用情况等将纳入MPA考核。不久的将来,依赖LPR定价将成为市场新主流,商业银行对客报价方式将更加市场化。

  (二)票据定价:票交所收益率曲线与资金价格日受重视

  大致在2005年之前,票据贴现利率、再贴现利率实行与贷款利率、再贷款利率分别挂钩的“双挂钩”制度。其后,监管逐渐放松,贴现利率不再与贷款利率绑定,而是参考再贴现利率制定,转贴现利率则由交易双方商定。央行通过调整再贴现利率来引导贴现、转贴现利率。

  实践中,再贴现利率调整缓慢,转贴现交易活跃,逐渐成为票据定价中枢,形成了基准加点、竞价等多种定价模式。

  定价通常包括信用主体分类、确定基准、调整加减点三个环节。首先,金融机构会对信用主体进行分类,一般包括国股行、大城商行、小城商行等。其次,寻找票据定价基准。多数机构会以“行内FTP或指导价、外部基准”等作为坐标。2018年之前,外部基准多选择Shibor,近来,票交所收益率曲线受到重视,票据回购则更多参考银行间短期资金价格。最后,结合信用主体类型、剩余期限等进行加减点调整。

  四、可能的价格传导路径

  (一)信贷调控:LPR利率影响贷款价格,规模总量影响票据价格

  LPR政策利率影响贷款价格。此次LPR改革,明确要求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取代“贷款基准利率”作为LPR报价基础。因此,未来更可能的场景是,先是央行调整MLF利率,然后接着LPR出现变化,最终传导至贷款定价。

  信贷规模控制影响票据价格。MLF利率变化并不能直接传导至票据利率,票价变化更可能源自于信贷总量调节。日前,一般贷款“不良偏高、流动性较差”,通过票据调节信贷规模成了金融机构的重要手段。信贷总量需求变化会直接左右票据供求关系,进而影响票据利率。

  通常,社融出现萎缩,央行会要求加码信贷投放,票据买方发力,票据利率因此会被拉低。反之,社融过度扩张,会收缩信贷,票据利率可能出现回升。

  票据利率与贷款利率具有内生收敛机制。一般而言,若贴现利率远低于贷款利率,企业会选择将流贷转化为票据。若票据利率远高于贷款利率,企业会质押票据融资获取流贷。这将会导致票据供求或贷款供求关系出现变化,降低两者之间的价格差异水平。

  但这种作用的发挥,与商业银行盈利需求相悖,传导并不顺畅。因此,在大多数时间内,票据利率仍然低于其他贷款利率,并没有最终趋同,这也应是票据资产逐渐标准化的结果之一。

  (二)流动性管理:调剂资金余缺,影响政策利率或票据供求

  资金余缺情况会影响政策利率。MLF目前已经演化成常规中期政策工具,余额远超常备借贷便利和抵押补充贷款。此次改革,以MLF作为LPR定价基准,势必会对MLF未来操作的频率、金额、利率产生深远影响。

  如果资金面紧张,MLF总量或会再扩张,利率调低,LPR价格也会随之拉低,最终传导至贷款利率。反之,资金宽松,或会调高MLF利率,贷款利率定价基础也会因此抬升。同时,MLF调控会引导货币市场利率走向,间接影响金融机构FTP,基准变化接着会导致票据定价变化。

  流动性管理影响票据供求关系。监管体系中,票据被排斥在合格优质流动性资产之外,多以“备付”身份出现。常规的流动性管理通常以“可质押债券”为核心,满足多方“头寸管理”需求。实务中,基于管理水平差异、偏好习惯等多种原因,票据常被用于配合完成流动性管理。

  票据标准化进程中,部分金融机构甚至将票据回购划归至了资金中心。资金紧张时点,人民银行会通过补充资金流或调降政策利率来引导市场。同时,金融机构多会卖出票据,助推票据利率走高。反之,资金宽松会降低票据溢价需求,买方发力,票价走低。

  五、市场前瞻

  (一)票据能否成为LPR基准?

  作为信贷资产的组成部分,票据在不少时点发挥了填充贷款规模、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重要作用。较于其他资产,票据较早实现了集中交易,价值可估,交易透明,更能反映贷款利率的市场化水平。

  单纯从工具选择看,MLF属于公开市场操作范畴,再贴现也属传统货币政策工具,但前者多以高等级债券做质押,体现的更多是流动性管理意图。因此,以某种期限的票据利率作为LPR或贷款基准或许更能体现、运用利率市场化的成果,更能直接传达“两增两控”意图,更能探索通过票据打通货币政策传导障碍的新路径。

  票据标准化完成后,如果被纳入合格优质流动性资产,被允许向央行质押融资,通过票交所再造一个“公开市场”将有望实现。这种条件下,可以“贷款”资产为质押标的,进一步打造票据政策曲线。

  国际经验上,70年代美国利率市场化初期,票据市场地位提升,金融机构一度将LPR盯住90天票据利率。我们建议,可仿效债市,以标准化票据建设为契机,打造一个底层资产更广泛,期限为“7D、14D、28D、3M、6M”的标准化票据产品,允许以此向央行质押融资,然后以该利率作为LPR短期定价基准。

  (二)能否搭建票据利率走廊?

  目前,各国普遍搭建了“利率走廊”。我国经过不断探索,已经初步形成了以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或短期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为下限,以SLF利率为上限的基本框架。考虑到票据信贷属性和资金属性的隔离,我们将潜在票价走廊分为“票据投资、票据融资”两类。前者偏向于贷款定价,后者针对回购,类似于货币市场资金交易。

  票据投资上,信贷属性起主导作用,参考MLF或LPR更有意义。LPR由MLF加点形成,同时又属于“对最优贷款客户报价”,考虑票据利率长期“高于再贴现利率,低于一般贷款价格”,可选择再贴现利率为走廊下限,LPR为走廊上限。

  票据融资(回购)上,资金价格更有参考价值。根据票交所月度报告,截至2019年7月,质押式回购在票据交易中约占22%。这其中,主要集中在隔夜和7天品种。在票交所政策利率体系尚未建立之前,大致可以把同期限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SLF利率作为票据融资上下波动节点。

  作者:肖小和,江西财经大学九银票据研究院;王成涛,华兴银行票据业务部

  原文《LPR变革与票据定价机制》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9.11总第217期。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李铁民

LPR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1-20 新大正 002968 26.76
  • 11-20 甬金股份 603995 --
  • 11-19 嘉美包装 002969 --
  • 11-19 泰和科技 300801 30.42
  • 11-19 久量股份 300808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