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银行何以破局?

华夏银行何以破局?
2018年12月17日 20:00 新浪财经

  来源:新浪金融研究院(ID:sinajinrong)

  作者:苏黎

  走向黄昏还是奋力破局?

  不同于招行、平安、浦发的活跃,华夏银行近些年的存在感越来越低。

  年轻用户大概难以想象,26年前的华夏银行是如何含着金钥匙出生,场面又有多辉煌。1992年5月,“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视察了首都钢铁公司。紧接着,国务院赋予首钢资金融通权,批准首钢建立银行。当年10月,华夏银行在北京成立。12月,中国第一家由工业企业开办的商业银行——华夏银行开业,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出席开业典礼并剪彩。

  好汉不提当年勇,梅花不提前世绣。

  26年过去了,华夏银行不仅接连从股份行掉队,今年更是被城商行第一梯队的北京银行反超,而上海银行也紧逼不舍。市场并不震惊,舆论也较平静,就像温水煮青蛙,似乎这一切都在大家的预期之中。

  在股份行垫底 被城商行赶超

  四面楚歌——或许是华夏银行2018年处境的最贴切形容。

  城商行“领头羊”北京银行,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在净利润上反超华夏银行。2018财报显示,北京银行今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166.27亿元,超过华夏银行的145.13亿元。另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上海银行前三季度净利润也达142.76亿元,直逼华夏。这意味着,华夏银行面临的不仅仅是长久以来在股份行垫底的尴尬,现如今还面临城商行的凶猛追赶。

  比起净利润绝对值的落后,更让华夏银行慌张的是净利增速的大幅放缓。2018年初,华夏银行就吃了闭门羹。今年一季度,华夏银行以1.1%的净利润增速在26家A股上市银行中排倒数第二。到了三季度,华夏银行净利增速持续恶化,惨遭垫底。

  论赚钱能力,华夏银行净利润增速频繁垫底;论资产质量,华夏银行的不良率居高不减。

  从2013年到2017年,华夏银行的不良率分别为0.90%、1.09%、1.52%、1.67%、1.76%,连续五年攀升,该趋势并未得到有效遏制。今年前三季度,华夏银行不良率分别为1.76%、1.77%、1.77%,资产质量仍然承压。对比来看,北京银行前三季度不良率均保持在1.23%,上海银行则从1.1%回落至1.09%,两家城商行化解不良的压力明显小于华夏银行。

  华夏银行为何不断掉队?说到底,在近些年竞争激烈的金融市场,华夏银行动作太慢,风格又过于保守。作为一家全国性股份行,华夏银行的灵活性远不及民生、浦发、平安等银行。无论是零售业务大风口,还是金融科技创新,华夏银行的布局既缓慢,又缺乏特色。

  业内曾流传过这样的段子:“零售看招行,同业看兴业,小微看民生。”但提起华夏银行,鲜有人能说出该行的鲜明特色。不温不火、不好不坏的中庸风格,似乎成了华夏银行的最大特色。

  现如今的一切困境,本来有可能在德银的十年战略投资过程中有所改变。但华夏银行,却错过了机会。

  与德银联姻 却错失最佳时间窗口

  三年前的寒冬,2015年底,华夏银行时任第二大股东——德意志银行决定撤资。

  此番套现,让德银十年战略投资赚走约150亿元,收益翻三倍。而留下的华夏银行,处境似乎更加尴尬了。“土豪”人保接盘成为第二大股东,更加强化了华夏银行的国有背景。在第一大股东首钢常年的国企风格浸泡下,华夏银行从骨子里已经丧失了活力的基因。

  时间回溯到2005年,华夏银行刚刚上市两年。中国加入WTO才不久,正逐步放宽外资入华限制,叠加国有银行改革如火如荼,华夏也毫不例外地在当年底引入战略投资——德意志银行。

  事实上,这个时间窗口正是招行打造“零售帝国”的开头,而华夏在和德银“联姻”之初也嗅到了这片新蓝海。对华夏而言,这本应该是和招行站在统一起跑线上的难得机遇。2004年,招行时任行长马蔚华力推零售作为转型路径,正式将发展零售业务提升到战略层面。就在第二年,华夏银行与德银洽谈战投之际,合作范围也涵盖到了零售银行、信用卡等业务。

  2005年,华夏银行与德银签署了包括《全面技术支持和协助协议》、《信用卡业务合作协议》等5个协议和《全面长期战略合作备忘录》,合作范围包括技术支持与协助、信用卡业务合作、网上银行和电子商务、零售银行(如财富管理)等。在年报中,华夏银行表示此举为提高国际化水平和经营管理能力带来新契机。同时,华夏银行业明确指出,零售业务将成为商业银行新的支柱型业务。

  在接下来的五六年里,德银继续增资,这正是外界对华夏抱有期望重要原因之一。“对于华夏银行而言,提升估值水平的关键因素尚不在于引资,而在于引智。我们始终关注以德意志银行为首的战略投资团队对于公司治理结构、业务转型、管理水平方面的推动。”东方证券2007年一份研报分析指出。

  到了2010年,德银通过直接和间接所持华夏银行股权已达17.12%,超越首钢成为华夏银行的第一大股东。首钢坐不住了,一场股权争夺大战就此展开。2011年,华夏银行208亿元定增方案获批,首钢和德意志银行均参与认购。德意志银行认购后持股比例达19.99%,逼近外资持股上线。首钢持股20.28%,夺回第一大股东宝座。

  显然,对华夏银行而言,“引智”德银实则是个伪命题。事实上,从2005年到2015年的十年战略投资中,不管股东排名如何变更,德银对华夏银行从未有过真正的实际控制权。德银的战投,本质上更像是纯粹的财务注资,在公司治理方面的影响十分微弱。

  德银改变不了华夏银行的公司治理水平,没能让其与招行一起乘上零售大风口。最近三四年,在平安、民生、浦发大刀阔斧推进零售战略时,华夏银行的本土管理团队也没能激流勇进。

  首钢控制深入骨髓 高管动荡水平较弱

  “华夏银行的管理团队不行,很多高管都是首钢直接派下来的。”一位业内人士直言不讳。

  成立之初,华夏银行就被业内人喻为“首钢的银行”,甚至是首钢的财务公司。华夏银行与首钢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它为首钢提供的关联贷款也成为市场关注焦点。华夏银行几大股东之间关系复杂,股东与高管之间也有很深的利益纠葛。

  财新网在2005年就曾报道过,历史上董事长与行长间的矛盾,在华夏银行内部早已不是秘密。以华夏银行第四大股东山东联大集团为例,1995年华夏银行改制为股份制银行时,联大就投资3亿元入股华夏银行,以12%的股份名列第四大股东。但联大从华夏银行总行和济南分行先后获得大量贷款,到2005年还有近5亿元贷款余额,从2000年以后就只能偿还利息。

  从2018半年报来看,今年上半年,华夏银行向关联公司发放的贷款余额为人民币89.56亿元,占该行贷款总额的0.61%。其中,仍在履行的3000万元以上贷款,第一大股东首钢系关联贷款余额合计84.36亿元,仍占大头。

  “华夏银行是首钢发起的,早期国有企业氛围很浓,等级观念较强。制度体系健全,稳健为主。但是同样有弊端,就是扩张市场规模时阻力较大,流程繁琐。产品、管理、技术等创新不足。所以在快速扩张的时候,没有把握好时机。”一名十年前在华夏银行工作的人士感慨道。

  首钢对华夏银行的绝对影响力,仍四处可见。国有控制权过强,限制了华夏银行的市场化进程与经营灵活性。这些年,管理团队的动荡,更是加剧了华夏银行的公司治理难度。

  2015年,在第二大股东德银撤资“离婚”之际,华夏银行副董事长方建一、副行长黄金老等多位高管先后因退休、跳槽等原因离职。该退的退,该走的走。2017年,在位10年的行长樊大志在被提名华夏银行董事长人选后闪电辞职,“板上钉钉”的人事任命随即泡汤。经历了短暂的群龙无首局面后,华夏银行迎来了新的领导班子:原北京国际信托董事长李民吉出任华夏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原北京农商行行长张健华出任党委副书记、行长。

  “战略模糊或是不准备,加上管理水平低,三五年就能把一个银行搞垮。”一位国有大行资深人士这样总结银行经营。遗憾的是,华夏银行两样都被说中。

  股东层面没有外资制衡、新的领导班子上任不足两年、业务经营常年缺乏亮点,华夏银行已是积重难返。未来,华夏银行是将走向黄昏还是奋力破局?市场翘首以盼。

责任编辑:杨群

华夏银行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2-27 华培动力 603121 11.79
  • 12-26 华致酒行 300755 --
  • 12-19 上机数控 603185 34.1
  • 12-19 中山金马 300756 53.86
  • 12-18 紫金银行 601860 3.14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