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梁红:市场讨论较多的就是美国经济会否走向衰退

中金梁红:市场讨论较多的就是美国经济会否走向衰退
2019年12月05日 23:26 新浪财经

安装新浪财经客户端第一时间接收最全面的市场资讯→【下载地址

  相关阅读:

  中金梁红:主要的经济体只有美国和中国还有正利率

  美国经济会不会走向衰退?中金梁红这样说

  中金梁红:美国做不好的话可能会把自己挡在全球化外

  中金梁红:去杠杆时怎么盘活公共储蓄 是最大关键所在

  关税对经济有何影响 梁红:全球17万亿的国债会负利率

  A股市场处于牛市的前奏阶段?中金梁红这样说

  新浪财经讯 12月5日消息,中金公司研究部负责人梁红接受采访,谈2020全球经济前瞻和投资策略。在谈到如何看待今年世界经济的增速时,梁红表示,可能大家最关心的就是美国和中国,市场讨论比较多的就是美国经济会不会走向衰退。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梁博士您好,关于宏观经济方面,今年年初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把世界经济的增速从3.7%调了四次,下降到3%左右,3.7%到3%是一个很大的差距,您是如何看待整个世界经济的近期还有中期前景的?

  梁红:从去年四季度开始,我们开始进入全球同步放缓的一个阶段,所以这就是像IMF这样的机构和市场机构不断在下调全球经济增速,(全球)各个主要的央行、财政部调整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空间比较有限,主要的经济体里大家也都观察到只有美国和中国还有正利率,全球其它像欧洲和日本都是负利率。

  从财政空间来讲,各个国家都已经是财政赤字,重要的问题是财政的负债占GDP的比例都在比较大的历史的高位。

  主持人:您是如何看待今年的世界经济的增速的?

  梁红:应该讲逐步放缓,市场特别是二级市场我们是交易边际变化的,短期来讲可能交易一个放缓的放缓。

  主持人:下降的速率在变小?

  梁红:对。

  主持人:您的预测世界经济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者主要金融机构差不多?

  梁红:全球算的是谁,可能我们大家都不是特别关心,可能在这里面最关心的就是美国和中国,市场讨论比较多的就是美国经济会不会走向衰退。

  主持人:您对世界经济的看法说白了是两个龙头的经济是怎么样的?

  梁红:这可能是现在最热门的话题。日本、欧洲都有自己的问题,它们实际上都没有自己原来的增长动力,它是一个巨大的经常项目盈余国家。其它发展中国家,虽然印度、越南大家觉得有希望,但是太小了。

  现在讲数据,我觉得最重要的数据,美国从第四季度开始,它也开始显现它要受到负面的影响。

  输到什么程度会坐到谈判桌上重新来算算账,我想我们可能马上要进入到美方也强烈感觉到有损失,但至于是不是我们还能回到双赢甚至零和,我估计还要一点时间。

  主持人:非常有意思的话题。您也在美国待过比较长的时间,我也在美国待过比较长的时间,读过书、工作过,所以我想说我们放开您是经济学家的身份,从一个普通人、从一个中国人,在美国待过,跟美国人打过交道,这两个国家如何可以走得更好一点?

  梁红:最早的时候是美国在各个方面对我们有很多帮助,不管资本、技术、贸易,但是其实在过去十年已经进入一个,我们希望是一个良性的竞争的关系,谁的产品更好、谁的技术更好、谁的政策更好,我们不怕竞争。但是我个人觉得美国现在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他有点输掉。

  中国最重要做好一件事情,我们把自己的经济做好。

  主持人:英文他会变得defensive,就是更防御性一点。因为一个人他由很强大变成弱势的时候,无论是一个机构里强势的人变成弱势,或者是一个年轻力壮的人在衰老的过程中,都是难受的。我经常想的问题是如何做我们的事情,除了我们自己做好内功,就是你越封闭,我就要越开放。不是说你封闭,我就也封闭,你越封闭我越开放,因为我的实力、我的底蕴、我的增长前景没有问题。

  梁红:这个我觉得很同意,而且我觉得我们其实在过去,如果看18个月的应对是越来越好。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没有搞出一个很狭隘的民族主义,还要坚持单向开放,能够坚持中国单向开放的力量,要有这点自信。我让特斯拉进来,JP摩根合格就进来,中国自己想好该做有信心做的事情,就按自己的节奏做。

  主持人:需要很强的定力和自信。

  解说:今年以来投资者密切关注的指标美债收益率曲线多次出现倒挂,八年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自2007年6月以来首次低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此前3和5月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出现低于3月期收益率。通常情况下投资期限越长风险越高,意味着收益率也更高。因此,当长期收益率低于短期收益率时,就称为收益率曲线倒挂,显示出投资者对近期经济前景担忧有所提升。

  主持人:我们再聚焦一下美国,我其实前段时间出了一本书,这本时的名字叫《危机与复苏》,把美国近三任的美联储主席,从格林斯潘到伯南克到耶伦,他们关于经济危机以及复苏的所有的文章串在一起,我学到很多东西。每一次的时候收益率曲线倒挂我认为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如果我们回顾过去30年,只要收益率曲线倒挂,大约6次里边有5次就是有危机的预示。前一段时间美债收益率10年跟2年期的收益率曲线倒挂,您是如何看待这个信号?是否意味着您刚才提到的,美国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这样一个潜在的衰退的可能?

  梁红:对,这个肯定是。贸易保护主义特别到底对全球经济有多少影响,经济学家告诉他了,也告诉大家了,但是很多人不信,要试试,这个不确定性。因为大家不知道所谓decoupling(脱钩)和逆全球化走到什么程度,我的生产链放在哪里,不光是收益曲线美国逆下来,最可怕的一件事情是全球17万亿的国债在负利率。这是什么概念?而且负利率债券的绝对量和占全球国债的比例都是历史最高的。也就是大家开始price in(消化了)全球衰退的信号。

  2017年全球同步复苏,大家对整体经济是比较乐观的。美联储在加息,去年年底的时候美联储讲今年它要加3次息,现在的实际结果是它要减3次息,如果它能退回去,把这些不确定性都拿掉,说实话恢复全球同步复苏增长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因为大家讲2008年的金融危机毕竟到现在十几年了,很多产业、企业调整也比较充分了,而且这么多的新技术、这么多的变化,这么多投资的可能,17万亿负利率的国债,什么意思?就是有这么多的储蓄,没有地方投出去。

  主持人:我研究美国经济它的GDP增长率,美国商务部披露喜欢按照环比来披露。

  梁红:对,其它国家都是环比。

  主持人:只有中国是同比。

  梁红:大国里。

  主持人:所以其实美国有的时候它的经济增长很快,它是由一个消费不旺的季度到一个消费旺的季度,自然的结果,给人的误读美国有3%甚至更高,其实我研究过它其实是季节性的。事实上美国GDP的增速并没有提高,如果你看同比的话。

  第二点,就是美国的贸易逆差也没有减缓。反观我们的国家,我们的顺差也没有缩小。

  梁红:我们的顺差扩大了。

  主持人:所以我觉得从短期来看,可以说对发动者的经济是没有好处的,因为投资者是很敏感的,我认为全球衰退的风险是非常切实的。

  梁红:您刚才讲的是对的,它的环比有高有低,一段时间低下来同比就下来了,四季度就是同比。它已经从过去的同比,它刚上来是3%甚至靠4,特朗普刚上来说要到4.5%,大家震惊了,去年降税是有一阵子在3%,现在同比在2%,明年肯定是1%左右。但是如果进入衰退,大家一看它的定义是两个季度环比是负,就是衰退了嘛。所以它到现在应该往前,大概率的事件觉得可能不会再增加新的关税了。可是它现在还没有痛到把已经加的关税撤回来。

  解说:面对全球经济格局的深度调整,中国经济的外部挑战也明显增多,中国增长成为支撑全球增长的重要力量。

  央行11月25号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认为,从国际上看,世界经济增速见顶回落的可能性增加,全球范围内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情绪加剧,金融市场对贸易局势高度敏感,全球流动性状况的不确定性上升,在面对全球经济金融风险点的不断增多,中国经济的韧性仍然较强,宏观政策工具充足。

  主持人:我们回到中国,中国经济总体来看中国今年还是6%以上的水平,但是如果按照季度的曲线来看,还是一个缓慢下滑的曲线,所以我想问,您是怎么看待中国经济的防范风险措施问题?

  梁红:大环境下,大家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靠这种东西逆周期调整的空间都有限了,剩下就是结构性政策了。

  美国所谓结构性政策,它靠向全世界征税来解决它国内的矛盾,我们中国的话,我觉得我们最大的选项在什么地方呢?我们是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公共储蓄和公共财产是非常大的,在去杠杆的时候怎么盘活这部分存量,是我们最大的关键。比如今年我们觉得一个政策只有中国可以这样做,我们把10%的国有资产转移给社保,同时把社保的缴费降4个点,这个既不增加财政赤字,也不是货币扩张,我们也没有增加杠杆,这样的政策是中国走出这次挑战最有利的工具,而且是别人都没有的。但这个划了10%,如果我们算的话,现在国有企业比较低的收益的情况下,如果能走到30%,那我们的社保缴费就可以降到国际的一个平均水平。这样可以给企业减负,给居民增加可支配收入。

  主持人:我觉得这点说得非常好,国有资产划转10%到社保,再进一步增加,这其实对于资本市场的改革也是很好的。我长期研究资本市场,我就在反思为什么有很多大型的优秀的国有企业的估值为什么这么低?打个比方去年消费类的白酒,翻了一倍以上,我们那些市盈率六七倍的银行,还有国有企业有很多10倍左右,股价一直没有提振,我们社保基金可以花很高的钱去请很好的基金经理来帮着全国人民一起监督它参股的这儿企业,看一看这些企业如何干得更好。

  梁红:对,我觉得其实我们90年代的国企改革给大家一个什么信心?上市其实解决了什么?比如说资本市场,很重要是治理问题。这里头可能因为你参与过很多国企的改革,其实国企是个治理的问题,我怎么看得住你一个企业到底挣了多少钱,你成本多少,最后是资本市场来帮着一起看着。

  主持人:其实这是最大的混改。

  梁红:我觉得这是最大的混改。

  主持人:说得非常好,因为混改是一个特别大的话题,而且客观来讲,混改近一段时间有加速,我们见了很多中央企业在交易所挂牌等等。

  主持人:谈一个更放松的话题,就是资本市场的问题,您是轻车熟路,两方面,一个是大的资产配置如何做?第二,在股市里您是如何看待股市的走势?包括什么样的板块有这样一个机会。

  梁红:如果大家的基本判断还是经济逐渐走弱,各国的央行早也好、晚也好都会慢慢地开始走向宽松这条路。在中国之外,至少这个压力还是很大的。在这么一个条件下,大家其实都在追逐保值,所以,像黄金这一类的资产,其实在美国,就是你说收益率曲线倒挂之后,对这类大类资产的关注度比较大了。短期来看真实利率可能往下走的压力比较大,在这之外大家其实股票市场估值重估还是很明显的。第一波先抢所有高分红收益率的,这类资产中国投资者一般看不上,觉得是小芝麻。但是海外的投资者一般比较热爱,在中国几个比较好的高速公路,包括电厂,包括水电工程上都有,在海外投资者抢得很厉害,中国投资者一直把它比较放弃。

  那相对来讲大类资产里头,可能纸币贬值的关注会比较大,不是名义的,是真实利率的逐渐下滑,也是跟全球增长不断下滑是一致的。大家对有确定的收益和确定增长板块是会给估值溢价的,或者不光是A股,其实港股上也有,在核心资产大家“抱团取暖”的趋势是非常明显的。

  两大块板块,一个是中国的消费,一个是中国的制造业升级,或者是科技这一块板块,因为这两个即使整体增长在往下走,它的增长还是在穿越这个周期的。尤其是中国的消费,因为长远看这是我们唯一的不管是我们自己的崛起,还是跟美国人在谈判桌上有更大的(bargaining power)讨价还价的能力。

  主持人:您觉得中国的A股市场处于一个牛市的前奏阶段。

  梁红:我不敢讲牛市。因为中国的一些龙头企业,在2015年、2016年之后明显出现了强者恒强的趋势。经济增速放缓,行业整合加速,这个趋势是越来越明显,包括我们在的券商、资产管理都是龙头的增速明显市场份额在增加。那么在另外一个趋势大家刚才讲对中国的消费,加上房地产还是非常非常强的。

  主持人:我们总是说东西好不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价格是怎么样。我想说消费经过,尤其是食品白酒经过将近一年的增长,目前您觉得它们的估值目前处于比较饱满、比较高的水平?还是更多地我们看中长期强者恒强的位置?

  梁红:消费的板块里,其实白酒只是一个标的,其实包括家用电器,包括我们今年几个平台在外面,从拼多多到美团表现都很好。今年在A股上还有一个美妆板块崛起。食品饮料里还有其它的。2017年讲消费升级,去年因为降杠杆,消费降下来一点,大家讲消费降级,今年看到这样(好)的数据,怎么讲?讲消费降级也打脸得很。其实我们讲真正的故事,最有意思的故事是消费扩容的故事。

  中国的消费人群走到四线、五线甚至更远的地方,这些增长既有收入增长,也有国家转移支付政策的变化,还有更大的一块是我们这么多年的基础建设。从4G到公路,到互联网的平台,它让我们可以走到中国这么深的腹地去。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任编辑:赵慧芳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2-11 甬金股份 603995 22.52
  • 12-11 中新集团 601512 --
  • 12-11 和远气体 002971 --
  • 12-10 嘉必优 688089 --
  • 12-05 天迈科技 300807 17.68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