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人口流出1152万,导致出生人口断崖式下降?并非如此

安徽人口流出1152万,导致出生人口断崖式下降?并非如此
2021年10月14日 13:48 第一财经

股市瞬息万变,投资难以决策?来#A股参谋部#超话聊一聊,[点击进入超话]

  原标题:安徽人口流出1152万,导致出生人口断崖式下降?并非如此

  2020年,安徽人口净流出997万人,比2010年增加31万人,增加3.2%。总体上,增加的量并不大。

  近期以来,因为近几年出生人口断崖式下降,安徽引起热议。有观点认为这是安徽大量劳动年龄人口外流所致,但果真如此?

  9月底,安徽省司法厅发布《安徽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在这份意见稿的必要性说明中指出,“据安徽省全员人口数据库统计,2017年至2021年全省出生人口分别为98.4万、86.5万、76.6万、64.5万、53万(预测),年增长率为-12.1%、-11.4%、-15.8%,-17.8%,整体呈断崖式下降趋势”。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了安徽人口流出数据发现,虽然2020年安徽省常住人口近2成(18.9%)流向省外,但与2010年的六普数据相比,净流出人口仅增加了31万人。综合来看,人口外流并非安徽人口断崖式下降的主因。

  流出人口达1152万人

  根据安徽省统计局的分析,近些年安徽省经济发展速度较快,但经济体量、工资待遇、城市发展水平等相比周边发达省份仍有差距,安徽省作为一个人口外出大省的现状没有改变。数据显示,2020年,安徽省流向省外的人口为1152万人,占常住人口18.9%,其中主要流向苏浙沪,与第六次人口普查相比,流出人口增加114万人,增长了11.0%。

  同时,虽然外省流入人口总量较少,但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2020年,外省流入人口为155万人,相比第六次人口普查增加83万人,增长115.8%,安徽省对省外人口的吸引力明显增强。

  也就是说,2010年安徽人口净流出为966万人。到2020年,安徽人口净流出为997万人,比2010年增加31万人,增加3.2%。总体上,增加的量并不大。

  从年龄结构看,与2010年安徽省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安徽0-14岁人口的比重上升1.47个百分点,15-59岁人口的比重下降5.25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3.78个百分点。同期,全国0-14岁、15-59岁、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分别上升1.35个百分点、下降6.79个百分点、上升5.44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安徽十年来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下降的幅度比全国低1.54个百分点。

  7月22日,在淮北市相山区郭王小学,学生们在练习篮球。新华社。

  人口专家、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教授对第一财经分析,近年来出生人口数加速下降已经是全国的普遍现象。育龄妇女减少,尤其是活跃期育龄妇女减少,是一个具有共性的出生人口下降的原因。

  根据2020年安徽省统计局发布的《我省人口发展现状与挑战》报告显示,安徽省的育龄妇女总数减少,尤其是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减少,是导致出生人口减少的直接因素。

  具体数据显示,2019年,安徽全省15-49岁育龄妇女1449.7万人,比2018年减少39.5万人,比2010年减少253.1万人;20-29岁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355.8万人,比2018年减少36万人,比2010年减少88.2万人。

  在育龄妇女减少的同时,生育意愿低迷。报告指出,受养育成本高、托育服务短缺、医疗资源不足、学前教育缺乏等因素影响,适龄生育群体的生育意愿在下降。2019年,安徽省符合生育政策的女性中,不打算生育二孩的占55.6%,比2018年提高1.7个百分点。育龄妇女理想子女数为1.77个,低于2.1个的人口更替水平,生育意愿持续低迷。

  董玉整分析,随着社会经济社会发展、文明程度不断提升,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发生了重大变化,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制度体系不断完善,人们受教育的年龄普遍提高等因素影响,人们对生育的意义,甚至婚姻的意义都有了新的理解和多元选择。再加上现实生活中婚恋、教育、养育等成本显著提高,生活和工作节奏加快,人们对教育子女的观念和方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要求更加多元。

  董玉整说,导致出生人口下降的原因,既有客观上育龄妇女减少、生养成本加重,部分人口流动在外地生育等因素,更有主观上对婚姻和生育的理解观念上发生了重大变化,行为上出现了多元选择。不愿生、不想生、不敢生、不能生等,这些现象都同时存在,交织在一起,大幅拉低了妇女总和生育率,导致出生人口数快速下降。

  省内流动人口十年增加148.9%

  虽然近十年来安徽人口净流出规模变化不大,但是省内流动人口规模的变化却大幅增长。

  数据显示,2020年安徽流动人口为1387万人。与2010年安徽省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流动人口增加820万人,增长144.63%,这一增幅也是全国流动人口增幅(69.73%)的两倍多。

  安徽的流动人口中,跨省流入人口为155万人,省内流动人口为1232万人。省内流动人口占了89%,与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相比,增加737万人,增长148.9%。

  安徽省统计局的分析指出,随着经济社会持续发展,工业化、城镇化加速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进程加快,更多乡村人口有动力、有能力加入到流动人口大军中来。加之,高铁、高速公路等交通网络快速发展使得人们的出行更加便捷,乡村人口向城镇转移趋势愈加明显。

  这其中,安徽参与长三角产业分工协作十分关键。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认为,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

  安徽省合作办的数据显示,今年1-8月,沪苏浙在皖投资在建亿元以上项目3100个,实际到位资金5783.4亿元,同比增长28.1%,占全省比重56.3%,比重较去年同期提升4.3个百分点。其中,上海市在皖投资增长迅猛,增幅达到42%。

  区域经济快速发展也带动了城镇化进程。数据显示,与第六次人口普查相比,安徽城镇人口增加1001.8万人,乡村人口减少849.1万人,城镇人口比重上上升15.34个百分点。

  不过,省内各地市之间的人口增长、城镇化率差异比较大,近十年来,安徽省内人口加快向合肥等中心城市市区集聚。数据显示,在安徽16个市中,仅有6个市常住人口增加,而另外10个城市则出现人口减少。其中,合肥十年增加191.28万人,总量达到了936.99万人。

  林斐分析,合肥人口增长比较快,和近些年合肥产业发展比较突出有关。这些年合肥的整体发展思路比较清晰,准确把握了产业发展规律,很好地抓住了产业分工与升级路径。产业快速发展,也就吸引了周边地市大量人口流入。

  在人口加快城镇化和大城市化的过程中,生育的观念和行为也会受到影响。比如,近年来合肥的房价涨幅较大,2016年一度成为房价上涨的二线“四小龙”之一。根据中国房价行情网的数据,9月合肥房价均价达到了21455元,位居全国第18,中西部第1。较高的房价水平,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年轻人尤其是新市民的婚育行为。

  董玉整分析,一些新市民在城镇化过程中,要承受着多方面的压力。同时也要接受城市里的多元文化的熏陶。城市人口的生育观念和行为选择,对他们也产生实际的影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在快速城镇化和人口向大城市集中的过程中,人们的生育观念和生育行为,都会受到实际影响,对出生人口数量下降也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因应省内流动人口大幅增长以及变化的趋势,未来在合肥等流入人口较多的城市,应加快补足住房、教育、医疗等方面的短板,比如在住房方面,增加住宅尤其是政策性住宅的供应,覆盖更多的新市民,减轻年轻人的负担。

  同时应加快都市圈、城市群建设,合肥作为强省会城市,重点发展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在合肥之外,加快阜阳等省域副中心城市、区域中心城市和中小城市的发展,尤其是人口密集的中小城市,应加快改善软硬件环境,吸引劳动密集型产业落户,让更多的人可以就近就业,就近城镇化,也有利于带动乡村振兴。就近城镇化具备先天优势,无论是语言文化、生活习惯、气候等方面都基本与家乡一致,亲戚朋友也多,子女上学、照顾老人等也都比较方便,适应的成本比较低,生育养育成本也都比较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邓健

安徽省 生育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0-15 新锐股份 688257 62.3
  • 10-15 精进电动 688280 13.78
  • 10-15 华润材料 301090 10.45
  • 10-15 戎美股份 301088 33.16
  • 10-14 中科微至 688211 90.2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