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骤停”何以溃败?

暴风“骤停”何以溃败?
2019年12月01日 15:24 商学院

  原标题:暴风“骤停” 何以溃败?

  错失内容版权,错压VR和体育,多元化布局接连失败,打出了All in TV后又亏损严重,濒临退市的暴风集团做错了什么?

  文:李晓光石丹

  暴风影音已“宕机”数日。

  近日有网友发现,暴风影音官方网站以及官方APP均出现问题,无法正常打开,貌似“骤停”。

  暴风影音是暴风集团(300431.SZ)的主力产品。在其高光时曾经拥有2亿用户日活,称得上是PC互联网时代的“必装软件”。

  什么原因导致暴风影音网站及APP出现问题?《商学院》记者致电暴风方面,公司电话无人接听、客服电话一直占线。记者向其官方邮箱发去采访函,三小时后记者收到退信。

  此时,距离暴风集团创始人兼CEO冯鑫入狱四个月。

  除了暴风影音出现运营问题之外,近期暴风集团的“坏消息”不断。11月21日,暴风集团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书》,仲裁其要向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4.6亿元。更早一些的时候,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董事会已收到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及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的辞职报告后,早在7月28日,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屋漏偏逢连夜雨。

  根据暴风日前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高管全部离职、实际控制人被抓、外加一份并不好看的财报,暴风的市值仅剩11.76亿元(截至11月27日),而其市值最高的时候约400亿元。

  如果在2019年第四季度目前的局面得不到扭转,暴风集团或面临退市的风险。曾经资本的宠儿,暴风集团究竟做错了什么?身处风暴眼中,暴风集团又会何去何从呢?

  前三季度亏损6.5亿元,连续跌停

  在区块链成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之后,暴风集团的股价一度涨停。此前,暴风集团曾涉足区块链业务,旗下设有区块链基础设施服务平台暴风新影。

  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借着区块链的概念,很多公司股价迎来了上涨,但如果没有很好的营收能力,还会被打回原形。

  根据最新财报显示,截止到报告期末,暴风前三季度亏损6.5亿元,其中第三季度亏损3.86亿元,同比扩大215.7%。危机之下,大多数投资机构已经离场。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报,基金机构合计持有暴风集团944.68万股,至2019年中报仅剩31.09万股,占比0.13%。此外,公司股东、高管等均在减持股份。

  据2018年11月公告,冯鑫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35%均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0.35%。但冯鑫称,只有极少部分是贴补家用的,其余都用于业务发展。

  早在今年9月14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因经营发展需要,于近日完成办公地址搬迁。《商学院》记者根据公布地址实地探访时,辗转找到了位于德恒商务会馆5层的办公场所。记者发现门口没有任何暴风公司标识,一个保安坐在前台处,不允许无关人员随意进入。

  为了解暴风公司现在的运营情况以及后续发展规划,《商学院》记者向财报公开邮箱发去采访函,却多次遭退回,而客服电话无法接通,通过公司其他公开邮箱地址以及传真号码联系,也均未收到回复。

  净资产为负,濒临退市

  10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提示,公司存在暂停上市风险。截至2019年6月30日,子公司暴风智能资产总额4.7亿元,负债总额16.6亿元。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同时公告还提示,近期公司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资金紧张,难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

  由于薪酬支付困难,公司人员持续流失。根据暴风年报及公开报道,2016年公司在职员工1345人;2018年则为651人;到2019年初,只剩下100多人,且仍在减少。最为糟糕的是,截至三季度末,暴风集团总资产3.6亿元,净资产-6.33亿元,较上年末减少2713.84%。

  如果在第四季度净资产为负的颓势得不到扭转,或存在被退市的风险。

  对于面临暂停上市风险,暴风集团也在自救。在公告中,暴风集团表示,公司将加快产品结构化调整,增加新业务。此外,积极与客户、供应商沟通,并进行债务重组,回笼部分资金或减少负债。

  从2015年市值超过300亿元,到如今濒临退市,四年的时间,冯鑫和他的暴风究竟做错了什么?

  错失内容版权时代

  2005年开始创业的冯鑫,收购了一个叫做暴风影音的视频播放器,作为一款可以兼容多种视频格式的万能的播放器,暴风影音一度成为行业的佼佼者。这成为了暴风集团发迹的起点。此前,冯鑫先后在金山软件和360工作过。公开数据显示,2008年暴风影音的覆盖人数就已经超过一个亿。

  从一开始,冯鑫就计划让暴风影音在美国上市。但2010年登陆纽交所的优酷股价并不如人意。

  当时中信金石找到了冯鑫,表达了投资的意愿,但前提是暴风要拆掉VIE架构,选择在国内A股上市。接受这一条件的冯鑫为登陆A股做准备。但从2011年下半年,A股停止IPO审批两年半,留给冯鑫的是漫长等待。

  早年视频网站把钱“烧”在带宽、服务器及线上推广上,要的是点击量和广告收入,不注重内容投入。但从2007年开始,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内容逐渐成为了各家竞争的重点。以乐视为例,在2007年~2009年期间一共花费5850万元购买内容。由此,视频网站之间爆发“版权大战”,诉讼不断,版权内容价格开始蹿升。

  彼时的冯鑫并不看好这一模式,甚至评价称:“生买版权,生把钱消耗掉,这个不是我们暴风影音能熟悉的战场。”他还是希望能与各视频网站合作做内容聚合,为他们导流。

  冯鑫显然误判了。

  2013年11月,腾讯、优酷、乐视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起诉百度和快播。最终,百度关闭了视频网站,快播则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也宣告了视频行业免费时代的结束。

  缺乏优质内容,暴风影音的广告收入难免受到影响。2015年,广告收入为4.6亿元,到2016年仅增长25%到5.8亿元,同期爱奇艺广告增长为66.2%。到2017年,暴风广告业务不增反减26%到4.28亿元。

  “本质上,视频是一个极度‘烧钱’的行业,即便是如今的爱奇艺、优酷等视频网站依旧处于亏损状态,没有一个强有力母公司支撑的暴风,被市场淘汰也就在所难免了。”产业观察家梁振鹏向《商学院》记者分析。

  根据易观千帆7月份数据显示,暴风影音月活只有1473万,爱奇艺、腾讯、优酷月活则分别为5.50亿、4.60亿、4.32亿,差距非常明显。

  资本运作失策

  2015年3月24日,暴风在创业板上市,每股发行价为7元,在接连30多个涨停后,市值一度突破400亿元。

  在冯鑫看来,上市等于让暴风有了自己的“核武器”。他不满足于只做一个视频播放器,而是要成为一家互联网娱乐平台。

  在暴风上市两个月后,冯鑫公布了DT大文娱战略。冯鑫解释称,暴风从以“我”为中心转变为以用户大数据、用户画像为中心;要在大规模用户群体之上,和音乐、视频、游戏等所有的产业发生联系。

  显然,此时的暴风有向乐视学习的迹象。不同的是,为迅速搭建起生态系统,暴风采取了快速收购的策略。

  2016年3月,暴风发布公告称,将以31亿元人民币通过定增等方式收购影视公司稻草熊影业、游戏公司立动科技、游戏发行公司甘普科技。

  但彼时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2015年股灾之后,证监会开始大力整治“脱实向虚”,首先面临监管的则是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等行业。果不其然,在一个月后,证监会发布的审核结果公告,暴风科技定增购买资产申请未获通过。

  之后,暴风又先后两次提出定向增发融资计划,但均未获得批准。复盘来看,暴风股价表现最好的时间段是2015年5月和6月,但是那时候暴风却一直没有进行资本运作,错失了大好的机遇。

  在2016年暴风股价就已经跌去最高峰的八成。业绩也不容乐观,2016年暴风集团净利润同比下滑69.53%。

  冯鑫后来反思称,失误源于自己和团队对于A股资本市场的不熟悉,没有理解到不同属性的钱,从而错过了资本运作的最佳窗口期。

  错压VR和体育

  在暴风科技正式登陆A股之前,VR眼镜暴风魔镜就已经诞生。2014年9月1日,这一暴风影音首款硬件产品发布,售价99元。随后,借着正火的VR概念,暴风魔镜在资本市场一路高歌猛进,其在2016年8月B轮融资的时候,估值就高达10亿元。

  只不过,高估值的前提是要有对赌协议。包括中信资本在内的投资方要求,如果暴风魔镜在2020年没有上市或被收购,冯鑫个人要回购股份。但到2016年,VR行业开始降温。业绩变差的暴风魔镜大规模裁员,500人的团队削减至300人,中信资本要求提前撤资。

  为了不给已上市的暴风集团带来负面影响,冯鑫自掏腰包偿还了中信资本5000万元,但依旧欠款4000万元。拖欠欠款无法偿还,中信资本在2018年申请冻结了冯鑫327万股股份。

  在梁振鹏看来,彼时的VR产业并不成熟,用户接受度不高,暴风集团却在VR布局上花费大量精力,造成了内部资源的浪费。

  暴风另一个押注的风口是体育,收购英国体育媒体服务公司MP&Silva便是其中关键的一环。后者在当时拥有英超、意甲等体育版权,估值超过10亿美元。

  为了完成这项收购,2016年2月25日,暴风科技、暴风投资以及光大浸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控股)共同出资,成立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其中光大浸辉担任上海浸鑫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2016年3月18日,上海浸鑫增资到3亿元,暴风方面出资7500万元,光大浸辉出资2.25亿元。几经募资,这笔收购运作资金竟高达52.03亿元,其中仅招商银行就出资28亿元。

  没有想到的是,随后MP&Silva宣告破产清算。该交易给暴风集团带来了1.4亿元的权益性减值和4800万的坏账损失。有媒体报道称,冯鑫此次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或许就与此次交易有关。

  在2018年初,多元化布局接连失败的暴风集团,又打出了All in TV的口号。近年来,暴风TV业务却亏损严重,从今年5月开始,曾多次遭遇员工“讨薪”“供应商追讨欠款”等事件。

  7月28日晚,在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同一日,暴风集团公告,子公司暴风智能(暴风TV的运营主体)将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后又将所持6.748%股权转让出去。

  在一连串的失误之下,暴风集团逐渐走向衰落。2019年末,留给暴风集团自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责任编辑:李思阳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2-11 甬金股份 603995 22.52
  • 12-10 嘉必优 688089 --
  • 12-05 天迈科技 300807 17.68
  • 12-04 锐明技术 002970 38
  • 12-04 芯源微 688037 26.9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