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蛮荒故事:暴富与爆雷 都是人生

资本蛮荒故事:暴富与爆雷 都是人生
2019年08月24日 18:29 新浪财经综合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王焕城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敬请对号入座。

  资本蛮荒故事一

  2015年初,林云坐在他南山区一间光明敞亮的办公室里,早早地泡起一壶普洱,等待他即将接见的客人。

  彼时林云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公司主营业务是游戏开发和分销,几年来凭借游戏产业火热的势头大赚特赚,后来顺利通过投行在A股市场借壳上市。风光过后不久,林云发现自己公司到了一个瓶颈,游戏开发人员跳槽率奇高,游戏项目持续性也不好,季度利润变得非常不稳定;手下的职业经理人四十出头已经是两鬓斑白,虽然非常敬业拼命,但已感到力有不逮。公司去年利润2亿,市值60亿,林云控股40%,他想着变现。此时股市正在红火的路上,大宗交易转让是下策,思索几日,林云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正踌躇间,敲门声响起,他等待的客人来了。来者姓赵名高,某知名投行公司首席FA;林云知他是业内昭著的割韭菜圣手。赵高来之前也详细调查研究了林云的公司,心知肚明找他何事,两人一见如故,品着普洱秘密筹划了一番。

  两个星期后,公司发出公告,计划收购同是主营游戏的B公司,同时签订对赌协议,承诺未来三年利润为1亿、1.3亿、1.7亿(按年增长30%),收购估值为19.5亿(第二年利润的15倍),19.5亿一半现金向赵高引入的私募基金定向增发,一半A公司股权向B公司定向增发,此时林云的公司股份数增加了接近三分之一到约80亿,利润却可虚增50%到3亿,甚至因为对赌还锁定未来两年的利润,公司估值提升,吸引来众多资金追入,一时火爆无两。

  一个多月时间里,A公司市值炒作到120亿,林云的股份虽然摊薄到30%,但是估值已经升了50%,总价值高达36亿;B公司拿到私募定增的9.75亿现金,拿出4亿(1+1.3+1.7)做对赌利润,净赚5.75亿,另外在手12.5%A公司股权价值15亿。而从明面上说,B公司就是林云的左手倒右手的“右手”公司,此时林云在手A股权+现金价值56.75亿(36+15+5.75),期间林云拿出2亿做高A公司利润,报表极其好看,A公司短时间内成为高成长股,券商研究报告非常配合给出“买入”评级,在2015的牛市中成为闪亮新星。

  跟大部分牛市减持的大股东一样,此时,林云的减持行动已经开始进行,A公司不时公布着大股东减持公告,而火热牛市中的减持消息似乎对股民来说并不感冒,就如一滴水在炽热的火焰中雾化了一样;私募机构在半年解禁后也开始退出套现股权……

  2015年年中,监管层的查配资去杠杆突然而至,从6月15日至8月底,短短2个月多月时间,上证指数从最高点5178点狂泻到2927点,下跌幅度达44%。而林云的减持套现在下跌途中还在进行,加速配资“赌徒”的爆仓。

  2016年初,赵高收到了林云的大红包,据说很厚,厚得直接在南山区买了一栋大别墅。

  此后三年时间里,A公司股价都在低位匍匐,众多股民被套,稍有一丝向上的波动,也被三年后对赌期结束的B公司减持套现。

  2019年初,财政部下属的会计准则委员会发布《关于咨询委员对会计准则咨询论坛部分议题文件的反馈意见》,对商誉的后续会计处理进行讨论,并认为商誉后续会计处理应该采用摊销办法。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批上市公司在发布2018财报时,对过往并购公司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引发一批商誉减值爆雷股,A公司也在其中,19.5亿商誉减值一笔勾销,三四个跌停板仿佛听见散户的鬼哭狼嚎……

  此时林云已经套得巨资,控股股份到10%以下,股市收盘后,在茶台前泡起一壶普洱,西望天空,一片残阳似血,血色残阳下,是赵高的大别墅。

  资本蛮荒故事二

  钱进是一个操盘手,做过美股的日内交易、国内的股指期货和期权交易等,交易经验还算丰富,自从2015年的股指期货规则修改以后,一直在帮客户操盘股票,做得不温不火。

  2017年6月的一天,带他入门做股指的师父老刘打来电话,说刚成立了一个操盘团队,有兴趣来聊聊。

  钱进驱车到了一家券商营业部,在一间大户室里见到了老刘,大户室里电脑林立,二三十个人在里面窸窸窣窣敲着键盘,这些都是钱进熟悉的场景;老刘看到了钱进,说现在开盘时间正忙,一会儿收盘找你,招呼了一个客户经理先带他去茶室喝茶。

  三点收盘时间过后不到五分钟,老刘就到了茶室,面容疲惫但还算精神矍铄,跟钱进握手寒暄一番就直入主题——

  原来老刘2017年年初成立了T+0团队,招募了不少年轻操盘手,与私募和散户大客合作做底仓交易,同时谈妥了这家券商营业部,团队直接入驻,因为交易频繁券商有手续费收入,营业部有客源介绍,两者相得益彰。

  所谓的T+0团队,对外宣传是帮客户解套,接到客户套牢股票的账户后,每日做着高抛低吸的操作,保证每天账户里股票数一样,但是现金能增长,可以表现出完美的收益率曲线。

  老刘简单介绍了一个规则:新手拿到账户后,一般是先做十分之一仓位,高抛低吸赚钱后,再做第二个十分之一仓位,一天四个小时交易时段能全部做完这十单最好,不能做完别勉强,但要保证做的几单能够盈利;逐渐熟悉后可以每单做三分一仓位,甚至二分之一仓位;但是一定要盈利,否则要赔钱和被淘汰。

  老刘又介绍了几个T+0的方法,包括“起量突破”、“板块联动”、“接刀子”、“盘口刷单”等,这些钱进都有了解,当即答应加入老刘的团队。

  钱进接到一个3000万的底仓,起始是10%的分成,后续会按照盈利成效提升分档,最高30%;钱进深知这活儿就是吃青春饭,“擦边球”、“灰色地带”都是关键词。但要在操盘手做到顶级确实需要天份,速度和盘感只是基本需要的能力。钱进也听说年收入两三百万的T+0操盘手,但那都是业内传说般的存在。

  钱进每天很早就听券商的晨会,然后对底仓股票的相关公告新闻做一遍浏览,对股票今天大概走势做个判断,随后就是跟线盯盘了,秒图分钟图、技术指标等一天之内都要切换几百次,只能赢不能输的目标和严苛的考评奖惩机制,让人高度紧张,神经绷到极点。下午三点收盘就回家歇着,但是也经常性地失眠,偶尔会做一个巨亏被客户追责的噩梦。

  提成升到20%的时候,钱进缺乏锻炼的身体有点扛不住了,半年多高度的紧张诱发了左耳耳鸣,在医院也检查出了心律不齐,医生诊断是神经衰弱,告诫多休息不要做神经紧张的工作。

  拿到诊断后,钱进考虑了一个星期,向老刘提出了离开,尽管老刘再三挽留,他还是坚决离开了。

  钱进继续做着帮客户理财的活儿,虽然赚的比T+0团队少些,但是没有那么紧张了。

  一年以后,钱进听说在2018年10月的一波大跌后,大多数客户抱怨持仓下跌的亏损还多过T+0操作的盈利,纷纷退出了合作。老刘顶不住压力,解散了T+0团队。

  而在两个月后的2019年初,商誉爆雷后的市场触底,A股迎来了牛市反弹行情。

  钱进的客户持仓有了很大的增值,虽然耳鸣还没好,但钱进今年的收益有了保障,足够聊以自慰。

  三月的一天,老刘再次打电话约钱进喝茶谈新业务,见面就递了一张名片,虽然名片内容繁多,钱进一眼就看出来名片上就两个字——“配资”……

  资本蛮荒故事三

  80后的孙斌是一家P2P公司的总经理,在进入这一行前,正是2015年的一波爆雷潮。e租宝事件震惊全国,但是孙斌对P2P的前景规划和认知还是很乐观和理想的,认为这是行业去芜存菁的一个过程,对于风险只要做好严格风控自然会避开。他看到一张90后P2P经营者爆雷后跑路留的字条甚至都想笑: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公司刚开始的资金来自几个私人股东投入运作,主要用于系统上线、广告轰炸、办公场地花销以及人员招募等等,刚开始的产品收益在年化7%-8%左右。拉到第一笔五千万资金后,孙斌开始政府资金跟投项目,运作正常完成,达到40%以上的收益,这极大刺激了孙斌的信心。

  但此时,市场上出现了同类型产品,收益定在了10%以上,孙斌不得已也把产品定在相同收益投入竞争,但同类项目随着竞争者的进入以及周期的延长,目标收益率出现了下降,减去承诺给P2P投资者的收益,公司没有赚多少。

  鉴于这一情况,在一次股东会上孙斌决定转部分资金进入周期短收益大的网贷,并把催收的这部分外包出去。开始的运转很顺利,资金回笼快,尝到甜头的孙斌加大了资金投入到网贷板块。

  收益与风险并存,平台很快遇到了资金收不回的情况,坏账率也持续攀升,催收的压力慢慢变大。

  孙斌不得已做了拆标,先是在时间上拆标,把两年期的投款债权标的分拆成半年的,每半年在网站上发半年借款标的,数额与两年期债权数额相同,给风控部门施加压力让其通过。

  后来在额度上进行拆标,2000万额度的拆分成4个500万,配合时间拆标一块完成。

  此时后来者的入资,有部分已经开始支付前者的利息,一个庞氏的雏形出现。

  随着经济增速下行,项目投资标的并不好找,孙斌的公司体量小一直受到大投资公司的挤压;同时,借款人的拖款和坏账一直在那,有时会腾挪公司股东的资金,在股东会上遭到不少非议,陆续有一到两个股东撤资,使得孙斌压力山大。

  时间到了2018年6月,唐小僧爆雷。

  随后一段时间P2P行业持续连环雷,事态的发展也影响到孙斌的公司。每天上门要求出款的投资人不断,公司进入到了全员安抚投资人的紧急状况,孙斌下了死命令一概不予出款防止挤兑。

  网贷平台的到期回款越来越慢,客服人员应对到期标的努力百般劝说购买下一期,到了后来甚至说换新一期产品半年以上可以比现在排队的会更优先退出,总之是千方百计地延迟兑付。

  然而这类缓兵之计收效甚微,爆雷新闻的恐慌让投资人坐立不安,他们在论坛和qq群里讨论,一起去公司拉横幅喊口号,在经侦投诉,集体请律师……

  孙斌这边厢可谓焦头烂额,市场员工几乎都离职,客服电话每天被打爆,还要面对股东的责难,现在想起90后P2P跑路的事不觉得好笑了,那是压力太大逃避的方式。

  一件事总有其结果,或好或坏。不过短短三年,孙斌的庞氏有了最后的结局:他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公司也公告进入良性退出……

  资本蛮荒故事四

  李明怎么也想不到,他不过是租个房子,居然遇上爆雷了。

  事情要从三个月前说起:毕业两年的李明在互联网公司工作,那天房东突然打电话来说下个月加30%的房租,李明觉得加的太多了,准备周末去找找其他房源。

  这时听同事介绍说家乐公寓的长租公寓不错,房租低签约时间也长。李明试着联系了家乐公寓的业务员,看了房子对比了租金。相较其他房源家乐确实便宜了两三百,但是要一次收半年以上的租金。李明想了想过去租房的经历,几乎每半年房东都会涨房租,这种低租金又一次锁定价格的长租模式更适合他。在业务员的话术下,他没有想太多就签了一年的合同,房租每月1800加一个月的押金,总共交了23400元。

  7月,网络上纷传家乐公寓部分人员涉嫌职务侵占甚至跑路的说法,把李明吓了一跳,但家乐公寓很快辟谣,微博公告称是个别人员造谣,引起小部分市场紊乱;公司一直在正常运营状态……看到这个,李明稍稍放宽了心,但想想那么多租客每人都预支一=,跑路的风险确实很大。

  事实证明,谣言不是空穴来风,李明的担心也不是多余的。

  到了8月,第一个来找李明的是房东,言明家乐公寓已经逾期打款租金给他了,甚至很直白地说要李明搬走。李明有些发懵,在与房东沟通中他了解到房租是每月2200元,家乐公寓按月打给他,现在逾期后他联系不上家乐公寓,只好找租户了。

  好说歹说把房东劝走后,李明马上上网翻看最近关于家乐公寓的新闻,一看之下不禁暗暗心惊:家乐公寓已经微博发出公告公司因经营不善而停止运营,并称“目前已关闭所有业务,员工大量离职,没有经营收入,无法偿还客户欠款”。通篇公告意思是说了一句,钱我花完了,房东还是租户你们要来告就来告吧。公告最后还恳请房东不要用过激手段驱赶租户,李明感到莫名的讽刺。

  公告的一个词“高进低出”,让李明明白了为什么房东的租金是2200元,到他这却是1800元。家乐公收取他整年房租,却给房东按月发,这其间的杠杆就高达十倍。这样时间错配产生的资金池,让家乐公寓用以更多的收房放租,或者做其他运营投资,这种做法规模越大越离死亡越近。经营不善、职务侵占、投资失误,都会产生雪崩的后果,现在留给几个城市过万名房东和租户一地鸡毛。

  接下来一个星期时间里,李明跑了人去楼空的家乐公寓办公地、咨询了律师、加入闹得沸沸扬扬的维权群,保持与房东沟通,按照律师的建议商量各付一半损失,以半价房租住完剩下租期。然而房东还是拒绝了,答复是如果三四个月还是能商量,但是李明还有九个月的租期太长了,房东觉得损失太多,令他月底前尽快搬出。

  和房东几次交涉下来,效果并没有多好,房东甚至让物业停了水电。

  在8月炎热的夜晚,李明在黑暗的屋里不住地咒骂家乐公寓,也怨自己贪图便宜。

  而他能做的也只有尽快找新的住处,还有漫长的维权之路……

责任编辑:李铁民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8-28 中科软 603927 --
  • 08-28 安博通 688168 --
  • 08-27 瑞达期货 002961 --
  • 08-21 南华期货 603093 4.84
  • 08-15 日辰股份 603755 15.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