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破手游纪录的《原神》如何炼成?曾陷“碰瓷营销”和“抄袭门”争议

屡破手游纪录的《原神》如何炼成?曾陷“碰瓷营销”和“抄袭门”争议
2021年10月26日 16:33 21世纪经济报道

股市瞬息万变,投资难以决策?来#A股参谋部#超话聊一聊,[点击进入超话]

  原标题:深度丨屡破手游纪录,《原神》是如何炼成的?

  深度丨米哈游《原神》官服上架应用宝,撬开渠道与开发商分成新模式?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诸未静 实习生祝东秀 上海报道

  现象级二次元游戏《原神》持续受到关注。 

  近日,得益于2.1版本和周年庆活动的巨大成功,《原神》在海外和全球收入上均表现亮眼。据Sensor Tower数据,2021年9月,其移动端以超过33.41亿美元的全球收入位列榜首,海外收入也已超2.34亿美元,雄踞出海游戏榜首。

  9月下旬,《原神》的安装包首次出现在腾讯应用宝,且允许云游戏试玩,分成比例为7比3。这标志着优质游戏开始松动“渠道为王”的铁律,游戏开发商的议价权不断提升。

  游戏从业者、资深玩家和知产律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都提到一个关键词——“反常识”。上线一年来,《原神》以开放世界和跨平台的游戏体验打破了市场过往对移动游戏的预期,更让长期“路径依赖”的大厂们产生新品焦虑。那么,二次元手游的春天到来了吗?

  一路高歌猛进背后,《原神》却一直无法回避“抄袭”争议,游戏制作组曾发公开信表示在设计上“学习”了《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等游戏。不过截至目前,号称“拥有东半球最强法务部”的任天堂,并没有对《原神》发起维权,风波也暂时只停留在舆论上。

  强势的周年答卷

  毫无疑问,过去一年米哈游凭借《原神》成为破圈速度最快的游戏开发商。

  这是一款开放世界冒险游戏,主打剧情沉浸式的RPG(Role-playing game,角色扮演游戏),偏二次元画风,其动作风格以及整体的画风更倾向于米哈游已有原创作品《崩坏3》的风格。玩家以“旅行者”的身份行走在一个被称作“提瓦特”的幻想世界里,结识同伴,击败强敌,找回亲人,同时发掘“原神”的真相。

  作为一家体量远小于传统大厂,且还没有上市的游戏新秀公司,《原神》的市场表现让人惊讶。2020年9月28日上线之前,市场曾质疑这款号称投入1亿美元的游戏,到底能获得什么回报? 

  结果令人吃惊。Sensor Tower和App Annie给出的数据显示,上线首周,《原神》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收入是6000万美元;上线首月,这个数字达到2.45亿,是手游收入的历史之最。在2020年10月中国厂商应用及出海收入TOP30榜单上,米哈游和《原神》双双登顶榜首。 

  值得注意的是,在《原神》正式公测之前,2020年9月,排队三年多之后,米哈游刚刚终止IPO。在当时,其对“崩坏”系列单一IP的依赖,曾被质疑业绩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2012年10月,米哈游推出了移动游戏《崩坏学园》。这款产品在2014至2016年及2017年1至6月的收入分别约29.99万元、8.19万元、4.44万元、1.39万元。在首发反馈意见中,证监会就曾对米哈游提出“发行人仅有单一IP及一款主要游戏是否具有行业普遍性,该等情形对发行人未来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崩坏学园2》《崩坏3》的生命周期,未来是否存在收入持续下降的风险”的疑问。

  但《原神》上线一周年后,米哈游向外界交出了出色的答卷。奖项方面,《原神》是第一个中国公司获得的苹果年度iPhone游戏,也是第一个同时在google play和app store均拿下年度最佳游戏奖项的国产游戏。

  除了亮眼的营收和奖项,更现实的意义在于,坐拥数量庞大的新生代用户之后,以《原神》为首的优质游戏,正在与渠道的博弈中抢回一定的话语权。近日,米哈游旗下的热门游戏《原神》首次出现在腾讯应用宝,并在短时间内突破60万下载量大关。据业内人士透露,《原神》在应用宝采取的是3比7的分成模式,米哈游可获得70%的游戏收入,而此前游戏行业惯例是五五分成。

  腾讯的让步不止于此,不仅降低分成,也没有设渠道服。在合作方式上,应用宝的职能或将仅限于游戏推广及提供下载渠道,而不涉及联合运营。同时,在收入结算顺序上,研发商将获得游戏的直接收入,再按比例向渠道方汇款。 

  “开放世界”与二次元

  “《原神》的成功,只是做了一家游戏公司真正应该做的事,老老实实地把人力和金钱都投入到美术、音乐和玩法上。”米哈游一位内部人士这样向21记者总结《原神》的成功。

  他指出,从《原神》诞生之时,就是一个全方位聚焦在内容质量上的游戏作品。《原神》在两方面做出了高于市场水平的设计,一是《原神》在国内常见的免费游玩、抽卡付费的基础上,提供了拥有独特美术风格的“开放世界”玩法,二是提供了接近 3A 级大作的强大画面表现。

  “开放世界”这个概念曾随着《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的风靡而被更多玩家所认知。它与传统的线性流程机制相对应,在后者类型的游戏中,玩家通常会按照开发者设计好的任务路线行进,体验一个完整的故事,拥有起点、转折、高潮和结局。

  而在开放世界类游戏中,其通常也有一个大的主线,但开发者会提供一个更大、更自由的游戏世界,让玩家自行选择该体验什么类型的内容。

  “《原神》的确做了一个可供单人探索的开放世界,以及在同类游戏中罕见的、时间不短的单人流程。”一位《原神》玩家指出,在同行比较下,《原神》的表现令人惊喜。此外,他也感受到《原神》将二次元人物以3D形式展现的诚意,手机版可以体验到和PC版几乎一致的游戏内容。 

  “开放世界类游戏,对技术、美术的要求都很高,需要开发商的巨额投入,所以国内游戏公司有担忧是正常的。”艾媒咨询CEO张毅向21记者分析,《原神》依靠产品本身取胜。而米哈游不计成本的投入,在游戏大厂的流程下,可能无法通过后者内部审核的第一关。

  一位游戏策划近期也在论坛中表达了类似观点,米哈游的投入是“反常识”且“不计成本”的——“我要是拿着这么一个想法去和‘评审委员会’立项,跟她们说我需要3年时间和1亿的开发资金,强单机,弱社交,虽然硬件配置要求非常高,但画面次世代,无缝大世界,PC端为主,然后保证所有玩家都能低付费甚至0付费畅通所有主线玩法,除非上面有VP级别的大佬罩我,否则我完全可以想象自己会被质疑得多惨……”

  此外,张毅进一步分析,《原神》的成功,除了开放式、多平台共通、立绘优美、剧情过硬,还离不开其内部团队对于新生代二次元用户心理的精准定位。除了常态的玩家互动,《原神》官方还搭建了社区平台“米游社”,并且在米游社中开设小酒馆、同人图、攻略等模块,不同的板块内有各类的签到福利、抽奖和同人绘画作品征集,供玩家互动交流。

  同时,《原神》在天猫顺势推出官方旗舰店,售卖手办、徽章、鼠标垫等各类周边衍生产品。截至10月26日,标价为268元的一款线上音乐会礼盒,已有2万多人付款。售价48元的手绳周边也已卖出1万多件。

  至此,在官方运营和玩家自发安利之下,《原神》IP成为了二次元圈层新的集散地,在视频、游戏、动漫等各个领域的二次元群体,因《原神》的吸引成为粉丝,之后又向外输出《原神》的游戏文化。

  “碰瓷营销”和“抄袭门”争议

  相比于海外市场的诸多赞誉,《原神》在中国市场始终处于“涉嫌抄袭”的漩涡之中,有声音指出《原神》在设计上涉嫌抄袭《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角色动作涉嫌抄袭《尼尔:机械纪元》,就连抽卡音乐也被玩家指出涉嫌抄袭《最终幻想Final Fantasy》。争议之下,在Tap Tap上《原神》的评分曾一度降至2.7分。 

  不过多位《原神》游戏玩家在接受21记者采访时表示,“抄袭门”争议的责任,或许某种程度上归因于米哈游早期宣发预热策略上的“主动碰瓷”。 当时几则视频片段,以及游戏世界的设定和玩法,与任天堂的《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有相同之处。由此,在游戏内容和玩法上,《原神》被贴上了抄袭塞尔达的标签。

  “很难简单评价这种宣发策略,至少当时这样的视频片段,让很多游戏玩家注意到了这一款新游戏,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上海一家新兴游戏公司的产品运营向21记者分析,后续《原神》官方的回应信,才是让“抄袭门”进一步发酵的助推剂。

  当时,《原神》游戏制作组回应称,作为一个新人团队,还需要向包括B社、GTA、Botw等前辈学习,具体而言——“任务系统向B社学习,随机事件向GTA学习,世界探索体验向Botw(旷野之息)学习,基础战斗要做出和崩3不一样的感觉,顽皮狗每年的GDC分享都是重要学习资料,还有元素战斗,如何在一个实时动作游戏里体现出一点魔能,神界原罪那种策略性……”

  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傅钢认为,基于知识产权法“思想与表达”二分法的前提,著作权法的保护范围仅限于作品的具体表达,而不及于“思路、观念、理论、构思、创意、概念”等抽象的思想。作品的创作也是一个渐进式发展,新的创作者必然向原有创作者学习。因此,只要不涉及具体的表达,一定的模仿仍然是被著作权法所允许的。

  诺诚游戏法创始人朱骏超律师认为,如果同类型之间必然会有较多共同的设计元素,其中某些设计元素已成为该类型游戏通用的选择故较难受到法律保护,如RPG游戏中的操作界面常见显示(血量、IP持枪第一视角、小地图)等即便构成实质性相似也未必可以得到保护。

  21记者注意到,从法律层面而言,包括任天堂在内,传闻被《原神》抄袭的游戏的权利人目前并没有对《原神》发起维权。傅钢认为,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原神》对这些作品的学习和借鉴并没有超出法律所允许的范围。

  “新的游戏从优秀的作品借鉴成熟的游戏机制框架、UI、呈现方式乃至部分细节是不可避免的,拿放大镜去找,总会有个别相似点。”傅钢认为,《原神》确实在借鉴的基础上做出了属于自己的众多原创内容,有自己的独创性表达。

  他也提醒,当越来越多的中国游戏厂商开始拥抱出海时,首先还是需要端正心态,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做出自己独到的内容,而不应该通过简单的抄袭和换皮来快速产出游戏,改编也应当取得原作品权利人的许可,“相比国内,权利人在海外游戏市场有更多的维权手段和方式,一旦被注意到将可能面临全方位的法律打击。”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珊珊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1-02 力诺特玻 301188 --
  • 11-01 镇洋发展 603213 --
  • 11-01 巨一科技 688162 --
  • 11-01 隆华新材 301149 --
  • 10-28 三羊马 001317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