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国“功守道”:隆基也是风险厌恶者

李振国“功守道”:隆基也是风险厌恶者
2021年10月15日 20:33 21世纪经济报道

股市瞬息万变,投资难以决策?来#A股参谋部#超话聊一聊,[点击进入超话]

  原标题:李振国“功守道”:隆基也是风险厌恶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曹恩惠 昆明报道 2018年11月底,隆基股份总裁李振国在上海出席了一场能源行业的论坛,与阿特斯董事长瞿晓铧、正泰新能源总裁陆川以及阳光电源副总裁赵为等进行了主题为“光伏行业:价格压力下的破局之路”的对话。

  当年“531光伏政策”出台后,国内光伏产业遭遇了寒冬。终端需求持续萎缩之下,风暴席卷产业链上下游——从硅料到组件,价格上演了大跳水。因此,那场对话主题中的“价格压力”,其实是“价格持续下滑的压力”。

  三年后的今天,国内光伏行业再度遭遇“价格压力”。相反的是,这次是涨价。年初至今,多晶硅料价格涨幅超过200%,硅片、电池片、组件价格水涨船高,产业链上下游博弈愈发激烈。

  数年荏苒,光伏行业已非当年之貌,隆基股份也非当时之态:光伏发电跻身全国第三大电源,隆基股份的总市值在今年数次突破5000亿大关。

  但李振国,似乎还保留着一些熟悉的特征:讲起技术来,滔滔不绝,以及他衣兜里永远揣着一包十几块的白沙烟。

  不过,这三年里,他也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些许改变。比如,几年前,他更多关注的是如何把隆基股份的单晶战略贯彻好;如今,他还需要学习如何管好一家几万人的龙头公司。

  产业链矛盾并非不可调和

  几天前,隆基股份公布了最新一期单晶硅片的报价。如外界所料的是,各类型的硅片价格全线上调。

  面对来自硅料端的持续涨价,身为全球单晶硅片最大“产粮户”的隆基股份,除了涨价继续向下传导压力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合适的办法。当然,质疑声也出现,一种说法甚至一度盛行:正是包括隆基股份在内的硅片厂商在今年大幅扩产,导致硅料供需错配,引发涨价潮。

  事实上,在这轮涨价潮挑起的上下游矛盾中,大部分企业都不是赢家,包括隆基股份在内。

  2020年,当隆基股份以超过20GW的组件出货量超越晶科能源成为全球最大的组件出货商时,这把双刃剑也悬于头顶。今年上半年,隆基股份虽然保持住了一定的净利润增势,其组件业务却受到了不小的压力。10月15日,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隆基股份在互动平台上表示,“硅料涨价对公司经营形成了一定压力,公司产能利用率受到一定影响。”

  但作为这家千亿企业的掌舵者,李振国并不认为,在眼下这场短时难休的涨价潮中,光伏产业链上下游的矛盾不可调和。

  “大家对碳中和共识的形成比想象中的要早,因此市场启动速度快,只是产业链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导致不均衡的情况出现。”李振国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将目前产业链价格的波动视作正常的市场行为,“一旦价格高了,在这个环节势必会吸引新的资本投入,只不过各个环节的产能建设周期不一样,市场这只有形的手是最有效的调节手段。”

  从政策驱动、技术驱动,再到如今的市场因素不断渗透进入产业的发展,国内光伏行业或许正在经历比往年更为显著的市场经济特征。也因此,当从业者越来越熟悉利用市场手段追逐利益时,其格局、思想价值以及所做所为,也将深刻影响产业生态的成形。李振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利用自身在某一阶段的优势地位去争取最大的利益,并不错误。而理性和节制,更有助于形成健康的产业链生态。”

  “我们从不押宝”

  如李振国所言,高收益率环节容易吸引新资本的入局。

  在今年整个光伏产业链价格持续不断上涨的背景下,扩产潮同样未曾停歇。尤其是硅片环节的“战火”,如火如荼。

  10月12日,A股设备公司宇晶股份发布公告,与南通友拓新能源、兴化市浩发光伏设备公司共同出资2亿元设立新公司,从事大尺寸硅棒、单晶硅片研发生产等业务,单晶硅片赛道再迎新玩家。

  从2019年起,当上机数控京运通、高景太阳能双良节能高测股份等先后吹响起抢夺硅片市场的号角,业内普遍认为国内光伏硅片双雄称霸的时代,是该到了终结的时刻。实际上,硅片“新势力们”也通过一份又一份的大单,来强势抢夺隆基股份、中环股份的市场份额——2020年12月,上机数控与天合光能签订五年、20GW的单晶硅片销售合同,价值102.4亿元;2021年10月,双良节能公告的其与江苏润阳悦达光伏的单晶硅片销售合同,采购数量达13一篇,销售金额预计83.33亿元。

  应对这场“后生们”来势汹汹的挑战,李振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隆基股份能做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包括技术领先”。

  李振国强调,即便竞争如此激烈,隆基股份并不会调低对未来市场份额的设定目标,“我们希望在硅片环节占实现全球45%至50%的市占率。”

  不可否认的是,隆基股份的成功离不开对单晶技术路线的专注。以致于,有种说法是,该公司如今的地位得益于当初对单晶技术的押注。

  实际上,无论是李振国,还是隆基股份董事长钟宝申,每当回应这一问题时,他们的答案总是一致——“我们从不押宝”。

  “大家现在觉得隆基‘赌’单晶技术‘赌对了’,我自己并不这么认,当年对各种技术路线都是经过深入分析的。”李振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隆基股份也是风险厌恶者,所开展的业务都是经过管理层的深思熟悉,并且有明确可操作性,不会去“蹭”热点。

  “隆基也有能力边界,这个世界到处都是机会,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我们去干或者能干好。”李振国坦言。

  追逐能源变革的“激进者”

  李振国深切地感受到,如今的他自身也在面临挑战:从上市初期的三、四千人,到眼下的六万多员工,隆基股份已然变成一艘“光伏航母”,业务和组织的复杂性正在越来越高。

  “那个时候战略方向十分明确,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建立隆基的核心竞争力。而现在,除了战略,我需要考虑布局。特别是面对几万人的组织架构,我们需要下很大的功夫。”李振国也在预防和治疗“大企业病”。比如,在面对五、六万人的组织架构中,他不是组织专家,需要借助“外脑”,引入世界上先进的组织管理模式。

  李振国对于不确定性的事情所保留的足够谨慎的性格特征显露无疑,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对话中,他多次重复着“对于不确定的方向,看清楚了再说”这句话。

  但这句话看似有些“保守”。甚至部分业内人士觉得,当隆基股份如今跻身全球市值最大光伏公司的地位后,其似乎没以前那么“激情”了。

  “在追求能源变革的大趋势方面,隆基股份从来不保守。”李振国反驳了这个观点,“今后我们也会进行积极的布局,包括相关业务的拓展。”

  10月14日,李振国出席了COP15生态文明论坛,并宣布了一直消息:在2023年将保山隆基生产基地,打造为隆基股份首个“零碳工厂”。他坚信,“光伏+储能”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有力武器,并从四个步骤来实现这个“零碳工厂”——首先,确保隆基保山基地全年度100%使用绿色电力;其次,完成保山基地碳碳沉积材料生产技改,来大幅度降低天然气泄露排放;第三,推进基地内绿色生产和绿色办公;最后,购买CCER等抵消基地不能完全减少的碳排放量。

  “只要社会达成对碳中和达成共识了,技术终将不会成为阻碍。”李振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墨轩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0-18 盛泰集团 605138 9.97
  • 10-15 戎美股份 301088 33.16
  • 10-15 新锐股份 688257 62.3
  • 10-15 华润材料 301090 10.45
  • 10-15 精进电动 688280 13.78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