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与“泰山会”大佬的江湖往事:柳传志卢志强曾多次伸手相助

史玉柱与“泰山会”大佬的江湖往事:柳传志卢志强曾多次伸手相助
2020年10月30日 18:45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史玉柱与“泰山会”大佬的江湖往事

  来源:三公子的事务所

  闯过鬼门关的赌徒,绝地逢生,风吹雨打数十年,在江湖各派的围剿厮杀之中,一次次突出重围——这是多数武侠剧的戏码。

  现实中,这样的故事也在史玉柱身上上演。

  跨过生与死的界限,走上崛起之路,这是史玉柱的传奇底色。

  史玉柱身处的江湖,拥有传奇光环的他,似乎天生就是商业江湖的主角。

  从赌徒到庄家,从多元化经营到多元化投资,他数十年的心路历程有一个清晰的脉络。

  二十多年前,他跳出了负债式经营的枷锁,从保健品到网游,从金融到地产、娱乐,玩得风生水起,创业与投资的版图同时扩大。

  不止于此,在他的故事中,除了自身的能力,还有强大的圈子。“泰山会”的大佬如影随形,为其插上资本的翅膀,让外界惊讶、更让竞争者难以忽视。

  内因、外力同时发力,史玉柱带给了我们一个巨人传奇。

  01

  1996年1月12日,中国工商界、金融界、经济学界以及政府高级官员近千人欢聚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庆祝民生银行的成立。这是新中国第一家民营股份制银行,由“泰山会”发起筹办,银行的名字则是由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钦定。

  庆祝会上,59家股东代表红光满面、喜笑颜开,无一不为能成为第一家民营银行的参与创办者而自豪。

  而会场之外,34岁的史玉柱却是另一番心境,原本也是创始股东的他,却因为巨人大厦导致的资金链告急而不得不放弃民生银行。

  从福布斯排行第8榜的大富豪到资金紧张,前后不过一年光景。史玉柱风光的时候,公司年收入过亿,他盖的巨人大厦不仅要成为中国第一高楼,更是得到了当时中央政治局领导的赞扬和鼓励。也是在那时,他和四通集团董事长段永基一同加入了“泰山会”,而后者正是民生银行的主要发起策划人。

  段永基非常欣赏比自己小16岁的史玉柱,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对巨人公司营销团队的称赞。当巨人集团倒塌时,也是段永基帮了史玉柱一把,支持史玉柱从脑白金重振雄风,重新得到了“泰山会”的认可。

  不同的是,这一次崛起后,史玉柱不再迷恋于负债状态下的多元化经营,而是在段永基等“泰山会”大佬的耳濡目染之下,把目光投向了资本市场。

  再入江湖二十年。此后的二十多年中,史玉柱的资本江湖局中,“泰山会”大佬始伴其左右。

  02

  玉柱后来说,1997年他登顶珠峰的过程中,险象环生差点一命呜呼。但正是鬼门关的经历让他意识到了生死之外无所畏惧。

  他回到了娘家“泰山会”勇敢地向段永基、卢志强、柳传志等人伸出了求助之手,而这帮大佬也慷慨解囊,出力、出钱、出资源,帮助史玉柱杀入保健品市场。

  史玉柱很快在上海注册了健特公司开始做脑白金,仅用两年的时间就把销售额做到了10亿元。

  在段永基等人的影响下,重新崛起的史玉柱意识到靠营销挣的只是辛苦钱,要在商海里金枪不倒还得靠资本运作。他决定从自己名下的主营保健品的贴牌代工无锡健特下手,将其90%的股权出售给了上海一家名为华馨投资的公司,他自己则担任华馨投资的决策顾问。

  当时在数百公里外的青岛,有一家经营不善已经带帽的上市公司ST国货,它刚好成为了史玉柱眼中的壳。在通过华馨投资将无锡健特90%的资产卖给ST国货后,上市公司更名为健特生物,且在2001年实现盈利之后顺利摘帽。

  “收礼只收脑白金”的广告词背后,是无锡健特百分之七八十的销售毛利率,及其大股东健特生物业绩的突飞猛进。

  反映在二级市场,健特生物的股价一路飞涨,一根飘红的曲线,美丽的重组神话在魔幻股市异常上演,短短的几个月之内,从12元直逼25元,除权后再度冲击至27元,成为了最为耀眼的明星股。

  根据《资本市场》的测算,2001年健特生物重组后,仅上市公司派现和关联交易,上海华馨与上海健特总计收入就高达1.97亿元。

  更重要的是,在这重组中,史玉柱出售的仅仅是脑白金产品本身,而商标、生产技术以及网络销售体系仍在自己掌控中。实际上,上海健特、健特生物和无锡健特三者是一个复杂的关系链,在重组前,健特生物(ST国货)是壳,而上海健特作为脑白金的营销总部拥有脑白金商标所有权和知识产权,无锡健特作为脑白金的生产厂家,其商标使用权是向上海健特协议借用的。

  这意味着,在资本市场左右腾挪一番之后,脑白金还有榨取价值。2003年12月,段永基的四通控股斥资12亿元(6亿港元,约5.7亿港元的5年期可换股票据)收购脑白金及黄金搭档相关的知识产权及营销网络,史玉柱借此再次成功套现。

  史玉柱小试牛刀就不同凡响,看起来是骨骼清奇、天赋异禀,但背后也离不开大佬的指点。后来的多年时间里,健特生物的第一大流通股通股东,通过白手套穿透之后,总能发现段永基的身影。

  但不管如何,经此一战,从前那个在下属眼中“不会用钱”的史玉柱,在精通电脑、保健品市场之外,成为中国资本市场领域高手的可能性正在放大。

  03

  一扇门已经打开,没有人能够阻挡门里面的人走出门外。

  讲完了脑白金和黄金搭档的故事,爱打游戏的史玉柱一头扎进了网游的蓝海市场,上海巨人网络也由此诞生。差不多用了四年的多时间,史玉柱就把巨人网络送到了纽交所,上市时总市值达到42亿美元,融资额为10.45亿美元,成为当时在美国发行规模最大的中国民营企业。

  但由于水土不服等原因,巨人网络在美国资本市场昙花一现,上市后不仅股票价格一直呈低迷状态,还连累其他游戏中概股困苦不已。

  显然,史玉柱未能在美国讲好《征途》的故事,他只能吃回头草将目光投向国内市场。不久,他走上了传统的中概股回归老路,私有化退市、拆除红筹架构。

  而私有化的过程中,“泰山会”长老柳传志等商业大佬纷纷出手,及时的大手笔增资使得巨人网络顺利回归。

  在巨人网络私有化之后的2013年前后,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崛起,手游戏发展迅速,这一风口进入了巨人网络的视线范围。巨人网络一面向手游倾斜,一面寻找登录A股的机会。

  2015年,巨人网络与重庆上市公司世纪游轮进行重组。前者100%股权作价130.9 亿元,后者以29.58 元每股向8位特定投资者发行股份共计4.425 亿股。发行后,兰麟投资持股比例为30.77%,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兰麟投资实际控制人史玉柱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史玉柱间接持有世纪游轮1.53亿股左右。

  在这个过程中,巨人网络的增资股东名单中除了知名风投人物吴尚志、阿里巴巴主席马云,还有柳传志。他通过旗下弘毅创领完成对巨人网络的投资,占股9%。

  史玉柱与柳传志结识多年,作为“泰山会”长老,柳传志也曾在史玉柱因巨人大厦创业失败后出手搭救。此次巨人网络回归A股,他又再次伸手相助。

  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成功上市之后,世纪游轮连续20个交易日涨停,股价直接从31.65元涨到了212.94元,涨幅超过572.8%,巨人网络实际控制人史玉柱浮盈280多亿。

  作为回报,柳传志通过弘毅创领分别以现金人民币11.625亿元和5595.75万元认购的股份,在当年年底世纪游轮涨幅超5倍时,浮盈也分别达到了100亿和60亿左右。

  04

  主业之外,史玉柱在资本市场涉猎广泛,最亮眼的板块要数金融。他与金融的结缘起源于民生银行。

  2003年,“泰山会”成员冯仑旗下的万通实业筹备上市,当时投行认为参股银行会使万通难以获得理想的估价。而史玉柱乘势从冯仑那里受让了1.43亿股,后又于民生银行A股首次定增时认购了3.09亿股。

  不过,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史玉柱开始大幅减持民生银行,持股比例从4.82%降至0.43%,套现约29.04亿元。三年后再次大举增持民生银行股份,以3%的持股比例一举晋升为民生银行第四大股东。

  2012年,在瑞信、摩根士丹利等竞相做空内地银行股时,民生银行股价狂泻,史玉柱不管不顾低头扫货。有报道称,这两轮增持,史玉柱进行了85次单笔交易,合计耗资约55亿元。

  以民生银行为契机,史玉柱与“泰山会”的另一位大佬卢志强形成了资本市场的“老搭档”。

  2013年6月,史玉柱联手卢志强力挺民生银行,几乎在同一时间增持民生银行。

  同时,二人还曾共同持有万达商业地产股份,并都在万达商业地产上市前夕清退了自己的股份。据当时万达披露的商业地产招股书显示,2014年5月,卢志强旗下的泛海投资将持有的万达商业3600万股股份转让给了张大中,史玉柱旗下的巨人投资也将持有的3600万股转给了张大中。

  再后来,史、卢组合玩起了再保险与互联网保险。2015年8月,泛海控股公告称,拟通过间接全资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建设投资公司作为主发起人,联合新华联、亿利资源、巨人投资、三峡果业等,共同投资设立亚太再保险公司,注册资本100亿。巨人投资正是史玉柱旗下公司。

  “泰山会”作为史玉柱玩转土豪“朋友圈”的主要阵地,拥有着像柳传志、段永基、卢志强这样的大佬想不赚钱都难。在资本市场上纵横捭阖多年,起起伏伏中能够屹立不倒并且收益颇丰,这些好友功劳不少。

  05

  七年前的一个夜晚,巨人网络《仙侠世界》内测发布会上,史玉柱将整瓶啤酒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几滴倒在了自己的光头上。

  而后,他发微博称:彻底退休了,把舞台让给年轻人。但自诩“大闲人”的史玉柱,根本就闲不住,此时的他,投资版图早已从早期的保健品、网游、金融扩充到互联网金融、医美、娱乐等领域。

  他不但直接投资企业,还当起了个人LP,成为多家知名创投基金的出资人,继续在幕后指点着江湖的风云变幻。夜深人静或者抽烟的间隙,还乐于以股东的身份时不时发表着对于民生银行战略决策的点评。

  当人们再次把他和“泰山会”联系起来的时候,还是因为巨人网络。

  时间拨回2016年。巨人网络借壳上市后不久,对外宣布拟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形式收购海外游戏小巨头Playtika100%股权。在这之前,史玉柱已经联合卢志强的泛海投资、柳传志的弘毅投资等机构以305亿元的价格买下Playtika,此番重组正是将这一资产注入到上市公司巨人网络。

  这翻动作背后的一个大背景是:借壳上市后的巨人网络,游戏业务增长停滞,而史玉柱此前布局的互联网金融业务遭遇强监管,团贷网、投哪网、旺金金融前景不明。

  巨人网络如何重新获得资本市场的信任?

  Playtika就是史玉柱眼中的答案。这家擅长将大数据分析及人工智能技术运用于休闲社交类网络游戏的研发、发行和运营的新兴互联网公司,专注于棋牌类游戏,拳头产品为休闲社交棋牌类游戏平台《Slotomania》,长期稳居美国App Store棋牌类游戏畅销排行榜前五位。

  如果顺利重组,无疑会让巨人网络跻身A股游戏公司前列,重拾荣光。正因为,史玉柱才能再次集结了以柳传志、卢志强等为代表的的投资机构。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这场收购案在经历了暂停审核、撤回申请、调整方案、中止审查等长达3年的波折之后,终究告吹。

  最终,史玉柱不得不调整重组方案,让卢志强的泛海投资、柳传志的弘毅投资等6家机构退出,全部以现金支付对价。

  06

  随着305亿的并购重组的落幕,资本市场对史玉柱和巨人网络的疑问不绝于耳。

  就在2019年“史玉柱被警察带走”传言散播的当晚,史玉柱发布微博称,“为了破坏巨人网络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审批,近期一直有人去证监会抹黑我,今天又公开造谣说我被杭州警方带走。为了私利做人没底线,那就不是人是畜生。”

  而前一年的2018年9月17日,即巨人网络停牌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史玉柱公开宣称遭到“人身安全威胁、谣言攻击”“这些谣言捏造并散布虚构事实,刻意贬损公司名誉,企图在某商业活动中谋利”。

  坊间传言中的“搅局者”,指向了神秘宁波富豪郁国祥,他间接持有Playtika公司21.74%的股权比例,有意将Playtika装入他在香港的上市公司乐游科技获取更大的利益。这也是他在史玉柱背后“搞小动作”的根本原因所在。

  这一战,也让史玉柱意识到:商业江湖,利来利往,有些人注定只是过客,而“泰山会”一众大佬的交情才是“真爱”。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何中夫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1-03 狄耐克 300884 --
  • 11-03 宸展光电 003019 --
  • 11-02 金达莱 688057 25.84
  • 11-02 步科股份 688160 20.34
  • 10-30 利扬芯片 688135 15.72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