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住酒店被指虚报酒店数量及员工支出,制造虚假盈利(报告全文)

华住酒店被指虚报酒店数量及员工支出,制造虚假盈利(报告全文)
2020年09月22日 22:39 三言财经

  原标题:华住酒店被指虚报酒店数量及员工支出,制造虚假盈利(报告全文)

  来源:博力达思官网

  华住集团有限公司(纳斯达克:HTHT&港交所:1179 )(“华住”或“公司”)是一家真实的公司,但它谎报其酒店投资组合的所有权,以制造虚假财务报表。

  博力达思在北京和上海的实地调查证实,华住秘密支持特许经营酒店的运营成本,这些特许经营酒店由未披露的现华住员工和其他未披露关联方拥有(“账外酒店”)。

  酒店经营许可证显示,华住集团秘密控制了共1,952家酒店(约35%),而华住自称只运营688家酒店(12%)。

  截至2019年年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商务部”)的特许经营登记显示华住旗下共有 3,020 家独立特许经营商,比华住报告的 4,930 家管理和特许经营(“特许经营”)酒店少 37%。

  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SAIC”)的记录显示,华住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报告中起码低报了至少16%的雇员人数。

  我们认为华住利用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隐瞒经营费用,人为夸大华住的报告利润。我们计算出,虚假利润在其19年末资产负债表上以20亿元人民币(3亿美元)的虚假厂房及设备(“PP&E”)呈现。

  截至19年末,华住报告每间客房的净 PP&E(不含建筑物)为人民币54,502元。然而,47份不同华住酒店的信用报告显示,华住每间客房的实际净 PP&E(不含建筑物)只有一半。这一数字与中国国内的直接竞争对手保持一致,与华住最大的运营子公司之一保持一致,也与汉庭酒店品牌首席执行官徐皓淳先生最近在2020年8月21日关于汉庭 2.7版本的采访证词一致。

  调查显示,华住批准的酒店建筑承包商名单中包括多名未披露的现任华住员工。两家未披露的关联方承包商的信用报告显示,收入可观,却没有利润或资产,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被用作通过建筑成本洗刷虚假现金的幌子。

  我们认为,华住真实所获得的利润和 PP&E 资产都大大低于上交给 SEC 和港交所的申报。我们做空华住是因为我们相信华住的实际财务表现证明股价大幅下跌是合理的。

  华住的利润率高的不真实

  从2010年到2015年,华住很积极地增加旗下特许管理和特许经营商数量(统称为“特许经营商”),但无法产生任何有意义的回报。华住的股价介于3到 7美元之间,其市场价格与其竞争对手相似。

  就独立特许经营商而言,很难获得利润。调查显示大量关于华住和它的特许经营商之间纠纷的新闻报道,这些纠纷主要集中在过度收费和违反特许经营协议中的位置竞争条款。从本质上说,华住侵占了特许经营商指定的地盘,并对特许经营商的利润产生负面影响。

  7家独立第三方特许经营商的信用报告显示净亏损总额为13.4% [1]。下图展示了华住与特许经营酒店有多靠近,在某些情况下,两个酒店甚至共用同一个建筑入口在大楼的两侧(中国诉讼:(2018)沪01民特394号)。

  资料来源:

  http://house.china.com.cn/apple/fullview_835508.htm ; http://news.focus.cn/dz/2016-04-25/10843805.html ;

  http://news.winshang.com/html/057/5503.html  百度地图;点评网;中国裁判文书网

  尽管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华住的 SEC 报告称,从2017年起,其利润明显好于在中国上市的直接竞争对手上海锦江国际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上交所:600754,“上海锦江”)和北京首旅酒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交所:600258,“北京首旅”)。

  投资者可以选择相信华住是现有的最赚钱的中国中档酒店运营商,或者投资者可以选择阅读我们的调查报告,理解我们为什么认为华住捏造了 SEC 报告的盈利能力,而这些盈利能力在其资产负债表上表现为虚假的 PP&E 资产。

  由于利润造假,华住的股本回报率上升,资产回报率下降,但借款却是真实的,如此便将净债务推至历史最高水平。

  资料来源:HTHT的20-F文件,上海锦江和北京首旅的年度报告。

  * 注:华住的 2018年净收入已针对因除去对雅高进行股权投资而产生的人民币7.94亿元的未实现亏损以及从雅高获得的人民币1.04亿元的股息。上海锦江和北京首旅的净利润率是针对其酒店业务领域的,以使其与华住直接可比。

  华住秘密控制了35%的特许经营酒店,并非华住自称的12%

  最初,我们通过比较华住自己网站上公布的酒店列表与其他第三方网站,验证了华住酒店组合统计的准确性。我们也发现,点评网(http://www.dianping.com/)也包含将近 100%华住的每家酒店的经营许可证的链接。

  我们统计了 1,258 家拥有华住子公司注册经营许可证的酒店,这是华住报告自称只有 688 家自营酒店的两倍。

  据我们统计,还有另外 694 家酒店由华住现任员工和其他未披露的关联方所有和经营的账外酒店(“账外酒店”)。华住报告却没有披露任何关联方特许酒店。

  资料来源:华住2019 年 20-F ;点评网

  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商务部”)搜索有关特许经营酒店的注册信息。数据分析显示,截至2019年底,仅3,020家华住酒店由独立特许经营商经营,比华住声称独立第三方拥有和经营4,930家酒店少37%。

  资料来源:华住2019 年 20-F ;商务部

  我们认为 , 商务部和点评网经营许可证数据同时证实华住普遍存在的酒店所有权谎言 。

  华住明确表示,“ 特许经营商必须向商务部报告其在上一年度执行、取消、续签或修改的特许经营合同。” [2]

  关键字搜索“汉庭”揭示了四个独立的华住子公司是汉庭酒店品牌的特许经营者,包括华住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华住”)。中国华住的信息页面的最新信息是在 2020年7月28日更新。华住中国是包括汉庭,全季,海友,怡莱,星程酒店,禧玥酒店,漫心酒店,桔子酒店和桔子水晶酒店等多个华住品牌的特许经销商。

  资料来源: http://txjy.syggs.mofcom.gov.cn/

  少报员工人数证实存在账外支出

  华住明确披露“ 我们招募并直接培训和管理所有员工 ” [3]。

  拥有全职员工且具有有效雇佣合同的中国公司必须参加政府规定的五险一金计划。该注册员工人数在提交给地方政府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 SAIC”)的公司年报中披露[4]。在某些情况下,雇主会非法地避免为雇员支付社会保险,但是相反的情况几乎是闻所未闻的,即公司自愿对雇员进行双重计算,向不存在的雇员支付政府双重社会保险。

  SAIC 针对华住的 319 家上市子公司(和分支机构)的注册信息显示,华住的报告少报了至少 3,594 员工(16%)。我们认为,这些员工代表未披露的华住自营酒店和华住的账外酒店。

  资料来源:  华住 2019 20-F, SAIC apps

  例如,点评网透露,所谓的独立第三方特许经营酒店汉庭优佳上海南京东路酒店由上海闲驿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上海闲驿”) 运营。[5] 上海闲驿的股东名单包括未披露的关联方刘建晓,刘建晓是华住多个子公司的现任董事。[6]

  上海闲驿 2019 年年度报告仅报告了 1 名员工为其支付了任何类型的社会保险的情况。

  资料来源: 

  https://www.qcc.com/firm/72AHOR8.shtml#report

  我们派了一位调查员看汉庭优佳上海南京东路酒店是否只有1名员工。事实是,有40至50名员工在那工作,他们的薪水和保险全部由华住支付。

  酒店经理与博力达思调查员谈话节选

  Investigator: You have only 20 something staffs in such a big hotel, wouldn’t it be exhausting?

  调查员:你们这么大的店才 20 多个人,那不累死啊?

  Hotel manager: No, there are 20 something staffs on duty, there are some that are resting.

  酒店经理:不是,就是在上班的是 20 多个人,还有休息的。

  Investigator: Then how many staffs in total for the entire hotel?

  调查员:那整个店有多少人?

  Hotel manager: Around 40-50 staffs.

  酒店经理:大概 40-50 个人这样。

  Investigator: Do those 40-50 staffs belong to the franchisee and do not belong to HanTing?

  调查员:那 40-50 个人都是属于这个加盟商的,不是属于汉庭的?

  Hotel manager: We are sent by HanTing.

  酒店经理:我们是属于汉庭派遣的。

  Investigator: You are sent by HanTing, is everyone here sent by HanTing?

  调查员:你们都是属于汉庭派遣的,所有人都是汉庭派遣的?

  Hotel manager: People from the franchisee only deal with the finance. We are sent here to be on duty for them.

  酒店经理:加盟商自己的人就是,他们是管钱的。我们是派人过来给他们站班的。

  Investigator: So, all these people providing services, cleaning etc, do they all belong to the company Huazhu?

  调查员:就是服务的,就是搞卫生的,所有的都是属于华住这个公司的?

  Hotel manager: Yes, I belong to Huazhu. I am working at this hotel now, if the company wants, I will go to a different hotel.

  酒店经理:对对对,我是华住人,我现在可能是在这个店,如果公司说我就去另外一个店呐,这个样子啦。

  Investigator: Didn’t you say there are 40-50 staffs? Do all those 40-50 staffs belong to Huazhu and not the franchisee?

  调查员:你不是说 40-50 人, 40-50 人都是属于华住,不属于加盟商的?

  Hotel manager: No, they do not belong to the franchisees.

  酒店经理:不属于加盟商的。

  Investigator: Just like a restaurant cannot function without its kitchen staff, wouldn’t the franchisee be in great trouble if you all leave?

  调查员:那不是如果像我们做餐厅的厨房一走,那就完了,那你们一走,那加盟商不是傻眼吗?

  Hotel manager: Yes, so now the franchisee must rely on Huazhu.

  酒店经理:所以现在就是加盟商对华住有个依赖性嘛,对嘛,就是像这个样子。

  Investigator: So all these people servicing the rooms, at the front desk belong to Huazhu, and Huazhu pays for your salaries and insurances?

  调查员:就是你们搞客房的,搞前台的都属于华住,就是华住跟你们出粮,跟你们买保险,都是他们做?

  Hotel manager: Yes.

  酒店经理:对对。

  Investigator: The franchisee is only responsible for finance and collecting the money?

  调查员:那这个加盟商就管收收钱?

  Hotel manager: Yes, collecting the money, that’s it. He is responsible for finance only.

  酒店经理:对,收收钱,那就可以了。他就管收钱。

  Investigator: Only taking his cut?

  调查员:就分成?

  Hotel manager: Yes, that is correct.

  酒店经理:对对。

  于退房时从上海闲驿获得的发票确认了上海闲驿拥有并经营汉庭优佳上海南京东路酒店。

  资料来源:博力达思实地考察

  博力达思实地考察确认,另外7家注册少于5名员工的华住账外酒店拥有至少15名员工。

  资料来源:华住网站、点评、携程、博力达思实地考察

  示例1:上海中贵宝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经营的全季上海龙阳路磁悬浮酒店于其年报中仅注册了4名员工,来经营其拥有78间客房的酒店。

  资料来源:博力达思实地考察

  示例 2:由北京乐舒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经营的北京汉庭华茂大望西路店的年报没有注册任何雇员,却经营其108间客房的酒店。

  资料来源:博力达思实地考察

  示例 3 :上海喆涛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经营的宜必思尚品上海张江酒店在其年报中注册一名员工来经营其99间客房的酒店。

  资料来源:博力达思实地考察

  PP&E 缺失

  2018年之前,新增加的华住自营酒店与用于购买PP&E的现金增加直接相关。但是,在2018年,我们看到华住自营酒店的数量与PP&E 现金购买的数量之间存在巨大差异。

  据我们计算,自2016年以来,尽管华住的自营酒店数量增长缓慢,但其每间客房的PP&E净额(不包括建筑物)从人民币42,000元增加到人民币54,502元。[7]

  资料来源:华住2010-201920-F文件

  华住的SEC报告2019年底的每间客房净PP&E(不含建筑物)净值分别比公开上市的中国直接竞争对手上海锦江和北京首旅分别高63%和86%,而和华住自己的酒店比较更是高达数倍。[8]

  对47份不同的信用报告进行比较,发现PP&E资产明显低于华住在其2019年度20-F报告中的资产。

  资料来源:华住20-F文件,信用报告

  另外,汉庭酒店品牌首席执行官、华住创始成员徐皓淳于2020年8月21日接受采访时声称,汉庭2.7版的数百家酒店的每间客房的初始资本支出为人民币27,000元。

  资料来源 :

  http://www.xinhuanet.com/house/2020-08-21/c_1126396972.htm

  a. 华住自营酒店每间客房的PP&E净额(不含建筑物)在13,000至33,000人民币之间

  华住19家自营酒店的信用报告显示,平均每间客房的净PP&E(不含建筑物)实际少过华住SEC报告的一半,为人民币24,283元,而华住的2019年底SEC 报告的数字为每间客房人民币54,502元。[9]

  示例 1 :华住最大的运营子公司之一汉庭星空(上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汉庭星空”)的2019年信用报告显示,每间客房的PP&E净额为人民币 33,234元,仅占华住2019财年SEC报告数据的 61%。

  示例 2 :于2017年5月,华住收购了 Crystal Orange Hotel Holdings Limited(“桔子水晶”),该公司经营中高档品牌桔子水晶酒店和中档酒店品牌桔子酒店和桔子精选酒店。桔子水晶最大的子公司是北京桔子水晶酒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该公司经营27家桔子水晶酒店和桔子酒店(共3,992间客房)。北京桔子水晶的2019年信用报告显示,PP&E净额为人民币5,330万元(每间客房人民币13,355元),仅占华住2019年度SEC 报告数字的25%。

  b. 华住自己账外的酒店每间客房的PP&E净额(不含建筑物)5000 人民币

  华住19家账外酒店的信用报告显示,每间客房的净PP&E(不含建筑物)平均为人民币4,599元,仅占华住2019年度SEC报告数字的8%。

  示例1:在我们的账外酒店样本量中,每间客房的净PP&E最高的是上海旭鑫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旭鑫”)。上海旭鑫由现任华住员工张培松拥有, 并经营全季上海斜土路酒店。上海旭鑫的信用报告显示每间客房的净PP&E为人民币33,432元,仅为华住2019年度SEC公布数据的61%。[10]

  示例2:北京前门三里河宾馆有限公司(“北京三里河”)是由丞家雇员裴兵拥有的,经营着2019年新开办的酒店全季北京前门四合院酒店。北京三里河的信用报告显示每间客房的净PP&E为人民币17,596元,仅为华住2019年度SEC公布数据的32%。[11]

  c.独立第三方加盟商每间房净PP&E(不含建筑物)为11,000人民币

  华住的特许经营商必须将自己的现金花在华住批准的供应商身上,以严格的最低质量标准开设和翻新华住品牌酒店,以维护华住的品牌。7家独立第三方特许经营酒店运营商的信用报告显示,每间客房的平均净PP&E(不包括建筑物)为人民币11,459元,仅为华住在其2019财年SEC20-F报告中的21%。[12]

  示例1:北京运河源酒店有限公司(“北京运河源”)经营着全季上海外滩金陵东路酒店,这是华住在2018年新开业的中档酒店之一。北京运河源的信用报告显示,在我们的样本中,最高的客房净PP&E每间仅为人民币22,800元,仅是华住2019年底SEC报告数字的42%。

  示例2:北京万程华府国际酒店有限公司(“北京万程”)是一家独立的第三方特许经营者,经营华住漫心北京王府井酒店,这家高端中档酒店于 2019年开业。北京万程的信用报告显示,每间客房的PP&E净额为人民币16,700元,大大低于华住的2019年底SEC报告的数字。

  d. 竞争对手上海锦江和北京首旅每间客房净PP&E(不含建筑物)为29,000-33,000人民币

  华住在中国的最大竞争对手是在上交所上市的上海锦江(上交所:900934)。截至2019年底,上海锦江在中国拥有7,221家运营酒店和739,095间客房,其中包括698家自营酒店和89,634间客房。[13]

  上海锦江的公开文件披露了其国际酒店资本支出的细节,这使我们能够将上海锦江与华住在中国大陆的业务进行同类比较。上海锦江国际集团通过其全资法国子公司卢浮宫集团(“ GDL”)开展国际业务(在境外拥有1,293家运营酒店,其中包括291家自营酒店)。[14]

  在2019年底,上海锦江在中国的自营酒店每间客房的净PP&E(不含建筑物)为人民币33,373元。

  华住的另一个直接中国竞争对手是上交所上市的北京首旅(上交所:600258)。截至2019年底,北京首旅在中国国内的酒店组合包括4,450家酒店,其中 851家为自营酒店。[15]

  北京首旅的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每间客房平均净PP&E(不含建筑物)仅为人民币29,246元。

  我们认为,上海锦江和北京首旅报告的每间客房的净PP&E(不包括建筑物)证实了华住在其2019财年SEC报告的资产负债表中包含了虚假的PP&E。

  资料来源:华住2019 20-F ,上海锦江2019年报 ; 北京首旅2019年报

  e. 人民币20亿元(3亿美元)虚假利润反映为虚假PP&E

  我们认为,在其资产负债表上,华住的假利润表现为假PP&E。

  截至2019年底,华住报告每间客房的净PP&E(不含建筑物)为人民币54,502元。可是华住旗下酒店的信用报告显示,华住每间客房的实际净PP&E(不含建筑物)还不到该金额的一半。这一数字与中国国内的直接竞争对手保持一致,与华住最大的运营子公司保持一致,也与汉庭酒店品牌首席执行官徐皓淳最近在2020年8月21日关于汉庭2.7版采访的证词一致。

  如果我们将每间客房的净PP&E(不含建筑物)人民币30,000元应用于华住报告的87,465个自营酒店客房组合,我们计算,在其2019年底的资产负债表中,华住至少持有人民币20亿元的假PP&E 净值。

  资料来源:华住201920-F上交SEC的报告 ; 博力达思估算

  如果我们将上海锦江和北京首旅的净利润率应用于华住从2017以来的报告收入,我们计算出自2017以来的累计差异约为人民币19亿元(约2.9亿美元)。

  资料来源:博力达思计算

  f. 核准的承包商清单包括未公开的华住雇员

  作为品牌质量控制的一部分,在设计和翻新他们的酒店时,华住“ 要求特许经营商使用一份预先选定的合格供应商名单 ” 。[16] 研究显示华住批准承包商名单,其中包括多家未披露的关联方承包商和账外酒店运营商。下面我们标出了一些作为华住供应商和特许经营客户的实体。

  资料来源:

  http://www.xyjqmoto.cn/n/44524241.htm

  两份未披露关联方承包商的信用报告显示他们收入可观,却没有利润或资产,这向我们表明,有可能利用这一幌子通过建筑成本来洗虚假的现金。

  示例1 :张培松,现任华住董事,拥有10家账外酒店,并被列为上海著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上海著华”)的承包商。

  上海著华的信用报告显示,公司收入从2017年的人民币6,350万元增长至2019年的人民币2.063亿元,增长了三倍,但净利润率从1.9%降至仅0.8%。然而,上海著华的资产负债表以人民币7,830万元的应收账款为主,但只有人民币780万元的现金和人民币540万元的存货 [17] 。

  示例2:王春兵拥有8家账外酒店,被列为上海海银建筑装饰工程公司(“上海海银”)的承包商。

  上海海银的信用报告显示2018年和2019年的总收入分别为人民币1.178亿元和人民币2.070亿元,两年均出现净亏损。然而,上海海银的资产负债表以人民币1,200万元的应收账款为主,只有人民币150万元现金和人民币63.8万元存货[18]。

  许多这些未披露的关联方承包商也是华住基金宁波弘庭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宁波弘庭”)的有限合伙人(“LP”)。

  宁波弘庭是一家由华住在2017年 5月建立并管理的私人基金,其财务报告合并于华住的财务报告。启查查(https://www.qcc.com/)透露,宁波弘庭的 LP 是一份华住未披露关联方的名单。对我们来说,宁波弘庭的资金结构为华住提供了一种便捷的方式,可以将资金转移到账外酒店业主和未公开的核准承包商手中。

  资料来源: 企查查 

  https://www.qcc.com/firm/4bd47a811b73cc00df03a6ab9300ec59.html

  附录 – 计算和表

  1.7家独立第三方加盟商的信用报告显示,并集净亏损率为13.4 %。

  独立第三方加盟商的利润表

  资料来源:信用报告

  2.  商务部数据显示华住酒店中仅3,020家酒店是独立特许经营

  资料来源: 

  http://txjy.syggs.mofcom.gov.cn/

  3.截至2019年末,华住的每间客房的净房产、厂房及设备(不含建筑物)为人民币54,502元。

  资料来源:华住201920-F

  4. 自2016年以来,华住报告的每间客房净房产、厂房及设备(不含建筑物)的历史图表。

  5.华住19家直营酒店的信用报告显示,每间客房的净房产、厂房及设备(不含建筑物)仅为华住在其2019年SEC报告中的一半。

  资料来源:携程网,信用报告

  6.  汉庭星空(上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2019年信用报告

  华住最大的运营子公司之一,经营多家不同的华住品牌酒店的汉庭星空(上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汉庭星空”)的2019年信用报告报告每间客房的净房产、厂房及设备(不含建筑物)为人民币33,234元,仅占华住2019年度SEC报告数字的61%[19]。

  汉庭星空:367家华住直营酒店和40,432间客房

  资料来源:携程网、信用报告、博力达思计算

  7.北京桔子水晶2019信用报告

  北京桔子水晶在2018或2019年开业或装修了27家酒店中的18家,这表明折旧的影响很小。

  资料来源:携程网、信用报告、博力达思计算

  8.独立第三方加盟商的信用报告

  信用报告显示,独立的第三方加盟商每间客房的净房产、厂房及设备(不含建筑物)为人民币11,459元,仅是华住在其2019年SEC20-F报告中的21%。

  资料来源:携程网、信用报告、博力达思计算

  9.华住19家账外酒店的信用报告

  华住19家账外酒店的信用报告显示,每间客房的净房产、厂房及设备(不含建筑物)平均为人民币4,599元,仅占华住2019年度SEC报告数字的8%。

  资料来源:携程网、信用报告、博力达思计算

  19家账外酒店的累计利润表

  资料来源:信用报告

  19家账外酒店的累计负债表

  Source:Credit Reports

  资料来源:信用报告

  10.上海锦江每间客房净房产、厂房及设备(不含建筑物)的计算

  资料来源:上海锦江2019年报;GDL2019年报

  11.北京首旅每间客房净房产、厂房及设备(不含建筑物)的计算

  资料来源:北京首旅2019年报

  资料来源:华住2019 20-F、上海锦江2019年报、北京首旅2019年报、博力达思计算

  12.未披露账外批准建筑承包商上海著华的信用报告

  上海著华的信用报告披露收入从2017年的人民币6,350万元到2019年的人民币2.063亿元翻了三倍,净利润微乎其微,其资产负债表以人民币7,830万元的应收账款为主而仅有有限的现金和存货。

  资料来源:信用报告

  13.未披露批准建筑承包商上海海银的信用报告

  上海海银的信用报告显示2018年和2019年的总收入分别为人民币1.178亿元和人民币2.007亿元,均为净亏损。

  上海海银的资产负债表中,应收账款为人民币1,200万元,现金只为人民币150万元,存货仅为人民币63.8万元。

  资料来源:信用报告

  未披露的关联方附录

  我们对关联方关系使用了严格的定义,并仅限于(a)华住现有员工、(b)华住供应商和 (c)华住共同投资者所拥有的公司。华住在 SEC 的文件中并未在关联方交易披露中披露任何此类关系的存在。

  下表列出了部分我们发现拥有华住账外酒店的华住现有员工/监事/董事。

  资料来源:华住网站、点评网、携程网、工商局

  a. 华住董事张培松拥有并经营10家账外酒店

  张培松是华住的现有员工、华住为内部人员管理的基金的LP之一,以及至少10家华住旗下账外酒店的股东。

  来源:工商局、点评网

  企查查将张培松列为华住全资子公司汉庭和胜(苏州)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人民路分公司的负责人。汉庭和胜(苏州)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人民路分公司经营全季苏州观前街乐桥地铁站酒店,因此张培松是华住的员工。

  资料来源 :

  https://www.qcc.com/search?key=%E6%B1%89%E5%BA%AD%E5%92%8C%E8%83%9C%EF%BC%88%E8%8B%8F%E5%B7%9E%EF%BC%89%E9%85%92%E5%BA%97%E7%AE%A1%E7%90%86%E6%9C%89%E9%99%90%E5%85%AC%E5%8F%B8%E4%BA%BA%E6%B0%91%E8%B7%AF%E5%88%86%E5%85%AC%E5%8F%B8

  张培松还是华住的宁波弘庭的LP之一。

  资料来源 :

  https://www.qcc.com/firm/4bd47a811b73cc00df03a6ab9300ec59.html

  比如,点评网资料显示汉庭上海仙霞路酒店是由上海璞汉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经营的( “上海璞汉“)[20] 。博力达思实地考察员被告知酒店由上海璞汉经营 [21] 。

  资料来源:博力达思实地考察

  企查查(https://www.qcc.com/)显示上海璞汉由 3 个人拥有:张培松(40%),洪国明(40%)和成军(40%)。

  资料来源: 

  https://www.qcc.com/firm/30OGRBS.shtml#base

  成军也与华住,董事长季琦和联合创始人何晖有密切关系。成军曾任携程高级副总裁和汉庭连锁酒店副总裁。成军目前是华住在多个省子公司的监事或董事,因此他也是华住的员工。

  资料来源:企查查

  b.华住董事刘建雄拥有并经营4家账外酒店

  刘建雄分别是华住子公司上海瑞季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铭欣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和监事,也是华住为内部人员管理的基金宁波弘庭的 LP。

  我们算出刘建雄至少是4家华住账外的酒店的股东。

  资料来源:工商局、点评网

  c.承包商王春兵拥有并经营8家账外酒店

  汉庭上海东安路酒店由上海聚庭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上海聚庭“)经营。[22]企查查显示上海聚庭由三人持股:张培松40%、王春兵30%及成军30%。

  王春兵是华住的认可承包商,也是华住管理的宁波弘庭的 LP。我们算出,他持有并经营着至少8家华住账外酒店。

  资料来源:工商局、点评网

  d. 华住董事夏碎智拥有并经营3家账外酒店

  夏碎智是华住子公司上海煜欣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董事,该公司经营汉庭上海江宁路新店[23]。

  我们的分析显示夏碎智持有及经营三家华住账外酒店。

  资料来源:  工商局 ,  点评

  e. 华住董事刘建晓也是上海闲驿股东

  上海闲驿的股东名单包括未披露关联方刘建晓,他现任多家华住子公司董事,与刘建雄一起担任华住股权投资对象的监事。

  资料来源: 

  https://www.qcc.com/firm/72AHOR8.shtml

  资料来源: 

  https://www.qcc.com/firm/5765b8999dbbfe04700b01bd9681d3b6.html

  资料来源: 

  https://www.qcc.com/firm/fa0e7b2dce14201daba6e27b661ac6c9.html

  f. 丞家监事翁海梅拥有并经营2家账外酒店

  翁海梅是丞家子公司上海彬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监事[24]。我们的分析表明,翁海梅拥有并经营着至少2家华住账外酒店。

  来源:工商局、点评

  g.丞家监事裴兵拥有并经营3家账外酒店

  裴兵是丞家子公司北京悦丞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监事,也是宁波弘庭的LP之一。[25]我们的分析表明,裴兵拥有并经营着至少3家华住账外酒店。

  来源:工商局、点评

  h.丞家监事冶江江拥有并经营3家账外酒店

  冶江江是丞家子公司深圳城家公寓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也是宁波弘庭的LP之一。[26]我们的分析表明,冶江江拥有并经营着至少3家华住账外酒店。

  资料来源:工商局、点评网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尹悦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9-24 帅丰电器 605336 --
  • 09-24 中岩大地 003001 30.16
  • 09-24 宏力达 688330 --
  • 09-23 上海凯鑫 300899 24.43
  • 09-23 巴比食品 605338 12.72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