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整治茅台酒谋私:全省共取消514家经销商

贵州整治茅台酒谋私:全省共取消514家经销商
2019年08月20日 21:53 人民网

  原标题:向利用特殊资源以权谋私者亮剑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图为贵州省委召开全省开展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专项整治警示教育会议会场。王新民 摄图为贵州省委召开全省开展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专项整治警示教育会议会场。王新民 摄
图为茅台酒厂生产现场。 (资料图片)图为茅台酒厂生产现场。 (资料图片)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贵州全面打响一场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专项整治攻坚战。

  一年来整治效果如何?近日,记者前往贵州,一探究竟。

  刮骨疗伤

  全省共取消514家经销商通过违规违纪违法审批取得的茅台酒经营权

  茅台酒产自遵义仁怀茅台镇,是贵州最具地域特色的特产和资源,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但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地方一度公款吃喝盛行喝茅台,别有用心者送礼热衷送茅台,一些茅台专卖店在权力染指之下成了个别人谋取暴利的渠道,严重污染政治生态和社会风气。整治用茅台酒谋取私利,已成为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需要大力解决的一个问题。

  2018年3月31日,经党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贵州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王晓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经查,王晓光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公款喝茅台;本人或和家人通过大肆收受、变卖茅台酒,利用职权低价购买、高价倒卖茅台酒,获取茅台酒专营资格、开设茅台酒专卖店等方式,大发“酒财”。随着王晓光被查处,因领导干部搞特权而衍生出来的“茅台酒乱象”,逐渐浮出水面。

  已被查处的甘肃省委原书记、曾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的王三运,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等,都有靠酒吃酒、以酒谋利问题。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领导干部打着“地方特产”的幌子,利用管辖范围内的名贵特产和特殊资源谋取私利,实质是以权力介入其中,将“地方特产”作为媒介和资本,大搞利益输送。

  长期以来,茅台集团在特许经营之外,还存在一些机关单位领导签批就能购买的“后门酒”。一些领导干部或亲属拿批条、配额来卖“飞单”,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倒卖给“酒串串”,快速变现、一本万利。

  去年7月,中央第四巡视组向贵州省委反馈巡视情况时,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用茅台酒谋取私利等问题。贵州在中央巡视组反馈问题整改工作基础上,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了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专项整治。

  “茅台集团好好的,每年都在盈利,搞专项整治会搞垮茅台,会影响茅台股价稳定,甚至还会阻碍全省经济发展。”“‘刀刃向内’破坏了‘一团和气’的氛围,影响员工工作激情,自曝家丑,会影响茅台酒和贵州形象。”……在开展整治之初,少数领导干部存在认识误区。

  面对杂音,贵州省委组织召开“全省开展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专项整治警示教育会议”,统一思想、坚定立场。该省组建由省委书记担任组长的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并在各市(州)党委、省国资委、茅台集团等重点地区、单位成立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省委主要负责同志多次深入茅台集团开展专题调研,制定出台专项整治工作方案,确定专项清查、深化茅台酒营销体制改革等7项重点工作。

  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贵州全面深入组织领导干部开展自查清理,组织党员干部向所在党组织如实报告违规插手、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等行为。

  “我非常后悔,组织给了机会,给了政策,一而再地挽救自己,自己却没有珍惜。”茅台集团职工医院职工张某某在茅台集团内部开展的第二轮自查清理中,如实向组织坦白了自己违规插手、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在第一轮自查清理中未如实申报的问题。向组织坦白交代后,张某某如释重负,表示卸下了心理包袱,一定干好本职工作,重塑“茅台人”形象。

  在全省集中开展的两轮自查清理中,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领导干部和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共有392人填报有或曾经有插手、参与茅台酒经营等情况。茅台集团在集团公司及所属控股子公司全体员工、离退休人员中连续开展4轮自查清理,其中275名管理人员及员工填报个人参与或曾经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茅台酒厂所在地仁怀市在开展自查清理中,124名党员干部主动申报本人或亲属参与茅台酒经营。

  “通过分类处置,敦促有问题的同志珍惜机会,相信组织、依靠组织,最大程度保护好整片‘森林’健康。”贵州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整治中,贵州坚持思想教育、政策感化、纪法威慑相结合,对向组织如实报告并主动纠正存在问题的干部,依据有关规定从轻、减轻或免予处理;同时,通过大数据比对技术,从严抽查核实,对核查发现申报不实的严肃处理。遵义市绥阳县公安局原局长陈洪勋、黔东南州榕江县委原督查专员潘春泉因心存侥幸、不如实申报,分别受到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和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专项整治期间,全省共取消514家经销商通过违规违纪违法审批取得的经营权。对申报不实的党员干部进行严肃处理,立案审查调查11人、组织处理47人。

  严惩腐败

  专项整治查处的一系列案件中,以袁仁国案表现最为典型

  2018年10月,经中共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监委对茅台集团公司党委原副书记、董事长袁仁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审查调查。2019年5月,袁仁国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6月27日,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对袁仁国涉嫌受贿案,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贵州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专项整治查处的一系列案件中,以袁仁国案表现最为典型、问题最为突出、影响最为恶劣。

  袁仁国在担任茅台集团领导期间,奉行“我的地盘就应该我说了算”,把茅台酒各项审批权牢牢抓在手中,使其成为自家的摇钱树,批专卖店收钱、批经销商收钱、拆分经营权收钱、批条卖酒收钱……办公室、家中、医院、宾馆、餐厅、停车场等,都是其权钱交易的场所。

  除自己收钱外,袁仁国还放任家人、亲戚及身边人利用其职权和职务影响谋利,其妻子、儿女、堂弟、远房侄子等,甚至家中保姆、司机,都在袁仁国的帮助下以酒谋私获得巨额利益。

  大搞政治攀附、拉拢腐蚀干部,严重破坏政治生态,是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及其恶劣影响的主要表现之一。

  2006年以来,茅台集团在产品营销中采取特许经营模式。只要得到茅台酒专卖店、经销商资格或批条,不用经营管理,转手就能获取巨额财富。

  袁仁国长期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攀附权贵、搞政治投机的工具,通过利益输送找“后台”、寻“靠山”,为王三运、王晓光等领导干部及其亲属违规获得茅台酒经营权提供帮助,并长期主动关照他们的经营。为了得到王晓光的庇护,袁仁国为王晓光及其亲属批了4家茅台酒专卖店,并经常主动为其增加销售指标。袁仁国打算帮助弟弟调入药监系统工作,就给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董穗生办理了茅台酒专卖店。

  调查发现,与袁仁国有关的“关系店”信息高达数百条,既涉及中管干部、省管干部,也涉及不少县处级、乡科级干部。茅台酒厂所在地的仁怀市,参与茅台酒经营的124名干部中,不少人利用亲戚、裙带关系,通过袁仁国或其妻获取经营权。

  巨大的利润空间,也让一些党员干部不安心工作,沉迷于“卖酒经商”,甚至辞职“炒酒”。仁怀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刘某某利用职权帮助袁仁国亲属逃避处罚,获得茅台酒经营权后,就辞去检察长职务,当起“酒贩子”。

  “我悔不该忘记了初心,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变成了想方设法为人民币服务,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谋取利益,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源。”因倒卖批条获利10万元的六盘水市钟山区原副区长郭锐,在其忏悔书中剖析道。

  同样感到悔不当初的还有仁怀市茅台镇杨柳湾社区党支部书记范某某,其利用在茅台酒厂征地拆迁中协助开展信访维稳等工作时认识酒厂相关领导的便利,找酒厂领导得到批条,购得茅台酒30件用于谋利,最终受到严肃处理。

  上梁不正下梁歪。袁仁国带头破坏党纪国法,造成茅台集团班子成员思想混乱、各谋私利,在其任内,房兴国、谭定华等多名高管先后被查处。其被查处后,茅台集团原副总经理高守洪及电商公司原董事长聂永等先后被查处。

  许多一线职工也以跟袁仁国沾亲带故为荣,以能够打招呼、批条子为荣,无心生产经营。在茅台酒厂生产车间,酿酒工人们要顶着高达40摄氏度的高温,汗流浃背地工作。看到这种现象,一些员工心里很不平衡,觉得“自己工作一辈子,不如别人炒一单”,“干得好不如关系好”。

  在茅台酒厂包装车间门外的广场上,知情人告诉记者,过去,这里车水马龙、人头攒动,不少人举着找关系拿来的批条,“现场倒卖,一本万利”。

  “在权力染指下,茅台酒违规销售成为利益输送、权力寻租的交易场,严重影响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严重污染政治生态。”贵州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指出。

  面对错综复杂的利益链条和顽瘴痼疾,贵州省委态度明确,立场坚定,要求严查腐败问题,坚决拔掉毒瘤,深入推进专项整治,重塑良好政治生态。

  贵州省纪检监察机关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移送和专项整治中发现的问题线索,根据王晓光、袁仁国案暴露出的茅台酒审批权集中的特点,深挖严查全省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审批权搞权钱交易、权权交易的行为,违规违纪违法参与茅台酒经营、倒卖批条,以及内外勾结、“倒酒”谋利等问题。专项整治期间,全省共查处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167起、处理180人,其中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16人。

  标本兼治

  正本清源,建章立制,茅台集团焕发新生机

  2019年,茅台集团提出了冲刺千亿的年度目标,计划全年完成营业收入1000亿元,同比增长16%。上半年,集团公司共完成白酒产量8.2万吨,其中茅台酒基酒产量3.4万吨、酱香系列酒基酒产量1.1万吨;全集团实现营业收入463.3亿元,同比增长19%。

  可喜变化的背后,是贵州在专项整治中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注重从源头上防范、从制度上规范,斩断利用茅台酒搞利益输送、以权谋私的利益链条,不断深化标本兼治所激发的正能量。

  针对专项整治中发现的突出问题和茅台酒营销过程中易于滋生腐败的关键环节,贵州根据有关党内法规和国家法律法规,研究制定《贵州省公务活动全面禁酒的规定》《关于严禁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的规定》等禁止性规定,严禁全省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参与茅台酒经营、违规审批茅台酒经营权、违规收送使用茅台酒等行为。在茅台集团建立领导干部插手茅台酒经营活动打招呼登记备案制度,实行“凡过问必登记”“凡打招呼必登记”,从体制机制上杜绝“特权店”“后门酒”。在此基础上,贵州还研究制定《贵州省党员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行为纪律处分规定》,列出“负面清单”,细化行为性质,明确处分档次。

  同时,积极推进茅台集团内部改革,重塑茅台现代企业管理体系,从源头上铲除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滋生的土壤。省委派出专题调研组深入茅台集团调研,省委书记主持会议听取汇报,指导和帮助茅台集团制定《理顺和规范茅台酒流通体制方案》,探索建立适应现代企业管理、透明高效的营销体系,通过抓整改促发展,实现茅台生产经营稳中有进。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在整治活动中,茅台集团打上制度的补丁,扎好篱笆的缺口,全面停止审批新增茅台酒专卖店、特约经销商、总经销商和批条零售,规范各项审批决策程序,严格执行茅台酒经销权审批方面“三重一大”集体决策制度,杜绝出现“一支笔”“一个章”的审批现象。

  按照“聚焦主业、做精做强”的要求,集团党委通过“定位、定向、瘦身、规范、改革”系列举措,从流通体系的体制机制这个根本上进行整治,着力开展清理56家“僵尸”企业,加快推进茅台酒营销体制改革,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建立定期专项检查常态化机制、健全经销商档案管理、调整干部队伍等,堵住漏洞,扎住茅台失血的伤口,实现“防腐、控价、增效”目标。

  “整治前,‘明规则’形同虚设,‘潜规则’大行其道。”茅台集团公司党委巡察办副主任助理丁娜告诉记者,“通过整治,茅台集团风更正、心更齐、劲更足,焕发出了新的生机活力。”

  记者了解到,2018年,茅台集团提拔干部272人,干部轮岗交流91人,让基层干部“上得来”,让机关干部“下得去”。“这在以往想都不敢想,现在感觉人生有了希望和盼头。”前不久刚刚被提拔的制酒12车间见习助理方圆告诉记者。

  去年11月履新的销售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晓维说,专项整治斩断了搞特权、以酒谋利的利益链条,通过制定禁令明确行为禁区、深化茅台酒营销体制改革、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健全管权管事管人长效机制,有效压缩了相关特权行为的生存空间,经营秩序更加规范。

  “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是我省政治生态的严重‘污染源’,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一大难点。”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表示,通过专项整治,震慑效应更加充分彰显,监督制约更加有力有效,茅台集团发展更加健康平稳,贵州的政治生态更加风清气正,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纪法效果、社会效果。(本报记者 王新民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代江兵)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8-28 中科软 603927 --
  • 08-28 安博通 688168 --
  • 08-27 瑞达期货 002961 --
  • 08-21 南华期货 603093 4.84
  • 08-15 日辰股份 603755 15.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