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日产恩仇录:谁扳倒了戈恩?谁又将接班?

戈恩日产恩仇录:谁扳倒了戈恩?谁又将接班?
2018年12月12日 19:31 《财经》杂志

“只有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一张榜单尽显中国经济的“大事”与“大势”! “2018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点击投票】Pick你心目中的商业领袖

  戈恩日产恩仇录:谁扳倒了戈恩?谁又将接班?  

  《财经》实习生 任颖 记者 王斌斌/文 

  汽车沙皇倒下的背后,有日产汽车及其CEO西川广人的身影;雷诺、日产各有人选来接班戈恩,博弈开始,胜负未知。

  西川广人,一个与戈恩性格相似的日本人,蒂埃里·博洛雷,一个与戈恩经历相似的西方人,不在聚光灯下的益子修,谁将接班“汽车沙皇”?

  沙皇爱将的背叛

  2017年,日产CEO西川广人被任命为日产CEO的新闻发布会上,法国人曾表示:“我和西川广人之间想法高度一致。”

  然而只过了一年,戈恩被捕的仅仅4小时后,这个戈恩爱将就在发布会上将矛头对准戈恩,只字未提戈恩的成绩和对日产的贡献。

  其实两人的分歧早已产生。

  西川广人不赞同戈恩对于雷诺日产合并的想法,不断强调保持日产汽车作为日本第二大车企的独立性,认为两者的合并毫无价值。而戈恩去日本的次数日渐减少,与全世界政商要人和亲属等共进豪华晚餐的情况却越来越多。用西川广人的话来说,戈恩在“不断脱离一线”。

  另一方面,戈恩也并不满意西川在日产任职期间的成绩。日产财报显示,2018财年上半年,日产净收入同比下降2.%,经营利润同比下降25.4%。

  在日产被曝出新车检查违规问题之时,与经营层忙于应对的疲态不同,戈恩则与亲属在西日本的岛上度假。在例行股东大会上,戈恩强调:“西川才是日本的一把手。”最后出面谢罪的并非最高责任者戈恩,而是西川广人。此事之后,戈恩与西川,乃至外籍与日本董事之间的严重对立形成。

  西川广人一直在尝试“挖空”戈恩,重组管理层,任命新的首席财务官,试图摆脱戈恩,进而“独立”。

  同时,这位日产CEO还试图进行联盟管理结构改革,西川广人指出,日产汽车将寻求一种“更公平”的管理架构,不依赖个人魅力来维系一切。“有些事情应该得到纠正,比如过度集权,这导致了某种扭曲。”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9日,日本横滨,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讲话。图/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9日,日本横滨,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讲话。图/视觉中国)

  日产的西川时代到来?

  佐藤资产管理公司高级汽车分析师吉田达夫(Tatsuo Yoshida)指出,“这是一场温和的政变,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反戈恩的情绪一直在积累。”

  在日本,戈恩的离场意味着日产汽车彻底“改朝换代”,不少人认为,日产将开始进入“西川时代”。

  在11月19日戈恩被捕当晚,日产汽车紧急召开临时新闻发布会,公司CEO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列举了戈恩的三大罪状,称:“戈恩所为是公司不能容忍的行为,我感到非常失望、沮丧、绝望、愤慨和愤怒。”

  在日产内部人士看来,西川广人聪明、严谨、注重结果。但上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西川广人一反语速快的常态,不紧不慢,冷静回答了近90分钟的问题,不过并未按照惯例鞠躬致歉。

  1977年从东京大学毕业后,西川广人便加入日产汽车。从1999年起,西川广人担任多个重要岗位,包括欧洲和美洲地区的管理委员会主席,以及采购部门的执行副总裁。

  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管理采购和供应链,并帮助戈恩打破日产的供应商网络以降低成本。“他是一个强硬的谈判者,如果他不是,戈恩也不会选他为CEO。” 咨询公司Carnorama的董事总经理Takeshi Miyao表示。

  作为2013年至2016年的首席竞争官,西川的任务是通过节省原材料采购、监管费用以及规划和开发的成本来降低制造成本。此外,西川广人还参与敲定日产将三菱汽车纳入联盟的协议细节。

  西川广人与戈恩行事风格十分相似,在缩减成本方面十分强硬,一位日产高管曾评价他:“强硬像军阀,省钱从不手软。如果他设定了目标,一定会不达目的不罢休。”

  但即使2006年至2016年间,西川广人曾担任雷诺董事会成员十年之久,但他并没有戈恩与法国政府打交道的经验,也没有领导雷诺的经验。因此,目前尚不清楚日产能否得到最大股东雷诺的支持。

  戈恩退场之后,西川广人能否力挽狂澜,成为日产的有力领导人还不得而知。

  雷诺的戈恩替身

  与日产的激烈反应不同,雷诺并未解除戈恩董事长兼CEO的职位,而是决定让COO蒂埃里·博洛雷(Thierry Bollore)代理CEO一职。博洛雷被认为是戈恩的替身。上任后,他表示,将确保稳定并专注于使命,以维护雷诺的利益和联盟的可持续性。

  1990年,博洛雷进入法国大型轮胎制造企业米其林,2012年成为雷诺的制造和供应链执行副总裁,今年2月被提名为COO,成为仅次于戈恩的雷诺领导者。现年55岁的博洛雷也被认为是戈恩接班人的有力候选人之一。

  博洛雷的职业轨迹与戈恩相似。在转投汽车制造商之前,博洛雷在米其林工作了15年。2005年,博洛雷加入雪铁龙集团旗下的零部件供应商佛吉亚,后担任全球副总裁一职。2012年9月,博洛雷加入雷诺,一个月后被任命为制造和供应链执行副总裁。

  “他非常严谨,非常认真,同时也很热情。我认为他对亚洲的了解以及与日本人相处的技巧使他的继任获得优势。”一位曾与博洛雷合作的汽车行业资深人士评论称,他赞赏博洛雷的诚信与忠诚。

  戈恩被捕后,博洛雷表示,“我们的团队非常有条理,以确保公司业务的连续性。”但面对雷诺最大工会CFE-CGT的管理层改革诉求,博洛雷还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尴尬的三菱

  11月26日,三菱汽车召开董事会会议,解除戈恩董事长职务,由CEO益子修(Osamu Masuko)暂时担任董事长。与西川广人的态度不同,益子修在会议后表示:“这是管理团队,包括我的责任。”

  1972年从早稻田大学毕业之后,益子修加入三菱商事股份有限公司车辆部,2007年10月起担任董事长及董事总经理的职务。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26日,日本东京,三菱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益子修向记者发表讲话。图/视觉中国)(当地时间2018年11月26日,日本东京,三菱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益子修向记者发表讲话。图/视觉中国)

  2016年,三菱汽车被曝光在油耗测试中造假,误导消费者。丑闻曝光后,日产迅速完成对三菱34%股权的收购,成为三菱最大的股东。时任三菱汽车董事长兼总裁的益子修向戈恩请辞董事长的职位,但后者还是邀请他继续担任三菱汽车总裁。戈恩确信,日产的成功可以在三菱复制,而益子修可以提供有力的内部帮助。

  在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中,三菱似乎是个不起眼的“配角”,无论从销量和营收来说都处于下风。2017年三菱总销量为110万,雷诺销量超过376万,而日产达到577万,三者差距十分悬殊。因此,在雷诺与日产暗自争斗的过程中,三菱一直是日产的追随者。

  戈恩被捕后,三家企业CEO举行磋商,一改原先由戈恩统揽大局的做法,决策转变为合议制,由西川广人、博洛雷、益子修共同决策。

  对于戈恩一手组建的联盟来说,失去设计者和领路人之后,是等待下一个“戈恩”的出现,还是各自为政,恐怕是对西川广人、博洛雷和益子修的最大考验。

  本文为《财经》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2-27 华培动力 603121 11.79
  • 12-19 上机数控 603185 --
  • 12-18 紫金银行 601860 3.14
  • 12-18 华林证券 002945 --
  • 12-12 利通电子 603629 19.29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