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公司分道扬镳:欧洲向左、美国向右、中国难抉择

石油公司分道扬镳:欧洲向左、美国向右、中国难抉择
2020年09月25日 13:54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原标题:石油公司分道扬镳:欧洲向左,美国向右,中国难抉择

  来源:财经十一人

  文| 徐沛宇  

  编辑 | 马克

  拥有100多年历史的国际石油公司(IOC)群体,开始分道扬镳。

  在新冠疫情和油价暴跌的双重夹击下,欧洲石油公司的转型进一步加快,纷纷发布激进转型战略,宣布将由IOC转变为IEC,即国际综合能源公司。美国石油公司虽然也在油气领域局部收缩,但仍坚持将油气作为唯一核心业务。

  “美国石油公司可能还在等待更加成熟的转型时机。”咨询公司埃信华迈(IHS Markit)亚太区上游研究副总监朱坤锋对《财经》记者说,欧洲石油公司迫于投资人的强大压力,不得不自我革命。

  世界五大IOC,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壳牌、BP、道达尔均成立了新能源部门。但前两家美国公司的转型力度远小于后三家欧洲公司,欧洲和美国的石油公司渐行渐远。

  中国的“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不属于IOC的范畴,是另一种发展范式的NOC(国家石油公司)。与其他产油国的NOC不同,“三桶油”在过去二十年里以IOC为模板,在国际油气市场积极扩张。面对国际油气市场陷入长期低谷的状况,“三桶油”如今也必须做出新的选择。

  目前,“三桶油”未制定整体转型战略,并且仍然在增加油气产量。业内人士认为,“三桶油”肩负保障国家油气供应的社会责任,不能不实施“增储上产”。但是从公司发展的角度看,“三桶油”亟需找到新的发力点,才能具有持续的市场竞争力。

  2050:欧洲石油公司设定零碳时间表

  身处能源转型最积极地区的欧洲三大石油公司BP、壳牌和道达尔,均已发布了净零排放的发展战略。

  转型意志最决绝的是BP公司。该公司于今年2月宣布,将在2050年之前实现“净零”排放目标。今年8月,BP发布升级版的转型战略,明确提出要从国际石油公司转型为综合能源公司,并公布了详细的投资计划:10年内每年在低碳领域投资约50亿美元,这一数字是目前年度投资数额的10倍。到2030年,BP的目标是开发约50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比2019年增加20倍;同时,至少减少100万桶油当量/天的油气产量,相当于在其2019年的水平上减少40%。

  为了实施转型战略,BP引入了新的财务框架,严格约束资本支出、去杠杆,将净债务减少到350亿美元。BP还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至2025年期间剥离250亿美元资产,主要是油气资产。

  比BP更早向低碳转型的是壳牌。2017年,壳牌宣布将降低能源产品的全生命周期碳排放量,计划到2050年使其能源产品的净碳足迹减少一半左右。随后的三年里,壳牌的碳排放目标逐渐提高。到今年4月,壳牌宣布新的净零排放愿景:最迟到2050年,其所有产品的所有排放量都要达到零。

  一直持有太阳能业务的道达尔于今年5月宣布:设立气候保护新目标,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道达尔计划成为集油气、低碳电力和碳中和解决方案业务于一体的综合能源公司。

  对于积极转型的原因,BP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Spencer Dale)9月17日在对包括《财经》记者在内的中国媒体表示,在未来10—15年里,石油和天然气仍然在能源体系当中发挥重要作用,但需求很快就将出现下降。能源产业的最高盈利领域将从上游生产转移到提供解决方案的下游市场。因此我们公司需要作出调整和转型,即从IOC转型为IEC。IEC的含义是,公司会提供不同的能源产品,同时提供能源解决方案。

  欧洲石油公司积极转型的原因,并不仅是看好可再生能源的前景,还因为投资人的强大压力。

  壳牌和道达尔在宣布净零排放战略时,都强调了这是对股东的承诺。道达尔的净零排放声明称,这是和参与全球投资者倡议“气候行动100+” 的机构投资者的联合声明。参与“气候行动100+”的投资者估计持有道达尔25%以上的股份。

  壳牌发布的净零排放声明引用了英国养老金委员会成员、气候变化问题机构投资者小组董事会成员亚当·马修斯的评论。马修斯说:“这表明壳牌不仅有信心把握眼前的形势,而且正确地将重点放在关键行业的零排放通道上。”马修斯也是参与“气候行动100+”的投资人。

  “气候行动100+”的倡议已得到全球超过420家投资机构的参与,参与机构的资产管理规模总共超过38万亿美元。除了公开参与的投资机构,一些国家的主权财富基金也是该倡议的非公开支持方。

  在投资人的强大压力下,性格温和的BP前首席执行官鲍勃·达德利(Bob Dudley)曾于2018年10月强烈抨击呼吁投资者抛售油气公司的人:“撤资活动人士可能出于善意,但他们提出的建议可能导致糟糕的结果。在2040年之前,油气资源仍需满足三分之二的能源需求,油气领域还需要数万亿美元的投资。” 鲍勃·达德利于今年2月退休,结束了在BP长达40年的职业生涯。

  壳牌在今年4月宣布净零排放目标之前,也曾坚称油气仍然是核心业务。壳牌天然气一体化和新能源业务执行董事魏思乐去年10月在北京对《财经》记者表示,现在开始退出石油业务还为时过早,石油消费要到本世纪30年代才会达到峰值。不过,壳牌会更加注重投资短周期的油气项目,比如投资回收期十年到十五年的项目,而不是长达四十年乃至更长期限的油气项目。

  魏思乐当时也表示,壳牌在电力领域会有更多布局,希望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世界规模的电力企业。电力业务的收入目前在整个壳牌占比不到1%,但是已占到壳牌投资总额的5%到10%。

  新冠疫情的暴发让欧洲三大石油公司加快了转型的步伐,而欧洲为数不多的NOC比IOC转型的速度更快。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于2018年将公司名称更改为“Equinor”。新名称由“平等、公正与平衡”等3个词的词根,与代表挪威的nor合并而成,石油彻底从其名称和LOGO中删掉。改名后的Equinor公司逐渐退出油气业务,正在成为海上风电巨头。

  美国石油公司:坚定看好油气产业

  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康菲等美国IOC巨头,至今未发布低碳转型计划,也未承诺任何减排目标。

  “美国石油巨头不仅拒绝减排,还曾宣称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说,美国本土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也有较高的需求,这是美欧石油公司走分道扬镳的根源。

  即便油价暴跌使美国石油公司陷入巨亏,他们仍然坚定地看好油气产业前景,将其视为唯一核心业务。埃克森今年一季度亏损6.1亿美元,为30年来首次出现季度亏损;雪佛龙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巨亏,该季度亏损66亿美元。

  但雪佛龙却逆势扩张。今年7月,雪佛龙宣布以5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油气生产商诺贝尔能源公司(Noble Energy),包括债务在内,交易总额130亿美元。

  美国石油公司为何坚持不发展低碳业务?美国某IOC资深员工对《财经》记者表示,美国人一直认为,油气资源仍将长期满足人类能源需求。

  埃克森美孚2019年10月发布的能源展望报告称,到2040年,全球能源需求将增长25%左右;石油需求增长30%,继续保持第一大能源地位,占一次能源需求总量的31%;天然气需求增长40%,增速最快,超过煤炭成为第二大能源,占一次能源需求总量的26%。

  从历史上看,欧洲石油公司曾多次对新能源投资抱有热忱,而美国石油公司从未动摇过对油气产业的信心。在2015-2016年油价暴跌后,石油巨头们纷纷节支,只有埃克森美孚继续增加资本支出以提高产量。2019年,埃克森美孚仍大举投资油气产业。2019年该公司的投资预算是300亿美元,同比增长16%。同时,其计划在2020年投资330亿~350亿美元。

  埃克森美孚在巨亏之后削减了资本支出。即便如此,埃克森美孚仍然无视低碳业务的发展,并抵制投资人的环保要求。

  美国纽约有投资人指控埃克森美孚在披露信息时没有考虑到气候变化,误导了投资者。但埃克森美孚并未为此付出任何实质代价。纽约州审计长托马斯·迪纳波利(Thomas DiNapoli)在评论今年美国企业年度股东大会的结果时表示: “埃克森美孚等企业拒绝认真考虑全球低碳经济的要求,或将被后疫情时代的投资者抛弃。”

  今年8月,埃克森美孚被剔除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称道指)的成分股,而在此之前它已经连续92年维持道指成分股的身份。雪佛龙成为道指留下的唯一一家石油公司。不过,雪佛龙也曾在1999年被踢出道指,又于2005年被重新加入。

  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都是由当年的标准石油公司演变而来。前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标准石油公司的基因里就刻着保守和谨慎,而欧洲石油公司的风格比较开放和灵活。美国石油公司和欧洲石油公司历来行事风格不同,这次疫情的影响放大了两者的差异。美国石油公司未来仍然有可能会大举投资新能源,只不过他们在等待一个成熟的时机。

  夹在中间的中国“三桶油”

  面临行业发展的分岔路口,作为NOC的“三桶油”做出选择比IOC更加艰难。他们既不能像欧洲公司一样洒脱做出净零排放的承诺,也不能如美国公司那般抵制减排。

  “三桶油”在十多年前,曾积极融入全球石油市场的竞争行列之中,也树立了跨国经营的NOC形象,常常与IOC在全球市场上结伴同行。如今,“三桶油”在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力下滑,而在能源产业的其他领域也并未找到章法。

  “三桶油”眼下面临的矛盾是:油价暴跌、需求下降,“三桶油”必须削减投资。但为了保障油气资源“增储上产”的政治任务,“三桶油” 仍然要需要增加产量。

  2020年上半年,中石油的资本性支出为 747.61 亿 元,同比下降 11.0%;其2020 年全年资本性支出预计为 2285.00 亿元,同比下降 23.0%。而中石油2020年上半年的油气当量产量为83370万桶,同比增长7%。

  但“三桶油”并未重启停止多年的海外扩张战略。今年8月,曾有外媒报道称,中石油计划收购BP在阿曼卡赞气田的10%股份,交易金额或达15亿美元。但中石油中东公司某负责人近日对《财经》记者说,该消息纯属谣言。

  中海油也在削减海外项目的投资。中海油董事长汪东进在今年3月表示,海外项目的成本比国内要高一些,因此,海外项目降低资本支出的力度可能要更大。

  中石化是“三桶油”里转型相对最积极的企业。今年8月,中石化提出了“打造世界领先的洁净能源化工公司”的新愿景,但未提出明确的减排目标,强调了仍立足于石化行业的公司属性。中石化还在积极开拓氢能、地热等与油气产业密切相关的新能源,但鲜有涉足其他可再生能源产业。

  民德研究院院长、中海油能源经济研究院原首席研究员陈卫东对《财经》记者表示,央企改革的决策权不在企业内部。“三桶油”的经营、投资和战略驱动并非主要来自于市场压力和竞争,其第一要务是要履行国家责任。因此,“三桶油”的转型驱动力与IOC们有很大的不同。

  从国际政治形势来看,“三桶油”目前难以抛下油气主业而另寻他途。戴思攀认为,在去全球化的情况下,中国将更加倾向于降低油气的对外依存度。若去全球化形势继续发展,中国进口油气的数量可能会降低30%,中国必须更加积极地开发国内油气资源。

  但在能源产业向清洁低碳化发展的大势面前,“三桶油”如果不尝试转型、不自我革命,无异于坐以待毙。

  就职于“三桶油”的国际能源战略学者陆如泉近期在《财经》刊文称,尽管三大石油央企按照国家相关要求在改革创新的道路上不断探索,但新一轮更大力度改革的着眼点、发力点在哪儿似乎还未找到,改革红利也无从谈起。只有将NOC定位为企业,“断奶”的同时给它们“松绑”,鼓励它们作为市场主体参与市场竞争,NOC才有未来。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尹悦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9-30 北元集团 601568 --
  • 09-29 泛亚微透 688386 --
  • 09-29 熊猫乳品 300898 --
  • 09-29 东鹏控股 003012 --
  • 09-25 金龙鱼 300999 25.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