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局|孙谦:相较赤字货币化 可采取更多稳健手段增加货币供应量

2020-05-21 10:52:02 作者:李诗韵 收藏本文
A- A+

  识局·看两会

  编者按: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蔓延全球的疫情则带来了更多的挑战。今年的全国两会注定会在历史上记下特殊的一笔。新浪财经《识局》栏目推出“看两会”特别篇,广邀国内高校学者、业内专家,解读未来中国经济趋势,以及非常时期拉动经济增长有哪些新看点。

  文|李诗韵  8号楼工作室 

  连日来,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多次公开场合就“财政赤字货币化”进行表态。他认为,货币数量理论已不合时宜,需要从“货币状态”来考虑“货币超发”问题。在当前财政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又面对着“六保”的重大任务,采取以往常规的财政政策可能是不够的。“基于这种考虑,有必要使赤字货币化”。

  对于目前中国适不适合、应不应该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学界也是争论不休。持反对意见的学者担忧,如果央行被迫为赤字提供大规模融资,会导致货币长期超发,进而导致通货膨胀,同时可能还会引发金融风险以及货币贬值。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吴晓灵撰文表示,中国市场仍有一定的政府债券容纳能力,央行没有必要在一级市场直接购买政府债券,应通过公开市场买卖政府债券向市场提供必要的流动性支持。同时她提出两点思考,一是货币化必须以货币政策目标为限才不会对经济带来负面影响;二是财政政策要有效率才不会伤害经济。

  在与识局对话中,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孙谦教授持有与吴晓灵类似观点。孙谦认为,“货币数量论”作为恒等式对做决策有参考意义,但其对于经济的解释作用还需用比较复杂的机制来进行解释。

  现在中国真的已经到了推行赤字货币化的必要时间?对此,孙谦表示否定。“相比美国、日本、欧盟,我国政府的赤字较小。从这个角度,我国财政政策的操作空间要比他们大,所以我们保经济的能力比人家可能还强一些。”

  同时,孙谦认为,增加货币供应量不是一定要采取赤字货币化,仍有非常多稳健手段可以使用。例如上述提到的,央行从二级市场上购买商业银行和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手中的债券。

  “虽然现在有金融市场,可以吸引大部分资金在内部循环交易,使通货膨胀不那么严重。但是一旦推行赤字货币化后,人们观念可能会发生转变,原来稳定的货币流动速度一旦加快,通货膨胀马上就显现出来。”孙谦称。

  识局:“货币数量论”真的过时了吗?

  孙谦:我认为货币数量论有没有过时在于怎么定义货币数量论。货币数量论原义是指货币的供给或者货币的需求等于交易的需要。交易的需要就是,交易量乘上价格要等于货币量乘上运转速度,即货币流通速度,这是最原始的货币数量论。

  六七十年代的时候,人们认为货币的交易需求和交易量演变成GDP,就是P乘上T等于GDP,基本上等于实物资产的生产量。原来T由实物和金融资产两部分构成,比在70年代以前,金融资产市场并不是那么发达的情况下,假设说交易就是实物的交易,在此背景下上述理论基本上是对的。

  但现在的交易不仅局限于实物的交易,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金融资产的交易。在这个情况下,原来假设货币交易的流通的速度基本上不变,但在实践中,货币速度被证实是经常在改变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货币数量论过时,是指其特定的一种解释过时。如果说货币数量论不能够解释当前问题,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考量。

  相较GDP,金融资产是一个存量。比如股票发行,交易可大可小,反过来可以影响货币流通速度。即便货币发的很多,但如果有相当大一部分进入到金融资产市场交易的话,对物价的影响就不是很明显。另外,如果社会对将来不看好,不愿意投资,那么货币的流通速度就会减缓。这时候即便货币超发也没有表现在物价上涨。

  在复杂因素影响下,货币数量论尽管作为等式仍成立,对做决策有参考意义,但其对于经济的解释作用还需用比较复杂的机制来进行解释。

  识局:现有的政策能否实现“六保”和“六稳”目标?

  孙谦:所谓“六保”归根到底就是保经济。相对于其他国家,我国的财政政策的操作空间会稍微大一些。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保经济)成功的可能性会大一些,但并不见得一定会成功。

  现在美国和日本都已经快到了负利率区间,这个情况下再去增加货币供应量,可能会掉入流动性陷阱。利率已经是负的了,很多人拿的钱放在手里跟存银行是一样的,如果大家都把钱放在手里不动,货币供应量增加的再多流动速度减缓,对经济还是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识局:目前从社会各项经济运行数据来看,是否有践行财政赤字货币化的必要性?

  孙谦:我们要思考的是,财政赤字货币化是不是能够解决问题?即使能够解决问题,他能够解决长远的问题吗?短期直接购买债券可以扩大需求,增加供给,刺激经济。但从长期来看,这会影响币基的稳定性。

  中国的情况是,不搞赤字货币化至少不会滥发钱。我们还可以通过间接的途径搞赤字货币化。现在中国增发货币很大一部分是靠外汇储备靠商业银行的债权。央行可以从二级市场上购买商业银行和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手中的债券。我认为增加货币供应量通过这样的方式较稳健一些。

  如果说是赤字货币化是财政部发多少债券,中央银行买多少债券,那么就会有直接导致通货膨胀的可能性。而央行通过二级市场购买,属于主动行为,还有利率和期限的限制,通货膨胀可能性要小一些。

  我认为目前中国还没到推行赤字货币化的必要时间。虽然现在有金融市场,可以吸引大部分资金在内部循环交易,使通货膨胀不那么严重。但是一旦推行赤字货币化后,人们观念可能会发生转变,原来稳定的货币流动速度一旦加快,通货膨胀马上就显现出来。

  识局:从理论角度而言,财政赤字货币化是否有其合理性?在美欧日发达市场实践该理论的前提是什么?

  孙谦:美国的情况是特殊的。美元本来是世界上最硬的通货,是以政府的税收作为担保。政府不能赖账,发的债券就相当于信用。

  而日本运行财政赤字货币化是被逼出来。90年代开始日本经济下行,到2020年开始运行所谓的宽松政策,宽松后发现没出什么大问题,通货膨胀仍然很低,政府就继续宽松(政策)。到现在,日本的利率基本接近于零,这时候再增发货币作用并不是很大了。

  这就造成,日本一方面因为负利率,民众不花钱就会贬值。另一方面又觉得未来会通货膨胀,预期一转变都去花钱的话,通货膨胀立刻到来,这会对经济带来更大的打击。

  目前日本通货膨胀还不严重,原因在于民众花钱的意愿不高,投资回报不高也不会投资。综上,这些国家运行财政赤字货币化,并不是他们觉得这个东西非常有效,而是因为没有办法的办法。

  识局:许多学者提到,改革开放当年中国财政陷入非常困难的境地时采取的财政赤字货币化措施,当时的带来的负面影响明显,中央也切断这个途径。您认为现今的情况和当年是否有可比性,如果真的运行了赤字货币化,是否也会造成恶劣后果?

  孙谦:1989年到1992年期间进行的财政赤字货币化措施,这个经验应该是说不可取的。因为那个时候通货膨胀很厉害。1980年开始到现在,实际上国家一直在实行温和的通货膨胀政策,比如每年2%-3%的通货膨胀。通货膨胀在比较温和的情况下,被认为是对经济有一定刺激作用。(温和)通货膨胀刺激了经济生产,只要经济增长率实际上高于通货膨胀率,那么就不会带来太多问题。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孙剑嵩

文章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