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陷内忧外患

内忧外患的西凤酒:曾是中国四大名酒 已跌出白酒十强
内忧外患的西凤酒:曾是中国四大名酒 已跌出白酒十强

西凤酒偏居陕西宝鸡凤翔县,曾在整个中国几乎家喻户晓。带着“成为中国第20家白酒上市公司”的梦想,这几年屡次冲击资本市场,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内忧外患”逐渐浮现。[详情]

新浪综合|2017年11月08日  08:09
西凤酒“产品瘦身”战略悬空:自我救赎被指纸上谈兵
西凤酒“产品瘦身”战略悬空:自我救赎被指纸上谈兵

西凤酒对包销品牌开刀以在“瘦身”方面推出实质性动作的要求已到了难以回避的地步,而如何在渠道利益、业绩影响和品牌管理三者间实现平衡与兼顾也将成为这家老名酒的新挑战。[详情]

新浪综合|2017年11月03日  14:22
西凤酒商标纠纷存隐忧 营业收入略显疲态
西凤酒商标纠纷存隐忧 营业收入略显疲态

作为四大名酒中唯一没有上市的西凤酒一直就是资本市场的一位美女,惹得众多资本英豪竞折腰。如今,这位深闺美女终于也要步入A股市场了,刚刚披露了《招股说明书》,让神秘了这么多年的西凤酒经营数据曝了光。[详情]

新浪综合|2017年09月19日  20:29
西凤酒:基酒外购成品酒代工 品牌被模仿维权还失败
西凤酒:基酒外购成品酒代工 品牌被模仿维权还失败

时隔一年有余之后,西凤酒于今年8月2日更新招股说明书。[详情]

新浪财经|2017年09月11日  18:43
西凤酒上市的饥饿游戏:中信系掌握着部分话语权
西凤酒上市的饥饿游戏:中信系掌握着部分话语权

2016年4月,西凤酒向中国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4年间,西凤酒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2.43亿元、36.48亿元以及32.91亿元。而在2016年,西凤酒实现营业收入为33.55亿元。[详情]

新浪综合|2017年05月16日  13:55
西凤酒IPO波折不断 泛海伊利与联想惊现股东阵营
西凤酒IPO波折不断 泛海伊利与联想惊现股东阵营

最近半年,白酒行业备受关注,茅台更是成为市场的宠儿,“喝不起茅台酒买不起茅台股”也成为茅台新的标签。略显尴尬的是,与茅台、汾酒、泸州老窖同为四大名酒的西凤酒,却迟迟未登陆资本市场,其IPO道路也堪称一波三折。[详情]

北京时间|2017年09月11日  17:35

负面缠身

陕西西凤酒“内供”酒外卖 消费欺诈谁来管?
陕西西凤酒“内供”酒外卖 消费欺诈谁来管?

有网友反映:有着国家名酒制造商,陕西省利税最大户之一的“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将自家的“内供”酒大量公开外卖。并且为了防止他人假 冒,还专门在宣传单上印有“内供”等字样和文字说明。是什么让陕西西凤公司敢公然违背国家外销产品不得有“专供、特供”等字样的法规?[详情]

新浪综合|2017年09月11日  17:54
西凤酒负多起诉讼艰难上市 前高管贪污受贿内控堪忧
西凤酒负多起诉讼艰难上市 前高管贪污受贿内控堪忧

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西凤酒”)2016年3月向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时隔一年有余之后,西凤酒于今年8月2日更新招股说明书。虽然大家都想看到中国四大名酒相聚A股市场把酒谈欢的酒业盛况。但西凤酒常年累月积累的“伤病”,让其在上市的道路上举步维艰。[详情]

投资快报|2017年09月11日  17:25
西凤酒两股东行贿副市长50万 获市值几千万股票
西凤酒两股东行贿副市长50万 获市值几千万股票

就在2月,西凤酒召开了2016年度经销商、供应商表彰大会。西凤酒宣布,2016年销售额达33.5亿元,同比增2%。西凤酒共有30位股东,大股东为陕西省宝鸡市国资委全资控股的西凤集团,持股比例44.03%。此外,还有董小军、郝海录、丁济民、马华等10位自然人股东,持股比例从0.1%至1%不等。这些人多是西凤酒的经销商。西凤酒共有30位股东,大股东为陕西省宝鸡市国资委全资控股的西凤集团,持股比例44.03%。此外,还有董小军、郝海录、丁济民、马华等10位自然人股东,持股比例从0.1%至1%不等。这些人多是西凤酒的经销商。[详情]

新浪综合|2017年03月16日  21:48
陕西西凤酒厂原总经理张锁祥贪污 一审获刑十年零1月
陕西西凤酒厂原总经理张锁祥贪污 一审获刑十年零1月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张锁祥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担任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及陕西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西凤酒产品开发、广告宣传、入股红西凤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价值304.5618万元。张锁祥为谋取职务晋升,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10万元。[详情]

央视|2017年01月04日  11:24
陕西西凤酒原副总经理高波获刑12年:曾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
陕西西凤酒原副总经理高波获刑12年:曾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2年期间,被告人高波身为国家工作人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担任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及陕西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便利,采取虚构产品促销费、广告宣传费的手段,骗取公共财物454.11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和索取他人财物124万元、价值30万元的股份5万股(其中,索贿30万元);为谋取职务晋升,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50万元、美元1万元和价值1.58万元的50克黄金金条纪念章一块。[详情]

中国新闻网|2016年12月29日  18:05
西凤酒IPO遇囧:4年十位董事离任 两人为了升职行贿官员
西凤酒IPO遇囧:4年十位董事离任 两人为了升职行贿官员

日前,原宝鸡市副市长袁军晓受贿案宣判,两名西凤酒前高管因行贿牵扯其中,有消息称这将影响其上市之路。西凤集团党委宣传部部长表示,上市有其严格的审核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目前公司生产经营处于良好局面。[详情]

新浪综合|2016年12月21日  10:55

最新新闻

西凤酒全面叫停新产品开发
北京商报 | 2017年11月07日 02:09
西凤酒“产品瘦身”战略悬空:自我救赎被指纸上谈兵
西凤酒“产品瘦身”战略悬空:自我救赎被指纸上谈兵

  西凤酒“产品瘦身”战略悬空:自我救赎被指纸上谈兵 利益博弈暗涌 华夏时报记者 刘敏 西安报道 责任编辑:靳广瑞 主编:蒋宏晨 2017可谓白酒巨头们的产品类型“瘦身竞赛”之年,从年初至今,茅台、西凤、五粮液、泸州老窖等等,各路酒企相继推出着重整顿、清理子品牌政策,颇有你追我赶的味道。相比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这些核心品牌强大者以高歌猛进的姿态铁腕砍掉原本繁杂的包销产品、清理删减产品条码,西凤酒在此方面的推进虽多次放话表态,但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一年下来企业在相关政策落地方面始终未见实质性动作,至今也频频遭遇“雷声大雨点小”的质疑。 眼下,西凤酒对包销品牌开刀以在“瘦身”方面推出实质性动作的要求已到了难以回避的地步,而如何在渠道利益、业绩影响和品牌管理三者间实现平衡与兼顾也将成为这家老名酒的新挑战。 白酒行业集体瘦身 子品牌、包销品牌曾经为各路酒企的业绩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过去酒企通过大量的粗放式包销迅速占据市场,实现快速动销,使企业资金能够尽快回笼,达到业绩发展。然而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酒业消费的升级,酒水消费回归理性,消费者对于白酒品牌的认知度和美誉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核心品牌的管理和优化,也成为市场重点。 面临此种酒业深度调整,国内白酒巨头们纷纷尝试从“多子多孙”时代向产品聚焦时代转型,今年酒企在“瘦身”方面的表现更是力度空前。公开资料显示,今年以来已有多家白酒企业出台政策,清理旗下冗余的子品牌,删繁就简,强化核心品牌价值。上半年,茅台提出了“双十”清理标准,即“各酒类子公司开发或保留使用集体公司品牌元素的品牌原则上不超过10个,每个品牌产品不超过10款”。至今年9月底,茅台品牌已由原来的214个品牌2389款产品,减少到59个品牌406款产品,总计砍去155个子品牌、1983款产品。 一向“子孙众多“的五粮液也不甘落后,据报道,五粮液方面将优化品牌结构、规范品牌运营作为品牌管理的重点工作之一,在今年7、8两个月内便清理了155款低销售产品。泸州老窖在清退品牌方面下手更早,2015年换帅后便颁布了多项管控开发条码、清理子品牌的政策。产品条码一度多达3000多个的泸州老窖在第一批条码清理中就砍掉了1874个。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对此表示,从产业和资源角度出发,清理子品牌是名优白酒企业聚焦大单品的战略性举措,有利于企业品牌的升值和业绩的提升,能够促使企业聚焦核心资源、保护品牌资产,并且为核心品牌的发展释放市场空间,实现资源的深度聚焦。 西凤酒“清理门户”行动落空 在几大老名酒中,西凤酒不仅“子孙众多”,产品条码曾接近2000个,同时其过于依赖包销模式的现实也使得子品牌的销售业绩在企业总营收中占比较高,相对之下其自营的品牌业绩表现相对不足。据企业财报显示,西凤酒品牌经销渠道的销量持续占总销量六成以上,2012年-2015年前三季度,占比分别为75.3%、77.39%、68.75%和62.83%,而西凤酒直销渠道销量占比一直相对较弱。 与之相较,实施“瘦身战略”的白酒企业通过清退一些效益不好的子品牌,不仅能够释放一部分市场空间,还能将原有的资源对接到核心品牌上,形成有效的聚焦;而且能够减少相似子品牌之间的竞争,给消费者建立更清晰的品牌认知度。 业内“瘦身”趋势之下,西凤酒不得不从自今年起再度开启推进清理品牌的工作。3月,西凤酒下发文件,要求公司新产品及微调产品的开发必须遵循“逐年精简”的原则,当年度有效产品条码删减总量,不得低于上一年度条码总数的20%。与此同时,西凤酒对于新产品的开发资质、开发条件、条码数量、品牌资源使用、保证金等方面进行了规范。 8月,陕西西凤营销有限公司总经理任俊伟公开表态,从今年开始将以每年20%的速度逐渐缩减条码。陕西西凤酒集团董事长秦本平也表示,西凤酒会对同质化的产品进行调整,同时引导开发商对产品定位进行明确,通过管理手段,解决乱象问题。相关计划包括:首先,坚定不移打造战略核心产品,推进大单品建设;其次,完善价格体系,增强市场竞争力。 据悉,西凤酒股份公司还对《产品开发微调管理制度》进行了修订,并正在着手重新制定《公司品牌管理办法》等相关制度和品牌中长期发展战略、公司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和品牌管理体系。同时强力推动品牌宣传和营销活动与新兴传播领域的融合,强化消费者品牌认知,提升品牌影响力和美誉度。 同时,记者走访中了解到,对于删减产品条码,虽然出于经营方面考虑,舍不得自身的条码被砍,但大部分经销商也都较为认同“没有前景的条码对西凤确实存在伤害,与其在条码上下功夫,不如在市场上多努力,只有做强做大才能多方受益”的思路。“不管自己的条码在这次行动中是否能够保留,都会一如既往的支持西凤、爱护西凤”,多位经销商如此表示。 然而蹊跷的是,尽管获得了很多经销商的支持,但年末已至,西凤在条码删减的战略落地方面却依旧未见实质性动作,空喊一年直至目前,其“瘦身”战略几乎可以说仍停留在空喊和纸上谈兵层面。 两难背后的利益博弈 导致西凤酒清理子品牌工作落地难的原因何在?“与其它名酒企业不同的是,西凤酒的体量相对不够强大,旗下品牌销量相对平均,产品序列呈现橄榄形,缺乏有竞争力的自营核心大单品”,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对此分析称。 但白酒营销专家晋育锋认为子品牌背后的利益纠葛才是导致其难以清理的真正根源,“长期以来经销商与厂家利益盘根错节,外部关系内部化致使清理难度较大,但基于上市角度来看,为未来创造一个相对良好的内部运营机制,清退效益不好的子品牌是有必要的”,晋育锋称。 事实上,西凤酒自身对此也是心知肚明,陕西西凤营销有限公司总经理任伟俊就曾表示,“西凤酒深受条码之多的困扰,每个条码背后都有各种复杂的背景和历史原因”。据悉,目前西凤酒条码仍有1300多个,在全行业劲刮“瘦身风”的形势下,其条码瘦身工作已迫在眉睫。 据悉,虽然目前在瘦身工作上表现出缓慢姿态,但删减条码制度落地的力度也渐露加大信号:陕西西凤酒集团董事长秦本平指出,西凤酒要“瘦身”,更要集中资源打造大单品。“瘦身”是战略,要舍得短痛,要做条码数量的减法和品牌聚焦的加法。对不符合企业要求,不遵守公司规定,没有竞争力,影响正常销售的,坚决砍掉,清理淘汰,不能因其拉低公司的品牌影响力。 “虽然缩减条码比较艰难,但是必须要坚持做下去”,任伟俊称。[详情]

新浪综合 | 2017年11月03日 14:22
陕西西凤酒“内供”酒外卖 消费欺诈谁来管?
陕西西凤酒“内供”酒外卖 消费欺诈谁来管?

  近日,有网友反映:有着国家名酒制造商,陕西省利税最大户之一的“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将自家的“内供”酒大量公开外卖。并且为了防止他人假 冒,还专门在宣传单上印有“内供”等字样和文字说明。是什么让陕西西凤公司敢公然违背国家外销产品不得有“专供、特供”等字样的法规? 众所周知,国家明文规定,对外销售产品不能有“内供”或“特供”等字样,而“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所谓的“内供”酒显然是只能对内不能对外,但该公司却明目张胆地对外大量销售,也暴露出相关部门监管不力,也显然是一种消费欺诈。 据知情人透露,该厂早在很多年前就生产“特制” 、“定制”、“内供”,其实最早生产只是给厂员工自己喝和奖励职工的福利酒,到后来流入市场后消费者能喝到内供酒,一是感觉特别有面子,很牛逼!二是认为 酒的质量好。可事实,这些所谓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酒,搞得消费者为买到真品到处找关系,如果没有上层过硬的关系很难买到这酒。 业内人士称,几年前国家食品药品管理部门规定,酒水企业不准生产无标志、标志不全或标志信息不真实的白酒,不准生产标注“特供”、“内供”、“专供”等字样的白酒。 通过了解,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对外大量公开销售的系列“内供”酒的外形包装简单,一张白牛皮纸一包,摇身一变成了一款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内部专用酒。 市场价格方面,因经常缺货还要提前交钱预订,因此也从对内和熟人180元一瓶,对外销售240元一瓶的炒起了酒价格。 对于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市场出现这样的营销形式,消费者是叫苦连天,监管部门却放任自流,生产厂家却如鱼得水……这种不正当竞争何时能得到遏制、市场 销售秩序何时能得到稳定?消费者最寄语希望的是生产领域的质量监督和市场监管,能否在有效时间内取缔这种混乱的市场经营怪胎,大家拭目以待!(来源:@新闻调查快报) (注:原文为2017年7月4日发布)[详情]

新浪综合 | 2017年09月11日 17:54
西凤酒IPO波折不断 泛海伊利与联想惊现股东阵营
北京时间 | 2017年09月11日 17:35
西凤酒负多起诉讼艰难上市 前高管贪污受贿内控堪忧
投资快报 | 2017年09月11日 17:25
西凤酒上市的饥饿游戏:中信系掌握着部分话语权
西凤酒上市的饥饿游戏:中信系掌握着部分话语权

  导读:10个月之后,西凤酒上市的发令枪再次响起。2017年1月,陕西西凤酒厂集团和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双料董事长秦本平在元旦致辞中对外界宣布,2017年是西凤酒股份实现上市的重要一年。从2010年谋划上市开始,西凤酒的上市路充满曲折和悬疑,历经三任主导者的风格变换,西凤酒的业绩却回到5年前的原点。  来源:直面传媒 一波三折上市路 2016年4月,西凤酒向中国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4年间,西凤酒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2.43亿元、36.48亿元以及32.91亿元。而在2016年,西凤酒实现营业收入为33.55亿元。 连续5年处于30亿区间,西凤酒的营收增长进入饱和期。 业绩增长饱和的背后,是3任主导者产业布局思路的变迁。2013年,担任西凤酒董事长近10年的喻德鱼离任。在喻德鱼时期,西凤酒确立了经销商包销的经营局体系,强大的销售体系使得西凤酒迅速在陕西市场站稳脚跟,但包销买断的恶果最终在2010年显现。2011年12月,西凤酒公司召开董事会,公布了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经营成果,2010年,西凤酒实现营业收入15.65亿元,累计亏损超过4.2亿元。 这是西凤酒第一次谋求上市的转捩点。2012年11月,A股市场IPO按下暂停键,面临财务重整的西凤酒“软着陆”,从监管利剑的前景中逃离。 这一等,又是4年。4年间,西凤酒迎来了第二位事实上的主导者,徐可强。公开资料显示,徐可强在白酒市场的声望颇高,被誉为白酒行业的“三个火枪手”之一,其在1998年至2004年间执掌五粮液,亲历了五粮液走向上市的辉煌历程。 2013年,徐可强提出了“打造百亿西凤,重回四大名酒阵营”的西凤酒新口号,并给出了新西凤的三大发展目标:一进军中国白酒“百亿俱乐部”;二用5年时间再造一个新西凤;三在资本市场实现企业上市。 令人遗憾地是,三个目标至今仍未实现。 2013年,西凤酒在大股东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的鼓动下,再度谋划上市事宜。2016年4月,证监会公布了西凤酒的招股说明书。 在2016年8月,原陕西渭南落马副市长袁军晓受审,再度牵出原西凤酒高级管理人员。 而在此之前的2015年3月,原陕西西凤酒厂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锁祥、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高波被陕西省检察监管立案侦查并刑事拘留。《直面》传媒此前曾以《西凤酒IPO数月无进展 两高管再曝行贿或影响上市》报道过案件进展。报道显示,张锁祥与高波曾多次向原宝鸡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袁军晓行贿,以实现晋升,两人累计行贿金额近100万元。 2016年10月31日,袁军晓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0万元。 自此,西凤酒上市进入噤声期。 中信资本“集中营” 2017年4月,西凤酒迎来了新一批政府官员的考察调研。这也意味着,西凤酒从负面事件的旋涡中脱身。 2017年,西凤集团的百亿目标再次提上日程。《直面》传媒从西凤集团官方获取的资料显示,截至十三五末期,西凤集团销售收入要实现130亿元,其中西凤酒须实现营收85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26%。 依靠西凤酒现有的市场,实现这一销售目标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此直白的业绩承诺,不像是内生的经营目标,而更像是业绩对赌的承诺。2010年,西凤酒引入绵阳某基金、光大金控(天津)、盈信投资等多位机构投资者,按增资价格6元/股测算,绵阳某基金持有西凤酒6000万股股份,花费3.6亿元,光大金控(天津)则花费6960万元。 此后的2012年至2014年期间,西凤酒曾发生多次股权转让,转让价格也水涨船高。2014年3月,西凤酒股东国福华清与中融人寿保险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国福华清将其持有的600万股西凤酒股份转让予中融人寿保险,转让价格达到每股17元。 按此测算,绵阳某基金的投资回报率高达183%。资料显示,绵阳某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信产业投资基金”),而后者是中信证券的控股子公司。中信证券不仅持有中信产业投资基金35%的股权,而且还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了绵阳某基金5.34%的出资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证券也是西凤酒上市的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而作为中信系另一家机构,中信银行,则在2015年8月至2016年8月报告期间,对西凤酒借款5000万元。 中信系掌握着西凤酒的部分话语权。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2月,西凤酒召开2016年经销商大会,陕西西凤酒营销有限公司总经理任伟俊在工作报告中表示,若进展顺利,西凤酒或将于2017年下半年实现A股上市。 按此计算,十三五期间,多家机构大股东股票可解禁。按当前白酒28倍的动态市盈率测算,西凤酒上市价格在7元至17元之间。相对机构股东最后一棒的持股成本,西凤酒的目标股价亟需业绩的支撑。 西凤酒基酒产能利用率 然而,在另一面,产能利用率却将西凤酒的IPO包装打回原形。2012年至2015年1-9月间,西凤酒基酒的产能利用率均处于60%区间。即便如此,西凤酒仍在招股书中公开宣称:“公司目前产能不能满足优质基酒的生产需求,存在凤香型优质基酒产能不足的劣势。” 而在成品酒中,西凤酒在报告期间的产能利用率也只有70%,2015年1至9月,更是下降至58.54%,创下历史新低。产能不足名不副实。 值得一提的是,西凤酒在招股书中透露,该公司拟募集资金15亿元用于该公司的项目建设,其中“优质凤型酒酿造及制曲技改项目”拟投入募集资金7.5亿元,占据拟募资总额的一半。 产能出入背后的募资迷局,恰好遇上西凤酒第三位主导者的战略重整,上市符合管理层和股东的双重利益,而在谋划上市路的背后,是大股东等待7年之久的“饥饿游戏”。(直面传媒:朱阙)[详情]

新浪综合 | 2017年05月16日 13:55
陕西西凤酒拟赴上交所上市 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
中国网 | 2017年05月04日 09:58
陕西西凤酒厂原总经理张锁祥贪污 一审获刑十年零1月
陕西西凤酒厂原总经理张锁祥贪污 一审获刑十年零1月

  陕西西凤酒厂原总经理张锁祥一审获刑十年又一个月 张锁祥资料图 近日,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公开宣判了陕西西凤酒厂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锁祥受贿、行贿案;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高波贪污、受贿、行贿案。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张锁祥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担任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及陕西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西凤酒产品开发、广告宣传、入股红西凤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价值304.5618万元。张锁祥为谋取职务晋升,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10万元。 被告人高波身为国家工作人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担任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及陕西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便利,采取虚构产品促销费、广告宣传费的手段,骗取公共财物454.11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和索取他人财物124万元、价值30万元的股份5万股(其中,索贿30万元);为谋取职务晋升,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50万元、美元1万元和价值1.58万元的50克黄金金条纪念章一块。 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张锁祥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合并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0万元。张锁祥如实交代办案机关已经掌握的受贿、行贿罪行和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受贿罪行,并积极退缴全部赃款,具有悔罪表现,对其可依法从轻处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又一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退缴的受贿赃款,依法追缴。 被告人高波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5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3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合并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80万元,据高波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予以减轻处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80万元。退缴、扣押的赃款,依法追缴。 (央视记者 陈武 高涛)[详情]

央视 | 2017年01月04日 11:24
陕西西凤酒原副总经理高波获刑12年:曾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
陕西西凤酒原副总经理高波获刑12年:曾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

  中新网西安12月29日电 (党田野 阿琳娜)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29日公开宣判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高波贪污、受贿、行贿案,被告人获刑12年,并处罚金80万元。退缴、扣押的赃款,依法追缴。 29日上午,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高波贪污、受贿、行贿案,认定被告人高波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5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3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合并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8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80万元。退缴、扣押的赃款,依法追缴。 据了解,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2年期间,被告人高波身为国家工作人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担任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及陕西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便利,采取虚构产品促销费、广告宣传费的手段,骗取公共财物454.11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和索取他人财物124万元、价值30万元的股份5万股(其中,索贿30万元);为谋取职务晋升,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50万元、美元1万元和价值1.58万元的50克黄金金条纪念章一块。 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高波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应对其实行数罪并罚。根据高波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犯贪污罪予以减轻处罚;犯受贿罪予以从轻处罚;犯行贿罪,适用从旧兼从轻原则,予以减轻处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27日,西凤酒厂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锁祥因受贿、行贿获刑10年1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完)[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6年12月29日 18:05
西凤酒IPO遇囧:4年十位董事离任 两人为了升职行贿官员
西凤酒IPO遇囧:4年十位董事离任 两人为了升职行贿官员

  来源:微信公众号 财经啸侃 作者:五谷君  正有望成为A股第20家白酒上市公司的西凤酒麻烦不断。 日前,原宝鸡市副市长袁军晓受贿案宣判,两名西凤酒前高管因行贿牵扯其中,有消息称这将影响其上市之路。 西凤集团党委宣传部部长赵永红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上市有其严格的审核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目前公司生产经营处于良好局面。 《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五谷君梳理发现,2012年初,西凤酒第四届董事会由11名董事组成,分别是喻德鱼、贾智勇、徐可强、张锁祥、高波、吴亦兵、吴振宁、吴海、陈岱青、周长军和张杰。 但如今“物是人非”! 2012年1月13日,陈岱青和张杰便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2012年9月5日,吴亦兵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2013年4月8日,喻德鱼因工作原因不再担任董事长职务,吴海因因工作原因不再担任董事职务。 等2013年12月30日,西凤酒第四届董事会届满,秦本平、张锁祥、贾智勇、徐可强、高波、翟锋、伍滨、林劲峰、陈英男、周长军被选举为第五届董事会董事。同日,秦本平被选为西凤酒董事长。 然而,2015年1月8日,高波、周长军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2015年3月12日,张锁祥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2015年11月28日,林劲峰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独立董事黄省身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换言之,自2012年1月以来,西凤酒十位董事先后去职,但西凤酒方面都没有透露具体原因,基本都以“个人原因”、“工作原因”为理由。 然而,还是有人出事儿了。 据媒体报道,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上月公布一则判决书,原宝鸡市副市长袁军晓因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0万元。 判决书显示,原西凤酒股份公司两位高管张锁祥、高波为升职向袁军晓多次行贿,此外在西凤酒改制过程中,包括原酒供应商、经销商等多人曾向袁军晓行贿,以取得西凤酒股份。 另据陕西当地媒体报道,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在10月13日和11月11日分别对张锁祥、高波受贿行贿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张锁祥被控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300余万元,高波被指控以贪污受贿等非法手段获取600余万元,两案将择期宣判。 张锁祥和高波向原宝鸡市副市长袁军晓行贿,有一个重要背景,即西凤酒实际控制人为宝鸡市国资委。 西凤酒方面早在今年4月披露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中就透露,2016年2月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官网披露,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张锁祥、高波立案侦查并刑事拘留。 资本市场关心的是,这是否会产生余波效应呢? 2016年4月,证监会官网便披露西凤酒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但时至今日,西凤酒IPO依旧没有最新进展。 对此,西凤酒某高官告诉证券时报记者,现在的高管团队有凝聚力,正在全力冲刺IPO。目前,在证监会排队等待过会的企业有数百家,大家都在排队等待上市,并不是西凤酒一家,因而也不存在“西凤酒IPO数月无进展”这一情况。 陕西省是西凤酒最重要的市场,《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五谷君注意到,自2012年以来,西凤酒年营业总收入都在30亿元以上,其中70%以上来自陕西市场。 目前,西凤酒方面正在积极开拓全国市场,业内人士认为,冲刺IPO对于其全国化布局也有着重要作用。[详情]

新浪综合 | 2016年12月21日 10:55
西凤酒全面叫停新产品开发
西凤酒全面叫停新产品开发

  西凤酒全面叫停新产品开发 北京商报讯(记者 刘一博 武媛媛)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凤”)正式下发文件清理开发产品。11月6日,西凤连发《关于全面停止开发“西凤酒”及“西凤”系列新产品的通知》以及《关于全面清理整合“西凤酒”及其系列产品的通知》,两份通知显示,西凤将全面停止“西凤酒”及其系列产品的开发工作,同时为了全面压缩西凤酒及其系列产品规模,优化产品结构,净化销售市场,该公司还决定对现有产品进行全面整合清理。 在停止开发新产品方面,西凤强调在11月6日之前已立项但未办理移交手续的开发产品,必须在2017年12月31日前完成所有程序,逾期仍未完成的,一律废止;西凤允许开发产品名称不使用“西凤酒”或“西凤”的独立产品经销品牌;凡被西凤列为无效的产品,一律不得再次恢复。另外,为清理现有产品,西凤还提出清理范围为2017年12月31日前所有有效产品。清理标准为2017年单品销售额不满100万元(含100万元);品牌经销商连续三年销量下滑,且2017年销售总量低于400万元(含400万元);2017年因违规销售连续被营销公司处罚超过三次(含三次);品牌经销条码拥有量超过20个的开发产品以及恶意宣传、损害西凤品牌形象情节严重的开发产品。 据了解,西凤产品条码曾接近2000个,由于过度依赖包销模式,导致西凤子品牌的销售业绩长年高于自营的品牌。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清理子品牌有利于酒企聚焦大单品,提升品牌价值,保护核心品牌资产不被稀释。弱势开发产品会对西凤品牌造成一定伤害,目前西凤提出“逐年精简”的治理原则,有利于企业打造战略核心产品,提高市场竞争力。[详情]

西凤酒“产品瘦身”战略悬空:自我救赎被指纸上谈兵
西凤酒“产品瘦身”战略悬空:自我救赎被指纸上谈兵

  西凤酒“产品瘦身”战略悬空:自我救赎被指纸上谈兵 利益博弈暗涌 华夏时报记者 刘敏 西安报道 责任编辑:靳广瑞 主编:蒋宏晨 2017可谓白酒巨头们的产品类型“瘦身竞赛”之年,从年初至今,茅台、西凤、五粮液、泸州老窖等等,各路酒企相继推出着重整顿、清理子品牌政策,颇有你追我赶的味道。相比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这些核心品牌强大者以高歌猛进的姿态铁腕砍掉原本繁杂的包销产品、清理删减产品条码,西凤酒在此方面的推进虽多次放话表态,但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一年下来企业在相关政策落地方面始终未见实质性动作,至今也频频遭遇“雷声大雨点小”的质疑。 眼下,西凤酒对包销品牌开刀以在“瘦身”方面推出实质性动作的要求已到了难以回避的地步,而如何在渠道利益、业绩影响和品牌管理三者间实现平衡与兼顾也将成为这家老名酒的新挑战。 白酒行业集体瘦身 子品牌、包销品牌曾经为各路酒企的业绩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过去酒企通过大量的粗放式包销迅速占据市场,实现快速动销,使企业资金能够尽快回笼,达到业绩发展。然而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酒业消费的升级,酒水消费回归理性,消费者对于白酒品牌的认知度和美誉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核心品牌的管理和优化,也成为市场重点。 面临此种酒业深度调整,国内白酒巨头们纷纷尝试从“多子多孙”时代向产品聚焦时代转型,今年酒企在“瘦身”方面的表现更是力度空前。公开资料显示,今年以来已有多家白酒企业出台政策,清理旗下冗余的子品牌,删繁就简,强化核心品牌价值。上半年,茅台提出了“双十”清理标准,即“各酒类子公司开发或保留使用集体公司品牌元素的品牌原则上不超过10个,每个品牌产品不超过10款”。至今年9月底,茅台品牌已由原来的214个品牌2389款产品,减少到59个品牌406款产品,总计砍去155个子品牌、1983款产品。 一向“子孙众多“的五粮液也不甘落后,据报道,五粮液方面将优化品牌结构、规范品牌运营作为品牌管理的重点工作之一,在今年7、8两个月内便清理了155款低销售产品。泸州老窖在清退品牌方面下手更早,2015年换帅后便颁布了多项管控开发条码、清理子品牌的政策。产品条码一度多达3000多个的泸州老窖在第一批条码清理中就砍掉了1874个。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对此表示,从产业和资源角度出发,清理子品牌是名优白酒企业聚焦大单品的战略性举措,有利于企业品牌的升值和业绩的提升,能够促使企业聚焦核心资源、保护品牌资产,并且为核心品牌的发展释放市场空间,实现资源的深度聚焦。 西凤酒“清理门户”行动落空 在几大老名酒中,西凤酒不仅“子孙众多”,产品条码曾接近2000个,同时其过于依赖包销模式的现实也使得子品牌的销售业绩在企业总营收中占比较高,相对之下其自营的品牌业绩表现相对不足。据企业财报显示,西凤酒品牌经销渠道的销量持续占总销量六成以上,2012年-2015年前三季度,占比分别为75.3%、77.39%、68.75%和62.83%,而西凤酒直销渠道销量占比一直相对较弱。 与之相较,实施“瘦身战略”的白酒企业通过清退一些效益不好的子品牌,不仅能够释放一部分市场空间,还能将原有的资源对接到核心品牌上,形成有效的聚焦;而且能够减少相似子品牌之间的竞争,给消费者建立更清晰的品牌认知度。 业内“瘦身”趋势之下,西凤酒不得不从自今年起再度开启推进清理品牌的工作。3月,西凤酒下发文件,要求公司新产品及微调产品的开发必须遵循“逐年精简”的原则,当年度有效产品条码删减总量,不得低于上一年度条码总数的20%。与此同时,西凤酒对于新产品的开发资质、开发条件、条码数量、品牌资源使用、保证金等方面进行了规范。 8月,陕西西凤营销有限公司总经理任俊伟公开表态,从今年开始将以每年20%的速度逐渐缩减条码。陕西西凤酒集团董事长秦本平也表示,西凤酒会对同质化的产品进行调整,同时引导开发商对产品定位进行明确,通过管理手段,解决乱象问题。相关计划包括:首先,坚定不移打造战略核心产品,推进大单品建设;其次,完善价格体系,增强市场竞争力。 据悉,西凤酒股份公司还对《产品开发微调管理制度》进行了修订,并正在着手重新制定《公司品牌管理办法》等相关制度和品牌中长期发展战略、公司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和品牌管理体系。同时强力推动品牌宣传和营销活动与新兴传播领域的融合,强化消费者品牌认知,提升品牌影响力和美誉度。 同时,记者走访中了解到,对于删减产品条码,虽然出于经营方面考虑,舍不得自身的条码被砍,但大部分经销商也都较为认同“没有前景的条码对西凤确实存在伤害,与其在条码上下功夫,不如在市场上多努力,只有做强做大才能多方受益”的思路。“不管自己的条码在这次行动中是否能够保留,都会一如既往的支持西凤、爱护西凤”,多位经销商如此表示。 然而蹊跷的是,尽管获得了很多经销商的支持,但年末已至,西凤在条码删减的战略落地方面却依旧未见实质性动作,空喊一年直至目前,其“瘦身”战略几乎可以说仍停留在空喊和纸上谈兵层面。 两难背后的利益博弈 导致西凤酒清理子品牌工作落地难的原因何在?“与其它名酒企业不同的是,西凤酒的体量相对不够强大,旗下品牌销量相对平均,产品序列呈现橄榄形,缺乏有竞争力的自营核心大单品”,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对此分析称。 但白酒营销专家晋育锋认为子品牌背后的利益纠葛才是导致其难以清理的真正根源,“长期以来经销商与厂家利益盘根错节,外部关系内部化致使清理难度较大,但基于上市角度来看,为未来创造一个相对良好的内部运营机制,清退效益不好的子品牌是有必要的”,晋育锋称。 事实上,西凤酒自身对此也是心知肚明,陕西西凤营销有限公司总经理任伟俊就曾表示,“西凤酒深受条码之多的困扰,每个条码背后都有各种复杂的背景和历史原因”。据悉,目前西凤酒条码仍有1300多个,在全行业劲刮“瘦身风”的形势下,其条码瘦身工作已迫在眉睫。 据悉,虽然目前在瘦身工作上表现出缓慢姿态,但删减条码制度落地的力度也渐露加大信号:陕西西凤酒集团董事长秦本平指出,西凤酒要“瘦身”,更要集中资源打造大单品。“瘦身”是战略,要舍得短痛,要做条码数量的减法和品牌聚焦的加法。对不符合企业要求,不遵守公司规定,没有竞争力,影响正常销售的,坚决砍掉,清理淘汰,不能因其拉低公司的品牌影响力。 “虽然缩减条码比较艰难,但是必须要坚持做下去”,任伟俊称。[详情]

陕西西凤酒“内供”酒外卖 消费欺诈谁来管?
陕西西凤酒“内供”酒外卖 消费欺诈谁来管?

  近日,有网友反映:有着国家名酒制造商,陕西省利税最大户之一的“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将自家的“内供”酒大量公开外卖。并且为了防止他人假 冒,还专门在宣传单上印有“内供”等字样和文字说明。是什么让陕西西凤公司敢公然违背国家外销产品不得有“专供、特供”等字样的法规? 众所周知,国家明文规定,对外销售产品不能有“内供”或“特供”等字样,而“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所谓的“内供”酒显然是只能对内不能对外,但该公司却明目张胆地对外大量销售,也暴露出相关部门监管不力,也显然是一种消费欺诈。 据知情人透露,该厂早在很多年前就生产“特制” 、“定制”、“内供”,其实最早生产只是给厂员工自己喝和奖励职工的福利酒,到后来流入市场后消费者能喝到内供酒,一是感觉特别有面子,很牛逼!二是认为 酒的质量好。可事实,这些所谓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酒,搞得消费者为买到真品到处找关系,如果没有上层过硬的关系很难买到这酒。 业内人士称,几年前国家食品药品管理部门规定,酒水企业不准生产无标志、标志不全或标志信息不真实的白酒,不准生产标注“特供”、“内供”、“专供”等字样的白酒。 通过了解,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对外大量公开销售的系列“内供”酒的外形包装简单,一张白牛皮纸一包,摇身一变成了一款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内部专用酒。 市场价格方面,因经常缺货还要提前交钱预订,因此也从对内和熟人180元一瓶,对外销售240元一瓶的炒起了酒价格。 对于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市场出现这样的营销形式,消费者是叫苦连天,监管部门却放任自流,生产厂家却如鱼得水……这种不正当竞争何时能得到遏制、市场 销售秩序何时能得到稳定?消费者最寄语希望的是生产领域的质量监督和市场监管,能否在有效时间内取缔这种混乱的市场经营怪胎,大家拭目以待!(来源:@新闻调查快报) (注:原文为2017年7月4日发布)[详情]

西凤酒IPO波折不断 泛海伊利与联想惊现股东阵营
西凤酒IPO波折不断 泛海伊利与联想惊现股东阵营

  最近半年,白酒行业备受关注,茅台更是成为市场的宠儿。略显尴尬的是,与茅台、汾酒、泸州老窖同为四大名酒的西凤酒,却迟迟未登陆资本市场,其IPO道路也堪称一波三折。 最近半年,白酒行业备受关注,茅台更是成为市场的宠儿,“喝不起茅台酒买不起茅台股”也成为茅台新的标签。略显尴尬的是,与茅台、汾酒、泸州老窖同为四大名酒的西凤酒,却迟迟未登陆资本市场,其IPO道路也堪称一波三折。 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西凤酒”)2016年3月向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时隔一年有余之后,西凤酒于近段时间更新招股说明书。然而,西凤酒一直身陷商标纠纷的泥淖之中,对公司业绩产生一定影响。此外,西凤酒高管涉嫌贪污、受贿、行贿被判刑,成为其IPO道路上的一道硬伤。 对于上述几个问题对公司IPO的影响,北京时间记者多次致电西凤酒,但电话一直处于掉线之中。 此外,北京时间记者注意到,泛海、伊利、联想以及最近备受瞩目的方大炭素等知名企业隐匿于西凤酒股东中。而西凤酒目前面临的诸多问题,让豪华股东们想享受一顿丰盛的资本盛宴恐怕不那么容易。(此处有删节) 身陷商标纠纷 回应:未对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人怕出名猪怕壮,知名酒企时常会陷入商标纠纷案中。2012年,同处茅台镇的贵州茅台与荣和烧坊陷入商标纠纷。而商标纠纷案持续时间最长的非杜康莫属,在今年6月底,最终持续30多年的陕西白水杜康与洛阳杜康的“杜康之争”落下帷幕,最终陕西白水杜康胜诉。 与同处于陕西关中地区的陕西白水杜康在商标纠纷案中胜诉截然不同的是,因商标侵权、不正当竞争为由,西凤酒将陕西两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两凤酒业“)、成都百年香坊酒厂先后告上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但西凤酒均败诉而归。 西凤酒认为,两凤酒业和成都百年香坊酒厂生产、销售的“银凤酒”擅自使用西凤酒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极易造成混淆误认。不仅侵犯了西凤酒的商标专用权,而且构成了不正当竞争,损害了西凤酒的合法权益。 而两凤酒业表示,其销售的“银凤酒”使用的是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依法核准注册的“银凤”商标,未侵害西凤酒的商标专用权。 2016年12月13日,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认为,两凤酒业和成都百年香坊酒厂销售的银凤酒的包装盒上使用的是其自己注册的商标,没有使用原告的商标。两凤酒业和成都百年香坊酒厂销售的银凤酒的包装盒并未使用原告45度500ml西凤酒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也没有使用与原告45度500ml西凤酒近似的包装、装潢,造成与原告45度500ml西凤酒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两凤酒业和成都百年香坊酒厂的银凤酒就是原告的45度500ml西凤酒。 随后,西凤酒将两凤酒业和成都百年香坊酒厂上诉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得到的却是相同的结果。2017年5月8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结果显示,两凤酒业公司未侵害西凤酒公司的商标专用权,也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无事实依据。撤销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此前的判决,并发回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在商标纠纷案中,西凤酒铩羽而归,而这势必会对其持续经营产生一定影响,特别是在IPO的节骨眼上。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发行人不存在影响持续经营的担保、诉讼及仲裁等重大或有事项。 西凤酒也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随着公司品牌和知名度的提升,遏制假冒伪劣及侵权产品的难度亦将不断加大。若在一定时期内涉及本公司品牌的假冒伪劣及侵权活动得不到有效控制,将对本公司品牌产生不利影响,从而对本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和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西凤酒还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打假办公室协同相关执法机关对冒用公司商标和品牌的行为进行了及时的发现和打击,有效控制了商标和品牌被冒用的行为,未有因商标和品牌被冒用而对公司生产和正常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情形。 高管涉嫌违规 四大名酒“三缺一”恐将延续 北京时间记者注意到,近三年来,西凤酒多位董监高相继因工作原因或个人原因离职。此外,西凤酒原董事张锁祥、副总经理高波涉嫌受贿而锒铛入狱一事更是让西凤酒的IPO之路雪上加霜,四大名酒“三缺一”的局面因此也恐将延续。 张锁祥于2013年初2015年3月在西凤酒任董事,3月12日,张锁祥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高波在2013年初至2015年1月8日担任西凤酒董事,于2013年初至2015年9月28日担任西凤酒副总经理。2015年1月8日,高波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对于离职原因,西凤酒并未具体进行透露。其实,这是东窗事发的前兆。2016年2月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官网披露,陕西省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行贿罪对张锁祥、高波立案侦查并刑事拘留。 据查明,张锁祥、高波为升职向原宝鸡市副市长袁军晓多次行贿,而这其中的一个重要背景是,西凤酒的实际控制人为宝鸡市国资委。 2016年12月21日,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高波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进5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3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根据高波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80万元。 2016年12月23日,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处张锁祥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合并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又一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退缴的受贿赃款,将依法追缴。 除了上述两位西凤酒的高管锒铛入狱之外,西凤酒的多位高管也于2015年末相继离职,具体原因不明。2015年1月8日,周长军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2015年11月28日,林劲峰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独立董事黄省身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IPO前夕,众多高管相继因各种原因辞去职务,西凤酒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也因此发生重大变化。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发行人最近3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 然而,西凤酒却认为,公司董事、高管人员近三年的变化主要系公司原有管理层少数人员因个人工作原因辞职,公司进行正常职位调整、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而发生的,符合上市规则之需要。因此,公司近三年内董事、高管人员变化不构成董事、高管人员的重大变化,不会对公司本次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 泛海、伊利、联想隐匿7年未果 何以解忧? 基于西凤酒长期陷入商标纠纷以及董事、高管人员因涉案而锒铛入狱带来的不利影响,西凤酒登陆资本市场的愿景变的遥遥无期。同时,自2010年就隐匿于西凤酒的泛海集团、伊利股份、联想控股和方大炭素等诸多间接明星持股企业,近半年看着白酒行业备受瞩目,而自己投资的西凤酒却迟迟未上市。此刻,这些明星企业是否要“借酒消愁”了? 西凤酒先后历经多次增资,2010年6月,西凤酒进行第二次增资,股本总额从23176.5947万股增至40000万股,新增股本16823.4053万股以6元/股认购。(此处有删节) 北京时间记者 张斌[详情]

西凤酒负多起诉讼艰难上市 前高管贪污受贿内控堪忧
西凤酒负多起诉讼艰难上市 前高管贪污受贿内控堪忧

  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西凤酒”)2016年3月向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时隔一年有余之后,西凤酒于今年8月2日更新招股说明书。虽然大家都想看到中国四大名酒相聚A股市场把酒谈欢的酒业盛况。但西凤酒常年累月积累的“伤病”,让其在上市的道路上举步维艰。 西凤酒诉讼案件共 9 宗 另有 1 宗“挪用票据事件” 与西凤酒2016年初提交第一份招股说明书的不同,今年8月提交更新的招股说明书中所披露的公司诉讼案件翻了两倍。除了之前以原告的身 份作为诉讼主体外,还增加了被告身份。其中涉及商标纠纷案件的高达4起。事实上,商标与包装一直以来是食品生产商最为重要的无形资产,这类案件普遍存在。 如前期王老吉与加多宝红罐之争,无论在广告费用,诉讼费用都你去我来,争得头破血流。虽然如此,但这种关于企业生死存亡的争夺是很有必要,而这类诉讼往往历时长久,影响深远。 历时一年之久的陕西两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成都百年香坊酒厂侵害商标权案,如今进入了二审阶段。2016 年 8 月 3 日,西凤酒股份以陕西两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成都百年香坊酒厂侵害商标权、不正当竞争为由,将陕西两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成都百年香坊酒厂作为共同被告起 诉至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诉求二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西凤酒股份损失 100 万元。 2016 年 12 月 13 日,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2016]陕 06 民初 118 号),判决书认为,两凤酒业和成都百年香坊酒厂销售的银凤酒的包装盒上使用的是其自己注册的商标,没有使用原告的商标。两凤酒业和成都百年香坊酒厂销售的 银凤酒的包装盒并未使用原告45度500ml西凤酒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也没有使用与原告45度500ml西凤酒近似的包装、装潢,造成与原告45度 500ml西凤酒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两凤酒业和成都百年香坊酒厂的银凤酒就是原告的45度500ml西凤酒。判决驳回西凤酒股份诉讼请求。宣告西凤酒 一审败诉。西凤酒不服一审判决,于 2017 年 1 月 3 日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其实,西凤酒也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随着公司品牌和知名度的提升,遏制假冒伪劣及侵权产品的难度亦将不断加大。若在一定时期内涉及本公司品牌的假冒伪劣及侵权活动得不到有效控制,将对本公司品牌产生不利影响,从而对本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和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6 年 6 月,西凤酒在执行财务管理中心出纳等职位轮岗的内部控制制度过程中,发现财务管理中心银行出纳张某、财务管理中心前资金管理主管权某两人利用工作职务之 便,违规私自挪用公司银行承兑汇票,涉嫌个人犯罪,西凤酒随即向公关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对该案件进行侦查。经公安机关侦查、公司自查及犯罪嫌疑人交代,犯 罪嫌疑人通过共谋等隐蔽方式作案,挪用的银行承兑汇票金额为5800 万元。 然而值得怀疑的是挪用票据虽然是出纳与财务,但东窗事发的同一时间段离,西凤酒两大高管却一同被抓。[详情]

西凤酒上市的饥饿游戏:中信系掌握着部分话语权
西凤酒上市的饥饿游戏:中信系掌握着部分话语权

  导读:10个月之后,西凤酒上市的发令枪再次响起。2017年1月,陕西西凤酒厂集团和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双料董事长秦本平在元旦致辞中对外界宣布,2017年是西凤酒股份实现上市的重要一年。从2010年谋划上市开始,西凤酒的上市路充满曲折和悬疑,历经三任主导者的风格变换,西凤酒的业绩却回到5年前的原点。  来源:直面传媒 一波三折上市路 2016年4月,西凤酒向中国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4年间,西凤酒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2.43亿元、36.48亿元以及32.91亿元。而在2016年,西凤酒实现营业收入为33.55亿元。 连续5年处于30亿区间,西凤酒的营收增长进入饱和期。 业绩增长饱和的背后,是3任主导者产业布局思路的变迁。2013年,担任西凤酒董事长近10年的喻德鱼离任。在喻德鱼时期,西凤酒确立了经销商包销的经营局体系,强大的销售体系使得西凤酒迅速在陕西市场站稳脚跟,但包销买断的恶果最终在2010年显现。2011年12月,西凤酒公司召开董事会,公布了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经营成果,2010年,西凤酒实现营业收入15.65亿元,累计亏损超过4.2亿元。 这是西凤酒第一次谋求上市的转捩点。2012年11月,A股市场IPO按下暂停键,面临财务重整的西凤酒“软着陆”,从监管利剑的前景中逃离。 这一等,又是4年。4年间,西凤酒迎来了第二位事实上的主导者,徐可强。公开资料显示,徐可强在白酒市场的声望颇高,被誉为白酒行业的“三个火枪手”之一,其在1998年至2004年间执掌五粮液,亲历了五粮液走向上市的辉煌历程。 2013年,徐可强提出了“打造百亿西凤,重回四大名酒阵营”的西凤酒新口号,并给出了新西凤的三大发展目标:一进军中国白酒“百亿俱乐部”;二用5年时间再造一个新西凤;三在资本市场实现企业上市。 令人遗憾地是,三个目标至今仍未实现。 2013年,西凤酒在大股东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的鼓动下,再度谋划上市事宜。2016年4月,证监会公布了西凤酒的招股说明书。 在2016年8月,原陕西渭南落马副市长袁军晓受审,再度牵出原西凤酒高级管理人员。 而在此之前的2015年3月,原陕西西凤酒厂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锁祥、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高波被陕西省检察监管立案侦查并刑事拘留。《直面》传媒此前曾以《西凤酒IPO数月无进展 两高管再曝行贿或影响上市》报道过案件进展。报道显示,张锁祥与高波曾多次向原宝鸡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袁军晓行贿,以实现晋升,两人累计行贿金额近100万元。 2016年10月31日,袁军晓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0万元。 自此,西凤酒上市进入噤声期。 中信资本“集中营” 2017年4月,西凤酒迎来了新一批政府官员的考察调研。这也意味着,西凤酒从负面事件的旋涡中脱身。 2017年,西凤集团的百亿目标再次提上日程。《直面》传媒从西凤集团官方获取的资料显示,截至十三五末期,西凤集团销售收入要实现130亿元,其中西凤酒须实现营收85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26%。 依靠西凤酒现有的市场,实现这一销售目标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此直白的业绩承诺,不像是内生的经营目标,而更像是业绩对赌的承诺。2010年,西凤酒引入绵阳某基金、光大金控(天津)、盈信投资等多位机构投资者,按增资价格6元/股测算,绵阳某基金持有西凤酒6000万股股份,花费3.6亿元,光大金控(天津)则花费6960万元。 此后的2012年至2014年期间,西凤酒曾发生多次股权转让,转让价格也水涨船高。2014年3月,西凤酒股东国福华清与中融人寿保险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国福华清将其持有的600万股西凤酒股份转让予中融人寿保险,转让价格达到每股17元。 按此测算,绵阳某基金的投资回报率高达183%。资料显示,绵阳某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信产业投资基金”),而后者是中信证券的控股子公司。中信证券不仅持有中信产业投资基金35%的股权,而且还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了绵阳某基金5.34%的出资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证券也是西凤酒上市的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而作为中信系另一家机构,中信银行,则在2015年8月至2016年8月报告期间,对西凤酒借款5000万元。 中信系掌握着西凤酒的部分话语权。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2月,西凤酒召开2016年经销商大会,陕西西凤酒营销有限公司总经理任伟俊在工作报告中表示,若进展顺利,西凤酒或将于2017年下半年实现A股上市。 按此计算,十三五期间,多家机构大股东股票可解禁。按当前白酒28倍的动态市盈率测算,西凤酒上市价格在7元至17元之间。相对机构股东最后一棒的持股成本,西凤酒的目标股价亟需业绩的支撑。 西凤酒基酒产能利用率 然而,在另一面,产能利用率却将西凤酒的IPO包装打回原形。2012年至2015年1-9月间,西凤酒基酒的产能利用率均处于60%区间。即便如此,西凤酒仍在招股书中公开宣称:“公司目前产能不能满足优质基酒的生产需求,存在凤香型优质基酒产能不足的劣势。” 而在成品酒中,西凤酒在报告期间的产能利用率也只有70%,2015年1至9月,更是下降至58.54%,创下历史新低。产能不足名不副实。 值得一提的是,西凤酒在招股书中透露,该公司拟募集资金15亿元用于该公司的项目建设,其中“优质凤型酒酿造及制曲技改项目”拟投入募集资金7.5亿元,占据拟募资总额的一半。 产能出入背后的募资迷局,恰好遇上西凤酒第三位主导者的战略重整,上市符合管理层和股东的双重利益,而在谋划上市路的背后,是大股东等待7年之久的“饥饿游戏”。(直面传媒:朱阙)[详情]

陕西西凤酒拟赴上交所上市 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
陕西西凤酒拟赴上交所上市 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

  中国网财经5月4日讯 证监会近期公布的IPO企业最新排队情况,其中,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西凤酒”)拟在上交所上市。公开资料显示,陕西西凤酒是一家国家名酒制造企业,本次IPO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会计师事务所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详情]

陕西西凤酒厂原总经理张锁祥贪污 一审获刑十年零1月
陕西西凤酒厂原总经理张锁祥贪污 一审获刑十年零1月

  陕西西凤酒厂原总经理张锁祥一审获刑十年又一个月 张锁祥资料图 近日,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公开宣判了陕西西凤酒厂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锁祥受贿、行贿案;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高波贪污、受贿、行贿案。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张锁祥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担任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及陕西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西凤酒产品开发、广告宣传、入股红西凤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价值304.5618万元。张锁祥为谋取职务晋升,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10万元。 被告人高波身为国家工作人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担任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及陕西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便利,采取虚构产品促销费、广告宣传费的手段,骗取公共财物454.11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和索取他人财物124万元、价值30万元的股份5万股(其中,索贿30万元);为谋取职务晋升,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50万元、美元1万元和价值1.58万元的50克黄金金条纪念章一块。 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张锁祥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合并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0万元。张锁祥如实交代办案机关已经掌握的受贿、行贿罪行和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受贿罪行,并积极退缴全部赃款,具有悔罪表现,对其可依法从轻处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又一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退缴的受贿赃款,依法追缴。 被告人高波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5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3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合并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80万元,据高波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予以减轻处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80万元。退缴、扣押的赃款,依法追缴。 (央视记者 陈武 高涛)[详情]

陕西西凤酒原副总经理高波获刑12年:曾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
陕西西凤酒原副总经理高波获刑12年:曾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

  中新网西安12月29日电 (党田野 阿琳娜)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29日公开宣判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高波贪污、受贿、行贿案,被告人获刑12年,并处罚金80万元。退缴、扣押的赃款,依法追缴。 29日上午,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高波贪污、受贿、行贿案,认定被告人高波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5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3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合并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8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80万元。退缴、扣押的赃款,依法追缴。 据了解,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2年期间,被告人高波身为国家工作人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担任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及陕西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便利,采取虚构产品促销费、广告宣传费的手段,骗取公共财物454.11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和索取他人财物124万元、价值30万元的股份5万股(其中,索贿30万元);为谋取职务晋升,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50万元、美元1万元和价值1.58万元的50克黄金金条纪念章一块。 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高波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应对其实行数罪并罚。根据高波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犯贪污罪予以减轻处罚;犯受贿罪予以从轻处罚;犯行贿罪,适用从旧兼从轻原则,予以减轻处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27日,西凤酒厂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锁祥因受贿、行贿获刑10年1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完)[详情]

西凤酒IPO遇囧:4年十位董事离任 两人为了升职行贿官员
西凤酒IPO遇囧:4年十位董事离任 两人为了升职行贿官员

  来源:微信公众号 财经啸侃 作者:五谷君  正有望成为A股第20家白酒上市公司的西凤酒麻烦不断。 日前,原宝鸡市副市长袁军晓受贿案宣判,两名西凤酒前高管因行贿牵扯其中,有消息称这将影响其上市之路。 西凤集团党委宣传部部长赵永红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上市有其严格的审核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目前公司生产经营处于良好局面。 《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五谷君梳理发现,2012年初,西凤酒第四届董事会由11名董事组成,分别是喻德鱼、贾智勇、徐可强、张锁祥、高波、吴亦兵、吴振宁、吴海、陈岱青、周长军和张杰。 但如今“物是人非”! 2012年1月13日,陈岱青和张杰便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2012年9月5日,吴亦兵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2013年4月8日,喻德鱼因工作原因不再担任董事长职务,吴海因因工作原因不再担任董事职务。 等2013年12月30日,西凤酒第四届董事会届满,秦本平、张锁祥、贾智勇、徐可强、高波、翟锋、伍滨、林劲峰、陈英男、周长军被选举为第五届董事会董事。同日,秦本平被选为西凤酒董事长。 然而,2015年1月8日,高波、周长军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2015年3月12日,张锁祥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2015年11月28日,林劲峰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独立董事黄省身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换言之,自2012年1月以来,西凤酒十位董事先后去职,但西凤酒方面都没有透露具体原因,基本都以“个人原因”、“工作原因”为理由。 然而,还是有人出事儿了。 据媒体报道,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上月公布一则判决书,原宝鸡市副市长袁军晓因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0万元。 判决书显示,原西凤酒股份公司两位高管张锁祥、高波为升职向袁军晓多次行贿,此外在西凤酒改制过程中,包括原酒供应商、经销商等多人曾向袁军晓行贿,以取得西凤酒股份。 另据陕西当地媒体报道,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在10月13日和11月11日分别对张锁祥、高波受贿行贿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张锁祥被控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300余万元,高波被指控以贪污受贿等非法手段获取600余万元,两案将择期宣判。 张锁祥和高波向原宝鸡市副市长袁军晓行贿,有一个重要背景,即西凤酒实际控制人为宝鸡市国资委。 西凤酒方面早在今年4月披露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中就透露,2016年2月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官网披露,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张锁祥、高波立案侦查并刑事拘留。 资本市场关心的是,这是否会产生余波效应呢? 2016年4月,证监会官网便披露西凤酒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但时至今日,西凤酒IPO依旧没有最新进展。 对此,西凤酒某高官告诉证券时报记者,现在的高管团队有凝聚力,正在全力冲刺IPO。目前,在证监会排队等待过会的企业有数百家,大家都在排队等待上市,并不是西凤酒一家,因而也不存在“西凤酒IPO数月无进展”这一情况。 陕西省是西凤酒最重要的市场,《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五谷君注意到,自2012年以来,西凤酒年营业总收入都在30亿元以上,其中70%以上来自陕西市场。 目前,西凤酒方面正在积极开拓全国市场,业内人士认为,冲刺IPO对于其全国化布局也有着重要作用。[详情]

小调查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新浪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7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