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贾跃亭遭立案调查:1700亿灰飞烟灭 股民欲哭无泪
贾跃亭遭立案调查:1700亿灰飞烟灭 股民欲哭无泪

  深夜重磅!贾跃亭遭立案调查:1700亿灰飞烟灭,乐视濒临退市,26万股民欲哭无泪 中国基金报  江右  监管部门对贾跃亭出手! 乐视网面临暂停上市在即,中国证监会对公司和创始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立案调查,调查原因是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 就在4月26日,乐视网发布2018年年报,巨亏41亿元,净资产为负;深交所将决定是否暂停上市,股票停牌。今年一季度继续亏损1.77亿元。 贾跃亭在说出“负责到底”后,在2017年7月即飞赴美国,至今未归,空留一个“下周回国”的段子;如今遭到立案调查,不知贾跃亭何时回来,如何“负责到底”。 贾跃亭最新的微博,停留在2019年4月11日,还在发布他的造车事业,法拉第未来FF91车的信息,并未见有要回国的迹象。 最新数据显示,乐视网的股东户数为25.72万户。 监管部门调查乐视网和贾跃亭 乐视网今日晚间公告,公司及第一大股东贾跃亭分别于2019年4月26日下午、2019年4月2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及贾跃亭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及贾跃亭立案调查。 在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及贾跃亭将积极配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乐视网面临暂停上市 而就在监管部门对乐视网和贾跃亭启动调查之时,乐视网证面临着暂停上市。4月26日,乐视网发布2018年年报,巨亏40.96亿元,净资产为负的30.26亿元。 乐视网净资产为负,深交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股票自4月26日起停牌。 今日,乐视网又发布一季报,乐视网实现营收1.2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0.54%;净利润亏损1.77亿元,同比减亏42.26%。 如果2019年继续亏损,那么乐视网将面临退市风险。如果2019年净利润能为正,净资产能转正,那么乐视网还是可以申请恢复上市的。 贾跃亭在干嘛? 贾跃亭飞赴美国已经快2年。 受到立案调查的贾跃亭,貌似还在美国忙着造车。 虽然经常传出造车资金链出问题,也和恒大集团有要合作又闹掰,但从贾跃亭最新的微博来看,他还在忙着造车,2017年7月飞赴美国,至今也并没有看到要回国的迹象。 贾跃亭最新的微博,发布于4月11日,还是他有关造车的信息。 9亿资金最后博弈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乐视网此前预告,4月26日披露的年报基本确定为亏损及负资产,在年报披露后,公司停牌及暂停上市只待交易所决定。 因而,在4月26日之前,乐视网股价连续跌停,然而,就在4月25日这“最后一天”,还有逾9亿资金“博弈”买入乐视网。 曾经市值最高1800亿 作为曾经的创业板明星,乐视网在2015年“为梦想窒息”最巅峰的时候,股票市值最高曾达1784亿元,当时股价为44.72元(复权),如今股价仅为1.69元,市值为67.4亿元。 从高位下来,乐视网跌幅高达96%。 26万股东何去何从 最新股东户数显示,乐视网股东户数为25.72万户。 [详情]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9年04月29日 23:04
贾跃亭和乐视网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涉嫌信披违法违规
新浪财经 | 2019年04月29日 20:37
乐视网:一季度亏损1.77亿元 上年同期亏损3.07亿元
新浪财经 | 2019年04月28日 17:04
乐视落幕 投机者如何刀尖舔血?
乐视落幕 投机者如何刀尖舔血?

  乐视落幕,投机者如何刀尖舔血 乐视,这家饱受争议、曾经的明星公司终于要落幕了。 2019年4月26日凌晨,乐视网公布了2018年度报告,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再次为负,乐视被勒令停牌,深交所将在未来15个交易日内决定是否让乐视退市。 按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规则,达到这两个条件将被停牌并考虑退市:最近一个年度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或最近两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或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被勒令停牌,这是退市的前奏。 乐视除了净资产再次为负外,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亦对乐视网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而2017年立信曾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数据来源:Wind 山西商人贾跃亭在2004年创建乐视网,2010年以“视频行业国内第一股”为概念在创业板上市。不过在上市之初,资本市场并不看好,股价一路下跌并跌破发行价,后于2013年依靠“互联网电视”概念崛起,首创“平台+内容+应用+终端”商业逻辑,吸引了一批投资者。 随后由于政策监管趋紧,以及贾跃亭涉嫌令计划一案,乐视连续下跌。贾跃亭在2015年回归后,试图以手机、汽车、体育等新的资本故事吸引投资者,市值最高攀升至1700亿。由于概念过于宏大,乐视也被质疑者称为“PPT公司”。 数据来源:Wind 到了2016年,这一资本故事终难支撑,贾跃亭自爆资金链危机,乐视开始崩盘。2017年虽然有融创中国的资金支援,但仍抵不住崩溃。据乐视网2018年报,乐视仍有28万普通股股东,以及财通基金、大成基金、广发基金、中欧基金等资产管理计划持股,背后亦是众多投资者的资金,他们承受了严重的亏损。 刀尖舔血的“停牌套利” 从另一个侧面来看,乐视亦是投机者的战场。尽管乐视网出现了这么多问题,市值距最高点缩水96%,已经被勒令停牌,但在停牌公告前的最后一天,仍有资金买入,当日并未跌停,且成交了9亿元,其中一半是小额买单,盘中甚至还一度翻涨。这说明仍然有人在赌乐视能够恢复上市身份。 之所以有投机者愿意刀尖舔血,在于其中仍然存在可能的套利空间,尽管这个空间并不大。投机者在乐视身上看到的上一次机会,便是乐视在2017年4月至2018年1月漫长停牌后的连续跌停,在这些连续跌停中,投机者看到了“黄金”。 乐视曾经是创业板重要的权重股,也一度是机构投资者的宠儿。乐视2017年4月因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这次停牌长达9个月。由于在这9个月中,乐视的负面新闻不断发酵,已经被创业板、沪深300、中证100等指数调出成分股。大家都知道复牌后一定会出现跌停潮,但问题是会有几个跌停? 套利空间就在于此。在9个月的停牌期间,乐视网的估值遭遇基金三轮下调,在复牌前稳定在3.91元/股,相当于复牌后13个跌停。投机者看到的机会是,如果复牌后连续跌停次数没有达到13个,那么就有套利空间。 数据来源:天风证券 这一套利主要通过已经持有乐视股份的基金来完成。由于基金采取的是计提跌停机制,当基金重仓持有长期停牌的股票,且市场普遍预计股票在复盘后会出现持续暴跌时,会通过预估股票跌幅,并下调估值的方法对基金净值进行调整。因为投资者都能预料到乐视会大跌,这样可以避免投资者挤兑式赎回,因为此时的基金已经提前按亏损价来计算。 另一方面,当乐视股票打开跌停,恢复正常交易的状态时,基金将按照当日收盘价来调整净值,这种机制为投机者提供了套利空间。 数据来源:方正证券 简单来说,这一套利主要是想赚取基金对乐视网估值下调幅度,与股票实际跌幅不对称之间的收益。因为基金普遍对乐视的预估是13个跌停,如果没有达到13个,比如在11个的时候就打开了跌停板,那么此时基金会按照11个跌停板的价格来计算基金净值,此时基金的净值会有一个跃升。 天风证券测算,据Wind对公募基金2017年半年报披露的基金持仓数据,当时共有154只基金持有乐视网,其中重仓持有的有36只。截至2018年1月22日,已公布四季报的所有基金中有15只基金重仓乐视,其中持股市值占基金净值2%以上的有8只。 套利公式 再次强调,这一套利方法主要是想赚取基金对乐视网估值下调幅度,与股票实际跌幅不对称之间的收益。 从金融工程角度,天风证券金融工程研究组分析这一套利方法的公式为:假设乐视网复牌的前一日为第t0日,此时重仓持有乐视网的某只基金的复权单位净值为v0。基金的单位净值可分为持有乐视网的单位净值和其他资产单位净值两部分,若假定该基金持有乐视网的股票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为w(取值在0%-100%之间),则基金的复权单位净值可分解为v0=w*v0+(1-w)*v0。 同时,假设该基金已经对乐视网进行下调估值,比例为p=0.9的n次方,其中 n(目前基金普遍预估的跌停板为13次)为估值下调预估的连续跌停次数。所以,在t0日的基金复权单位净值v0可以进一步分解为: 假设乐视网在第t0+t日打开跌停板可进行卖出交易,基金将在当日收盘时恢复乐视网的真实估值,但此时乐视网已经连续跌停了t次,此时基金的复权单位净值Vt可以表示为: 其中St表示t0到t0+t日期间其他资产单位净值的增长量,因为这些基金并非只持有乐视一支股票。 则从t0到t0+t日持有期间投资收益率Rt为: 天风证券分析,从复牌第一日到打开跌停板期间的投资收益率Rt,与w(乐视网的股票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n-t(估值下调预估连续跌停次数与实际连续跌停次数之差)、St(其他资产单位净值的增长量)有关。不过,由于实际操作中还需要考虑股票交易和基金交易层面的细节问题,比如基金交易的交易费用和滑点、普通投资者申购和赎回基金的费用等,这些亦会影响最终的收益。 数据来源:天风证券金融工程研究组 在这个投机套利操作中,最佳的情况是基金持有乐视网市值占净值的比例(w)高,基金对乐视网估值下调幅度预期大,但乐视股票实际并未跌那么多。 由于基金并非仅持有乐视一支股票,所以这种套利是短线操作,因为随着时间加长,基金净值随股市大盘波动的概率增加。根据上述公式,如果在乐视网复牌后的连续跌停阶段,再进行基金申购操作,并不影响n-t的值,整个期间的投资收益上述公式仍适用。但由于无法预估乐视网什么时候会打开跌停板,所以尽早潜伏进入是好的策略。 天风证券对此进行了金融工程仿真模拟,在不考虑各类费用的理想情况下,横轴为跌停板出现次数,纵轴为基金持有乐视网的股票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w),则套利收益表现为: 数据来源:天风证券金融工程研究组 在考虑各类费用的情况下,假定单位基金申购费率为1%,单位赎回费率为1%,股票交易费率为千分之五,同时假定其他资产的单位净值增长量不变(St=1),基金预估乐视连续跌停次数n=13,则套利可能失败,收益图为: 数据来源:天风证券金融工程研究组 若考虑其他资产的涨跌情况(因为基金不只是持有乐视一支股票),假设基金持有乐视网股票为10%,在不同的S取值下,套利收益为: 数据来源:天风证券金融工程研究组 由此可见,如果跌停板不及13次,的确存在套利空间,并且资金量越大,各项交易费用越低,套利收益越大。唯一的风险在于,若乐视实际跌停板超过13次,由于存在交易费用,投机者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投机者此时仍然是安全的,因为可以随时将基金赎回,得到正常的该基金投资收益,因为在第一天买入时,该基金已经按乐视13个跌停板调整了预估净值,当然此时依然存在大盘风险。 最终,乐视网复牌后连续11个跌停板,没有达到预估的13个,甚至在第12天上涨了5.4%,投机者们尝到了甜头。正是存在类似的机会(以及有些散户简单粗暴的赌会有大资金解救乐视),乐视网一直不乏刀尖舔血的投机者。 数据来源:Wind 数据来源:Wind 从乐视看违约公司共性 高速扩张的企业,在风险面前尤其脆弱。乐视代表了那些因疯狂扩张而导致违约公司的共性,它们包括资产规模急速增大、现金流与利润持续性差异大、无形资产占比大等特点。 乐视在2011年资产规模仅17.74亿元,2016年却增长到322.34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160%,但在2017年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风波后,资产大幅减值、净利润巨亏116亿元,成为2017年净利润亏损最多的债券发行人,这种急速膨胀必然伴随着违约风险,这亦是近年来新增违约人的共性。 数据来源:Wind 第二个共性是现金流与利润的持续性差异大。2017年以前乐视的盈利能力并不差,但其现金流一直比较差。乐视的扩张游戏玩不下去的核心原因之一,就是现金流回笼不足。 光大证券分析,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看,2011年末,乐视网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两个科目在总资产中的占比仅为10.3%,而2016年末时增长至29.1%,绝对规模扩大了50.6倍。 这可能是由于其采用了更为激进的销售策略,例如加大了对下游客户的赊销份额或者是延长了销售账期。不断增长的应收账款美化了发行人的盈利能力,但其背后是现金回笼速度的减缓和应收账款周转率的下降,从而给资金链带来压力。 数据来源:光大证券 当乐视的现金流不够充足时,债务偿还就会出现问题,因为还债需要现金流,而不是利润或是应收账款。 数据来源:Wind 无形资产占比大也是高危企业的共性。光大证券分析,这意味着现金的流出多,且利润的不确定性大。一方面,无形资产形成时通常伴随着现金流的流出,因此无形资产占比过大往往意味着投资活动现金流的流出。 另一方面,无形资产减值会对公司净利润产生很大影响,因为根据会计准则要求,企业每年年末都会进行无形资产减值测试,当预计可回收资金低于账面价值时,应当计提减值准备。减值部分进入利润表,影响当期利润。例如,在乐视被会计师开出“无法表达意见”的2017年年报中,就对无形资产(主要是盈利贡献下降的版权业务)做了大额减值,造成当期巨亏。无形资产亦是会计欺诈的高危项目。 数据来源:Wind 数据来源:Wind 在乐视2019年4月26日公布的新财报中,会计师事务所总结了几个核心风险点:债务规模巨大且短期内无法解决、持续经营性亏损风险、实际控制人变更风险、与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回收风险等等,几乎是“病危通知书”。 当一家公司的野心和能力严重失衡时,就可能崩盘,这也是梦想与骗局的一线之隔。  [详情]

36氪 | 2019年04月27日 10:58
乐视网暂停上市几成定局 17亿资金抢筹“接飞刀”
乐视网暂停上市几成定局 17亿资金抢筹“接飞刀”

  乐视网暂停上市几成定局 17亿资金抢筹“接飞刀” 证券时报   记者 陈丽湘 4月26日凌晨,乐视网(300104)披露了2018年年报,这一纸净资产为负的年度报告,或将使乐视网“暂停上市”的风险成为实锤,如今乐视网已停牌等待交易所的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网巨亏基本已成定局,但在本周连续几个跌停板上,仍然有累计超过17亿元的资金入股抢筹。甚至在4月25日,逾9亿元抢筹资金突击入股,撬开了乐视网停牌前的最后一个跌停板。 资不抵债等待宣判 4月26日凌晨,乐视网披露2018年年报。没有奇迹,如市场及乐视网此前提示风险公告里所预料的,乐视网净资产为负。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乐视网公布年报后随即停牌。深交所将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2018年报显示,乐视网2018年营业收入为15.58亿元,同比下降77.83%;亏损40.96亿元,相比2017年的亏损138.78亿元有所收窄,两年累计亏损接近180亿元;总资产为84.5亿元,总负债为119亿元,资不抵债。 近几年,风口上的乐视网和贾跃亭一直在寻找“救赎”之路,包括持续与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协商、谈判债务解决方案,采取措施力图恢复上市公司正常经营等。但结果似乎并不如意,公司在年报中称,“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仍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未给出与上市公司共同解决债务问题的计划,上市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情况未得到改善。” 公司巨额亏损沟壑难填。报告显示,2018年乐视网从政府补助、理财产品收益、债务重组等处获得主业外的收入,分别为1431万元、687万元和1917万元。但这对乐视网逾40亿元的亏损来说仅为杯水车薪。 各方欠款超过66亿 乐视网曾经是明星公司,乐视网及关联方构建的乐视生态在2015年牛市中持续受市场追捧。2015年5月份之前,乐视网在5个多月的时间里股价翻了四倍多,一时风光无两。如今停牌前的股价还不到那时的零头。回头看,造成乐视网“崩盘”的两大元凶,是贾跃亭控制下关联公司的大额占款,以及此事导致的公司业务持续受阻。 2016年以来,乐视网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至今大部分关联应收款仍未能收回,导致上市公司对上游供应商的欠款无法支付。截至2018年末,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超过28亿元。 另一方面,受欠款风波影响,乐视网的业务开展并不顺利。2018年,乐视网视频网站流量、覆盖人数等各项关键指标均大幅下滑,捆绑硬件付费业务和非捆绑硬件付费业务也呈下滑趋势。具体来看,2018年公司广告业务收入、终端业务收入、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技术服务收入等业务收入全线下滑,下滑程度最轻的电视剧发行业务,仍同比下降达59%。 在收入大幅减少的同时,乐视网的关联方应收款项坏账损失、公司前期购置的影视版权等长期资产摊提成本逐年摊销、因收入水平下降导致长期资产估值缩减,这是公司2018年经营性亏损的主要原因。 同时,乐视网对上游供应商的欠款持续累加,导致乐视网在生意场上信用体系受到严重的影响,反过来又影响了公司的业务开展,形成恶性循环。截至2018年末,乐视网对供应商及服务商的欠款约33.55亿元,对金融机构及非金融机构的借款负债也超过33亿元,二者合计欠款已超过66亿元。 大量有息债务无法进行偿付且不断产生财务费用,进一步加大了公司的亏损程度。2018年,乐视网营业成本及销售费用、管理费用、 研发费用合计产生33.08亿元。公司在年报中表示:“管理层尽力调整经营模式,提升运营效率,控制成本费用,使日常运营成本、CDN费用、人力成本有了大幅下降,但并未扭转2018年公司持续经营性亏损局面。” 机构持股降至15% 目前,贾跃亭的持股比例已降至23%。截至4月24日,贾跃亭持有乐视网9.2亿股股票,比2018年6月30日减少了1.03亿股。其剩下的几乎所有的股票均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并且,其中8.57亿股已质押且目前已跌破平仓线,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49%。这些股票如果最终被法院处置、用来抵偿债务,那么乐视网的实控人将发生变更。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第四季度,乐视网的前十大股东中,除贾跃亭、贾跃民的所持股票有所减少外,其余股东均未进行减持。截至2018年末,“牛散”章建平仍持有乐视网2488万股股票,为第五大股东。乐视控股、财通基金旗下的两只富春定增资管计划、大成中证金融资管计划也均未进行减持。 其中,富春定增1061号、1076号两只资管计划均持有乐视网2215万股。穿透核查发现,这两只在2016年通过认购乐视网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入股的资管计划,背后的大部分“金主”是贾跃亭、贾跃民、章建平、曹勇、刘弘、天津嘉睿汇鑫等乐视网原有股东。 据统计,截至2018年末,乐视网的持股股东中,机构持股比例已从2017年的24.83%降至15%,其中,一般法人居多,基金已基本撤退,只占总股本的0.78%。 据统计,截至3月底,乐视网股东总户数为25.72万户,户均持股约1.18万股。 17.6亿资金抢筹 在4月26日停牌之前,乐视网本周前三个交易日连续跌停,4月25日尾盘跌停板被撬开,最终当日收跌7.65%,本周累计跌幅为32.67%。停牌前,乐视网最新股价为1.69元/股,总市值67.42亿元。 乐视网虽仍需等待交易所的最终决定,但如无意外,公司暂停上市几乎已成定局。值得注意的是,在停牌前的连续跌停板上,本周乐视网仍累计成交了17.6亿元。 4月25日,乐视网在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遭放量抢筹。当天,乐视网股票仍跌停价开盘,早盘跌停板上封单曾超过87万手,不过盘中跌停板被打开并一度涨至前一天的收盘价附近。当日午后股价开始回调,最终收跌7.65%,成交额超过9亿元。 观察这几个交易日的异动数据可以发现,游资主要在出逃。4月23至24日,前五大买入营业部合计仅净买入565.49万元,前五大卖出席位则净卖出逾2000万元。其中,东方证券杭州龙井路营业部同时现身卖二席位,在买入823万元乐视网股票的同时,卖出了870.99万元,合计净卖出47.58万元。知名游资华泰证券上海武定路营业部亦在此期间参与抢筹乐视网123万元。 “最强游资”现身 值得注意的是,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似乎偏爱“准退市股”,除在乐视网的最后三个交易日中买入逾百万元之外,还在千山药机停牌前突击净买入近60万元。 这些逆势抢筹的资金又在赌什么?分析指出,大概率是在赌后续的恢复上市或重新上市。 根据规定,乐视网如若“暂停上市”的审判最终成为实锤,那么需暂停上市一年,之后如果继续亏损,则将面临退市风险,转入股转系统进行交易。此后如果公司经营数据达到上市标准也可发起重新上市申请。 在一年内扭亏恢复上市或退市后重新上市,这对乐视网来说,难度不小。乐视网目前资产与负债之间的缺口超过30亿元,大股东及其关联方的占款问题解决方案仍悬而未决,公司对供应商、机构的累计负债超过60亿元,这些短期难题仍未得到解决。并且,至少从目前来看,乐视网的业务下滑严重,且乐视网及贾跃亭已被列入“老赖”名单,欠款风波导致其信用体系下滑已然成为公司业务发展的“拦路虎”。[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04月27日 06:50
巨亏近41亿后按下暂停键 乐视网离退市还有多远?
巨亏近41亿后按下暂停键 乐视网离退市还有多远?

  巨亏近41亿后按下暂停键,乐视网离退市还有多远? 记者 梅岭 成立于2004年,并于2010年8月12日深交所上市的乐视网(300104.SZ)在2019年4月26日被按下暂停键。由于乐视网2018年年度经审计,净资产为负,乐视网于4月26日停牌,深交所将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股票上市的决定,如若公司股票被交易所决定暂停上市后,根据创业板的相关上市规则,乐视网存在被终止上市的可能。 2018年,乐视网营收达15.58亿元,较上年下滑77.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0.96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75亿元。 2018年,乐视网资产总额为84.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52.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30.262亿元。 分季度来看,乐视网2018年每个季度都处在亏损的状态,2018年第四季度更是大幅亏损26.06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每个季度均为负值。 图片来源:乐视网2018年年报 乐视网表示:2017年及以前年度,乐视网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8年12月31日,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达到约28亿元。 截至目前,大部分关联应收款项仍未能收回,乐视网认为,这导致公司一方面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债务无法按期兑付和存在大量诉讼和潜在诉讼等问题;另一方面关联欠款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同时市场品牌及公司信用体系受到极大影响,经营严重受阻,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大幅下滑。 上述两方面因素造成公司2017年以来计提应收账款,无形资产减值,并与经营性亏损一并导致公司2018年末净资产为负,进而引起暂停上市风险。 2018年8月以来,乐视网及贾跃亭方已就关联方债务问题的偿还进行了多次的谈判,截至目前公司停牌,大股东及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尚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上市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的现金。 乐视网表示,上市公司不能因债务解决获得直接吸纳进流入,因此,上市公司目前面临资金困境,净资产为负等问题无法得到解决,公司存在退市风险。 受困的乐视网,目前还有哪些业务还在实现收益? 根据公司财报,2018年度,乐视网及其下属子公司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5.58亿元,其中,运营业务(广告投放业务及付费业务)共计产生营业收入8.54亿元,占比54.82%;版权分销及电视剧发行收入2.71亿元,占比17.43%,较2017年,均呈现大幅度下滑趋势。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乐视网PC端和移动端累计注册用户数分别约为0.20亿和0.59亿。公司广告主数量为88家,平均广告收入为191万元。然而,2018年度,乐视网营业成本及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合计产生33.08亿元,管理层并未能扭转2018年公司持续经营性亏损局面。 从营业收入构成来看,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达9.58亿元,占比达61.50%,较2017年下滑71.37%,是目前乐视网营收的主要来源,这其中,付费业务收入达到6.87亿元。此外终端业务收入达3.96亿元,占比25.38%,较2017年下滑84.31%,广告业务收入为1.674亿元,占比达10.75%,这一部分较2017年下滑66.64%。 图片来源:乐视网2018年年报 乐视网在年报中表示:摊提成本和较高的融资成本未明显下降是造成2018年经营性亏损原因之一。2019年,公司将继续严格控制母子公司各项成本、费用支出,开源节流。从费用上可以看出,2018年,乐视网销售费用下滑74.93%,管理费用下滑50.74%,财务费用下滑21.26%,研发费用下滑52.21%。 图片来源:乐视网2018年年报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乐视网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33.55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公司称一直持续努力与供应商等债权人就债务展期、偿还方案谈判,为公司生产经营创造条件。截至2018年12月31日,乐视网合并报表范围内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主要为公司向金融机构及非金融企业借款产生。  [详情]

界面 | 2019年04月26日 12:53
乐视网正式走向暂停上市:今起停牌 等待深交所决定
乐视网正式走向暂停上市:今起停牌 等待深交所决定

  乐视网正式走向暂停上市:今起停牌等深交所决定 记者 陈宇曦 乐视网正式走向暂停上市程序。2019年4月25日,乐视网收盘报1.69元/股,较上一交易日跌7.65%,市值约67.4亿元。这是乐视网股东最后的出逃机会——由于2018年经审计后的净资产为负,交易所很快将作出最终决策:是否对乐视网实施暂停上市。 4月26日凌晨,乐视网公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去年全年,乐视网营业收入为15.58亿元,同比减少77.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0.96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138.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30.26亿元。 乐视网2018年营收情况 乐视网表示,经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的审计报告确认,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为负。 根据《创业板上市规则》13.1.6条规定,公司股票将自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披露之日起(即2019年4月26日)停牌,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如若公司股票被交易所决定暂停上市后,公司出现《创业板上市规则》13.4.1规定相关情形,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具体而言,乐视网因2018年经审计后净资产为负,面临被交易所实施暂停上市。 如果被暂停上市后的一年,净资产仍然为负或是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为负,乐视网将被交易所实施终止上市。 时间上,乐视网最快将在2020年发布2019年年报后退市。 仍有人接飞刀 这一结果来得并不让人意外。 早在2018年3月,乐视网二股东融创掌舵人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位时,就给出了判断:乐视网现在只有三条出路:第一是破产重整,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第三是退市,无论是走这三条路的任何一种,股价想维持在一个好一些的价格都很难。 实际上,乐视网在2018年半年报发布时,就出现了净资产为负的情形,从那时起,乐视网每隔5个交易日就会发布“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深陷债务危机、业务全面收缩的乐视网,并未能够在2018年看见曙光。 不过有意思的是,本周4个交易日,仍有资金在买入乐视网,在4月25日甚至打开了跌停。 但暂停上市并退市后,乐视网的股票将可进入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转让,接下飞刀的股民手中的股票,届时或严重缺乏流动性。 乐视网停牌公告 业务全面跌落谷底 从贾跃亭2017年7月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并出走美国后,乐视网的管理层主要由二股东融创所掌控,但孙宏斌及其团队也最终未能拯救乐视网。 可见的是,2018年,乐视网日均独立访问者数量(UV)PC端为97.7万人,移动端为275万人,日均视频播放量(VV)PC端为299.9万,移动端为1081万。 作为对比的是,乐视网2016年网站的日均UV超过8000万,峰值接近11000万; VV日均3.9亿,峰值6.1亿。 目前的乐视网,主要从事基于整个网络视频行业的付费会员及发行业务(包括付费业务、版权业务及电视剧发行收入)、广告业务(视频平台广告发布业务)和其他业务(其他业务指的是目前收入相对较小、尚未形成规模的业务,如云视频平台业务、短视频业务等)。 2018年乐视网还尝试涉足短视频业务,主要运用内容分发、原创视频营销、软广推广等运营模式开展业务,并形成一定规模收入。2017年至2018年,公司及其参股公司积极引入第三方优质资源,陆续与CIBN、芒果TV、华数TV、腾讯视频等内容提供商展开多方面合作。 乐视网表示,公司作为中国较早上市的互联网视频行业公司,一直专注互联网技术、产品研发,促进实现新兴视频技术功能的市场化,推动了网络视频行业的快速发展,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占得重要的一席之地。 但2017年以来,持续受到大股东及其关联方造成的严重资金紧张影响,公司业务遭遇重挫。公司现任管理层除了面对资金严重短缺、业务收入大幅下滑的现状,还要应对障碍重重的历史遗留债务等问题。公司实现业务恢复、经营性现金流入满足日常经营成本和费用支出存在不确定性。 在乐视网年报中,乐视网列出了公司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大股东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应收款项回收风险,大股东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上市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对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应收款项金额近28亿元。 乐视网分业务营收比重 二是持续经营性亏损风险。2018年度,乐视网及其下属子公司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5.58亿元,其中,运营业务(广告投放业务及付费业务)共计产生营业收入8.54亿元,占比54.82%;版权分销及电视剧发行收入2.71亿元,占比17.43%。以上收入较2017年同期相比呈现大幅度的下滑趋势,主要系2018年公司品牌信誉持续受损,公司经营处于低谷状态。 2018年收入规模大幅减少的同时,关联方应收款项坏账损失、公司前期购置的影视版权等长期资产摊提成本逐年摊销、因收入水平下降导致的长期资产估值缩减主要导致了2018年公司的经营性亏损。 巨额债务承压 债务法方面,截至2018年12月31日,乐视网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33.55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合并报表范围内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主要为公司向金融机构及非金融企业借款产生。 2018年12月4日,乐视网收到融创房地产发出的《通知书》、天津嘉睿发出的《催款函》,要求上市公司偿还融创代垫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欠款本金及利息合计19.1亿元及偿还天津嘉睿2017年11月借款乐视网本金12.9亿元及剩余利息0.55亿元。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乐视网已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中,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此次乐视网2018年年报显示,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无法表示意见所涉及事项影响已消除。 乐视网2018年年报还显示,贾跃亭已九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 2018年,贾跃亭因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义务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包括:向浙江中泰创展支付人民币14亿元;向国泰君安证券支付融资本金人民币3亿元、向华福证券支付人民币3.05亿元等。 多家机构或被套牢 截至2018年末,贾跃亭持有乐视网24.43%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的持股因跌破平仓线触发被动减持,仍在减少之中,截至2019年4月24日,贾跃亭持有公司 9.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08%,较2018年6月30日累计减少1亿股,根据贾跃亭方面此前邮件回复,其被司法处置股票用于偿还债务。 融创旗下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股8.56%,为第二大股东。 乐视网前副董事长刘弘持股3.07%、贾跃亭哥哥贾跃民持股1.72%排在第四和第五。 知名牛散章建平仍持有乐视网0.62%的股权,机构投资者也被套其中,包括财通基金-宁波银行-财通基金-富春定增1061号资产管理计划(持股0.56%)、财通基金-宁波银行-财通基金-富春定增1076号资产管理计划(持股0.56%)、大成基金-农业银行-大成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持股0.47%)。这意味着,如果在2019年第一季度没有及时撤出的话,这些机构将被乐视网套牢。 附:乐视网重要事项时间表 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在创业板上市,成为中国A股第一家视频公司。 2014年底,“在境外布局业务”的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回到北京,进行乐视生态布局。 2015年,乐视网成为创业板龙头股,市值一度突破千亿。 2016年10月,乐视体系资金链危机爆发。 2017年1月,乐视网引援融创,后者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 2017年5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 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之位,出走美国,融创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成为乐视网董事长。 2017年12月25日,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发布通告,责令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 2018年1月23日,乐视网宣布收购乐视影业的资产重组失败,1月24日起乐视网复牌,一连收出11个跌停。 2018年3月14日,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表示,乐视网现在只有三条出路:第一是破产重整。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第三是退市。 2018年8月,乐视网发布2018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4.76亿元。 2018年9月,融创通过拍卖,成为乐视网核心资产乐融致新第一大股东,乐融致新不再计入乐视网合并财务报表。 2019年2月27日,乐视网发布2018年度业绩快报,2018年乐视网营业总收入为16.0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0.2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0.26元。 2019年4月25日,乐视网收盘报1.69元/股,较上一交易日跌7.65%,市值约67.4亿元。 2019年4月26日,乐视网公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30.26亿元。  [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04月26日 09:39
乐视网迎来离场时刻 理论最早退市时间:明年6月份
乐视网迎来离场时刻 理论最早退市时间:明年6月份

  数据 | 乐视网迎来离场时刻,距离退市还有多久? 文 | 李胤烽 初彦墨 编辑 | 陈臣 从1700亿市值到如今的不足70亿,从各大机构追捧的牛股到今天避之唯恐不及的“1元股”,乐视网也迎来了它的离场时刻。 2019年4月26日凌晨,乐视网(300104.SZ)发布2018年年报。因2018年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乐视网将从今天起被停止交易。 营收同比减少77.83%,归母净资产和净利润双双为负 财报显示,2018年乐视网营收15.58亿元,同比减少77.83%。其中,运营业务(广告投放业务及付费业务)收入8.54亿元,占比54.82%。 和此前公告预计相同,2018年乐视利润和净资产均为负,归母净利润为-40.96亿元,2018年末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30.26亿元。此外,利润总额为-56.78亿元,超出此前预计的-54.87~-49.88范围。 从停牌到退市还要多久? 依照交易所规则,深交所将自公司披露年度报告之日起,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实施停牌,并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其股票上市的决定。 从停牌到暂停上市,乐视网还有十五个交易日。那么距离退市,乐视网还要多久? 有人忙着跑,也有人逆势抄底。截至4月25日收盘,乐视网打开了连续三天的跌停板,报1.69元/股。 乐视网的大股东,也自身难保。根据乐视网公告,截止2019年4月23日,贾跃亭持有乐视网92,098.2843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3.09%,所持股份较2018年6月30日累计减少10,328.3801万股。 同时,乐视网债务规模巨大。截至2018年12月31日,乐视网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33.55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 从1700亿市值到如今的不足70亿,从各大机构追捧的牛股到今天避之唯恐不及的“1元股”,乐视网也迎来了它的离场时刻。 [详情]

界面 | 2019年04月26日 09:16
净资产为负:乐视网正式暂停上市 恢复上市胜算几何?
净资产为负:乐视网正式暂停上市 恢复上市胜算几何?

  净资产为负,乐视网正式暂停上市!恢复上市胜算几何? 从2010年高光上市,到今天确定暂停上市,乐视网经历了9年的风风雨雨,终于要画上一个句号。其间,乐视网曾在2015年创下179元(不复权)的股价历史新高,也因贾跃亭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而负债累累,导致公司最终滑向退市的边缘。 如今,争取恢复上市公司资格,留给乐视网还有一年的时间。但顶着巨债的乐视网如何通过会员、广告和发行业务让公司扭亏为盈?尤其是乐融致新出表后,孙宏斌和融创是否会出手拯救日渐空壳化的乐视网? 尘埃落定,乐视网暂停上市已成定局。 4月26日凌晨,乐视网发布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乐视网去年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为-30.26亿元。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乐视网已触及“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条件,股票在4月26日起被停止交易,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不过,按照《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乐视网仍有机会恢复上市。在明年4月提交2019年年报时,乐视网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向深交所提交恢复上市申请,但需符合多项条件,包括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正值、期末净资产为正值以及财务会计报告未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净资产为负触发暂停上市 在年报公布前,乐视网最有可能触发暂停上市条件的主要来自两方面:最近一年净资产为负或连续两年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年报中,乐视网表示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无法表示意见所涉及事项影响已消除,这意味着“连续两年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条件不会触发。 不过,乐视网仍将被暂停上市。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乐视网已触及“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条件,因此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在4月26日乐视网股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据新京报记者统计,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乐视网共发出约40次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每次都会提醒股民公司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但依然有股民进场炒作——只要贾跃亭的造车计划有新进展,乐视网的股价均出现上涨。 事实上,在4月1日晚间发布的《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中,乐视网已提前披露,预计乐融致新评估结果在35亿元以下,2018年度归属于公司所有者权益预计为负,但当时并未引起股民的足够重视。 直至4月19日晚间乐视再度发出警告称若被暂停上市,公司股票将于26日起停止交易,乐视网才迎来连续四天跌停,股价跌至历史新低。 在2018年审计报告中,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为无形资产摊销及减值、对持续经营的评价。 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表示,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无法表示意见所涉及事项影响已消除,其对乐视网2018年末相关无形资产的账面价值可以确认,但仍无法对2018年初无形资产的价值进行认定,从而影响2018 年无形资产的摊销额及减值计提额。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认为,该事项对本年度数据和可比期间数据可能存在重大影响,但并不广泛。 此外,由于乐视网截至2018年末大量债务出现逾期,导致公司存在偿债压力,乐视网目前仍未与主要债权人就债务展期、偿还方案等达成和解,再加上公司2018年末归属母公司净资产为-30.26亿元,2018年度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40.96亿元,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认为这种情况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乐视网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而财务报表没有对乐视网如何消除对持续经营的重大疑虑作出充分披露。 乐融致新出表未能挽回败局 为了避免被暂停上市,乐视网的管理层一直寻找解决方案,但最终只剩下让乐融致新出表这一条路。 乐视网去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去年前三季度乐融致新净资产为-5.1亿元,而乐视网净资产为-3.6亿元,以此计算,乐融致新出表将可能使乐视网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正。 因此,去年12月19日,乐融致新召开临时股东会,对董事会进行重组后,乐视网不再构成对乐融致新的实际控制,从而让乐融致新正式出表。 但遗憾的是,乐融致新的估值问题让这一计划破产。 去年9月21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乐视控股持有的3个标的正式开始竞拍,其中包括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融致新股权。当时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以2.4亿元从乐视控股手中取得乐融致新18.38%股权,继而取代乐视网成为乐融致新第一大股东。 当时在拍卖标的中,乐融致新的股权被分为了两个标的拍卖,其中第一个标的是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融致新3124.5万元出资额,该出资额相当于乐融致新8月31日增资前的10%股权(增资后8.34%股权),评估价1.87亿元。以此计算,乐融致新的估值为18.7亿元。 按照乐融致新2018年融资时90亿元的报价,其出表肯定能帮助乐视网的净资产转正。 于是乐视网管理层基于谨慎性考虑,以最近两次评估报告结果的平均值57.66亿元作为测算依据。 乐视网在今年2月公布业绩快报时曾就乐融致新的估值问题进行过测算,如果乐融致新按照最近拍卖时的估值18.72亿元计算,那么乐视网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0.2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10.4亿元,公司将被暂停上市。而如果按照乐融致新57.66亿元的估值计算,乐视网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6.0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3.77亿元,公司的上市资格将得以保留。 最终,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给出的结论是,乐融致新的评估结果在30亿元以下,按这一估值计算,乐融致新出表后也无法帮助乐视网去年的净资产转正,该计划宣告破产。 乐视网能否上演英雄归来的好戏? 按照《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乐视网仍有机会恢复上市。在明年4月提交2019年年报时,乐视网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向深交所提交恢复上市申请,不过需符合多项条件,包括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正值、期末净资产为正值以及财务会计报告未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乐视网总经理张巍在4月9日临时股东会上表示,今年乐视网会在目前既有业务的基础上继续维持上市公司的各项经营,主要业务包括会员、广告和其版权销售等。 不过,乐融致新出表后,乐视网的剩余业务并不优质。乐视网年报披露,2018年公司广告业务、会员和发行业务收入占公司总营收比例分别为10.75%和61.50%,是目前乐视网最重要的营收支柱,但去年这两项业务分别同比下降66.64%和71.37%,情况并不乐观。 此外,根据一季度业绩预告,乐视网今年内业绩有所提振的可能性不大。业绩预告显示,乐视网预计一季度亏损1.95亿元至1.99亿元,去年同期亏损3.12亿元;报告期内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预计约为人民币67.48万元。 乐视网经营困难的主要原因是债务问题未能得到解决。乐视网的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末,公司总体负债余额为74亿元,其中融资性负债余额39亿元。 乐视网董秘白冰在股东会上表示,公司一直在与大股东及关联方协商相关的债务解决方案,从来没有放弃过要求大股东优先用现金偿还债务以及用FF的股权等有价值的资产来偿还债务,但债务小组至今并没有拿出可实质落地的偿债计划,也没有和上市公司共同解决债务问题的最终方案,上市公司因此也没有追回任何现金。 乐视网“最后一日”:1700亿市值剩67亿 4月25日开盘之后,乐视网跌停打开,出现大单买入的情况,买入、卖出资金在二级市场博弈。至收盘,乐视网跌7.65%,收于1.69元,市值为67.42亿元。作为2015年的超级牛股,乐视网股价最高时曾达到44.7元(前复权,不复权为179元),最高市值超过1700亿。与最高时相比,乐视网股价已跌96.2%,市值跌96.034%。 4月25日,乐视网成交额9.37亿元,换手率18.00%。此前三个交易日乐视网连续跌停,分别下跌9.96%、10.18%、9.85%。在这三个跌停中,仍有不少买单出现。4月22日乐视网成交6.2亿元,换手率达到8.85%;4月23日乐视网成交1.28亿元,换手率达到2.05%;4月24日乐视网成交0.75亿,换手率达到1.33%。 大批资金在退出乐视网。东方财富网显示,4月19日以前,乐视网的机构参与度一直维持在16.00%以上,但从4月22日开始,机构参与度直线下降,4月22日、23日、24日参与度分别为12.83%、11.32%、8.56%。截至4月24日,乐视网主力属于不控盘,当日主力净流入-2195.83万,超大单流入0.0万。 二级市场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仍有资金涌入乐视网,大概率是游资涌入,赌的是复牌后股价暴涨,从昨天的大宗交易机构席位来看,也以游资为主。 乐视股民黄先生昨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买入乐视网股票的时候价格是34块多,买了2万股,黄先生称他是在当时听孙宏斌说“股价向下30%,向上300%”后买入的,自己之前从未买过乐视网的股票。后来停牌一年,复牌后遭遇直接12个跌停板闷杀,“没办法只能再慢慢补仓几万股,到现在又四个跌停板,简直就杀人不眨眼。” 黄先生介绍,自己身边大概有几十人都购入了乐视网的股票,他自己现在一股没卖,“12个跌停想跑也跑不了,很多股民都没走。”黄先生表示自己也想过维权的问题,但维权无门。 有网友发微博称“再次出手,挂单17万股多。希望是最后一次买入”。后又再次表示“一不做二不休,再次挂单到跌停价,13万股。如果成交,今天合计就买入30万股。”“死磕到底,做好归零准备!”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林子 张妍頔  实习生 梁馨 编辑 王进雨 王宇 校对 李立军[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4月26日 08:57
贾跃亭遭立案调查:1700亿灰飞烟灭 股民欲哭无泪
贾跃亭遭立案调查:1700亿灰飞烟灭 股民欲哭无泪

  深夜重磅!贾跃亭遭立案调查:1700亿灰飞烟灭,乐视濒临退市,26万股民欲哭无泪 中国基金报  江右  监管部门对贾跃亭出手! 乐视网面临暂停上市在即,中国证监会对公司和创始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立案调查,调查原因是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 就在4月26日,乐视网发布2018年年报,巨亏41亿元,净资产为负;深交所将决定是否暂停上市,股票停牌。今年一季度继续亏损1.77亿元。 贾跃亭在说出“负责到底”后,在2017年7月即飞赴美国,至今未归,空留一个“下周回国”的段子;如今遭到立案调查,不知贾跃亭何时回来,如何“负责到底”。 贾跃亭最新的微博,停留在2019年4月11日,还在发布他的造车事业,法拉第未来FF91车的信息,并未见有要回国的迹象。 最新数据显示,乐视网的股东户数为25.72万户。 监管部门调查乐视网和贾跃亭 乐视网今日晚间公告,公司及第一大股东贾跃亭分别于2019年4月26日下午、2019年4月2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及贾跃亭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及贾跃亭立案调查。 在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及贾跃亭将积极配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乐视网面临暂停上市 而就在监管部门对乐视网和贾跃亭启动调查之时,乐视网证面临着暂停上市。4月26日,乐视网发布2018年年报,巨亏40.96亿元,净资产为负的30.26亿元。 乐视网净资产为负,深交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股票自4月26日起停牌。 今日,乐视网又发布一季报,乐视网实现营收1.2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0.54%;净利润亏损1.77亿元,同比减亏42.26%。 如果2019年继续亏损,那么乐视网将面临退市风险。如果2019年净利润能为正,净资产能转正,那么乐视网还是可以申请恢复上市的。 贾跃亭在干嘛? 贾跃亭飞赴美国已经快2年。 受到立案调查的贾跃亭,貌似还在美国忙着造车。 虽然经常传出造车资金链出问题,也和恒大集团有要合作又闹掰,但从贾跃亭最新的微博来看,他还在忙着造车,2017年7月飞赴美国,至今也并没有看到要回国的迹象。 贾跃亭最新的微博,发布于4月11日,还是他有关造车的信息。 9亿资金最后博弈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乐视网此前预告,4月26日披露的年报基本确定为亏损及负资产,在年报披露后,公司停牌及暂停上市只待交易所决定。 因而,在4月26日之前,乐视网股价连续跌停,然而,就在4月25日这“最后一天”,还有逾9亿资金“博弈”买入乐视网。 曾经市值最高1800亿 作为曾经的创业板明星,乐视网在2015年“为梦想窒息”最巅峰的时候,股票市值最高曾达1784亿元,当时股价为44.72元(复权),如今股价仅为1.69元,市值为67.4亿元。 从高位下来,乐视网跌幅高达96%。 26万股东何去何从 最新股东户数显示,乐视网股东户数为25.72万户。 [详情]

贾跃亭和乐视网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涉嫌信披违法违规
贾跃亭和乐视网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涉嫌信披违法违规

  新浪财经讯 4月29日消息,乐视网(300104)晚间公告,因公司及贾跃亭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贾跃亭立案调查。乐视网表示,在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及贾跃亭将积极配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贾跃亭是乐视网创始人。2016年10月,乐视体系爆发资金链危机,2017年7月,贾跃亭卸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出走美国。截至2019年4月24日,贾跃亭持有乐视网92077.274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08%,其中85735.0114万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1.49%;其所持有公司92077.2743万股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贾跃亭所持股份较2018年6月30日累计减少10349.3901万股,根据贾跃亭方面此前邮件回复,其被司法处置股票用于偿还债务。 4月28日,乐视网发布2019年度一季度报告显示,业绩也并无改善迹象。今年一季度,乐视网实现营收1.2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0.54%;净利润亏损1.77亿元,同比减亏42.26%。此前,乐视网发布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负。这意味着,乐视网暂停上市几成定局。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乐视网股票已经自年报披露之日(即4月26日)开市起停牌,深交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自此,乐视网股价定格在1.69元每股,总市值67.42亿元,较最高峰时期1700亿元市值大幅缩水。此前一天,在最后一个交易日,仍有9.37亿元成交额撬开了连续3天的跌停板。根据乐视网2019年一季报,截至2019年3月31日,乐视网股东数仍有25.7万人。[详情]

乐视网:一季度亏损1.77亿元 上年同期亏损3.07亿元
乐视网:一季度亏损1.77亿元 上年同期亏损3.07亿元

  新浪财经讯 4月28日消息,乐视网晚间披露一季报,实现营收1.29亿元,同比下滑70.54%;亏损1.77亿元,上年同期亏损3.07亿元。[详情]

乐视落幕 投机者如何刀尖舔血?
乐视落幕 投机者如何刀尖舔血?

  乐视落幕,投机者如何刀尖舔血 乐视,这家饱受争议、曾经的明星公司终于要落幕了。 2019年4月26日凌晨,乐视网公布了2018年度报告,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再次为负,乐视被勒令停牌,深交所将在未来15个交易日内决定是否让乐视退市。 按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规则,达到这两个条件将被停牌并考虑退市:最近一个年度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或最近两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或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被勒令停牌,这是退市的前奏。 乐视除了净资产再次为负外,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亦对乐视网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而2017年立信曾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数据来源:Wind 山西商人贾跃亭在2004年创建乐视网,2010年以“视频行业国内第一股”为概念在创业板上市。不过在上市之初,资本市场并不看好,股价一路下跌并跌破发行价,后于2013年依靠“互联网电视”概念崛起,首创“平台+内容+应用+终端”商业逻辑,吸引了一批投资者。 随后由于政策监管趋紧,以及贾跃亭涉嫌令计划一案,乐视连续下跌。贾跃亭在2015年回归后,试图以手机、汽车、体育等新的资本故事吸引投资者,市值最高攀升至1700亿。由于概念过于宏大,乐视也被质疑者称为“PPT公司”。 数据来源:Wind 到了2016年,这一资本故事终难支撑,贾跃亭自爆资金链危机,乐视开始崩盘。2017年虽然有融创中国的资金支援,但仍抵不住崩溃。据乐视网2018年报,乐视仍有28万普通股股东,以及财通基金、大成基金、广发基金、中欧基金等资产管理计划持股,背后亦是众多投资者的资金,他们承受了严重的亏损。 刀尖舔血的“停牌套利” 从另一个侧面来看,乐视亦是投机者的战场。尽管乐视网出现了这么多问题,市值距最高点缩水96%,已经被勒令停牌,但在停牌公告前的最后一天,仍有资金买入,当日并未跌停,且成交了9亿元,其中一半是小额买单,盘中甚至还一度翻涨。这说明仍然有人在赌乐视能够恢复上市身份。 之所以有投机者愿意刀尖舔血,在于其中仍然存在可能的套利空间,尽管这个空间并不大。投机者在乐视身上看到的上一次机会,便是乐视在2017年4月至2018年1月漫长停牌后的连续跌停,在这些连续跌停中,投机者看到了“黄金”。 乐视曾经是创业板重要的权重股,也一度是机构投资者的宠儿。乐视2017年4月因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这次停牌长达9个月。由于在这9个月中,乐视的负面新闻不断发酵,已经被创业板、沪深300、中证100等指数调出成分股。大家都知道复牌后一定会出现跌停潮,但问题是会有几个跌停? 套利空间就在于此。在9个月的停牌期间,乐视网的估值遭遇基金三轮下调,在复牌前稳定在3.91元/股,相当于复牌后13个跌停。投机者看到的机会是,如果复牌后连续跌停次数没有达到13个,那么就有套利空间。 数据来源:天风证券 这一套利主要通过已经持有乐视股份的基金来完成。由于基金采取的是计提跌停机制,当基金重仓持有长期停牌的股票,且市场普遍预计股票在复盘后会出现持续暴跌时,会通过预估股票跌幅,并下调估值的方法对基金净值进行调整。因为投资者都能预料到乐视会大跌,这样可以避免投资者挤兑式赎回,因为此时的基金已经提前按亏损价来计算。 另一方面,当乐视股票打开跌停,恢复正常交易的状态时,基金将按照当日收盘价来调整净值,这种机制为投机者提供了套利空间。 数据来源:方正证券 简单来说,这一套利主要是想赚取基金对乐视网估值下调幅度,与股票实际跌幅不对称之间的收益。因为基金普遍对乐视的预估是13个跌停,如果没有达到13个,比如在11个的时候就打开了跌停板,那么此时基金会按照11个跌停板的价格来计算基金净值,此时基金的净值会有一个跃升。 天风证券测算,据Wind对公募基金2017年半年报披露的基金持仓数据,当时共有154只基金持有乐视网,其中重仓持有的有36只。截至2018年1月22日,已公布四季报的所有基金中有15只基金重仓乐视,其中持股市值占基金净值2%以上的有8只。 套利公式 再次强调,这一套利方法主要是想赚取基金对乐视网估值下调幅度,与股票实际跌幅不对称之间的收益。 从金融工程角度,天风证券金融工程研究组分析这一套利方法的公式为:假设乐视网复牌的前一日为第t0日,此时重仓持有乐视网的某只基金的复权单位净值为v0。基金的单位净值可分为持有乐视网的单位净值和其他资产单位净值两部分,若假定该基金持有乐视网的股票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为w(取值在0%-100%之间),则基金的复权单位净值可分解为v0=w*v0+(1-w)*v0。 同时,假设该基金已经对乐视网进行下调估值,比例为p=0.9的n次方,其中 n(目前基金普遍预估的跌停板为13次)为估值下调预估的连续跌停次数。所以,在t0日的基金复权单位净值v0可以进一步分解为: 假设乐视网在第t0+t日打开跌停板可进行卖出交易,基金将在当日收盘时恢复乐视网的真实估值,但此时乐视网已经连续跌停了t次,此时基金的复权单位净值Vt可以表示为: 其中St表示t0到t0+t日期间其他资产单位净值的增长量,因为这些基金并非只持有乐视一支股票。 则从t0到t0+t日持有期间投资收益率Rt为: 天风证券分析,从复牌第一日到打开跌停板期间的投资收益率Rt,与w(乐视网的股票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n-t(估值下调预估连续跌停次数与实际连续跌停次数之差)、St(其他资产单位净值的增长量)有关。不过,由于实际操作中还需要考虑股票交易和基金交易层面的细节问题,比如基金交易的交易费用和滑点、普通投资者申购和赎回基金的费用等,这些亦会影响最终的收益。 数据来源:天风证券金融工程研究组 在这个投机套利操作中,最佳的情况是基金持有乐视网市值占净值的比例(w)高,基金对乐视网估值下调幅度预期大,但乐视股票实际并未跌那么多。 由于基金并非仅持有乐视一支股票,所以这种套利是短线操作,因为随着时间加长,基金净值随股市大盘波动的概率增加。根据上述公式,如果在乐视网复牌后的连续跌停阶段,再进行基金申购操作,并不影响n-t的值,整个期间的投资收益上述公式仍适用。但由于无法预估乐视网什么时候会打开跌停板,所以尽早潜伏进入是好的策略。 天风证券对此进行了金融工程仿真模拟,在不考虑各类费用的理想情况下,横轴为跌停板出现次数,纵轴为基金持有乐视网的股票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w),则套利收益表现为: 数据来源:天风证券金融工程研究组 在考虑各类费用的情况下,假定单位基金申购费率为1%,单位赎回费率为1%,股票交易费率为千分之五,同时假定其他资产的单位净值增长量不变(St=1),基金预估乐视连续跌停次数n=13,则套利可能失败,收益图为: 数据来源:天风证券金融工程研究组 若考虑其他资产的涨跌情况(因为基金不只是持有乐视一支股票),假设基金持有乐视网股票为10%,在不同的S取值下,套利收益为: 数据来源:天风证券金融工程研究组 由此可见,如果跌停板不及13次,的确存在套利空间,并且资金量越大,各项交易费用越低,套利收益越大。唯一的风险在于,若乐视实际跌停板超过13次,由于存在交易费用,投机者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投机者此时仍然是安全的,因为可以随时将基金赎回,得到正常的该基金投资收益,因为在第一天买入时,该基金已经按乐视13个跌停板调整了预估净值,当然此时依然存在大盘风险。 最终,乐视网复牌后连续11个跌停板,没有达到预估的13个,甚至在第12天上涨了5.4%,投机者们尝到了甜头。正是存在类似的机会(以及有些散户简单粗暴的赌会有大资金解救乐视),乐视网一直不乏刀尖舔血的投机者。 数据来源:Wind 数据来源:Wind 从乐视看违约公司共性 高速扩张的企业,在风险面前尤其脆弱。乐视代表了那些因疯狂扩张而导致违约公司的共性,它们包括资产规模急速增大、现金流与利润持续性差异大、无形资产占比大等特点。 乐视在2011年资产规模仅17.74亿元,2016年却增长到322.34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160%,但在2017年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风波后,资产大幅减值、净利润巨亏116亿元,成为2017年净利润亏损最多的债券发行人,这种急速膨胀必然伴随着违约风险,这亦是近年来新增违约人的共性。 数据来源:Wind 第二个共性是现金流与利润的持续性差异大。2017年以前乐视的盈利能力并不差,但其现金流一直比较差。乐视的扩张游戏玩不下去的核心原因之一,就是现金流回笼不足。 光大证券分析,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看,2011年末,乐视网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两个科目在总资产中的占比仅为10.3%,而2016年末时增长至29.1%,绝对规模扩大了50.6倍。 这可能是由于其采用了更为激进的销售策略,例如加大了对下游客户的赊销份额或者是延长了销售账期。不断增长的应收账款美化了发行人的盈利能力,但其背后是现金回笼速度的减缓和应收账款周转率的下降,从而给资金链带来压力。 数据来源:光大证券 当乐视的现金流不够充足时,债务偿还就会出现问题,因为还债需要现金流,而不是利润或是应收账款。 数据来源:Wind 无形资产占比大也是高危企业的共性。光大证券分析,这意味着现金的流出多,且利润的不确定性大。一方面,无形资产形成时通常伴随着现金流的流出,因此无形资产占比过大往往意味着投资活动现金流的流出。 另一方面,无形资产减值会对公司净利润产生很大影响,因为根据会计准则要求,企业每年年末都会进行无形资产减值测试,当预计可回收资金低于账面价值时,应当计提减值准备。减值部分进入利润表,影响当期利润。例如,在乐视被会计师开出“无法表达意见”的2017年年报中,就对无形资产(主要是盈利贡献下降的版权业务)做了大额减值,造成当期巨亏。无形资产亦是会计欺诈的高危项目。 数据来源:Wind 数据来源:Wind 在乐视2019年4月26日公布的新财报中,会计师事务所总结了几个核心风险点:债务规模巨大且短期内无法解决、持续经营性亏损风险、实际控制人变更风险、与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回收风险等等,几乎是“病危通知书”。 当一家公司的野心和能力严重失衡时,就可能崩盘,这也是梦想与骗局的一线之隔。  [详情]

乐视网暂停上市几成定局 17亿资金抢筹“接飞刀”
乐视网暂停上市几成定局 17亿资金抢筹“接飞刀”

  乐视网暂停上市几成定局 17亿资金抢筹“接飞刀” 证券时报   记者 陈丽湘 4月26日凌晨,乐视网(300104)披露了2018年年报,这一纸净资产为负的年度报告,或将使乐视网“暂停上市”的风险成为实锤,如今乐视网已停牌等待交易所的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网巨亏基本已成定局,但在本周连续几个跌停板上,仍然有累计超过17亿元的资金入股抢筹。甚至在4月25日,逾9亿元抢筹资金突击入股,撬开了乐视网停牌前的最后一个跌停板。 资不抵债等待宣判 4月26日凌晨,乐视网披露2018年年报。没有奇迹,如市场及乐视网此前提示风险公告里所预料的,乐视网净资产为负。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乐视网公布年报后随即停牌。深交所将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2018年报显示,乐视网2018年营业收入为15.58亿元,同比下降77.83%;亏损40.96亿元,相比2017年的亏损138.78亿元有所收窄,两年累计亏损接近180亿元;总资产为84.5亿元,总负债为119亿元,资不抵债。 近几年,风口上的乐视网和贾跃亭一直在寻找“救赎”之路,包括持续与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协商、谈判债务解决方案,采取措施力图恢复上市公司正常经营等。但结果似乎并不如意,公司在年报中称,“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仍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未给出与上市公司共同解决债务问题的计划,上市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情况未得到改善。” 公司巨额亏损沟壑难填。报告显示,2018年乐视网从政府补助、理财产品收益、债务重组等处获得主业外的收入,分别为1431万元、687万元和1917万元。但这对乐视网逾40亿元的亏损来说仅为杯水车薪。 各方欠款超过66亿 乐视网曾经是明星公司,乐视网及关联方构建的乐视生态在2015年牛市中持续受市场追捧。2015年5月份之前,乐视网在5个多月的时间里股价翻了四倍多,一时风光无两。如今停牌前的股价还不到那时的零头。回头看,造成乐视网“崩盘”的两大元凶,是贾跃亭控制下关联公司的大额占款,以及此事导致的公司业务持续受阻。 2016年以来,乐视网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至今大部分关联应收款仍未能收回,导致上市公司对上游供应商的欠款无法支付。截至2018年末,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超过28亿元。 另一方面,受欠款风波影响,乐视网的业务开展并不顺利。2018年,乐视网视频网站流量、覆盖人数等各项关键指标均大幅下滑,捆绑硬件付费业务和非捆绑硬件付费业务也呈下滑趋势。具体来看,2018年公司广告业务收入、终端业务收入、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技术服务收入等业务收入全线下滑,下滑程度最轻的电视剧发行业务,仍同比下降达59%。 在收入大幅减少的同时,乐视网的关联方应收款项坏账损失、公司前期购置的影视版权等长期资产摊提成本逐年摊销、因收入水平下降导致长期资产估值缩减,这是公司2018年经营性亏损的主要原因。 同时,乐视网对上游供应商的欠款持续累加,导致乐视网在生意场上信用体系受到严重的影响,反过来又影响了公司的业务开展,形成恶性循环。截至2018年末,乐视网对供应商及服务商的欠款约33.55亿元,对金融机构及非金融机构的借款负债也超过33亿元,二者合计欠款已超过66亿元。 大量有息债务无法进行偿付且不断产生财务费用,进一步加大了公司的亏损程度。2018年,乐视网营业成本及销售费用、管理费用、 研发费用合计产生33.08亿元。公司在年报中表示:“管理层尽力调整经营模式,提升运营效率,控制成本费用,使日常运营成本、CDN费用、人力成本有了大幅下降,但并未扭转2018年公司持续经营性亏损局面。” 机构持股降至15% 目前,贾跃亭的持股比例已降至23%。截至4月24日,贾跃亭持有乐视网9.2亿股股票,比2018年6月30日减少了1.03亿股。其剩下的几乎所有的股票均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并且,其中8.57亿股已质押且目前已跌破平仓线,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49%。这些股票如果最终被法院处置、用来抵偿债务,那么乐视网的实控人将发生变更。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第四季度,乐视网的前十大股东中,除贾跃亭、贾跃民的所持股票有所减少外,其余股东均未进行减持。截至2018年末,“牛散”章建平仍持有乐视网2488万股股票,为第五大股东。乐视控股、财通基金旗下的两只富春定增资管计划、大成中证金融资管计划也均未进行减持。 其中,富春定增1061号、1076号两只资管计划均持有乐视网2215万股。穿透核查发现,这两只在2016年通过认购乐视网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入股的资管计划,背后的大部分“金主”是贾跃亭、贾跃民、章建平、曹勇、刘弘、天津嘉睿汇鑫等乐视网原有股东。 据统计,截至2018年末,乐视网的持股股东中,机构持股比例已从2017年的24.83%降至15%,其中,一般法人居多,基金已基本撤退,只占总股本的0.78%。 据统计,截至3月底,乐视网股东总户数为25.72万户,户均持股约1.18万股。 17.6亿资金抢筹 在4月26日停牌之前,乐视网本周前三个交易日连续跌停,4月25日尾盘跌停板被撬开,最终当日收跌7.65%,本周累计跌幅为32.67%。停牌前,乐视网最新股价为1.69元/股,总市值67.42亿元。 乐视网虽仍需等待交易所的最终决定,但如无意外,公司暂停上市几乎已成定局。值得注意的是,在停牌前的连续跌停板上,本周乐视网仍累计成交了17.6亿元。 4月25日,乐视网在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遭放量抢筹。当天,乐视网股票仍跌停价开盘,早盘跌停板上封单曾超过87万手,不过盘中跌停板被打开并一度涨至前一天的收盘价附近。当日午后股价开始回调,最终收跌7.65%,成交额超过9亿元。 观察这几个交易日的异动数据可以发现,游资主要在出逃。4月23至24日,前五大买入营业部合计仅净买入565.49万元,前五大卖出席位则净卖出逾2000万元。其中,东方证券杭州龙井路营业部同时现身卖二席位,在买入823万元乐视网股票的同时,卖出了870.99万元,合计净卖出47.58万元。知名游资华泰证券上海武定路营业部亦在此期间参与抢筹乐视网123万元。 “最强游资”现身 值得注意的是,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似乎偏爱“准退市股”,除在乐视网的最后三个交易日中买入逾百万元之外,还在千山药机停牌前突击净买入近60万元。 这些逆势抢筹的资金又在赌什么?分析指出,大概率是在赌后续的恢复上市或重新上市。 根据规定,乐视网如若“暂停上市”的审判最终成为实锤,那么需暂停上市一年,之后如果继续亏损,则将面临退市风险,转入股转系统进行交易。此后如果公司经营数据达到上市标准也可发起重新上市申请。 在一年内扭亏恢复上市或退市后重新上市,这对乐视网来说,难度不小。乐视网目前资产与负债之间的缺口超过30亿元,大股东及其关联方的占款问题解决方案仍悬而未决,公司对供应商、机构的累计负债超过60亿元,这些短期难题仍未得到解决。并且,至少从目前来看,乐视网的业务下滑严重,且乐视网及贾跃亭已被列入“老赖”名单,欠款风波导致其信用体系下滑已然成为公司业务发展的“拦路虎”。[详情]

巨亏近41亿后按下暂停键 乐视网离退市还有多远?
巨亏近41亿后按下暂停键 乐视网离退市还有多远?

  巨亏近41亿后按下暂停键,乐视网离退市还有多远? 记者 梅岭 成立于2004年,并于2010年8月12日深交所上市的乐视网(300104.SZ)在2019年4月26日被按下暂停键。由于乐视网2018年年度经审计,净资产为负,乐视网于4月26日停牌,深交所将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股票上市的决定,如若公司股票被交易所决定暂停上市后,根据创业板的相关上市规则,乐视网存在被终止上市的可能。 2018年,乐视网营收达15.58亿元,较上年下滑77.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0.96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75亿元。 2018年,乐视网资产总额为84.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52.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30.262亿元。 分季度来看,乐视网2018年每个季度都处在亏损的状态,2018年第四季度更是大幅亏损26.06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每个季度均为负值。 图片来源:乐视网2018年年报 乐视网表示:2017年及以前年度,乐视网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8年12月31日,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达到约28亿元。 截至目前,大部分关联应收款项仍未能收回,乐视网认为,这导致公司一方面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债务无法按期兑付和存在大量诉讼和潜在诉讼等问题;另一方面关联欠款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同时市场品牌及公司信用体系受到极大影响,经营严重受阻,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大幅下滑。 上述两方面因素造成公司2017年以来计提应收账款,无形资产减值,并与经营性亏损一并导致公司2018年末净资产为负,进而引起暂停上市风险。 2018年8月以来,乐视网及贾跃亭方已就关联方债务问题的偿还进行了多次的谈判,截至目前公司停牌,大股东及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尚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上市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的现金。 乐视网表示,上市公司不能因债务解决获得直接吸纳进流入,因此,上市公司目前面临资金困境,净资产为负等问题无法得到解决,公司存在退市风险。 受困的乐视网,目前还有哪些业务还在实现收益? 根据公司财报,2018年度,乐视网及其下属子公司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5.58亿元,其中,运营业务(广告投放业务及付费业务)共计产生营业收入8.54亿元,占比54.82%;版权分销及电视剧发行收入2.71亿元,占比17.43%,较2017年,均呈现大幅度下滑趋势。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乐视网PC端和移动端累计注册用户数分别约为0.20亿和0.59亿。公司广告主数量为88家,平均广告收入为191万元。然而,2018年度,乐视网营业成本及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合计产生33.08亿元,管理层并未能扭转2018年公司持续经营性亏损局面。 从营业收入构成来看,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达9.58亿元,占比达61.50%,较2017年下滑71.37%,是目前乐视网营收的主要来源,这其中,付费业务收入达到6.87亿元。此外终端业务收入达3.96亿元,占比25.38%,较2017年下滑84.31%,广告业务收入为1.674亿元,占比达10.75%,这一部分较2017年下滑66.64%。 图片来源:乐视网2018年年报 乐视网在年报中表示:摊提成本和较高的融资成本未明显下降是造成2018年经营性亏损原因之一。2019年,公司将继续严格控制母子公司各项成本、费用支出,开源节流。从费用上可以看出,2018年,乐视网销售费用下滑74.93%,管理费用下滑50.74%,财务费用下滑21.26%,研发费用下滑52.21%。 图片来源:乐视网2018年年报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乐视网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33.55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公司称一直持续努力与供应商等债权人就债务展期、偿还方案谈判,为公司生产经营创造条件。截至2018年12月31日,乐视网合并报表范围内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主要为公司向金融机构及非金融企业借款产生。  [详情]

乐视网正式走向暂停上市:今起停牌 等待深交所决定
乐视网正式走向暂停上市:今起停牌 等待深交所决定

  乐视网正式走向暂停上市:今起停牌等深交所决定 记者 陈宇曦 乐视网正式走向暂停上市程序。2019年4月25日,乐视网收盘报1.69元/股,较上一交易日跌7.65%,市值约67.4亿元。这是乐视网股东最后的出逃机会——由于2018年经审计后的净资产为负,交易所很快将作出最终决策:是否对乐视网实施暂停上市。 4月26日凌晨,乐视网公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去年全年,乐视网营业收入为15.58亿元,同比减少77.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0.96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138.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30.26亿元。 乐视网2018年营收情况 乐视网表示,经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的审计报告确认,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为负。 根据《创业板上市规则》13.1.6条规定,公司股票将自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披露之日起(即2019年4月26日)停牌,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如若公司股票被交易所决定暂停上市后,公司出现《创业板上市规则》13.4.1规定相关情形,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具体而言,乐视网因2018年经审计后净资产为负,面临被交易所实施暂停上市。 如果被暂停上市后的一年,净资产仍然为负或是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为负,乐视网将被交易所实施终止上市。 时间上,乐视网最快将在2020年发布2019年年报后退市。 仍有人接飞刀 这一结果来得并不让人意外。 早在2018年3月,乐视网二股东融创掌舵人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位时,就给出了判断:乐视网现在只有三条出路:第一是破产重整,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第三是退市,无论是走这三条路的任何一种,股价想维持在一个好一些的价格都很难。 实际上,乐视网在2018年半年报发布时,就出现了净资产为负的情形,从那时起,乐视网每隔5个交易日就会发布“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深陷债务危机、业务全面收缩的乐视网,并未能够在2018年看见曙光。 不过有意思的是,本周4个交易日,仍有资金在买入乐视网,在4月25日甚至打开了跌停。 但暂停上市并退市后,乐视网的股票将可进入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转让,接下飞刀的股民手中的股票,届时或严重缺乏流动性。 乐视网停牌公告 业务全面跌落谷底 从贾跃亭2017年7月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并出走美国后,乐视网的管理层主要由二股东融创所掌控,但孙宏斌及其团队也最终未能拯救乐视网。 可见的是,2018年,乐视网日均独立访问者数量(UV)PC端为97.7万人,移动端为275万人,日均视频播放量(VV)PC端为299.9万,移动端为1081万。 作为对比的是,乐视网2016年网站的日均UV超过8000万,峰值接近11000万; VV日均3.9亿,峰值6.1亿。 目前的乐视网,主要从事基于整个网络视频行业的付费会员及发行业务(包括付费业务、版权业务及电视剧发行收入)、广告业务(视频平台广告发布业务)和其他业务(其他业务指的是目前收入相对较小、尚未形成规模的业务,如云视频平台业务、短视频业务等)。 2018年乐视网还尝试涉足短视频业务,主要运用内容分发、原创视频营销、软广推广等运营模式开展业务,并形成一定规模收入。2017年至2018年,公司及其参股公司积极引入第三方优质资源,陆续与CIBN、芒果TV、华数TV、腾讯视频等内容提供商展开多方面合作。 乐视网表示,公司作为中国较早上市的互联网视频行业公司,一直专注互联网技术、产品研发,促进实现新兴视频技术功能的市场化,推动了网络视频行业的快速发展,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占得重要的一席之地。 但2017年以来,持续受到大股东及其关联方造成的严重资金紧张影响,公司业务遭遇重挫。公司现任管理层除了面对资金严重短缺、业务收入大幅下滑的现状,还要应对障碍重重的历史遗留债务等问题。公司实现业务恢复、经营性现金流入满足日常经营成本和费用支出存在不确定性。 在乐视网年报中,乐视网列出了公司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大股东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应收款项回收风险,大股东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上市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对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应收款项金额近28亿元。 乐视网分业务营收比重 二是持续经营性亏损风险。2018年度,乐视网及其下属子公司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5.58亿元,其中,运营业务(广告投放业务及付费业务)共计产生营业收入8.54亿元,占比54.82%;版权分销及电视剧发行收入2.71亿元,占比17.43%。以上收入较2017年同期相比呈现大幅度的下滑趋势,主要系2018年公司品牌信誉持续受损,公司经营处于低谷状态。 2018年收入规模大幅减少的同时,关联方应收款项坏账损失、公司前期购置的影视版权等长期资产摊提成本逐年摊销、因收入水平下降导致的长期资产估值缩减主要导致了2018年公司的经营性亏损。 巨额债务承压 债务法方面,截至2018年12月31日,乐视网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33.55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合并报表范围内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主要为公司向金融机构及非金融企业借款产生。 2018年12月4日,乐视网收到融创房地产发出的《通知书》、天津嘉睿发出的《催款函》,要求上市公司偿还融创代垫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欠款本金及利息合计19.1亿元及偿还天津嘉睿2017年11月借款乐视网本金12.9亿元及剩余利息0.55亿元。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乐视网已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中,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此次乐视网2018年年报显示,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无法表示意见所涉及事项影响已消除。 乐视网2018年年报还显示,贾跃亭已九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 2018年,贾跃亭因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义务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包括:向浙江中泰创展支付人民币14亿元;向国泰君安证券支付融资本金人民币3亿元、向华福证券支付人民币3.05亿元等。 多家机构或被套牢 截至2018年末,贾跃亭持有乐视网24.43%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的持股因跌破平仓线触发被动减持,仍在减少之中,截至2019年4月24日,贾跃亭持有公司 9.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08%,较2018年6月30日累计减少1亿股,根据贾跃亭方面此前邮件回复,其被司法处置股票用于偿还债务。 融创旗下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股8.56%,为第二大股东。 乐视网前副董事长刘弘持股3.07%、贾跃亭哥哥贾跃民持股1.72%排在第四和第五。 知名牛散章建平仍持有乐视网0.62%的股权,机构投资者也被套其中,包括财通基金-宁波银行-财通基金-富春定增1061号资产管理计划(持股0.56%)、财通基金-宁波银行-财通基金-富春定增1076号资产管理计划(持股0.56%)、大成基金-农业银行-大成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持股0.47%)。这意味着,如果在2019年第一季度没有及时撤出的话,这些机构将被乐视网套牢。 附:乐视网重要事项时间表 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在创业板上市,成为中国A股第一家视频公司。 2014年底,“在境外布局业务”的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回到北京,进行乐视生态布局。 2015年,乐视网成为创业板龙头股,市值一度突破千亿。 2016年10月,乐视体系资金链危机爆发。 2017年1月,乐视网引援融创,后者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 2017年5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 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之位,出走美国,融创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成为乐视网董事长。 2017年12月25日,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发布通告,责令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 2018年1月23日,乐视网宣布收购乐视影业的资产重组失败,1月24日起乐视网复牌,一连收出11个跌停。 2018年3月14日,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表示,乐视网现在只有三条出路:第一是破产重整。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第三是退市。 2018年8月,乐视网发布2018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4.76亿元。 2018年9月,融创通过拍卖,成为乐视网核心资产乐融致新第一大股东,乐融致新不再计入乐视网合并财务报表。 2019年2月27日,乐视网发布2018年度业绩快报,2018年乐视网营业总收入为16.0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0.2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0.26元。 2019年4月25日,乐视网收盘报1.69元/股,较上一交易日跌7.65%,市值约67.4亿元。 2019年4月26日,乐视网公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30.26亿元。  [详情]

乐视网迎来离场时刻 理论最早退市时间:明年6月份
乐视网迎来离场时刻 理论最早退市时间:明年6月份

  数据 | 乐视网迎来离场时刻,距离退市还有多久? 文 | 李胤烽 初彦墨 编辑 | 陈臣 从1700亿市值到如今的不足70亿,从各大机构追捧的牛股到今天避之唯恐不及的“1元股”,乐视网也迎来了它的离场时刻。 2019年4月26日凌晨,乐视网(300104.SZ)发布2018年年报。因2018年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乐视网将从今天起被停止交易。 营收同比减少77.83%,归母净资产和净利润双双为负 财报显示,2018年乐视网营收15.58亿元,同比减少77.83%。其中,运营业务(广告投放业务及付费业务)收入8.54亿元,占比54.82%。 和此前公告预计相同,2018年乐视利润和净资产均为负,归母净利润为-40.96亿元,2018年末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30.26亿元。此外,利润总额为-56.78亿元,超出此前预计的-54.87~-49.88范围。 从停牌到退市还要多久? 依照交易所规则,深交所将自公司披露年度报告之日起,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实施停牌,并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其股票上市的决定。 从停牌到暂停上市,乐视网还有十五个交易日。那么距离退市,乐视网还要多久? 有人忙着跑,也有人逆势抄底。截至4月25日收盘,乐视网打开了连续三天的跌停板,报1.69元/股。 乐视网的大股东,也自身难保。根据乐视网公告,截止2019年4月23日,贾跃亭持有乐视网92,098.2843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3.09%,所持股份较2018年6月30日累计减少10,328.3801万股。 同时,乐视网债务规模巨大。截至2018年12月31日,乐视网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33.55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 从1700亿市值到如今的不足70亿,从各大机构追捧的牛股到今天避之唯恐不及的“1元股”,乐视网也迎来了它的离场时刻。 [详情]

净资产为负:乐视网正式暂停上市 恢复上市胜算几何?
净资产为负:乐视网正式暂停上市 恢复上市胜算几何?

  净资产为负,乐视网正式暂停上市!恢复上市胜算几何? 从2010年高光上市,到今天确定暂停上市,乐视网经历了9年的风风雨雨,终于要画上一个句号。其间,乐视网曾在2015年创下179元(不复权)的股价历史新高,也因贾跃亭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而负债累累,导致公司最终滑向退市的边缘。 如今,争取恢复上市公司资格,留给乐视网还有一年的时间。但顶着巨债的乐视网如何通过会员、广告和发行业务让公司扭亏为盈?尤其是乐融致新出表后,孙宏斌和融创是否会出手拯救日渐空壳化的乐视网? 尘埃落定,乐视网暂停上市已成定局。 4月26日凌晨,乐视网发布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乐视网去年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为-30.26亿元。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乐视网已触及“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条件,股票在4月26日起被停止交易,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不过,按照《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乐视网仍有机会恢复上市。在明年4月提交2019年年报时,乐视网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向深交所提交恢复上市申请,但需符合多项条件,包括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正值、期末净资产为正值以及财务会计报告未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净资产为负触发暂停上市 在年报公布前,乐视网最有可能触发暂停上市条件的主要来自两方面:最近一年净资产为负或连续两年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年报中,乐视网表示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无法表示意见所涉及事项影响已消除,这意味着“连续两年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条件不会触发。 不过,乐视网仍将被暂停上市。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乐视网已触及“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条件,因此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在4月26日乐视网股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据新京报记者统计,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乐视网共发出约40次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每次都会提醒股民公司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但依然有股民进场炒作——只要贾跃亭的造车计划有新进展,乐视网的股价均出现上涨。 事实上,在4月1日晚间发布的《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中,乐视网已提前披露,预计乐融致新评估结果在35亿元以下,2018年度归属于公司所有者权益预计为负,但当时并未引起股民的足够重视。 直至4月19日晚间乐视再度发出警告称若被暂停上市,公司股票将于26日起停止交易,乐视网才迎来连续四天跌停,股价跌至历史新低。 在2018年审计报告中,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为无形资产摊销及减值、对持续经营的评价。 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表示,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无法表示意见所涉及事项影响已消除,其对乐视网2018年末相关无形资产的账面价值可以确认,但仍无法对2018年初无形资产的价值进行认定,从而影响2018 年无形资产的摊销额及减值计提额。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认为,该事项对本年度数据和可比期间数据可能存在重大影响,但并不广泛。 此外,由于乐视网截至2018年末大量债务出现逾期,导致公司存在偿债压力,乐视网目前仍未与主要债权人就债务展期、偿还方案等达成和解,再加上公司2018年末归属母公司净资产为-30.26亿元,2018年度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40.96亿元,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认为这种情况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乐视网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而财务报表没有对乐视网如何消除对持续经营的重大疑虑作出充分披露。 乐融致新出表未能挽回败局 为了避免被暂停上市,乐视网的管理层一直寻找解决方案,但最终只剩下让乐融致新出表这一条路。 乐视网去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去年前三季度乐融致新净资产为-5.1亿元,而乐视网净资产为-3.6亿元,以此计算,乐融致新出表将可能使乐视网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正。 因此,去年12月19日,乐融致新召开临时股东会,对董事会进行重组后,乐视网不再构成对乐融致新的实际控制,从而让乐融致新正式出表。 但遗憾的是,乐融致新的估值问题让这一计划破产。 去年9月21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乐视控股持有的3个标的正式开始竞拍,其中包括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融致新股权。当时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以2.4亿元从乐视控股手中取得乐融致新18.38%股权,继而取代乐视网成为乐融致新第一大股东。 当时在拍卖标的中,乐融致新的股权被分为了两个标的拍卖,其中第一个标的是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融致新3124.5万元出资额,该出资额相当于乐融致新8月31日增资前的10%股权(增资后8.34%股权),评估价1.87亿元。以此计算,乐融致新的估值为18.7亿元。 按照乐融致新2018年融资时90亿元的报价,其出表肯定能帮助乐视网的净资产转正。 于是乐视网管理层基于谨慎性考虑,以最近两次评估报告结果的平均值57.66亿元作为测算依据。 乐视网在今年2月公布业绩快报时曾就乐融致新的估值问题进行过测算,如果乐融致新按照最近拍卖时的估值18.72亿元计算,那么乐视网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0.2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10.4亿元,公司将被暂停上市。而如果按照乐融致新57.66亿元的估值计算,乐视网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6.0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3.77亿元,公司的上市资格将得以保留。 最终,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给出的结论是,乐融致新的评估结果在30亿元以下,按这一估值计算,乐融致新出表后也无法帮助乐视网去年的净资产转正,该计划宣告破产。 乐视网能否上演英雄归来的好戏? 按照《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乐视网仍有机会恢复上市。在明年4月提交2019年年报时,乐视网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向深交所提交恢复上市申请,不过需符合多项条件,包括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正值、期末净资产为正值以及财务会计报告未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乐视网总经理张巍在4月9日临时股东会上表示,今年乐视网会在目前既有业务的基础上继续维持上市公司的各项经营,主要业务包括会员、广告和其版权销售等。 不过,乐融致新出表后,乐视网的剩余业务并不优质。乐视网年报披露,2018年公司广告业务、会员和发行业务收入占公司总营收比例分别为10.75%和61.50%,是目前乐视网最重要的营收支柱,但去年这两项业务分别同比下降66.64%和71.37%,情况并不乐观。 此外,根据一季度业绩预告,乐视网今年内业绩有所提振的可能性不大。业绩预告显示,乐视网预计一季度亏损1.95亿元至1.99亿元,去年同期亏损3.12亿元;报告期内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预计约为人民币67.48万元。 乐视网经营困难的主要原因是债务问题未能得到解决。乐视网的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末,公司总体负债余额为74亿元,其中融资性负债余额39亿元。 乐视网董秘白冰在股东会上表示,公司一直在与大股东及关联方协商相关的债务解决方案,从来没有放弃过要求大股东优先用现金偿还债务以及用FF的股权等有价值的资产来偿还债务,但债务小组至今并没有拿出可实质落地的偿债计划,也没有和上市公司共同解决债务问题的最终方案,上市公司因此也没有追回任何现金。 乐视网“最后一日”:1700亿市值剩67亿 4月25日开盘之后,乐视网跌停打开,出现大单买入的情况,买入、卖出资金在二级市场博弈。至收盘,乐视网跌7.65%,收于1.69元,市值为67.42亿元。作为2015年的超级牛股,乐视网股价最高时曾达到44.7元(前复权,不复权为179元),最高市值超过1700亿。与最高时相比,乐视网股价已跌96.2%,市值跌96.034%。 4月25日,乐视网成交额9.37亿元,换手率18.00%。此前三个交易日乐视网连续跌停,分别下跌9.96%、10.18%、9.85%。在这三个跌停中,仍有不少买单出现。4月22日乐视网成交6.2亿元,换手率达到8.85%;4月23日乐视网成交1.28亿元,换手率达到2.05%;4月24日乐视网成交0.75亿,换手率达到1.33%。 大批资金在退出乐视网。东方财富网显示,4月19日以前,乐视网的机构参与度一直维持在16.00%以上,但从4月22日开始,机构参与度直线下降,4月22日、23日、24日参与度分别为12.83%、11.32%、8.56%。截至4月24日,乐视网主力属于不控盘,当日主力净流入-2195.83万,超大单流入0.0万。 二级市场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仍有资金涌入乐视网,大概率是游资涌入,赌的是复牌后股价暴涨,从昨天的大宗交易机构席位来看,也以游资为主。 乐视股民黄先生昨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买入乐视网股票的时候价格是34块多,买了2万股,黄先生称他是在当时听孙宏斌说“股价向下30%,向上300%”后买入的,自己之前从未买过乐视网的股票。后来停牌一年,复牌后遭遇直接12个跌停板闷杀,“没办法只能再慢慢补仓几万股,到现在又四个跌停板,简直就杀人不眨眼。” 黄先生介绍,自己身边大概有几十人都购入了乐视网的股票,他自己现在一股没卖,“12个跌停想跑也跑不了,很多股民都没走。”黄先生表示自己也想过维权的问题,但维权无门。 有网友发微博称“再次出手,挂单17万股多。希望是最后一次买入”。后又再次表示“一不做二不休,再次挂单到跌停价,13万股。如果成交,今天合计就买入30万股。”“死磕到底,做好归零准备!”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林子 张妍頔  实习生 梁馨 编辑 王进雨 王宇 校对 李立军[详情]

乐视网K线图

风起云涌乐视网

  • 2010年8月
  • 乐视网上市 成为A股首家网络视频公司

    这一年的8月12日上午9时30分,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与其他两家同时挂牌的企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共同敲响了开市宝钟,乐视网的开盘价达到49.44元,较29.2元的发行价高出20.24元,涨幅69.32%。至此,国内视频行业经过5、6年的探索,A股首家网络视频公司诞生。 [详细]

  • 2014年11月
  • 贾跃亭回京 布局乐视生态链

    这个时刻牵动投资者的问题终于有了官方答案。11月25日下午,在乐视网的年度营销推介会上,乐视网网站事业群执行总裁高飞首次确认了公司创始人贾跃亭的去向:“老贾回来了。” [详细]

  • 2015年02月
  • 乐视网市值逼近千亿

    2015年04月27日,盘中乐视网再度涨停,股价报于112元创下上市以来新高。同时公司市值达到942.13亿,与创业板市值老大——东方财富仅仅相差28.9亿元。 [详细]

  • 乐视网总市值升至创业板第一

    这一年,乐视网成为创业板龙头股,市值一度突破千亿。 [详细]

  • 2016年10月
  • 乐视系资金链五大风险初现端倪

    从传出供应链欠款的消息,到贾跃亭发出公开信承认资金紧张,乐视的新危机已经板上钉钉。但是当靴子落地的时候,大部分人却是茫然,更恰当的词是“懵”。 [详细]

  • 2017年1月
  • 乐视引援融创168亿战略投资

    这一年,乐视获得168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其中融创中国向乐视投资150亿元,乐然投资和华夏人寿合计向乐视投资18亿元,总计约168亿元。至此,2016年底乐视宣称的“超100亿元战略投资”细则终得露全貌。 [详细]

  • 2017年5月
  • 贾跃亭正式辞任乐视网总经理

    这一年的5月21日中午12点55分,贾跃亭在个人微博上写下了这四个字。这一天是中国传统二十四节气中的小满,有“物至于此小得盈满”的说法。 三个半小时后,乐视网发布了一则公告,宣布贾跃亭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仍保留董事长一职,继任者是集团旗下负责超级电视业务的乐视致新总裁梁军。 [详细]

  • 2017年7月
  • 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 孙宏斌入局

    7月6日,仅仅一天时间里,围绕着乐视网上演了重重大戏,上午贾跃亭公开信声明“会承担全部的责任”,晚间,乐视网公告透露,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孙宏斌、梁军、张昭将成为乐视网的非独立董事。 [详细]

  • 2017年12月
  • 贾跃亭两度遭责令回国

    2017年12月25日,北京证监局发布公告,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公告中称,贾跃亭控制的相关公司对上市公司乐视网存在巨额欠款,至今尚未归还。 [详细]

  • 2018年1月
  • 2018-02-01 08:40:41

    乐视网巨亏116亿元领衔2017年A股亏损王

    1月30日乐视网发布业绩预告,称在2017年将首亏116亿元,居目前已发业绩预告上市公司的亏损榜首,净利润同比减少2192.79%。 [详细]

  • 2018-01-20 04:39:35

    乐视网拟终止重组乐视影业 提示投资者9大风险

    1月19日晚,乐视网发布公告提示2017年业绩下滑、实控人可能发生变更等9大风险,并披露应对措施。同日午间,公司公告拟终止与乐视影业的重大资产重组,终止变更公司名称、证券简称。 [详细]

  • 2018年3月
  • 2018-03-14 21:06:23

    败走乐视网 孙宏斌辞任董事长

    3月14日,乐视网公告称,孙宏斌先生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公司董事会充分尊重孙宏斌先生的个人意愿,接受其辞职申请。 [详细]

  • 2018-03-25 18:25:34

    对话孙宏斌:详解乐视困局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谜

    孙宏斌:我要对散户负责,乐视复牌时候只有18万散户,有机构投资者,现在有 33万散户,机构跑光了,换手率极高,明显有人在炒。 [详细]

  • 2018年8月
  • 2018-08-30 07:17:29

    乐视网上半年亏损11亿元 净资产首次为负

    8月29日晚,乐视网公布2018年上半年业绩称,实现营收10亿元,同比减少82%;净利润亏损11亿元,同比减少73.36%。公司总资产为17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4.76亿元,为上市以来首次净资产为负。 [详细]

  • 2018年11月
  • 2019年2月
  • 2019-02-27 20:58:36

    乐视网发布业绩快报 2018年净利亏损20亿

    当月27日晚,乐视网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全年营收16.04亿元,同比下滑77.4%,全年净亏损20.26亿元,亏损扩大85.4%,上年同期亏损138.78亿元。基本每股收益-0.51元。 [详细]

  • 2019年4月25日
  • 2019-04-26 07:37:00

    乐视网“最后一日”:1700亿市值 剩67亿元

    4月25日,乐视网跌停打开,买入、卖出资金在二级市场博弈。当天,乐视网收于1.69元,跌7.65%,市值为67.42亿元。作为2015年的超级牛股,乐视网股价最高时曾达到44.7元(前复权),最高市值超过1700亿。与最高时相比,乐视网市值已跌96%。 [详细]

微博推荐

更多

新浪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